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法、理、情」之 女兒病情的私隱權

根據香港的法律,成年人是指年滿18歲的人,換言之,未滿18歲的就是未成年人。未成年人通常會有父母作為其監護人,行使父母權利及權能以保障他們的權益。在普通法內已羅列了不同種類的父母權利及權能,當中包括同意讓子女接受醫療的權利。一般來說,父母是有權知悉及獲取未成年子女的醫療健康記錄,並對其子女進行醫療程序給予同意。

不過,近年來社會對個人私隱保障漸漸重視,不少年輕人開始爭取自己的權益,再加上他們已步入青春期時,身體及生理上經歷不少的改變,並對性産生好奇,故此,他們不願意向父母透露自己的事情。

談到性,特別是在中國人的社會,是一個禁忌,很少人會願意公開地談論,在家中父母也忌諱與子女討論有關性的話題。隨著網絡的發達,年青人更容易接觸到不少的色情網站和交友程式,要知曉有關對性的知識,年輕人很自然會從社交媒體中得知。相信讀者對年輕人進行裸聊及援交等事例並不陌生。

阿美的案件,相信她不願意將自己個人的病情及醫療紀錄,包括其查詢關於避孕和性病傳染的問題向父母透露,原因可能是認為個人已有足夠的成熟程度來處理自己的事情;另外,她或許害怕父母當知悉事件後向她多囉嗦。雖然這樣,阿美總算正確地選擇了向專業的醫生尋求協助,而不是其他非正式的渠道。

至於未成年人是否可在父母不在場的情況下給予同意接受醫療的權利,甚或拒絕向父母披露其醫療紀錄?根據英國古拉克一案的驗證準則(Gillick competence),這要視乎該未成年人的成熟和理解程度,並是否有能力就其決定的好處和壞處作出合理的評估。

無論如何,陳醫生和何醫生的決定是正確的,好讓阿美和她的媽媽平心靜氣地坐下來好好傾談,相信坦誠溝通總比隱瞞猜疑好。

從前你們是暗昧的,但如今在主面是光明的,行事為人就當像光明的子女。 光明所結的果子就是一切良善、公義、誠實。」〈以弗所書58-9

蔡培偉律師
「醫、、理、情」

20190Feb_19_MED

「醫、法、理、情」之 女兒病情的私隱權

阿美是一個美麗的女孩子,今年十四歲半,身體發育良好,長得高大,外表倒像亭亭玉立的十七歲美少女。她與父母一家住在屋村,在附近的中學讀中三,雖然在校成績平平,但她卻是風頭甚勁,更有中三校花之稱。

最近半年來,阿美媽媽發現女兒開始喜歡打扮,而且晚上外出次數漸增;偶而穿戴新潮的衣服,當媽媽問起時,回說是同學姊姊贈送的;同時,她向媽媽討的零用錢也多了幾倍,買回的都是化貴價的妝品、護膚品等。有一天,阿美媽媽回家時經過商場,遠遠看見阿美從陳醫生診所走出來。只是,當回家問阿美時,她卻否認有其事。媽媽懷著半信半疑的心態,去了一趟陳醫生的診所,找陳醫生問個清楚。

陳醫生是位中年的女醫生,也是阿美一家長期和信任的家庭醫生,家中各成員常常找她看病或傾訴。原來從小已認識陳醫生的阿美,最近頻頻來診所,向陳醫生請教關於避孕和性病傳染的問題,也曾取過口服的避孕藥和事後丸等,而且每次都哀求陳醫生不可讓她的父母知道。

面對阿美媽媽這次的詢問,陳醫生回答說事關病人私隱,不能將病情詳細回答。即使阿美媽媽再三要求,並說自己只是關心女兒的福祉,並不是多事要管她,仍然不得要領,陳醫生依然閉口不願透露阿美的病情。說著說著,阿美媽媽大發脾氣,怒說阿美還未成年,父母有權要求看她的病歷;而且全家長期光顧和信任醫生,阿美的診金也是媽媽給的,為甚麼陳醫生如此不合作?甚至威脅說,要告上消費者委員會和醫學委員會等。

陳醫生一時間處於兩難之間,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支吾以對,回說另日再向作解釋。其實,陳醫生最怕惹官非,與政府機關的書信來往費時又增加心理負擔。她思想良久之後,決定請教區內的老前輩何醫生。這何醫生也覺得事態不簡單,若不幫助阿美,她可能會懷孕、染病;而且她又是未成年少女,或會涉及刑事案,但病人應該有私隱權,可選擇不向任何人透露自己的病情。不過,何醫生也明白阿美媽媽是出於對女兒的關心和保護之心情,要求是非常懇切。

