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法、理、情」不重生男重生女

一般中國人傳統是重男輕女,故不少夫妻視「追仔」為人生大事,但張先生夫婦卻因已育兩個兒子,期待第三胎是女孩。當生下第三胎仍是男孩極感失望之餘,更考慮到外國醫院尋求質高而嶄新的生殖科技…,自由選擇性別,再懷孕成胎。

不容忽視的是,這生殖科技存有不少倫理道德的考慮,例如上期所指﹕「…生殖科技通常都多準備幾個卵子受精,才篩選抽取接受。受精後如證實是女胎當然好,但受精後多出來的後備女胎,又如何處置?難道找代母生出來嗎?能生多少?又多幾個孩子?或把自己骨肉人道地,或不人道地毀滅?…如果懷孕中途出事,豈非前功盡廢嗎?…現時法律是禁止以社會或其他理由,利用生殖科技程序進行性別選擇,除非是避免誕下患有法例所指明的伴性遺傳疾病(sex-linked genetic disease)的孩子除外。」故此,張先生太太在「追女」的心願之中,要重點考慮法律及相關倫理的問題。其實,在生殖科技愈來愈「得心應手」的情況下,人可能操控的東西愈加增多,當中的相關的倫理考慮也愈益複雜,故需要從多方面去作考慮。

從聖經的角度來看,所羅門曾說:「兒女是耶和華所賜的產業;所懷的胎是他所給的賞賜。少年時所生的兒女好像勇士手中的箭。」〈詩篇127﹕3-4〉「兒女」(children) 包括「兒」和「女」,但在昔日以男權作主導的社會,連家系家譜也都是以男性為主。故此以上的經文特別用青春得子而能作勇士成為家庭興旺蒙福的象徵,則也是以男性為主。話雖如此,這並不是重男輕女的理據,相反經文强調「兒女」無論是男或女都是「耶和華所賜的產業」,只是男與女在家庭的角色各有不同,男兒可以當兵作戰,女兒也擔任家務重要的角色。聖經也論「有才德的婦人」〈箴言31﹕10-31〉是非常難得的!

事實上,男兒或女兒在家庭或社會的角色與地位不斷地改變,尤其是女性的地位不斷提升,甚至比男性的更有優勢。但社會的風氣與趨勢並不該改變「人」男或女基本共同的價值。中國人認為家庭有「女」有「子」便是「好」!張先生太太的想法是能理解的,不過生兒生女都是神的「主權」,人不能强求,更不能用科技自我操控。

 「你們因著信,在基督耶穌裡都作了 神的兒子。你們所有受洗歸入基督的人,都是披戴基督的,並不分猶太人或希臘人,作奴僕的或自由人,男的或女的,因為你們在基督耶穌裡都成為一體了。」〈加拉太書326-28

李耀全博士
「醫、法、理、

2019jan_22_med

「醫、法、理、情」之 不重生男重生女

在高舉自由、民主的普世價值觀念下,人們渴望在生活各方面都有選擇的權利是可以被理解;對於生兒育女這人生大事,當然希望能盡一切努力來選擇自己喜歡的,例如嬰兒何時出生、自然或剖腹分娩、生男或生女,甚至不久將來能以基因改造來孕育出具有某些特質的嬰兒。現今科技的發展能讓我們有更多機會選擇,甚至朝向人類嘗試掌控大自然這方向;而權力及金錢能給予一些人有更大的選擇權,但值得我們深思的卻是這任意選擇背後的道德問題。

上文所提及個案中的張先生和太太因著已有三位兒子及鍾情於女孩子,非常渴望生一位女兒,所以考慮用各種方式甚至新生殖科技的幫助來達成這願望,但值得我們深思的卻是這任意選擇背後的道德問題。首先,任意選擇生男或生女是否有違男女平等這大原則?男與女在生理及心理上各有優異之處,在家庭及社會上存在著和諧之互補各色,各有所長,理應受到平等對待。畢竟在現實生活中,父母難免會對子女有著不同程度的偏愛及情感交流,有些父母把這差異暗藏心底、有些則表露無遺,這可能會對子女在成長中造成或多或少的心靈影響,令他們的自我形象及人際關係受創,嚴重者需要透過長時間心理治療來改善。

