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說道~盧旺達:努力走出黑暗

「耶和華說:『因為他戀慕我,我必搭救他;因為他認識我的名,我必保護他。他求告我,我必應允他;他在患難中,我必與他同在;我必拯救他,使他得尊榮。 我必使他得享長壽,又向他顯明我的救恩。』」《聖經新譯本》〈詩篇91﹕14-16〉

撰文:趙煥明(香港世界宣明會名譽顧問)
圖:香港世界宣明會
編輯﹕謝芳

飛機緩緩下降,盧旺達首都基加利城(Kigali)出現在眼前,天色很清很藍,內心卻沉重灰暗,巨浪翻騰……

無法無天的大屠殺

1994年4月6日,在這片小天空,總統專機正把在坦桑尼亞開完會的總統先生Habyarimana送回家,總統官邸就在機場旁,家人及孩子大概欣賞著飛機降落,等待總統回家吃晚飯,(盧旺達又窮又小,每日升降的飛機寥寥可數!)突然,總統專機被甚麼打中,兩聲巨響,飛機變成一個大火球,爆炸,碎片散在跑道及機場四周,尖叫聲四起,總統家人特別是孩子嚇傻了……後來證實是兩個火箭炮近距離把飛機打下來。到今天,仍沒有結論誰刺殺總統:是政府內胡圖族(Hutu)極端份子,抑或是圖西族(Tutsi)密謀奪權的叛軍?

無論如何,跟著是100天無法無天的大屠殺展開。那100天,聯合國估計有近80萬人被殺,(有些估計甚至有100萬人),大部分是少數的圖西族人和溫和的胡圖族人。胡圖族極端組織領袖一邊在電台呼籲,一邊強迫所有同族人殺掉自己社區的圖西族人,不論大人小孩。領袖們把預先儲存的大砍刀分派給各人,又在大小公路設立搜查站,似乎要抽出所有圖西族人,甚至兩族通婚的人,目的是趕盡殺絕,一勞永逸。「那些人失去了理智,好像野獸。他們連同學、鄰居、同事都不放過……」河流、公路、街巷、田野佈滿屍體,最痛心又諷刺的是,很多去教會藏身的最終葬身教會內,(盧旺達九成人口是基督徒。) 4月初,慶祝復活節的彩色海報掛布仍飄在教會牆壁內外!那個復活節死了80萬人,平均每一天8千人遇害!

本與政府談妥組成聯合管治團隊的圖西族叛軍Rwandan Patriotic Front (RPF)那刻別無選擇,進行反擊,保護被追殺的族人。全國陷入一片混亂,連十名駐守當地的比利時士兵也被虐待至死,各國撤僑。幾百萬人湧到鄰國保命:烏干達、扎伊爾(今天的剛果)及坦桑尼亞。難民中不單有逃命的圖西族及胡圖族平民,相信也有不少滿手鮮血、拿著大砍刀的胡圖族極端份子。混在難民中,他們便容易逃避殺人的罪行及責任!

重建信任、和平、復和關係

1994年,宣明會開始在盧旺達工作,向因內戰在境內流徙的平民派發緊急糧食及生活用品,並特別照顧失去了父母的孩子。戰亂屠殺後,重建生活、基本設施、農業、經濟等十分迫切。但重建信任、和平、復和關係是最困難最重要的任務,重建生命、家庭、社區成為宣明會所有服務項目的方向及目標。因此,每一位盧旺達同工除了日常工作責任外,更要接受訓練,成為復和使者(agents of healing),促進復和過程。沒有心靈復和、關係重建,家庭社區沒有真正和平、發展。

宣明會的復和項目包括兩星期的課程,有特定的三步模式:

(1) 喪親之痛(bereavement):每位參加者都回憶表述自己在屠殺中的個人悲痛及感受;

(2) 處理情緒(emotions management):參加者學習新的方法及工具去管理及控制自己的悲傷情緒;

(3) 原諒(forgiveness):參加者嘗試放下過去的黑暗回憶,原諒別人、原諒自己,重新上路。

參加復和課程的包括大屠殺時的受害者及加害者。加害者跟受害者會透過見面或通信,尋求諒解、寛恕。宣明會這復和課程及模式在盧旺達全國展開,並得到政府支持。開始時遇到很多很大阻力,而且成效需要長時間,但最終取得成效,慢慢結出美好果實。

加害者與受害者

陳舊的照片記錄著1994年盧旺達大屠殺的慘痛歷史,宣明會自那年開始展開工作。

安德烈(Andrew)住在盧旺達南邊,他太太是圖西族人,1994年大屠殺時他們的暴徒鄰居殺了太太一家七人,包括父母及五個弟妹。哥列士(Callixte)是其中一個行兇者。安德烈和哥列士原本是同村鄰居,現在是仇人!1995年,法庭送了哥列士入獄,安德烈有份指證他的罪行。宣明會在他們的社區展開重建及發展工作,哥列士太太及孩子受惠,得到房子、農耕訓練,孩子也可返學。她和安德烈太太都成為宣明會義工,參加培訓,更一起協助其他有需要家庭。她們也參加復和訓練課程,大家的距離漸漸拉近。2007年,哥列士出獄,回鄉,回家。安德烈家和哥列士家上同一間教堂。2010年,兩家人終能放下過去傷痛,彼此原諒接納。慢慢,兩家的孩子也成為好朋友,像兄弟,互相尊重幫助。

維達西(Vedaste)在1994年大屠殺時還不到30歲,他失去一切,但一家平安保命,避過一劫,特別是太太幾乎死在大砍刀下,他內心感到上主有特別目的及使命給他們。跟著幾年生活十分艱難,維達西一家很努力耕田但仍吃不飽,常要捱餓。他偶然有機會參加宣明會的農務培訓課程,而太太原來是車衣能手,織製衣服及學生校服,透過宣明會小額借貸,維達西太太多購衣車,開始教導回流的難民婦女車衣,令她們有工作有收入。維達西一家特別同情及幫助無依無靠的回流難民及貧窮家庭,因為他們也失去過一切也捱過餓,吃過苦頭。更重要,他們深信是上主留下他們的性命,給他們使命去幫助別人,帶著仁愛和尊重去服侍在患難貧窮中掙扎的人。上主給他們一家最寶貴的應許是聖經詩篇91篇1-2節:「住在至高者隱密處的,必住在全能者的蔭下。我要論到耶和華說:『他是我的避難所,是我的山寨,是我的 神,是我所倚靠的。』」

盧旺達差不多每個社區都有1994年大屠殺的加害者和受害者,每人內心都有忿怒、自責、仇恨,他們的心靈都需要醫治、復和、救贖,走出過去的咒詛,那100天的黑暗。宣明會會繼續與他們同行。

*************************************************************

圖片說明:
(1)在盧旺達大屠殺後出生的新一代,更珍惜得來不易的和平。
(2)陳舊的照片記錄著1994年盧旺達大屠殺的慘痛歷史,宣明會自那年開始展開工作。
(3)這些年來,宣明會一直協助盧旺達大屠殺的受害者及加害者,讓他們尋求彼此的諒解與寛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