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說道」父母與朋輩對青少年成長的影響

「教養孩童走他當行的路,就是到老,他也不偏離。」
《聖經新譯本》〈箴言22﹕6〉

一項名為「父母參與教養、朋輩影響與青少年成長研究」顯示,在青少年成長中朋友的「質」較「量」為重要,但父母及家庭仍然是影響青少年的最重要因素。

編輯﹕謝芳

這項名為「父母參與教養、朋輩影響與青少年成長研究」,由香港樹仁大學商業、經濟及公共政策研究中心聯同多間機構於2019年5至7月期間進行,以進一步了解父母角色、朋輩與青少年成長之間的互動關係。是次研究以問卷調查形式收集數據,並以自填問卷方式,成功收集35間中學共2581位中四及中五學生之有效問卷。

父母及家庭影響青少年的成長

研究結果發現﹕(1)從青少年子女的角度看,「父母參與教養」的程度,對「家庭和諧度」有正面影響;而「家庭和諧度」,對青少年「生活滿意度」亦有正面影響。(2)朋輩對青少年的影響主要在於「有朋友」和「沒有朋友」之間的分別,當中朋友數目的多寡並沒有明顯影響。(3)雖然在青少年子女的角度,認為父母及家庭對自己的影響力隨朋友數目的增加而減少,但父母及家庭依然是青少年認為影響自己「生活滿意度」的最重要因素。

帶領今次研究的香港樹仁大學商業、經濟及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李樹甘博士表示﹕「是次研究結果指出,雖然父母及家庭對青少年的影響力隨朋友數目的增加而減少,父母及家庭依然是影響青少年的最重要因素,結果一定程度反映於青少年的成長中,朋友的『質』較『量』為重要。與此同時,於青少年的成長中,儘管朋輩的影響力越來越大,父母及家庭仍然是影響青少年的最重要因素,並非如坊間所言﹕『仔大仔世界』;另一方面,隨著青少年成長,朋輩的影響力越來越大,父母及家庭在的角色如何與朋輩的影響作出平衡及過渡將會是一個重要課題。」

孩子成長路上的生命師傅

另外,合辦機構對今次「父母參與教養、朋輩影響與青少年成長研究」結果的有一些的回應,維護家庭基金總幹事溫南聲表示﹕「當細閱今次的研究結果,相信能再次為青少年及家庭教育工作者注下了強心針,就是要繼續努力做鞏固家庭、建立親職的工作。由孩子成長的第一天起直至青春期,爸爸參與在夫婦親職協作之中非常重要。很多學術研究告訴我們,父親角色對孩子的健康成長,特別是青少年期的子女,起了非常積極的作用。」

中華基督教會香港區會社會服務總協調主任郭偉強表示:「研究重新肯定家庭和父母對培育青少年成長的重要性。青少年及家庭教育工作者和教育工作者,實有需要調整培育青少年成長的策略。除了關心青少年的個人成長和朋輩關係外,更需要幫助青少年子女的父母,掌握參與教養處暴風期的青少年子女所需的知識、技巧和態度。讓父母參與培育青少年子女成長,幫助和尊重他們發展成為獨立個體的、新型的親子關係。」

和富社會企業社區聯絡統籌李蘇珊表示﹕「父母擔任的角色非常重要,我們堅守個人素質,培養好品德,如何讓孩子在有愛、有尊重、有包容的家庭長大,我們一定要以身作則,彼此因『愛』建立家庭;因『尊重』接納彼此;因『諒解」維持關係!孩子在這個家庭中成長,定能在他們的人生路上有著正面而積極的影響!」

明愛家庭服務總主任林綺雲表示﹕「作為孩子的生命師傅,父母要協助孩子看得見他的生命是一幅怎樣的圖晝,鼓勵孩子發現生命的獨特,明白生命帶著使命,陪伴他們經歷每個人生階段的豐富,以孩子生命轉化為目標,培養他們生命的素質,父母不只是照顧者,更是同行者。」