若子女因著性別之差異而有不同的出生甚至生存權利,那就觸及更大的道德問題!歸根究底,性別之出生權利應否由父母決定仍是有待商榷,任意選擇男或女有沒有破壞生育之自然定律?若社會普遍充斥著這種性別任意選擇的價值觀,當一個因著性別而不被重視的孩子出生後,他/她的性命可能不保,或一生在社會上都成為弱勢族群。再者,如果社會上沒有道德的規範及法律的監管,若當權者能操控著這選擇生男或生女的權力,問題會更嚴重。

隨著社會經濟及科技發展,人民生活富裕起來,物質的渴求愈來愈大,希望能操控一切,這更能彰顯出人性貪婪及自大的一面。在忙碌的生活中及面對五花八門的選擇下,我們真的需要停一停,思想一下誰在掌管生命的真正主權!

你的救贖主,就是那在母胎中就造了你的耶和華這樣說:我耶和華是創造萬物的,我是獨自展開諸天,鋪張大地的。」以賽亞書4424

小驢
「醫、法、、情」

2019jan_15_med

「醫、法、理、情」之 不重生男重生女

「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以及「養兒防老」等都是中國人傳統重男輕女的觀念。還記得在改革開放的初期,中國曾推行強制計劃生育政策,規定城市居民只可以生一名子女,在這個政策之下,有部分人為了生男孩,不惜選擇墮胎或虐殺女嬰,這亦造成不少社會問題,包括男女比例失衡的情況。經過三十多年後,人大常委會終於在2015年12月宣佈推行二孩政策,相信不久的將來,強制計劃生育政策將會被取消。

今時今日的香港,男女平等的觀念逐漸取代重男輕女的觀念,女性的地位現時出現了微妙的改變,無論在學識、身份、賺錢能力等方面,女性特別是年輕一族比男性不遑多讓,有時候甚至更勝一籌。除此之外,相比男性,女性比較細心、體貼和善解人意,特別是當父母有需要或年老的時候,女兒傾向比較懂得噓寒問暖,並能夠迅速地提供適切的照料。

曾聽說過以下的情況,香港的樓價現時已遠遠超出一般年輕上班族所能負擔的能力,為了鼓勵兒子能早日能成家立室,有兒子的父母不惜動用他們多年的積蓄來幫助兒子置業,相比之下,有女兒的父母並沒有幫助女兒置業的壓力。另外,雖然俗語說﹕「女兒嫁出去就像潑出去的水」,但有趣的是,當兒女結婚後,很多時候出現的另一種現象是﹕有女兒的一方會多了一個兒子(女婿),有兒子的一方卻少了一個兒子。

當然以上說法並非絕對,但或多或少反映出現時一些父母包括個案中張先生及太太偏女兒的心態,因他們三名的孩子都是兒子,故希望透過生殖科技確保下一個所生的孩子是一名女兒。

但是,正如之前就「人工受孕」一文中提到,人類生殖科技牽涉不少法律及道德的議題,例如選擇子女性别一事,現時法律是禁止以社會或其他理由,利用生殖科技程序進行性別選擇,除非是避免誕下患有法例所指明的伴性遺傳疾病(sex-linked genetic disease)的孩子除外。另一個爭議的議題是如何處理多出來的胚胎,基本上,在夫婦的同意下,雖然可將儲存的配子或胚胎捐出,以作研究、治療其他不育夫婦或捐作品質控制或培訓之用,但當仍有不少的道德倫理的問題需要考慮。

筆者認為張生張太要考慮的並不是生男生女,而是為何要生兒育女。其實,子女並不是父母的附屬品,他們生存的目的並不是為了滿足父母的需求;相反地,子女是神所賜的祝福,他們是屬於神的,父母只是管家而已!

兒女是耶和華所賜的產業;所懷的胎是他所給的賞賜。少年時所生的兒女好像勇士手中的箭。詩篇1273-4

蔡培偉律師
「醫、、理、情」

2019jan_8

「醫、法、理、情」之不重生男重生女

張先生和張太太結婚十年,育有三個分別八歲、五歲和兩歲的兒子。三個兒子十分可愛,但兒子有時也會頑皮,倔強的脾氣難以管教。平時,這三個兒子比較喜歡親近父親,父子們一同踢足球、玩電競。相反張太太自己則生於「女兒之家」,四姐妹當中排行第二,姊妹們感情很好,相處時無所不談,經常一起分享女兒家的玩意。