兩位醫生商量之後,決定由陳醫生親自約阿美媽媽傾談,首先是讓作媽媽的知道,最好的出路是母女倆坐下來平心靜氣談一談,彼此瞭解;也讓作女兒的,明白母親是出於關心和愛護之心,不是多管閑事;之後的事,再作計劃。

「你要聽從生你的父親;你母親老了,也不可藐視她。」箴言23:22

半兵
、法、理、情」

20190Feb_12

「醫、法、理、情」不重生男重生女

一般中國人傳統是重男輕女,故不少夫妻視「追仔」為人生大事,但張先生夫婦卻因已育兩個兒子,期待第三胎是女孩。當生下第三胎仍是男孩極感失望之餘,更考慮到外國醫院尋求質高而嶄新的生殖科技…,自由選擇性別,再懷孕成胎。

不容忽視的是,這生殖科技存有不少倫理道德的考慮,例如上期所指﹕「…生殖科技通常都多準備幾個卵子受精,才篩選抽取接受。受精後如證實是女胎當然好,但受精後多出來的後備女胎,又如何處置?難道找代母生出來嗎?能生多少?又多幾個孩子?或把自己骨肉人道地,或不人道地毀滅?…如果懷孕中途出事,豈非前功盡廢嗎?…現時法律是禁止以社會或其他理由,利用生殖科技程序進行性別選擇,除非是避免誕下患有法例所指明的伴性遺傳疾病(sex-linked genetic disease)的孩子除外。」故此,張先生太太在「追女」的心願之中,要重點考慮法律及相關倫理的問題。其實,在生殖科技愈來愈「得心應手」的情況下,人可能操控的東西愈加增多,當中的相關的倫理考慮也愈益複雜,故需要從多方面去作考慮。

從聖經的角度來看,所羅門曾說:「兒女是耶和華所賜的產業;所懷的胎是他所給的賞賜。少年時所生的兒女好像勇士手中的箭。」〈詩篇127﹕3-4〉「兒女」(children) 包括「兒」和「女」,但在昔日以男權作主導的社會,連家系家譜也都是以男性為主。故此以上的經文特別用青春得子而能作勇士成為家庭興旺蒙福的象徵,則也是以男性為主。話雖如此,這並不是重男輕女的理據,相反經文强調「兒女」無論是男或女都是「耶和華所賜的產業」,只是男與女在家庭的角色各有不同,男兒可以當兵作戰,女兒也擔任家務重要的角色。聖經也論「有才德的婦人」〈箴言31﹕10-31〉是非常難得的!

事實上,男兒或女兒在家庭或社會的角色與地位不斷地改變,尤其是女性的地位不斷提升,甚至比男性的更有優勢。但社會的風氣與趨勢並不該改變「人」男或女基本共同的價值。中國人認為家庭有「女」有「子」便是「好」!張先生太太的想法是能理解的,不過生兒生女都是神的「主權」,人不能强求,更不能用科技自我操控。

 「你們因著信,在基督耶穌裡都作了 神的兒子。你們所有受洗歸入基督的人,都是披戴基督的,並不分猶太人或希臘人,作奴僕的或自由人,男的或女的,因為你們在基督耶穌裡都成為一體了。」〈加拉太書326-28

李耀全博士
「醫、法、理、

2019jan_22_med

「醫、法、理、情」之 不重生男重生女

在高舉自由、民主的普世價值觀念下,人們渴望在生活各方面都有選擇的權利是可以被理解;對於生兒育女這人生大事,當然希望能盡一切努力來選擇自己喜歡的,例如嬰兒何時出生、自然或剖腹分娩、生男或生女,甚至不久將來能以基因改造來孕育出具有某些特質的嬰兒。現今科技的發展能讓我們有更多機會選擇,甚至朝向人類嘗試掌控大自然這方向;而權力及金錢能給予一些人有更大的選擇權,但值得我們深思的卻是這任意選擇背後的道德問題。

