SEN特兒特 之 應否讓他知道

20年前,明熙雖被診斷為輕度的「亞氏保加症」,但礙於種種原因,沒有接受治療。最近,我碰見他,跟他談及當年的經歷,「小學時,每天上學都害怕被老師罵,因為當時的我不太理會各種規矩,上堂不專心、常犯規,例如堂上飲東西、只顧自己玩等;常常忘記帶功課,做功課也只做了一半,沒有全部完成;又被同學欺負,如偷拿我的書本和文具,丟在學校的草叢裡;常因學校老師的投訴而被母親責罵,但我自己卻不明也不知為甚麼常常被人罵,所以心情經常都處於惶恐之中。到中學時,情況也沒有改善,仍是被同學孤立和取笑,幫我起「白痴仔」的綽號。整體來說,我覺得自己對周圍的事情都反應遲鈍,不懂得應對,故此在學校期間是很不快樂。」他說道。

「你如何解讀自己常常陷入這個情況?」

「我知道自己跟別人不同,但卻不認為自己有問題,是別人有問題。」

「當時有甚麼能使你開心?」

「最喜歡獨自在家裡玩,當時最愛玩電腦的遊戲。我不介意沒有人陪伴,只想别人不要罵我,讓我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

「你何時才知道自己患有『亞氏保加症』的呢?」

「到我大學畢業後才知道,但已經太遲了。」

聽到明熙這番話,心裡很替他難過。若他能早些知道自己的問題,是否能避免遭受這麼多痛苦及長期的焦慮困擾?事實上,當年普遍人對患有SEN問題的兒童都帶著一種歧視的態度,所以一般SEN兒童的家長也帶著許多複雜的心情,並不知道讓子女知道自己有此問題,對他是有利還是有害;或擔心子女會否更有藉口去重覆犯錯;若被其他人知道,子女會否更受歧視;加上當年政府對 SEN 兒童的支援也十分有限,所以作父母的都會對子女及其學校三緘其口。

在回顧了多位輕度自閉症普系患者的人生經歷,近年專家們都主張,應該在適當的時候讓患者知道自己的診斷結果,原因是現今社會對SEN學童的接納增加了,若能及早接受相關的治療(現在的支援也較多,而且愈早介入愈有效);另方面亦可避免因為社交上遭遇的種種困難,令患者在不明其因的情況下導致自卑、焦慮或抑鬱等心理問題。

何時是向子女坦白相告的適當時機?可以是當他開始覺察到自己跟別人不同時,或當他問:「為甚麼別人會罵我/取笑我?」「為甚麼我不可以做…?」家長便可用溫柔的態度向子女解釋。首先從正面的觀點開始:每人都是獨特,有強處、也有弱處。「亞氏保加症」的人雖然在社交方面有不足,但在其他方面可以有很好的發揮;很多人也跟他們有同樣的情況,面對著類似的問題和挑戰。重點在於,子女能跟父母繼續溝通他們所遇見的問題,讓父母和子女一同面對,持續地給與接納、支持和鼓勵。

陳潔芝醫生
家庭醫學專科醫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