事實上,張太太生了頭兩個兒子之後,期望第三胎是個女兒,想像與這女兒親密相處,談談女兒家心思;喜歡她對自己撒撒驕;甚至美美精心把她打扮一番,…。對於男孩子一天到晚只顧玩火車玩具、打球、好戰鬥勇,只穿T恤、牛仔褲、波鞋…生活實在太單調、太沉悶了。女人家,始終是比較細心,體貼的,如在照顧年老父母方面,往往比兒子出色;兒子雖可以被教養得孝順,但「好仔不如好新抱」,好媳婦更是難求,所以內心始終希望有個女兒陪伴如朋友,也防老。張先生雖然未能完全領受妻子的關注,但也略有認同感,心中盼望第三胎是個女兒。

但是,當第三胎仍是男孩時,兩夫婦就難免失望了,特別是張太。孩子出生不久,張先生因為事業有成,經濟充裕了,故一家搬到較大的居住環境,也聘請用人照顧家庭需要,起居飲食。在家比較休閒的張太太很快又想起心願,立心再追一女兒。於是遍尋城中名醫,希望能有「秘方」,一索得女。可惜城中名醫,沒有人敢在懷孕之前,保證所懷的胎兒性別。如果或萬一,又懷上一個頑皮仔,怎辦?

此際,張太在報章上看到有些國家,如印度、中國等,有些醫院能以高新生殖科技,讓精子和卵子結合後,選擇了性別,才放進子宮,懷孕成胎。但她不太想去印度或中國做手術,而在香港又沒有醫生肯做。錢不是問題,或可考慮去美國…。

再想下去,生殖科技通常都多準備幾個卵子受精,才篩選抽取接受。受精後如證實是女胎當然好,但受精後多出來的後備女胎,又如何處置?難道找代母生出來嗎?能生多少?又多幾個孩子?或把自己骨肉人道地,或不人道地毀滅?就算只有一個女胎,有把握一定瓜熟蒂落,成功生產,又一無所缺嗎?如果懷孕中途出事,豈非前功盡廢嗎?

講來容易簡單,實行起來才知困難複雜。反覆思想之下,她迷惘了…。

「但你是叫我出母腹的,我在母懷裡,你就使我有倚靠的心。」〈詩篇 22﹕9〉

半兵
、法、理、情」

2019jan_1_med

「醫、法、理、情」之高齡懷孕的危險

現年52歲的何先生與44歲第二任的太太結婚三年(第一任太太數年前不幸車禍身亡),恩愛相處,並期望生育,但自然要面對高齡產婦懷孕的危險!何先生夫婦二人首先在網上找有關資料,再而求助婦科醫生等,以求成功懷孕。作為專業的人士,何先生和太太掌握了各樣的知識,但卻逃避不了「高齡產婦」的憂慮。

從醫學的角度來看,上期我們已指出,35歲或以上懷孕的女性便算是高齡孕婦,當孕婦的年齡愈大,對於自身及胎兒的健康風險便愈高。相信最令父母擔心的是胎兒的健康問題,尤其是遺傳疾病如唐氏綜合症。孕婦的年齡愈高,胎兒出現唐氏綜合症的機率便愈高(如:25歲孕婦的機率是少於0.1%,而45歲則是3.3% )(資料:National Down Syndrome Society)。唐氏綜合症是一種遺傳疾病,可惜現時並沒有效的治療方法,故此高齡懷孕是有一定的風險的。

何先生夫婦亦該知道,在早期懷孕期間可準確地診斷出胎兒是否患上唐氏綜合症,若胎兒真的有唐氏综合症,墮胎是一個考慮。但在道德倫理上,墮胎是否恰當呢?何先生夫婦是基督徒,若神真的賜予何太懷孕,相信他們可能會不作胎兒檢測,因為無論結果如何、孩子健康與否,即使不幸懷上唐氏綜合症的嬰孩,他們仍會用愛心去照顧。故此,何先生夫婦需要重點考慮的不該是高齡產婦懷孕的風險(因風險是一定有的)的問題,乃是若胎兒真的有缺陷,明知是不健全的孩子,他們是否有能力或願意承擔起養育他/她的問題。實際上,這也不單是愛心或信心的問題,他們夫婦二人現已四、五十歲,若生下唐氏綜合症的孩子,當夫婦倆踏入老年時,十多歲的孩子仍需要近身的照顧呀!他們夫婦能否長期承擔這沉重的責任?