上文所提及個案中的張先生和太太因著已有三位兒子及鍾情於女孩子,非常渴望生一位女兒,所以考慮用各種方式甚至新生殖科技的幫助來達成這願望,但值得我們深思的卻是這任意選擇背後的道德問題。首先,任意選擇生男或生女是否有違男女平等這大原則?男與女在生理及心理上各有優異之處,在家庭及社會上存在著和諧之互補各色,各有所長,理應受到平等對待。畢竟在現實生活中,父母難免會對子女有著不同程度的偏愛及情感交流,有些父母把這差異暗藏心底、有些則表露無遺,這可能會對子女在成長中造成或多或少的心靈影響,令他們的自我形象及人際關係受創,嚴重者需要透過長時間心理治療來改善。

若子女因著性別之差異而有不同的出生甚至生存權利,那就觸及更大的道德問題!歸根究底,性別之出生權利應否由父母決定仍是有待商榷,任意選擇男或女有沒有破壞生育之自然定律?若社會普遍充斥著這種性別任意選擇的價值觀,當一個因著性別而不被重視的孩子出生後,他/她的性命可能不保,或一生在社會上都成為弱勢族群。再者,如果社會上沒有道德的規範及法律的監管,若當權者能操控著這選擇生男或生女的權力,問題會更嚴重。

隨著社會經濟及科技發展,人民生活富裕起來,物質的渴求愈來愈大,希望能操控一切,這更能彰顯出人性貪婪及自大的一面。在忙碌的生活中及面對五花八門的選擇下,我們真的需要停一停,思想一下誰在掌管生命的真正主權!

你的救贖主,就是那在母胎中就造了你的耶和華這樣說:我耶和華是創造萬物的,我是獨自展開諸天,鋪張大地的。」以賽亞書4424

小驢
「醫、法、、情」

2019jan_15_med

「醫、法、理、情」之 不重生男重生女

「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以及「養兒防老」等都是中國人傳統重男輕女的觀念。還記得在改革開放的初期,中國曾推行強制計劃生育政策,規定城市居民只可以生一名子女,在這個政策之下,有部分人為了生男孩,不惜選擇墮胎或虐殺女嬰,這亦造成不少社會問題,包括男女比例失衡的情況。經過三十多年後,人大常委會終於在2015年12月宣佈推行二孩政策,相信不久的將來,強制計劃生育政策將會被取消。

今時今日的香港,男女平等的觀念逐漸取代重男輕女的觀念,女性的地位現時出現了微妙的改變,無論在學識、身份、賺錢能力等方面,女性特別是年輕一族比男性不遑多讓,有時候甚至更勝一籌。除此之外,相比男性,女性比較細心、體貼和善解人意,特別是當父母有需要或年老的時候,女兒傾向比較懂得噓寒問暖,並能夠迅速地提供適切的照料。

曾聽說過以下的情況,香港的樓價現時已遠遠超出一般年輕上班族所能負擔的能力,為了鼓勵兒子能早日能成家立室,有兒子的父母不惜動用他們多年的積蓄來幫助兒子置業,相比之下,有女兒的父母並沒有幫助女兒置業的壓力。另外,雖然俗語說﹕「女兒嫁出去就像潑出去的水」,但有趣的是,當兒女結婚後,很多時候出現的另一種現象是﹕有女兒的一方會多了一個兒子(女婿),有兒子的一方卻少了一個兒子。

當然以上說法並非絕對,但或多或少反映出現時一些父母包括個案中張先生及太太偏女兒的心態,因他們三名的孩子都是兒子,故希望透過生殖科技確保下一個所生的孩子是一名女兒。

但是,正如之前就「人工受孕」一文中提到,人類生殖科技牽涉不少法律及道德的議題,例如選擇子女性别一事,現時法律是禁止以社會或其他理由,利用生殖科技程序進行性別選擇,除非是避免誕下患有法例所指明的伴性遺傳疾病(sex-linked genetic disease)的孩子除外。另一個爭議的議題是如何處理多出來的胚胎,基本上,在夫婦的同意下,雖然可將儲存的配子或胚胎捐出,以作研究、治療其他不育夫婦或捐作品質控制或培訓之用,但當仍有不少的道德倫理的問題需要考慮。

筆者認為張生張太要考慮的並不是生男生女,而是為何要生兒育女。其實,子女並不是父母的附屬品,他們生存的目的並不是為了滿足父母的需求;相反地,子女是神所賜的祝福,他們是屬於神的,父母只是管家而已!

