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性」專欄 之 性與婚姻之重要性

在婚姻生活,「性」是兩性的一種溝通方式。那麼,如果夫妻之間沒有性行為,是否代表他們沒有溝通呢?那又未必,但若是夫婦之間缺少了性生活,就代表他們之間的溝通是缺乏,遺漏了一個重要的部分。

夫妻之間在房事上彼此坦蕩蕩,不單是身體,其實更包含感情、自我的真相,坦然暴露了自己最私隱的部分,是一件多麼不容易的事!夫妻之间的性行為更代表把一個人最脆弱的部分呈現出來。所以,這件事需要許多的支持和鼓勵,以致夫婦之間感情和信任能夠持續成長,及至發展出真正享受這種溝通的方式。可是,中國傳統的社會對性這個题目都會避而不談,甚至在婚姻輔導的工作上也有所忽視。

事實上,婚前輔導是一個最好亦是最有效的切入點,可以從中去了解一個人在性的概念、成長經歷上或是生理上有沒有困難或障礙,這了解及溝通有助夫婦除去對性的恐懼,不是單單受荷爾蒙的影響,而驅使進行性行為。其實,「性」是一切生物的延續途徑,甚至可以說,如果沒有性,就沒有現今的我們。但是,健康的、可以發展的性,卻不是自然而來,一些禁忌及害怕的原因,都會令到性被壓制及阻礙它的發展。

在一些個案中,夫婦經常有衝突,如果詳細去查問,極大部分都隱藏著性生活不協調的主因。不過,究竟是性生活出了問題構成他們的衝突,還是由衝突構成他們的性生活失衡呢?這些循環是系統的互為因素,不容易分辨,但若從溝通入手,兩者都可以改善的。

「性」也有一個比較寬闊的觀念,所牽涉的不單是性交,還包含許多互動性的交流或溝通,例如在某些社交場合常見的打情駡俏,風騷賣弄等,都甚富「情性」的色彩。所以廣義來說,这些都是性的表現,是社交場合裡交際的一種潤滑劑,也具創意,趣味濃厚,我們可以以感觀去感受之,雖是抽象但卻實在地存在。然而,很多人在夫妻生活中,這些「情性」的色彩有時卻剛好逆向出現,兩人之間風騷或性趣都欠奉,性關係已變成是「黑板正經」的例行公事,真令人無奈和不解啊!

有見及至,隨後的專欄文章將會先從「情性」的色彩出發,主力探討「性趣」,希望可以為夫婦們解構許多性生活不協調的問題!

黃葉仲萍博士(Susanna Wong)
宏恩基督教學院心理學系副系主任
資深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20190Apirl_16_情性

「情、性」專欄 之 情與性之探討 (序言)

「情」是一個深受歡迎的字,但「性」卻是相當敏感,甚或避而不談,尤是在亞洲人世界,而在基督教界更甚!不過,「情」與「性」卻有著緊密的聯繫,這重要的題目一直令大部分人包括信教的人深受困擾和影響!

筆者夫婦最近在美加教會活動中,主講了兩堂有關「婚姻與性愛」的專題,出席人數出乎意料的多;而且在男士、女士各自分組討論的時候,男女兩組的問答很多都與「性」有關。故此,回港後,再深入探討,覺得「情與性」(這裡指「愛情與性慾」為主)之有關題目理應認真地討論,並輔以客觀、學術及醫學性之態度去作系列式的剖析和探討。幸而得到數位專業人士俯允相助,才有推出這個專欄與讀者分享的最後決定。

我們計劃從「情與慾」、「性與愛」、「性與婚姻」、「性與健康」等不同層面展開討論,希望能帶給讀者一個較全面的健康性知識,同時亦可解答一些與性有關的疑惑或失調問題,期望能夠幫助一些夫婦邁向較美好的婚姻與性的生活。

無可否認,專欄所有作者皆為基督徒,對「性」這題目會有些宗教主觀的背景思想,或對一些有政治敏感的爭議性問題未能作答或有偏重。若不可避免地令部分讀者有困惑的話,請多多原諒。

其實,基督教愈來愈對「性」這項目重視起來,在西方教會尤甚。說實話,聖經中有一卷書﹕「雅歌」,已經被當代的神學家普遍認定是描述愛情親密關係的詩歌,而非歷代以來單單把它象徵化(有稱為「靈意化」),當是上帝與教會的關係;而細看此書,感覺有些章節似在描繪性關係。因此,性是上帝賜予人類的,而凡是上帝作所做的理應美好。不過,好的東西是可以被污染、誤用、破壞的,故此性慾是一種權利,也是義務(責任)的,值得深入討論思想。當然,情慾甜蜜關係可以令信徒想像到神與人、人與人、男與女的不同程度的關係而加以發揮。

麥基恩醫生
資深精神專科醫生

20190Apirl_9_情性

「醫、法、理、情」之 安能辨我是雄雌?