話雖如此﹕在神豈有難成的事?何先生和太太三思該以順服的心安然交託給我們生命的主,服在神的主權之下。

「兒女是耶和華所賜的產業,腹中的胎兒是他的賞賜。」1273

李耀全博士
「醫、法、理、

2018Dec25.jpg

「醫、法、理、情」之 高齡懷孕的危險

一般而言,35歲或以上懷孕的女性便算是高齡孕婦,當孕婦的年齡愈大,對於自身及胎兒的健康風險便愈高,例如高齡孕婦在懷孕時較容易患上妊娠糖尿病及高血壓等,但最令父母擔心的相信是胎兒的健康問題,特別是遺傳疾病如唐氏綜合症。孕婦的年齡愈高,胎兒出現唐氏綜合症的機率便愈高,醫學數據顯示,25歲孕婦的機率是少於0.1%,35歲是0.3%,40歲是1%,而45歲則是3.3% (National Down Syndrome Society)。

唐氏綜合症是一種遺傳疾病,病因主要是人體細胞內第21號染色體出現三體現象,即比一般人多了一條染色體。患者會有輕度到中度的智力障礙,發育遲緩及面部特徵包括:頭扁、斜眼、扁鼻、口細和舌頭粗等。可惜現時並沒有效的治療方法,只可要透過教育及日常生活之料理來改善患者的生活質素。在發達國家生活的患者大約有50至60歲之間的預期壽命。

現今醫學已可以在早期懷孕期間準確地診斷出胎兒是否患上唐氏綜合症,好使父母能及早安排合適的處理方法,這包括人工流產。雖然醫學技術上有能力作出精確產前檢測,但在道德倫理上亦存在很大的爭議,墮胎是否恰當?廣泛推行此類產前檢測是否歧視唐氏綜合症之人士?其實他們亦有權利生存,甚至可以在社會上作出貢獻。若把討論進一步延伸到其他與遺傳有關之疾病,在胎兒時期的醫學檢測及相應人工流產措施,很可能踏上「優生學」之路,那麼人的生存權利將會落在一些掌權者手中!

上文個案中的何太,在44歲時計劃生小孩的憂慮,完全可以被理解。「催吉避凶」是人之常情,夫妻兩人確實需要明白相關的醫學數據來評估風險,可能要作出最壞的打算,能否共同坦然面對困難。筆者曾遇過不少夫妻,當決定要小孩子後,便是作出一生之承諾,他們沒有興趣作那些特別的胎兒檢測,因為無論結果如何、孩子健康與否,他們仍會不離不棄愛護小寶寶,即使不幸孩子患上頑疾如唐氏綜合症等,他們仍是無微不至地照顧所愛的孩子。照顧患病孩子必然非常艱辛,但他們的生活往往是傷痛而不苦,還能展現出莫大愛的感染力,喚醒人與人之間真摯的關愛情誼。這愛的源頭在那裡?我深信是出於愛我們的上帝!

「我們愛,因為上帝先愛我們。」約翰一書419

小驢
「醫、法、、情」

2018Dec_18_MED.jpg

「醫、法、理、情」之高齡懷孕的危險

在這個充滿競爭的社會,特別是香港,我們從小就要面對不同的挑戰和壓力。小時候,我們要尋遍不同的名校和名師,努力用功學習不同種類的知識和技能,務求十八般武藝樣樣皆能,期望畢業後能找到一份理想的職業,過著幸福無憂的生活。但是,當踏足社會後,我們發現競爭不但沒有減少,反而愈來愈激烈。想成功,一定要努力工作、爭取表現,希望藉此賺取老闆和上司的賞識。

可是,這一切並不是沒有代價的。經過多年的辛勤工作之後,如果順利的話,工作上可能會有一點的成就。不過,有些人特別是女性,可能因此而錯過或差點兒錯過結婚或生育的階段。案中的何太在超過40歲的時候找到摰愛,並有機會生兒育女,可算是比較幸福。

何太是一名律師,屬所謂「三師」,即醫師、律師和會計師之一,以上一個世紀標準,如能夠成為其中一員,可說是天之驕子。但時移世易,現時律師雖然沒有從前的光環,亦總算是一個不錯的職業。律師工作既繁重且充滿挑戰,要當一名好的律師,必須要比從前付出更多的努力。從何太能在四十出頭便成為合伙人,再加上她同時要照顧年紀老邁的父母,可以看出她是一個非常勤勞和一絲不苟的人。