兒女是耶和華所賜的產業;所懷的胎是他所給的賞賜。少年時所生的兒女好像勇士手中的箭。詩篇1273-4

蔡培偉律師
「醫、、理、情」

2019jan_8

「醫、法、理、情」之不重生男重生女

張先生和張太太結婚十年,育有三個分別八歲、五歲和兩歲的兒子。三個兒子十分可愛,但兒子有時也會頑皮,倔強的脾氣難以管教。平時,這三個兒子比較喜歡親近父親,父子們一同踢足球、玩電競。相反張太太自己則生於「女兒之家」,四姐妹當中排行第二,姊妹們感情很好,相處時無所不談,經常一起分享女兒家的玩意。

事實上,張太太生了頭兩個兒子之後,期望第三胎是個女兒,想像與這女兒親密相處,談談女兒家心思;喜歡她對自己撒撒驕;甚至美美精心把她打扮一番,…。對於男孩子一天到晚只顧玩火車玩具、打球、好戰鬥勇,只穿T恤、牛仔褲、波鞋…生活實在太單調、太沉悶了。女人家,始終是比較細心,體貼的,如在照顧年老父母方面,往往比兒子出色;兒子雖可以被教養得孝順,但「好仔不如好新抱」,好媳婦更是難求,所以內心始終希望有個女兒陪伴如朋友,也防老。張先生雖然未能完全領受妻子的關注,但也略有認同感,心中盼望第三胎是個女兒。

但是,當第三胎仍是男孩時,兩夫婦就難免失望了,特別是張太。孩子出生不久,張先生因為事業有成,經濟充裕了,故一家搬到較大的居住環境,也聘請用人照顧家庭需要,起居飲食。在家比較休閒的張太太很快又想起心願,立心再追一女兒。於是遍尋城中名醫,希望能有「秘方」,一索得女。可惜城中名醫,沒有人敢在懷孕之前,保證所懷的胎兒性別。如果或萬一,又懷上一個頑皮仔,怎辦?

此際,張太在報章上看到有些國家,如印度、中國等,有些醫院能以高新生殖科技,讓精子和卵子結合後,選擇了性別,才放進子宮,懷孕成胎。但她不太想去印度或中國做手術,而在香港又沒有醫生肯做。錢不是問題,或可考慮去美國…。

再想下去,生殖科技通常都多準備幾個卵子受精,才篩選抽取接受。受精後如證實是女胎當然好,但受精後多出來的後備女胎,又如何處置?難道找代母生出來嗎?能生多少?又多幾個孩子?或把自己骨肉人道地,或不人道地毀滅?就算只有一個女胎,有把握一定瓜熟蒂落,成功生產,又一無所缺嗎?如果懷孕中途出事,豈非前功盡廢嗎?

講來容易簡單,實行起來才知困難複雜。反覆思想之下,她迷惘了…。

「但你是叫我出母腹的,我在母懷裡,你就使我有倚靠的心。」〈詩篇 22﹕9〉

半兵
、法、理、情」

2019jan_1_med

「醫、法、理、情」之高齡懷孕的危險

現年52歲的何先生與44歲第二任的太太結婚三年(第一任太太數年前不幸車禍身亡),恩愛相處,並期望生育,但自然要面對高齡產婦懷孕的危險!何先生夫婦二人首先在網上找有關資料,再而求助婦科醫生等,以求成功懷孕。作為專業的人士,何先生和太太掌握了各樣的知識,但卻逃避不了「高齡產婦」的憂慮。

從醫學的角度來看,上期我們已指出,35歲或以上懷孕的女性便算是高齡孕婦,當孕婦的年齡愈大,對於自身及胎兒的健康風險便愈高。相信最令父母擔心的是胎兒的健康問題,尤其是遺傳疾病如唐氏綜合症。孕婦的年齡愈高,胎兒出現唐氏綜合症的機率便愈高(如:25歲孕婦的機率是少於0.1%,而45歲則是3.3% )(資料:National Down Syndrome Society)。唐氏綜合症是一種遺傳疾病,可惜現時並沒有效的治療方法,故此高齡懷孕是有一定的風險的。

何先生夫婦亦該知道,在早期懷孕期間可準確地診斷出胎兒是否患上唐氏綜合症,若胎兒真的有唐氏综合症,墮胎是一個考慮。但在道德倫理上,墮胎是否恰當呢?何先生夫婦是基督徒,若神真的賜予何太懷孕,相信他們可能會不作胎兒檢測,因為無論結果如何、孩子健康與否,即使不幸懷上唐氏綜合症的嬰孩,他們仍會用愛心去照顧。故此,何先生夫婦需要重點考慮的不該是高齡產婦懷孕的風險(因風險是一定有的)的問題,乃是若胎兒真的有缺陷,明知是不健全的孩子,他們是否有能力或願意承擔起養育他/她的問題。實際上,這也不單是愛心或信心的問題,他們夫婦二人現已四、五十歲,若生下唐氏綜合症的孩子,當夫婦倆踏入老年時,十多歲的孩子仍需要近身的照顧呀!他們夫婦能否長期承擔這沉重的責任?

