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性」專欄 之 閨房之苦

結婚初期,夫妻未能「完房」,並不出奇,因為彼此要互相適應,但性雖然是天生自然,但要夫妻倆人能有完美的性生活,還是要不斷學習、不斷改善的。

丈夫通常的投訴:

(一) 我有需要時,她(妻子)卻不願意;

(二) 她好像「性冷感」的;

(三) 她有需要時,我已不在狀態;

(四) 我要用大半個小時方能使她得到高潮,我撐不住了;

(五) 我建議她作一些變化(如「口交」),她卻說令她嘔心。

妻子常見之困惑:

(一) 當他(丈夫)性滿足後,便不理我,(我還未達到「高潮」);

(二) 晚上當我想要的時候,他已呼呼入睡;

(三) 我從來未享受過夫婦的肉體關係,我間中用「自慰」來解決;

(四) 我喜歡在暗黑中做愛,他卻愛開燈亮著,好像沒有私隱;

(五) 我已經有數個孩子,很擔心不慎再度懷孕,故行房可免則免了。

當然上述問題並未盡述,還有不少其他特別行房難題,例如懷孕期間如何行房?會不會導致流產?年紀老了還要性來做甚麼?……等等。其實性愛是一個漫長的學習過程,隨著婚姻不同的階段及其他環境因素而需要雙方作出適應。

曾經在多年前,有一對夫妻出現困難,太太不願意行房,就算嘗試也不成功,原因是丈夫的父親(即太太之家翁)睡在「碌架床」(昔日窮困家庭之上下格床)上面,妻子感覺緊張,很不自然,故很不情願行房。

當某一方(男或女)在不自願的情況下行房,當然容易出現生理及心理的問題。當然有些丈夫或妻子,為了「應酬」配偶,以被動式去滿足對方,若出於愛,甘心去做還算可以,但若被迫非自願去做,便會對性事產生負面印象,甚至反感,日後更難有美好的性生活。

其實,上述的行房難題,大多有解決之方法,若自學不成,就要有勇氣尋求專業輔導,但不要藉色情AV去學習。當然雙方一起求助是很重要的,而且要持之以恆,不要灰心,方能有效。在這求助期間,最好不要懷孕,否則十月懷胎以後,又要重新開始學過。

「……不要驚動、不要叫醒我所親愛的等他自己情願。」〈雅歌2﹕7〉

麥基恩醫生
資深精神專科醫生

2019_May_28_情性

 

「情、性」專欄 之 性知識及功能

不少人認為性是絕對自然的,是生物天賦之能,故無需要學習,像動物一樣,到了生理成熟期便會出現的。沒錯,性愛是十分自然的,而確受身體分泌(特別是荷爾蒙)所影響。不過,人類並非禽獸(雖然有獸性),在社會文化及人際相處之下,性行為並不單單生理現象,而是心身靈互動的表現。

傳統以來,中國人的性教育是在結婚前由父母或長輩啟蒙的,有部分是從妓院中學到的,但真正實行性教育只是近數十年間才開始的。可惜到目前,在香港甚至亞洲仍未能完善,很多時流於理論,著重避孕或預防性病為主,甚至有些家長擔心若性教育全面教導,會導致子女性開放而適得其反。

目前,很多人的性知識是從大眾媒介而來,包括書籍、電影、社交媒體等等。由於中國人文化,這些教育工具多是十分隱晦,或是相當單調而沒有吸引力,因此有部分人會從色情刊物及媒介,包括一般稱AV或成人影帶,去吸取材料,結果他們被誤導了,以為性交乃是最重要的性愛部分,而且愈長愈好,而忽略了片中主角是在「做戲」,絕非真實閨房之樂,結果和配偶行房之時,出現了各類問題,包括婚姻問題,需要專家輔導及治療。

不過,作者認為性雖重要,但卻不是生命的最重,我感覺雖然性在婚姻之中是最為完美,但婚姻中除了性享受之外,也有如動物延續後代之功用,亦十分有意思!根據聖經創世記,上帝造男做女,讓他們結為夫婦,除了生育以外,也有陪伴(「那人獨居不好」)之人際關係,和互相支持(「配偶去幫助」)之社會功能。