除了排難解紛外,律師一個很重要的角色是協助當事人從不同的角度對問題作出理性的分析,並盡可能將可預見的風險減低。故此,筆者明白何太的憂慮,因為無論她作出任何的決定是否繼續嘗試懷孕,都有一定的風險和後果。高齡產婦所將會面對的困難,包括懷孕及生產的過程、甚至所生的孩子是否健康等等,並不是可以透過理性分析和風險評估可以解決的。

其實,人生有多少的抉擇是絕對沒有風險,並可以完全掌握在人的手裡的呢?回想起來,問題並不是結果的好與壞,因為甚麼是好,甚麼是壞都不是絕對的,反而是在抉擇的過程當中,我們有否經歷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和恩典呢?

「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 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腓立比書4﹕6-7〉

蔡培偉律師
「醫、、理、情」

2018Dec11.jpg

「醫、法、理、情」之高齡懷孕的危險

何生三年前再婚,與第二任太太是恩愛夫妻,可惜婚後仍膝下猶虛,沒有兒女。

現年52歲何先生,從事教育行業。早年和原配妻子和一對子女移民加拿大,太太不幸於七年前在多倫多遇上車禍而去世。子女現已大學畢業,各自成家,長居彼邦生活。四年前,何先生應一間著名中學之聘,回流香港當校長,並在教會的聚會上認識了第二任的妻子。

第二任的何太本身是執業律師,44歲,是家中幼女,因姊姊移民英國,故獨力照顧年紀老邁的父母。她自幼努力讀書,成績甚佳,大學畢業後任職律師。她為人工作勤奮,往往不眠不休也務求完成所任事項,達到至臻完美,所以甚得上司器重賞識,四十出頭,已成律師樓的合伙人。為了方便照顧兩老,她獨居於在父母家附近的住所;在教會亦有服事,尤其是兒童主日學方面,因為熱愛兒童,甚得很多人稱許。此外,她經常運動,以保持身體健康;也有相約舊同學外遊,或行街購物等。隨著父母親相繼離世,她漸漸感受到生命的孤單。

何生與她在教會認識,一起事奉,彼此瞭解更深之下情愫漸生,最後結為夫婦。兩人婚後都渴望生育,奈何過了三年,還沒有任何懷孕跡象。夫婦二人同心努力,在網上找資料,求助婦科醫生等,以求成孕。但何太心中明白,雖然信心自己身體健康,加上醫藥昌明,懷孕應無問題,但以44歲已屬高風險的「高齡產婦」。

她記得從前有一個80多歲的女鄰居,帶著患唐氏綜合症的女兒,這是這鄰居45歲那年生產的女兒,年近40歲仍像小女孩般需要照顧和幫助;再回想,在律師工作中接觸到一個老父親,籌備為他的唐氏綜合症兒子成立基金。「自己若成功懷孕了,當然皆大歡喜,但四十多歲的高齡懷孕,不正常的胎兒,如唐氏症等成數卻不少。」雖然醫生了解她的擔憂後說,現時可從妊娠中的母親血液裡驗出胎兒是否有唐氏綜合症,必要時可以終止懷孕,但何太撫心自問﹕若懷上了愛情的結晶品,得來不易,聖經也教導應當尊重生命,神的賜予,怎能墮胎殺兒呢?真的產下唐氏綜合症的子或女,自己照顧孩子一生,最多辛苦一世,但孩子的一生又如何?為甚麼把他帶到世上受苦?是否太自私?她又想﹕雖有醫生提議,可以人工受孕方式,檢查清楚受精卵是正常才植入子宮,但這亦不是全無失誤…。兩夫婦就這些問題反覆思想,愈想愈迷茫,最後決定是…。

或像隱而未現、不到期而落的胎、歸於無有如同未見光的嬰孩。〈約記316

半兵
、法、理、情」

2018Dec4

「醫、法、理、情」之 自由、自遊與自尤

人人都願享受自由自在的生活,阿倫也不例外。雖然他父母早已離異,身為富家子弟,大學畢業後找不到工作,卻選擇「無憂無慮」地過著風流放縱的生活,後果是成為癡肥的一族,更患上初期的糖尿病和高血壓症狀;更甚的是, 禍不單行,被醫生診斷染上甲型肝炎和愛滋病。阿倫對於染上愛滋病特感憤怒,因此以報復的心態想把愛滋病毒傳給他人,這樣的心態是錯上加錯!