基督教香港信義會社會服務部助理總幹事林兆秀表示﹕「作為青少年工作者,我們發現家庭及父母的支持與同行對青少年面對成長挑戰有著積極及正面的作用。可惜,香港的父母因工作及生活壓力,欠缺時間與子女相處溝通了解。是次研究再次提醒我們,我們需致力協助父母提升在教養青少年子女的信心,協助父母在管教、青少年自主及朋輩影響中取得平衡。」

天主教教育事務主教代表劉超賢表示:「『家庭』是天主教學校矢志培育青少年的核心價值之一。研究結果指出『家庭』與『父母』依然是影響青少年成長的最主要因素。因此,除了學校教育工作者繼續努力外,社會應討論如何製造有利條件,讓父母能有時間與空間參與子女教養,例如加強『家庭友善』措施:家長親職教育、在職家長的合理工時、有年幼子女家庭的住屋優先等。」

2020_Jan_20父母與朋輩對青少年成長的影響

「言教之師」~ 談學校的正向教育

香港不少基督教學都以「教養孩童,使他走當行的道,就算到老都不偏離。」〈箴言22﹕6〉為學校的校訓,但甚麼才叫「當行的道」呢?

近幾年,不少學校都推行「正向教育」,那與以往的道德教育有甚麼不同?個人認為道德教育是外在的,如我們教學生守規有禮、尊重他人,都是對學生行為的要求和規範,而正向教育則是內在的,會教導學生建立自己的價值觀,教他們面對逆境,教他們關愛別人,教他們為自己訂立正確的人生目標。

有一次,我與一位中學生交談時,發覺她縱然面對不同的難題,都是正面面對,盡自己的能力來解決問題,我仔細了解後,發覺這種正面的思想,來自她常常當義工的關係,她說:「我看過很多比我更慘的人,我去幫了他們,他們開心,我也開心。當我有不開心時,我便會想想,其實自己已很幸福,仔細觀察,也會發現身邊有不少小天使,他們正在幫助我呢!」她這種正面的想法,緣於人與人之間的互相幫助,互相關懷,所以我鼓勵我們的師生多做義工,多做服務。正向教育應不止於課堂教學,應包含體驗活動、歷奇、服務和自我檢視。

自去年始,我校正式引入正向教育,為每級學生訂下不同的目標、課外活動和服務。如一至六年級同學都要學習「攀石」,透過此活動,挑戰自己。除此之外,低年級同學要上不同的歷奇課程,由校外機構帶領,學習互相溝通;四年級到惜食堂參加體驗活動,體會住籠屋、執紙皮的苦況;五年級同學在學校宿營一晚,參與歷奇活動,學習彼此幫助;六年級要進行三天的福音營,透過不同的宗教活動,建立正向的人生觀。學校更與惜食堂和傷健人士協會合作,每星期在學校進行兩天的派飯活動,鼓勵學生和家長參與,透過派飯活動,與老人家一同建設關愛校園、關愛社區。

何謂「當行的道路」?何謂「正向教育」?就是釋放正能量,關愛他人,服務他人,彰顯基督的大愛。

蔡世鴻校長
中華基督教會協和小學(長沙灣)

「EQ家庭接見室」之改變以權勢教養孩童

有家長認為,對孩子屢勸不改的行為,應用嚴厲責罰的態度才可把失控的局面控制下來,並一直信以為是「真的教養孩童」的迷思,究竟當中有著甚麼可能的危機衍生呢?嚴厲的父母是權力的象徵,即家長對孩子執行責備時,兩者已經不再是處於平等的溝通關係,而這種縱向的親子關係,讓孩子無意識地模仿,而漸漸地也想渴望擁有權力的快感。隨後,孩子會開始以全面服從,或是徹底反抗來向家長製造及展示自己能有掌控局勢的實力。因此,當家庭的關係建基在追求權力及虛榮心時,一家人是不會有成長的動力,因它的存在不再讓人思考、不會警告自己作反省、不會教導自己,而只會不住地彼此對抗,直至不能收拾的地步。