話雖如此﹕在神豈有難成的事?何先生和太太三思該以順服的心安然交託給我們生命的主,服在神的主權之下。

「兒女是耶和華所賜的產業,腹中的胎兒是他的賞賜。」1273

李耀全博士
「醫、法、理、

2018Dec25.jpg

「醫、法、理、情」之 高齡懷孕的危險

一般而言,35歲或以上懷孕的女性便算是高齡孕婦,當孕婦的年齡愈大,對於自身及胎兒的健康風險便愈高,例如高齡孕婦在懷孕時較容易患上妊娠糖尿病及高血壓等,但最令父母擔心的相信是胎兒的健康問題,特別是遺傳疾病如唐氏綜合症。孕婦的年齡愈高,胎兒出現唐氏綜合症的機率便愈高,醫學數據顯示,25歲孕婦的機率是少於0.1%,35歲是0.3%,40歲是1%,而45歲則是3.3% (National Down Syndrome Society)。

唐氏綜合症是一種遺傳疾病,病因主要是人體細胞內第21號染色體出現三體現象,即比一般人多了一條染色體。患者會有輕度到中度的智力障礙,發育遲緩及面部特徵包括:頭扁、斜眼、扁鼻、口細和舌頭粗等。可惜現時並沒有效的治療方法,只可要透過教育及日常生活之料理來改善患者的生活質素。在發達國家生活的患者大約有50至60歲之間的預期壽命。

現今醫學已可以在早期懷孕期間準確地診斷出胎兒是否患上唐氏綜合症,好使父母能及早安排合適的處理方法,這包括人工流產。雖然醫學技術上有能力作出精確產前檢測,但在道德倫理上亦存在很大的爭議,墮胎是否恰當?廣泛推行此類產前檢測是否歧視唐氏綜合症之人士?其實他們亦有權利生存,甚至可以在社會上作出貢獻。若把討論進一步延伸到其他與遺傳有關之疾病,在胎兒時期的醫學檢測及相應人工流產措施,很可能踏上「優生學」之路,那麼人的生存權利將會落在一些掌權者手中!

上文個案中的何太,在44歲時計劃生小孩的憂慮,完全可以被理解。「催吉避凶」是人之常情,夫妻兩人確實需要明白相關的醫學數據來評估風險,可能要作出最壞的打算,能否共同坦然面對困難。筆者曾遇過不少夫妻,當決定要小孩子後,便是作出一生之承諾,他們沒有興趣作那些特別的胎兒檢測,因為無論結果如何、孩子健康與否,他們仍會不離不棄愛護小寶寶,即使不幸孩子患上頑疾如唐氏綜合症等,他們仍是無微不至地照顧所愛的孩子。照顧患病孩子必然非常艱辛,但他們的生活往往是傷痛而不苦,還能展現出莫大愛的感染力,喚醒人與人之間真摯的關愛情誼。這愛的源頭在那裡?我深信是出於愛我們的上帝!

「我們愛,因為上帝先愛我們。」約翰一書419

小驢
「醫、法、、情」

2018Dec_18_MED.jpg

「醫、法、理、情」之高齡懷孕的危險

在這個充滿競爭的社會,特別是香港,我們從小就要面對不同的挑戰和壓力。小時候,我們要尋遍不同的名校和名師,努力用功學習不同種類的知識和技能,務求十八般武藝樣樣皆能,期望畢業後能找到一份理想的職業,過著幸福無憂的生活。但是,當踏足社會後,我們發現競爭不但沒有減少,反而愈來愈激烈。想成功,一定要努力工作、爭取表現,希望藉此賺取老闆和上司的賞識。

可是,這一切並不是沒有代價的。經過多年的辛勤工作之後,如果順利的話,工作上可能會有一點的成就。不過,有些人特別是女性,可能因此而錯過或差點兒錯過結婚或生育的階段。案中的何太在超過40歲的時候找到摰愛,並有機會生兒育女,可算是比較幸福。