A君出生時是男性,卻千方百計透過變性手術及口服女性荷爾蒙改變成為女生。反過來B君出生時是女性卻又千方百計進行外科手術切除乳房、卵巢及子宮等,又加上男性的特徵,要作男生。巧妙的是A君遇上B君,不但一拍則合,更是深感相逢恨晚!他/她們現向政府申請合法結婚。到底我們該怎樣看待這事呢?

現時「易性」的意願往往從人權的角度入手,再加上現代醫學手術與男女性荷爾蒙及藥物的運用所帶來易性的功能與可能,已成為今日社會爭議性的議題,眾說紛紜。世界不少的國家都正在努力地立例確定其官方性別認同的立場。有西方較為開放的國家在孩子出生時,除了「男」(M) 和「女」(F) 的性別認同之外,亦有「X」性之選擇,即非男非女的性別認同。成人易性手術後成為易性人士(Trans) ,有權選擇自己的性別認同。現時在加拿大不少的地方之公廁,已有標誌公開指定易性人士Trans可以按其選擇的性別認同自由使用。昔日一些不男不女,似男非男,似女非女,和易性的人士被社會視為怪人而不被接納,如今社會已視這種態度為歧視,認為我們都要尊重每個人自己認同的選擇與性取向,甚至有傳统性別概念的人有受反歧視之苦!

上期我們已指出,根據美國精神科醫學會《精神紊亂診斷及統計手冊》第五版 (DSMV),基本上“sex”是指人的生理性別,包括基因及生殖器官等;而“gender”是指人因心理因素的影響而形成的性別,包括性別認同及性取向。前者指與生俱來的性別,而後者指當事人自己的性別認同。今日不少專業的心理治療師都要「尊重」案主的個人權利與意願,處理性別認同的個案。

其實本個案的問題之根源出自辨別雄雌所用的原則與基礎。按現時一般社會對「易性」的開放和接納,政治正確的處理是只須考慮A和B君是否具備當地政府合法結婚的條件。「安能辨我是雄雌?」這問題,政府其實早已在容許「易性」確定。

話雖如此,基督徒雄雌之分的立場出自聖經的教導:於是,神照自己的形象造人;就是照著神的形象造了他;他所創造的有男有女。」〈創世記1﹕27〉故此,我們至终的看法在乎我們判斷所用的基礎。

李耀全博士
「醫、法、理、

20190Apirl_2_MED_s

「醫、法、理、情」之 安能辨我是雄雌?

古時花木蘭是環境所迫,為了國家人民的福祉不惜鋌而走險男扮女裝代父從軍。但到今天後現代主義年代,人們高舉的卻是自由自主及滿足自我需求的意識,男女性別轉換的核心價值便與昔日截然不同。前文個案中所提及「跨性別」和「變性人婚姻」是當下社會上熾熱的議題,可會引發社會撕裂性的爭辯;但同時亦是一個契機讓我們在靈性中覺醒,重新體會上帝創造的偉大及永生的盼望,從中學習忍耐和包容。

在現今科學昌明,經濟掛帥的時代,人人都要贏在起跑線,每一個問題都要不惜一切盡快找到解決方案,否則便認定是失敗者。相反地我們很少操練忍耐以致接受的功課,當我們遇上不如意事時,總會想盡辦法改變環境來令自己好過一點。心理學幫助我們認識自己,詮釋問題、勇於改變、發揮潛能,目的往往是要解決困難及令自己感受好一些;當中可能缺少了靈性之向度,這正是關乎上帝的創造與救贖。