最後一提的是,雖然社會及教會強調男女平等,但生理及心理上,男人和女人確實有著差異,當然也要相似,比同性之間的分別較大。故此,在性愛中也會有男女角色相處之差別,若能互相配合,性愛方能完美。

「耶和華 神說:那人獨居不好,我要為他造個和他相配的幫手。〈創世記2﹕18〉
「亞當和他的妻子夏娃同房,夏娃就懷孕,生了該隱,就說:藉著耶和華的幫助,我得了一個男兒。〈創世記4﹕1〉

2019_May_21_情性

「情、性」專欄 之「性」在有腦

在婚前輔導談及與性有關的題目,我都會問一對準新人﹕「甚麼是最重要的性器官呢?」有好些人都摸不著頭腦,答了不同的部位。但實在,性與腦袋最有直接的關係!性的感覺與我們的想法及看法都有關係。如果要有好的性關係一定要先搞好思想工作。所以我們的腦袋才是最重要的性器官!

如果沒有先做好心理準備,那性行為只是肉體的發洩,對兩人的感情並沒有很大的裨益。甚至在性侵犯的行為中, 更絕對是和性沒有關係,那經驗只是侵略者和受創者的感覺,而這些感覺反而會淹沒了,超控了日後正常的性生活。

夫婦之間的性是一種特別的溝通方式,在聖經希伯來文(yada),是指親密的認識,二人之間關係的再進一步;也是同房的親密,感性上的深入;而且是完全投入的認識,非頭腦認知上的認識。以及指一個人由獨立的個體而演變成夫妻聯合成為一體,那種連成一體的關係,是遠超過單由性器官的接觸所帶來的親密感。在這種關係上,說話顯得不重要,因為感情的交流是在感情腦內發生,但是一些早年的印象,特別是一些含糊的印象都在這些特別的時刻全部引動起來。

不安全的感覺,自然就會帶動自我保護的行為,這種在心理上的接觸是備受忽略的。如果性行為在心情上未有一點調校及準備下進行,這些「親密」的時刻所帶來的反應可能混有許多未及消化的記憶,而破壞了這「親密」感帶來的滿足!是十分之可惜的。

在2004年一月十九日《時代雜誌》特別以性與健康為標題帶出了一些深奧的反思,心理學家指出,男嬰打從母胎就有性興奮的陽舉現象,而兩性之間自然會互相撫摸而產生滿足興奮的感覺。其實人類從幼年的餵哺到擁抱都需要尋找這些慰藉,慢慢由此演變成人與人的接觸。美國加州州立大學臨床心理學家Joanna Marrow特別指出:「在我們的專業裡,我們愈來愈少提及性行為的課題了。我們已經轉到對人類性慾的關注,注意全人的發展甚至整個人生階段而不是單單關注性行為。」她更指出藝術、語言及人類健康的發展與性慾的溝通方式,使到創意、藝術與生活都可以生趣盎然!

性不是限於性行為,讓我們有一個更廣闊的空間繼續探討吧!

黃葉仲萍博士(Susanna Wong)
宏恩基督教學院心理學系副系主任
資深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2019_May_14_情性

「情、性」專欄 之 性健康

「性健康」( sexual health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可翻譯為:「一個正向且受尊重的生理、心理及社會對性事(性生活及性關係)健康狀態;而且有可能享受歡娛及安全的性經驗,不被勉強、歧視或暴行影響。」

身為基督徒,性健康也有靈性一方面,聖經裡的「二人成為一體」也包括性方面之合一!而且性生活滿足與否也影響信徒個人自身心靈狀態,也影響婚姻、夫妻關係,故很重要。

有性健康,當然也有不健康,如稱疾病或障礙的問題。既然性是身心靈三方面的混合體,性困難也可以從這三方面去分析,身體狀況會影響性機能,出現「性功能障礙」,但很多時,性功能更受心理因素影響。此外,不是正常的性行為或性傾向更是心理因素居多,但因文化差異與時代變遷而有所改變,例如易服癖,或戀兒癖,在某些開放的社會並非覺得是問題而需要矯正;而同性戀更隨不同年代,從罪惡變為病態,再變為異常,再變為另類選擇。