曾訪問過無數位學生﹕「當被父母呼喝及責罵時的心情是甚麼?」他們的回應令我感動萬分﹕「內疚和後悔。」他們表示,深知自己犯錯而令父母難過,但當下聽到父母狠狠的惡評時,心裡就不想認錯,因為感到不憤﹕「雙方不開心的同時,為何只有一方才可以用大聲疾呼的語氣來發洩情緒?」因此,我要提醒家長,當執行處罰及用言語作威脅時,孩子只會感到心煩、覺得自己特別愚蠢、也會認為父母不想再注意他,但最不值的代價就是奪去了孩子想進步的活力,最後使他們更頑固、更我行我素。

我認為一家人能相親相愛,必先放下誰輸誰贏的衡量標準,因為「親」是不需要互相比較及用權力來表達的。反之,當你願意選擇拋棄權力時,即能因著對方的優越表現而為他感到快樂,而不是產生妒忌和自卑,這一家人就能與彼此的感覺及生命相連結,又因著心連心而不會感到孤單,更有一起同甘共苦的共同指向。有一位著名心理學家形容這連結狀態,就是一種「置自己於死地」的能力,即毫無保留地容許自己親身進入並徹底體驗對方生命的最黑暗處,由此產生對對方的憐憫心腸。我感到很幸運,因為工作能讓我與許多正面對不同難關中掙扎的孩子們及家長們的生命有真實的相連,這讓我明白到,只有看到他們有平安和快樂的那一刻,自己才可真實地相信「夜盡有天明」的盼望,並相信有愛就會有改變的奇蹟。願你和你一家也享受到在無權無勢下的親和威力吧!

「又要讓基督的平安在你們心裡作主;你們蒙召歸為一體,也是為了這個緣故。你們要有感謝的心。」〈歌羅西書 3﹕15〉

馬君蕙
EQ訓練研究主任

2019Mar_6EQ

余德淳「EQ接見室」 之 極端管教下的雙面孩子

170719y

對於家中小孩前後不一及時好時壞的「雙面」表現﹕在家常大發脾氣,但在外卻被老師稱讚為合作守規矩的人,很多父母都感疑惑。但原來,兩類極端的管教也是引致小孩行為不一的主因,一是管教過於嚴厲,二是怕他有壓力而過於輕鬆失底線。

最近,我分別接見兩個在兩類極端管教方式下成長的學生,兩種不同的回應都值得家長們深思的。這個讀中一男生說,自己長期受到父親的嚴厲督促(母親則是輕鬆型),故寧願不再作任何長遠目標,更不想成為甚麼有志氣的出眾人物,「若訂立高期望給父母,而最後又未能達標,我不能承受看到父母失望的樣子,故我寧做一個中庸取向的兒子,會活得更自由。」那個讀小一的女孩告訴我一件不開心的事,「爸爸突然罰我不能跟弟弟玩,因為怕我打傷弟弟,我真的不明白。」再追問,原來每次打了弟弟後,害怕被罰的她會躺在地上大哭大叫,爸爸最終因此妥協,容讓她再跟弟弟玩。這女孩除了不明白爸爸懲罰她的原因外,更疑惑爸爸的行為反應為何與過往的不同。

以上兩個不同孩子的反應也值得我們反省,在教養孩童上「夫妻要一致」,就是言行、目標一致,作風可以不一樣。相反的話,容易令孩子產生一種負面情緒,那就是失望,感覺像是「與父母約定的好東西突然在不知情下被沒收」般難過。因此,父母的身教最重要是大家立場一致,例如令子女明白處事的共同原則,但也對子女的盡力但未成功給予一致的體諒。要實踐體諒,其中一個不可或缺的要素就是耐性,因為在了解及教導孩子時,未必可換來我們所期望的反應,甚至得著是一些不尊重的態度,但我們都要堅持去愛他們,以及表達出來讓他們知道。這樣,才可讓孩子意識和有信心,父母無論在甚麼情況下都一定會愛和支持自己。

「我們縱然會失信,祂仍然信實可靠,因為祂不能違背自己。」〈提後2﹕13〉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