對於自小就對自身性別大受困擾的易性者,長期受著身心痛苦,去改變不認同的性別來消除痛苦及期盼美滿婚姻可算是人的本性需求,可以被理解;但深信在靈性層面仍有很大的空間可以去思考探索、操練忍耐及接納自己的特質。我很欣賞身邊有很多朋友為著更高的情操理想,不論是身體的頑疾、難相處的配偶、或艱辛的工作等等,甘願永不放棄,一生長期忍受困苦,見證對創造主全然順服及聖靈時刻的看顧保守。

作為基督徒,我們很容易隨意高舉一些聖經章節來批判社會上大小事情,這可能會掉進「唯我獨尊」的自我滿足之陷阱,教條式之辯論在多元化的社會未必太合適。而包容是尋求真理的重要元素,包容不是懦弱退讓,亦不是單單盲目遵守法律、受制於普世高舉人權與自由的價值觀下所產生出來的無奈表現,其背後有著莫大的愛所推動。為著基督在十字架上捨己愛人的緣故,我們可以從激烈爭辯的戰線中勇敢地退後一步,多留一些空間讓聖靈轉化我們的心靈,默想上帝偉大完美的創造、十架上救恩的大愛,永恆生命之盼望,這足以令我們能與身邊受造物相愛共融。上帝所要作的工,有祂的美意和時序,我們無法參透。

屬靈的人能看透萬事,卻沒有一人能看透了他。」〈哥林多前書215

小驢
「醫、法、、情」

2019Mar_26_MEDr

「醫、法、理、情」之 安能辨我是雄雌?

2017年6月,性別承認跨部門工作小組發表關於性別承認的諮詢文件,當中包括是否應在香港設立性別承認制度,並向公眾徵詢意見。

有些人擔心性別承認制度對社會安全帶來的影響,亦有人擔心設立性別承認制度會間接促進同性戀合法化的進程。基於不同的信仰和道德觀念,贊成與反對設立性別承認制度的人士基於鮮明的立場差異有激烈的辯論,彼此互不相讓。

性別承認制度是指某人的性別認同在法律獲得承認,並反映在公共登記冊和其主要身分證明文件上。所謂性別認同是指人以自我觀感而界定的性別。

就「性別」 一詞,英文可翻譯為 “sex” 及 “gender”。根據美國精神科醫學會《精神紊亂診斷及統計手冊》第五版 (DSM V),基本上 “sex” 是指人的生理性別,包括基因及生殖器官等;而 “gender” 是指人因心理因素的影響而形成的性別,包括性別認同及性取向。

案中的A君和B君乃是變性人士,在醫學上是指那些遇到有「易性症」 (transsexualism) 的人,並接受性別重置手術的人士。根據世界衞生組織,易性症涉及渴望與異性身份生活並獲接受為異性的一員,而且通常會因為自己身體上的性癥而感到不安或不合適,並希望接受外科手術及荷爾蒙治療,使自己的身體盡可能與所屬意的性別相符。

根據現行入境事務處的行政指引,如他們能提供醫學證明書,證明已完成整項性別重置手術所需的外科程序,包括切除原有生殖器官,並構建某種形式的異性生殖器官,便可根據《人事登記規例》(香港法例第177A章)申請更改香港身分證上的性別標記,以反映其重置性別。不過,目前並無機制可讓他們更改其出生證書上的性別標記。

就結婚方面,如他們已完成整項性別重置手術,婚姻登記官亦會按香港終審法院在W訴婚姻登記官一案中的命令,考慮容許他們以其重置性別登記結婚。

作為基督徒,我們固然有一定的立場,但持續的爭拗是否真的能帶來出路呢?畢竟我們所有人在神面前都是不能自救的罪人,期望基督的跟隨者能在持守真理公義和憐憫關懷之中取得平衡,渴望有一天不同背景的人士都能被邀請坐在主餐桌面前一同坐席。

耶穌在屋裡坐席的時候,有好些稅吏和罪人來,與耶穌和他的門徒一同坐席。
〈馬太福音9﹕10〉

蔡培偉律師
「醫、、理、情」

20190Mar_19_MED

「醫、法、理、情」之 安能辨我是雄雌?