至於亂倫、行淫(通姦)、強姦及非禮,以及近期流行的「性騷擾」,更是與道德、教導、靈性教導有所關係。至於「婚前性行為」、「性沉溺」等問題,更是教會感覺相當棘手的事。

根據國際疾病分數(ICD)第11版 (將於2019年6月後出版,2023年世界各國應用),對「性健康」情況分以下各類:

一、女性生殖器官 (genital anatomy)之改變
二、男性生殖器官之改變
三、性反常行為(paraphilia)
四、腎上腺生殖障礙 (adrenogenital disorders)
五、性傳染病
六、避孕及生殖有關問題

由此可見,性健康與疾病範圍很廣泛,不單影響個人,也會影響別人 (如性病) 及社會秩序 (如性反常行為),所以值得多方面、多專業的研究及關注。

麥基恩醫生
資深精神專科醫生

2019_May_7_情性

「情、性」專欄 之 婚前婚後

很少夫婦在結婚前尋求輔導,就算有也少談及性方面之配合,故此,大部分初婚之男女都在探索中了解性,一般需要多個月的適應期才能有正常的性生活。有人以為,新婚蜜月期是最佳學習性技巧的時間,這是有點道理,但這要假設新人雙方在蜜月中不會因旅遊活動太過緊湊,以致身疲力竭。只不過,眼看近年大多數蜜月旅行都是非常繁忙的活動,當事人舟車勞頓、睡眠不足,反令性生活似有若無。

也有部分新婚夫婦未作好避孕準備而意外懷孕,結果剛配合了的性生活被迫中斷,以免影響胎兒。因此,當等到嬰兒十個月出世之後才恢復性生活,再度出現互相適應困難,導致性功能失調。

如上文所說,現代男女並不期望太多子女,甚至不想生育;在某方面,我也贊成新婚夫婦適宜先避孕一兩年,待彼此適應及有完美的性生活後才考慮生兒育女。故此,初期合宜的避孕方法是需要認真看待,與醫護人員商討最佳的方法,用月經週期來計算避孕「安全期」其實是頗冒險的,並不十分「安全」;就算是避孕丸通常也要服用數個月後方能有效;而避孕套(男女也有)雖然頗為有效,但也懂得正確的方法套上及移除,否則弄巧反拙。

既然結婚後需要有性生活適應期,那麼婚前性行為是否一個解決方法?其實這是一個自欺之答案,因為只不過把適應期提前發生吧了!而且在婚姻前之性行為,大多在沒有準備甚至不自然的環境下進行,失敗之機會反而更易更多,導致自卑甚至性恐懼。

況且,婚前性關係出現,並不等同至終會結成夫婦,因婚姻確實有其他重要因素,如經濟、工作穩定等配合,萬一分手,對不少人(特別是女生)會留下創傷或陰影,而對於有宗教道德信仰人之人更為嚴重。假若不慎懷孕,更會出現未婚媽媽或墮胎的可大可小問題。我認為基督教反對婚前性行為不單是信仰原則,也有實際的社會功用。

至於「奉子成婚」,以前教會認為是一個補救方法,但社會學研究這樣的婚姻並不會帶來幸福,反而容易導致婚變。

麥基恩醫生
資深精神專科醫生

2019_Apirl_23_情性

「情、性」專欄 之 性與婚姻之重要性

在婚姻生活,「性」是兩性的一種溝通方式。那麼,如果夫妻之間沒有性行為,是否代表他們沒有溝通呢?那又未必,但若是夫婦之間缺少了性生活,就代表他們之間的溝通是缺乏,遺漏了一個重要的部分。