何太是一名律師,屬所謂「三師」,即醫師、律師和會計師之一,以上一個世紀標準,如能夠成為其中一員,可說是天之驕子。但時移世易,現時律師雖然沒有從前的光環,亦總算是一個不錯的職業。律師工作既繁重且充滿挑戰,要當一名好的律師,必須要比從前付出更多的努力。從何太能在四十出頭便成為合伙人,再加上她同時要照顧年紀老邁的父母,可以看出她是一個非常勤勞和一絲不苟的人。

除了排難解紛外,律師一個很重要的角色是協助當事人從不同的角度對問題作出理性的分析,並盡可能將可預見的風險減低。故此,筆者明白何太的憂慮,因為無論她作出任何的決定是否繼續嘗試懷孕,都有一定的風險和後果。高齡產婦所將會面對的困難,包括懷孕及生產的過程、甚至所生的孩子是否健康等等,並不是可以透過理性分析和風險評估可以解決的。

其實,人生有多少的抉擇是絕對沒有風險,並可以完全掌握在人的手裡的呢?回想起來,問題並不是結果的好與壞,因為甚麼是好,甚麼是壞都不是絕對的,反而是在抉擇的過程當中,我們有否經歷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和恩典呢?

「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 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腓立比書4﹕6-7〉

蔡培偉律師
「醫、、理、情」

2018Dec11.jpg

「醫、法、理、情」之高齡懷孕的危險

何生三年前再婚,與第二任太太是恩愛夫妻,可惜婚後仍膝下猶虛,沒有兒女。

現年52歲何先生,從事教育行業。早年和原配妻子和一對子女移民加拿大,太太不幸於七年前在多倫多遇上車禍而去世。子女現已大學畢業,各自成家,長居彼邦生活。四年前,何先生應一間著名中學之聘,回流香港當校長,並在教會的聚會上認識了第二任的妻子。

第二任的何太本身是執業律師,44歲,是家中幼女,因姊姊移民英國,故獨力照顧年紀老邁的父母。她自幼努力讀書,成績甚佳,大學畢業後任職律師。她為人工作勤奮,往往不眠不休也務求完成所任事項,達到至臻完美,所以甚得上司器重賞識,四十出頭,已成律師樓的合伙人。為了方便照顧兩老,她獨居於在父母家附近的住所;在教會亦有服事,尤其是兒童主日學方面,因為熱愛兒童,甚得很多人稱許。此外,她經常運動,以保持身體健康;也有相約舊同學外遊,或行街購物等。隨著父母親相繼離世,她漸漸感受到生命的孤單。

何生與她在教會認識,一起事奉,彼此瞭解更深之下情愫漸生,最後結為夫婦。兩人婚後都渴望生育,奈何過了三年,還沒有任何懷孕跡象。夫婦二人同心努力,在網上找資料,求助婦科醫生等,以求成孕。但何太心中明白,雖然信心自己身體健康,加上醫藥昌明,懷孕應無問題,但以44歲已屬高風險的「高齡產婦」。

她記得從前有一個80多歲的女鄰居,帶著患唐氏綜合症的女兒,這是這鄰居45歲那年生產的女兒,年近40歲仍像小女孩般需要照顧和幫助;再回想,在律師工作中接觸到一個老父親,籌備為他的唐氏綜合症兒子成立基金。「自己若成功懷孕了,當然皆大歡喜,但四十多歲的高齡懷孕,不正常的胎兒,如唐氏症等成數卻不少。」雖然醫生了解她的擔憂後說,現時可從妊娠中的母親血液裡驗出胎兒是否有唐氏綜合症,必要時可以終止懷孕,但何太撫心自問﹕若懷上了愛情的結晶品,得來不易,聖經也教導應當尊重生命,神的賜予,怎能墮胎殺兒呢?真的產下唐氏綜合症的子或女,自己照顧孩子一生,最多辛苦一世,但孩子的一生又如何?為甚麼把他帶到世上受苦?是否太自私?她又想﹕雖有醫生提議,可以人工受孕方式,檢查清楚受精卵是正常才植入子宮,但這亦不是全無失誤…。兩夫婦就這些問題反覆思想,愈想愈迷茫,最後決定是…。

或像隱而未現、不到期而落的胎、歸於無有如同未見光的嬰孩。〈約記316

半兵
、法、理、情」

2018Dec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