其實,愛滋病在今日並非無藥可醫,若然發現得早時治療的效果愈好,生存的機會也愈高,有別於當年那般可怕,當然,大前題是必須盡快接受專科醫生的幫助。 從心理的角度來看,患上愛滋病的阿倫,情緒受打擊之下,萌生怨憤之心,誓要把愛滋病毒傳播開來報復,這是性格的異常,並非能夠一朝一夕可以解決的。阿倫負面的怒氣已構成憤世嫉俗、充滿仇恨的性格,故並非光是處理情緒那麼簡單;若他加上傷害別人之心,刻意將愛滋病毒傳給別人作報復,這更是社會不可接受的損人害己行為。

從問題的關鍵方面看,阿倫長時間誤用了他的自由,過著放蕩不羈的生活;更在社交網路上交友,隨意發展一夜情而患上愛滋病,責任何在?這是真正的自由嗎?真正的自由並非隨心所欲,乃是用自由作智慧的選擇,不求即時的性慾之滿足,乃求真正的喜樂,過著美好、滿足和有意義的人生。

在聖經中,使徒保羅特別鼓勵基督徒要珍惜他們從救主耶穌所得的自由:「基督釋放了我們,為了要使我們得自由。所以你們要站立得穩,不要再被(罪)奴役的軛控制。 …弟兄們,你們蒙召得了自由;只是不可把這自由當作放縱情慾的機會,總要憑著愛心互相服事。」〈加拉太書5﹕1, 13〉對基督徒來說,未得救的人往往身不由己,被人的罪性操控,成為罪的奴役而不能自拔。主耶穌「釋放」罪人,譲他們有真正的自由,不放縱私慾,把能量放在愛心的行為上。

「我是說,你們應當順著聖靈行事,這樣就一定不會去滿足肉體的私慾了。」加拉太書516

李耀全博士
「醫、法、理、

2018Nov27

「醫、法、理、情」之 自由、自遊與自尤

「不自由、毋寧死」(派曲克·亨利),即使我們沒有這豪情壯志,但相信沒有人會喜歡失去自由;現今各人更高舉各種自由,看似是人的基本權利,但自由與自私就不光是一字之差。

上文個案所提及的主角阿倫,因為濫用了富裕的家庭背景及誤解了自由的真諦,過著放蕩不羈的生活,最終感染了愛滋病,情緒大受打擊,萌生怨憤之心,誓要把愛滋病毒傳播開來報復!

自由的確很容易被誤解,是否隨心所欲地作自己喜歡的事情便是自由?今天互聯網大大打開方便之門,我們可以自由自在地瀏覽世界各地不同的網站,隨意發表自己的意見及生活點滴;在社交媒體更無拘無束地結識朋友甚至發展一夜情。但環顧今天,我們可以輕易放下手機、不接觸網絡一刻嗎?那麼我們是有用手機的自由或失去不用手機的自由?

筆者認為真正的自由不單是能夠不受外力限制壓迫的權利,同時還能有節制的個人選擇。不是有能力想做甚麼就做甚麼,而是有能力拒絕。如果不斷地以自我為中心,濫用自由來滿足自己的私慾,只會做出更多自私的行為;若然遇到困境,也很容易便把所有問題及錯誤歸咎於別人;更甚者會產生仇恨怨憤之心,傷害身邊的人甚至社會大眾,個案中的阿倫便是這類不正常心態之表表者。

中國經典裡自由主義的理想形象可算是孟子所提出的﹕大丈夫為「貧賤不能移,富貴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要達到這境界當然不易,我們除了要有無比堅毅的意志,更要把自由的對象從自身利益轉向別人及社會大眾,這才會給予我們更大的空間及推動力作出合適的自由選擇。以阿倫為例,他有富裕的家庭背景,若他不只是定睛於自己的慾望,而願意關心身邊的家人、朋友及社會之需要,他便會有更大的自由來選擇恰當的生活模式,不至於身心受到如此大的創傷。

基督教信仰所論述的自由觀是蘊含著救贖之重要元素,藉著基督耶穌在十字架上的犧牲來拯救我們脫離自我中心及罪的捆綁,使我們重獲真正的自由,能以愛相待。

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處。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無論何人,不要求自己的益處,乃要求別人的益處。」〈哥林多前書1023-24

小驢
「醫、法、、情」

2018Nov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