夫妻之間在房事上彼此坦蕩蕩,不單是身體,其實更包含感情、自我的真相,坦然暴露了自己最私隱的部分,是一件多麼不容易的事!夫妻之间的性行為更代表把一個人最脆弱的部分呈現出來。所以,這件事需要許多的支持和鼓勵,以致夫婦之間感情和信任能夠持續成長,及至發展出真正享受這種溝通的方式。可是,中國傳統的社會對性這個题目都會避而不談,甚至在婚姻輔導的工作上也有所忽視。

事實上,婚前輔導是一個最好亦是最有效的切入點,可以從中去了解一個人在性的概念、成長經歷上或是生理上有沒有困難或障礙,這了解及溝通有助夫婦除去對性的恐懼,不是單單受荷爾蒙的影響,而驅使進行性行為。其實,「性」是一切生物的延續途徑,甚至可以說,如果沒有性,就沒有現今的我們。但是,健康的、可以發展的性,卻不是自然而來,一些禁忌及害怕的原因,都會令到性被壓制及阻礙它的發展。

在一些個案中,夫婦經常有衝突,如果詳細去查問,極大部分都隱藏著性生活不協調的主因。不過,究竟是性生活出了問題構成他們的衝突,還是由衝突構成他們的性生活失衡呢?這些循環是系統的互為因素,不容易分辨,但若從溝通入手,兩者都可以改善的。

「性」也有一個比較寬闊的觀念,所牽涉的不單是性交,還包含許多互動性的交流或溝通,例如在某些社交場合常見的打情駡俏,風騷賣弄等,都甚富「情性」的色彩。所以廣義來說,这些都是性的表現,是社交場合裡交際的一種潤滑劑,也具創意,趣味濃厚,我們可以以感觀去感受之,雖是抽象但卻實在地存在。然而,很多人在夫妻生活中,這些「情性」的色彩有時卻剛好逆向出現,兩人之間風騷或性趣都欠奉,性關係已變成是「黑板正經」的例行公事,真令人無奈和不解啊!

有見及至,隨後的專欄文章將會先從「情性」的色彩出發,主力探討「性趣」,希望可以為夫婦們解構許多性生活不協調的問題!

黃葉仲萍博士(Susanna Wong)
宏恩基督教學院心理學系副系主任
資深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20190Apirl_16_情性

「情、性」專欄 之 情與性之探討 (序言)

「情」是一個深受歡迎的字,但「性」卻是相當敏感,甚或避而不談,尤是在亞洲人世界,而在基督教界更甚!不過,「情」與「性」卻有著緊密的聯繫,這重要的題目一直令大部分人包括信教的人深受困擾和影響!

筆者夫婦最近在美加教會活動中,主講了兩堂有關「婚姻與性愛」的專題,出席人數出乎意料的多;而且在男士、女士各自分組討論的時候,男女兩組的問答很多都與「性」有關。故此,回港後,再深入探討,覺得「情與性」(這裡指「愛情與性慾」為主)之有關題目理應認真地討論,並輔以客觀、學術及醫學性之態度去作系列式的剖析和探討。幸而得到數位專業人士俯允相助,才有推出這個專欄與讀者分享的最後決定。

我們計劃從「情與慾」、「性與愛」、「性與婚姻」、「性與健康」等不同層面展開討論,希望能帶給讀者一個較全面的健康性知識,同時亦可解答一些與性有關的疑惑或失調問題,期望能夠幫助一些夫婦邁向較美好的婚姻與性的生活。

無可否認,專欄所有作者皆為基督徒,對「性」這題目會有些宗教主觀的背景思想,或對一些有政治敏感的爭議性問題未能作答或有偏重。若不可避免地令部分讀者有困惑的話,請多多原諒。

其實,基督教愈來愈對「性」這項目重視起來,在西方教會尤甚。說實話,聖經中有一卷書﹕「雅歌」,已經被當代的神學家普遍認定是描述愛情親密關係的詩歌,而非歷代以來單單把它象徵化(有稱為「靈意化」),當是上帝與教會的關係;而細看此書,感覺有些章節似在描繪性關係。因此,性是上帝賜予人類的,而凡是上帝作所做的理應美好。不過,好的東西是可以被污染、誤用、破壞的,故此性慾是一種權利,也是義務(責任)的,值得深入討論思想。當然,情慾甜蜜關係可以令信徒想像到神與人、人與人、男與女的不同程度的關係而加以發揮。

麥基恩醫生
資深精神專科醫生

20190Apirl_9_情性

「醫、法、理、情」之 安能辨我是雄雌?

