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說道」教育,就是生命影響生命

「你要謹守你的心,勝過謹守一切,因為生命的泉源由此而出。」《聖經新譯本》〈箴言4﹕23〉

教育,是成長的土壤,如何營造一片優質的土壤,讓幼苗茁莊成長,全來自教育工作者的心。「你的財寶在哪裡,你的心也在哪裡。」〈馬太福音6:21〉Daisy和阿儀從事教育三十多年,藉著她們的真誠分享,讓我們看見,優質教育,原來是從心出發。

文﹕謝芳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

坐在咖啡室內的Daisy與阿儀,接受訪問時暢談數十載的教育經歷,「品格的教育,就是生命影響生命!」「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孩子的自信自尊是在點點滴滴之中建立起來的。」這些是她們持守的教育理念,即使退休後仍以義工的身份繼續扶助年輕一代。的確,面對一班沒血緣關係的年輕人,就算是付出百分之二百的愛心,也會被抗拒、反叛⋯,「在數十年的教學經歷之中,看見老師與學生之間,雖然沒血緣關係,但仍可建立互信的關係,都是主的恩典。」阿儀說,當年的學生相信權威,而老師就是權威,不會被質疑,時有『難搞』的學生,但相對容易解決;而家長對老師也有很大信任和尊重。反倒現代家長對學校老師有要求,時刻關注著孩子在學校的學術表現和對待,稍覺孩子有被虧待時,都會向校方表達意見。」

阿儀表示,作為一個教育工作者,一定要有媽媽的心腸,才能讓學生感到愛。即使有豐富的教學經驗,但若失去耐性,是達不到真正教育和愛的傳遞果效。「看到學生沒有弄懂所學的課程,寧願拖慢進度,『我再教你們。』不能質疑他們『為何不明白?』同時,也要自我反思,尋找教學上的改善空間﹕『是否自己講得不清楚?還有其他的方法可讓他們明白?』若果老師自己都掌握不來,在學生成績強差人意的情況之下,就將責任全歸咎於『學生懶散』,是自省能力不強和推卸責任之舉。」

阿儀認為,與孩子建立關係、尊重與信任,才能發揮影響力。作為教師,如何影響孩子成長也是十分重要。「學生們是知道你對他們的好和愛,我會苦口婆心般告訴她們﹕『老師對你有期望,但能否做到就要看你的努力,我認為以你的能力是可以做到的。』事實上,大部分學生都能努力地朝著自己的理想目標去做。」她說,曾有一個學生要求中文考地理科公開試,我代他向校方請求批准,再特別為他以中文去教授,最後,這學生以優異的成績考入大學,這是一件美好的事。」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生命影響生命是要在點點滴滴之中建立起來的。從小已立志做老師的阿儀說﹕「在三十多年的教學生涯中,深深體會到不可看輕年輕人,他們每個都內潛著無限的能力,即使成績稍遜的學生,也許有一天會發奮進步,故不應形容學生為『爛泥』。做老師也需要有高的情緒智商(EQ),面對令自己頭痛的孩子,不要為對方的行為而生氣,反倒要設法去引導和培育他們,明白孩子有自尊,他們只是有時不懂面對逆境和情緒,那時可拍拍他的膊頭說:『我很重視你。』讓他們感覺被關注。若遇到有學生上堂睡覺,我會容許學生站在課室後排,待精神轉好才返回座位,這樣既不騷擾其他同學,也接納他們身體上的軟弱。教學,一定要有正面的心態,才能真正幫助學生,與年輕的生命同行。」

供應健康自信的培育泥土

Daisy任教的都是屋邨中學,遇見一些被家人疏忽照顧的年輕人。「我執教的第一間是私立中學,大部分學生的背景和家境都很複雜,有做私鐘的、有黑社會成員、有與30多歲男人同居的,⋯與他們相處時,我會細心聆聽、分享自己和身邊的人走過的路,以生命的見證讓他們的心安定下來,說話沒有對抗性。『你想要甚麼的生命?』幫助他們去反思生命。」Daisy年輕時已立志要陪伴年青人成長,她認為與人相處等同互相祝福,與學生相遇,愛和關心就是一個大大的祝福。在教書的數十載,Daisy教學之餘與學生建立良好的關係,帶他們燒烤,探訪老人院,並鼓勵他們捐血、參加紅十字會,認識社區和做義工,在社區清潔垃圾,在自己社區為社區做事。

在訪談之中,Daisy說了很多的故事,可見大學唸心理學的Daisy是一位「危機拆彈」專家。「每次入到班房,多麼嘈吵的環境也會瞬間平靜下來;又或行在走廊,常聽到學生叫﹕『陳太來了,安靜!』」的確,面對一班「受傷」的年輕人,Daisy以「關注」去管教他們,並輔以苦口婆心和愛的行動。「曾遇過一位叛逆的女孩子,上堂點名後刻意站著不坐下,挑戰權威,『同學,你不坐下?你腳痺呀?冇櫈?』『有櫈呀!』『那就站到沒那麼腳痹才坐下吧!』『都不好玩的!」跟著就坐下來了。過了不久,有一天她對著我哭,說懷孕了,不想回家,並威脅說若打電話給家人就去死。我帶她回家,吃飯後與她聊天,我說﹕『我擔心你,你的父母一定比我更擔心,打電話給他們報平安吧!』後來這女孩子退了學。過了一段時間知道她做了文員,並且在夜校繼續讀書。」

「有一年,我擔任某中五班的班主任,學生Peter告訴我﹕『不要期望我讀書,我對自己沒有期望,只求有一份安定工作,如在銀行做文員。』但我心裡覺得他有潛在素質和未發掘出來的才能,於是鼓勵他在餘下的日子,嘗試做一個好學生,最少每天用心做功課。結果他喜歡上讀書並成為會計師。」「有一個學生在圖書館外講粗口,我出去勸勉他。多年後在校友聚會上,他主動前來與我招呼,說多謝我當年給他的『訓話』﹕『你沒有教我,不認識我,但都如此緊張我的品格,讓我感到被愛,很多謝你!我現在是基督教傳道人。』」

Daisy感慨地說﹕「與其整天講學生沒得救,作老師的不如反思自己可否改變教育方法,去讓學生有得救呢?」她坦言,每個年代的教育工作者都會面對不同的工作壓力,例如害怕自己教錯內容或做人的價值觀。「感謝主,我信主後,這些壓力減少了,心裡的愛倍增,更加明白世人都是不完美的罪人,神接納自己,我只管去做一個忠心的僕人。」

Daisy表示,對孩子要存有期望,有錯就要引導他們改正。「我曾遇到一名學生,他重讀了三年仍有做功課的困難,我放學後盡量陪他做功課,三條數學題做了個半小時。雖然未能經常如此撥出時間協助他做功課,但陪同,已讓他知道有人愛他和願意協助他,提升了他的自尊。若有學生成績未如理想,我也會為他祈禱。」「在孩子們的成長路上,我們做老師的要提升學生自尊和給他們健康的泥土,才能讓他們在健康環境去成長。」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