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健康趣談 之 Nocebo 反安慰劑

Placebo Effect (安慰劑效應)相信許多人都聽過,這是指病人雖然獲得沒有效力的治療,但卻「預料」或「相信」治療有效,而讓病患症狀得到舒緩的現象。想當年我在教學醫院工作時,也曾參與一些藥物研究,其中一個工作是隨機地在一部分沒有藥物的膠囊中加入小量麵粉,使它的外表與重量和原本的藥物完全一樣,病人是預先知道和同意參加這項研究,但不知道自己吃的是「真藥」還是「安慰劑」。這個工序可以部分抵消病人因為心理和預期(expectation) 等因素影響到對藥物的反應。

Nocebo是拉丁文,意指「我將傷害」,意譯為「反安慰劑效應」,這名詞是學者Walter Kennedy在1961年首先使用,他指出一些信念或預期等心理效果,可能會導致疾病產生,或影響治療的效果。受「反安慰劑效應」影響,即使病人沒有病,或已接受有效治療,但因對疾病或療效負面的預期,使治療效果打折扣,甚至導致極不適,但這並不是說病人的感受是純粹是建基於心理的,因為心理可以引起生理反應。有研究指出,「預期受傷和痛楚」會使身體分泌荷爾蒙(cholecystokinin),會加強痛楚訊號傳達到腦部。還記得第一次到皮膚科診所跟教授學習,他作弄我們說:「你哋將會在今日看到的幾個很普遍的皮膚病症,可能你自己身體上尤其是背脊,雖然看不到,但也可能患上也未知道!」隨後的一小時,我們幾個醫學生都感到背部有痕癢,忍不住不去拗痕(抓癢)。直至教授哈哈大笑,我們才知中計。

研發新藥物,除了證明它是有效和安全之外,一個重要的要求是證明它的效能高過安慰劑,因為總有一部分人吃了安慰劑便感到有好轉。有趣的是,部分吃了安慰劑的人,亦投訴有藥物副作用。曾有一位焦慮症病人,無論我給她任何藥物,即使是極低份量的,她也會很迫切地描述不同的藥物副作用。有一次,我只是處方了一粒普通的維他命,在覆診跟進時,她如常說,這隻「新開的藥」是如何的霸道!其實,這也是我的臨床經驗,若果病人不相信醫生,或不認同自己健康有問而題需要治療,或對藥物有很負面的信念,治療的效果通常都是不理想。所以,要使病人明白又肯面對自己的病情,信任醫生的診斷和提供的治療方案,是醫治的起點。當然,這個基礎不是必然的,有時需要醫生和病人共同努力才能建立。

或許有人認為,「信心」是很相對和虛無飄渺的事,但信心多少卻是政治的核心問題,也是金融系統能否穩定的基石,以及對醫療運作有非常重大的影響,而現今新冠肺炎疫苗能否全民推廣也可能取決於「信心」。

「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悅;因為到神面前來的人必須信有神,且信他賞賜那尋求他的人。〈希伯來書11﹕6〉

鄺保強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