A君出生時是男性,卻千方百計透過變性手術及口服女性荷爾蒙改變成為女生。反過來B君出生時是女性卻又千方百計進行外科手術切除乳房、卵巢及子宮等,又加上男性的特徵,要作男生。巧妙的是A君遇上B君,不但一拍則合,更是深感相逢恨晚!他/她們現向政府申請合法結婚。到底我們該怎樣看待這事呢?

現時「易性」的意願往往從人權的角度入手,再加上現代醫學手術與男女性荷爾蒙及藥物的運用所帶來易性的功能與可能,已成為今日社會爭議性的議題,眾說紛紜。世界不少的國家都正在努力地立例確定其官方性別認同的立場。有西方較為開放的國家在孩子出生時,除了「男」(M) 和「女」(F) 的性別認同之外,亦有「X」性之選擇,即非男非女的性別認同。成人易性手術後成為易性人士(Trans) ,有權選擇自己的性別認同。現時在加拿大不少的地方之公廁,已有標誌公開指定易性人士Trans可以按其選擇的性別認同自由使用。昔日一些不男不女,似男非男,似女非女,和易性的人士被社會視為怪人而不被接納,如今社會已視這種態度為歧視,認為我們都要尊重每個人自己認同的選擇與性取向,甚至有傳统性別概念的人有受反歧視之苦!

上期我們已指出,根據美國精神科醫學會《精神紊亂診斷及統計手冊》第五版 (DSMV),基本上“sex”是指人的生理性別,包括基因及生殖器官等;而“gender”是指人因心理因素的影響而形成的性別,包括性別認同及性取向。前者指與生俱來的性別,而後者指當事人自己的性別認同。今日不少專業的心理治療師都要「尊重」案主的個人權利與意願,處理性別認同的個案。

其實本個案的問題之根源出自辨別雄雌所用的原則與基礎。按現時一般社會對「易性」的開放和接納,政治正確的處理是只須考慮A和B君是否具備當地政府合法結婚的條件。「安能辨我是雄雌?」這問題,政府其實早已在容許「易性」確定。

話雖如此,基督徒雄雌之分的立場出自聖經的教導:於是,神照自己的形象造人;就是照著神的形象造了他;他所創造的有男有女。」〈創世記1﹕27〉故此,我們至终的看法在乎我們判斷所用的基礎。

李耀全博士
「醫、法、理、

20190Apirl_2_MED_s

「醫、法、理、情」之 安能辨我是雄雌?

古時花木蘭是環境所迫,為了國家人民的福祉不惜鋌而走險男扮女裝代父從軍。但到今天後現代主義年代,人們高舉的卻是自由自主及滿足自我需求的意識,男女性別轉換的核心價值便與昔日截然不同。前文個案中所提及「跨性別」和「變性人婚姻」是當下社會上熾熱的議題,可會引發社會撕裂性的爭辯;但同時亦是一個契機讓我們在靈性中覺醒,重新體會上帝創造的偉大及永生的盼望,從中學習忍耐和包容。

在現今科學昌明,經濟掛帥的時代,人人都要贏在起跑線,每一個問題都要不惜一切盡快找到解決方案,否則便認定是失敗者。相反地我們很少操練忍耐以致接受的功課,當我們遇上不如意事時,總會想盡辦法改變環境來令自己好過一點。心理學幫助我們認識自己,詮釋問題、勇於改變、發揮潛能,目的往往是要解決困難及令自己感受好一些;當中可能缺少了靈性之向度,這正是關乎上帝的創造與救贖。

對於自小就對自身性別大受困擾的易性者,長期受著身心痛苦,去改變不認同的性別來消除痛苦及期盼美滿婚姻可算是人的本性需求,可以被理解;但深信在靈性層面仍有很大的空間可以去思考探索、操練忍耐及接納自己的特質。我很欣賞身邊有很多朋友為著更高的情操理想,不論是身體的頑疾、難相處的配偶、或艱辛的工作等等,甘願永不放棄,一生長期忍受困苦,見證對創造主全然順服及聖靈時刻的看顧保守。

作為基督徒,我們很容易隨意高舉一些聖經章節來批判社會上大小事情,這可能會掉進「唯我獨尊」的自我滿足之陷阱,教條式之辯論在多元化的社會未必太合適。而包容是尋求真理的重要元素,包容不是懦弱退讓,亦不是單單盲目遵守法律、受制於普世高舉人權與自由的價值觀下所產生出來的無奈表現,其背後有著莫大的愛所推動。為著基督在十字架上捨己愛人的緣故,我們可以從激烈爭辯的戰線中勇敢地退後一步,多留一些空間讓聖靈轉化我們的心靈,默想上帝偉大完美的創造、十架上救恩的大愛,永恆生命之盼望,這足以令我們能與身邊受造物相愛共融。上帝所要作的工,有祂的美意和時序,我們無法參透。

屬靈的人能看透萬事,卻沒有一人能看透了他。」〈哥林多前書215

小驢
「醫、法、、情」

2019Mar_26_MEDr

「醫、法、理、情」之 安能辨我是雄雌?

2017年6月,性別承認跨部門工作小組發表關於性別承認的諮詢文件,當中包括是否應在香港設立性別承認制度,並向公眾徵詢意見。

有些人擔心性別承認制度對社會安全帶來的影響,亦有人擔心設立性別承認制度會間接促進同性戀合法化的進程。基於不同的信仰和道德觀念,贊成與反對設立性別承認制度的人士基於鮮明的立場差異有激烈的辯論,彼此互不相讓。

性別承認制度是指某人的性別認同在法律獲得承認,並反映在公共登記冊和其主要身分證明文件上。所謂性別認同是指人以自我觀感而界定的性別。

就「性別」 一詞,英文可翻譯為 “sex” 及 “gender”。根據美國精神科醫學會《精神紊亂診斷及統計手冊》第五版 (DSM V),基本上 “sex” 是指人的生理性別,包括基因及生殖器官等;而 “gender” 是指人因心理因素的影響而形成的性別,包括性別認同及性取向。

案中的A君和B君乃是變性人士,在醫學上是指那些遇到有「易性症」 (transsexualism) 的人,並接受性別重置手術的人士。根據世界衞生組織,易性症涉及渴望與異性身份生活並獲接受為異性的一員,而且通常會因為自己身體上的性癥而感到不安或不合適,並希望接受外科手術及荷爾蒙治療,使自己的身體盡可能與所屬意的性別相符。

根據現行入境事務處的行政指引,如他們能提供醫學證明書,證明已完成整項性別重置手術所需的外科程序,包括切除原有生殖器官,並構建某種形式的異性生殖器官,便可根據《人事登記規例》(香港法例第177A章)申請更改香港身分證上的性別標記,以反映其重置性別。不過,目前並無機制可讓他們更改其出生證書上的性別標記。

就結婚方面,如他們已完成整項性別重置手術,婚姻登記官亦會按香港終審法院在W訴婚姻登記官一案中的命令,考慮容許他們以其重置性別登記結婚。

作為基督徒,我們固然有一定的立場,但持續的爭拗是否真的能帶來出路呢?畢竟我們所有人在神面前都是不能自救的罪人,期望基督的跟隨者能在持守真理公義和憐憫關懷之中取得平衡,渴望有一天不同背景的人士都能被邀請坐在主餐桌面前一同坐席。

耶穌在屋裡坐席的時候,有好些稅吏和罪人來,與耶穌和他的門徒一同坐席。
〈馬太福音9﹕10〉

蔡培偉律師
「醫、、理、情」

20190Mar_19_M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