今人A君,喜歡別人稱呼自己為小姐。A君曾經與一位外國人結婚,但不久即離異。這位A君生於富有之家,四姐弟都學業有成,畢業於美國某長春藤著名大學。在大學期間,A君一直自稱為同性戀者,後來又說自己是女性靈魂困在男性身體,所以就進行變性手術,割去男性的性器官及睪丸,造出人工陰道。雖然如此,身體其他部位仍分泌男性荷爾蒙,故需要每天口服大量女性荷爾蒙,來維持女性性特徵如乳房等。雖然生活則完全女性化,但其身份證和護照上的身份,仍是生下來的男性。A君喜歡遊戲人生,加上家境富有,不需要工作賺錢生活,故每天流連於同性、異性酒吧中,與同類人士風花雪語;偶爾也會作作義工,或捐助公益。

B君,生下來是一個女孩子,但自幼被家人以男孩子方式養大,自己亦喜歡別人稱之為先生,成長當中均以男性自許。在學校就讀時,已被稱TB (tomboy),身邊的女友多多。畢業成年後,B君成為了一位薄有名氣的時裝設計師;與此同時,也進行外科手術,切除女性化的乳房、卵巢、子宮;增加人工喉核和人工陰莖,可惜後者造得不成功。每天,B君需要服用大量男性荷爾蒙,以抗衡身體其他部分所分泌的女性荷爾蒙,除了面容白滑無鬚之外,外表也大致上像男人。同時,B君工作十分認真,對下屬也相當不錯,說話有禮。

在一次新年派對當中,B君遇見了A君,兩人互相欣賞,一拍即合,更有相逢恨晚之感。兩人很快同居,住在一起。如此過了一年,B君決定迎娶A君,他/她們更有計劃地和政府提出結婚申請,以挑戰社會的婚姻制度及宗教傳統。

有關男女身分魚目混珠式易妝,北朝古代樂府詩《木蘭辭》有很生動的敘述:「…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雙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當年木蘭忠孝勇義四全,是在不得已之下易服代父從軍,故得眾人千古景仰,歌頌。今人的撲朔迷離,應以何為準?身份證、DNA,還是以貌取人,任君選擇?竟是空虛混沌,全然無光?

我觀看地,地是空虛渾沌仰視天,天上也全然無光」〈利米書4﹕23〉

半兵
、法、理、情」

20190Mar_12_MED

「醫、法、理、情」之 女兒病情的私隱權

阿美是一個早熟的女孩子,今年雖才十四歲半,在附近的中學讀中三,但身體發育已看來快像十七歲的少女。同時,她對於性的好奇也令其在近半年來,不斷找上家庭醫生陳醫生尋求避孕的資訊與藥物,還要求她不把事情告訴媽媽!故此,陳醫生便捲入病人私隱及父母的知情權之爭,令其陷入兩難之間。陳醫生尋求何醫生的意見,結果一致認為阿美媽媽該與阿美直接溝通對話。

其實,從世界各地的法律來看,一般是以18歲作為合法成年人界限。換言之,未滿18歲的就是未成年人,通常會有父母作為其監護人,行使父母權利及權能以保障他們的權益。在上期已指出,父母權利及權能當中包括同意讓子女接受醫療的權利,父母是有權知悉及獲取未成年子女的醫療健康記錄,並對其子女進行醫療程式給予同意。

但今日社會卻是強調個別的私隱及人權,尤其是在西方的社會包括中小學,每個人都有權保障個人私隱,連個人性取向都可以由個人決定,這也屬未成年人的權利,甚至父母也管不了。故此這私隱的問題已超越了倫理道德的範圍,不再是以前的問題,即親子能否破除忌諱,討論有關性的話題了!今日人權大過一切,更有法律的保障,我們亦不能不尊重我們處身的社會的法則。

家庭醫生要平衡病人(包括未成年人)的個人私隱的權利,父母作監護人的權力和醫生的責任。但若三方面都有互信,問題便不是問題,故此首先醫生要用家庭治療,建立溝通互信,讓父母有教養的機會,兒女有智慧抉擇的機會,而醫生亦能盡醫生的責任。

 至終筆者認為今日社會重視人權與自由是文明社會的進步,但若人權與自由無限地增大發展,社會的穩定與倫理的約束便會大大受影響,形成一個「我行我素」以個人為中心的社會。

「你們作兒女的,要在主裡聽從父母,因為這是理所當然的。要孝敬父母,使你得福,在世長壽。這是第一條帶著應許的誡命。你們作父親的,不要激怒兒女,卻要照著主的教訓和勸戒,養育他們。」以弗所書61-4

李耀全博士
「醫、法、理、

20190Mar_5_MED

 

「醫、法、理、情」之 女兒病情的私隱權

現今社會人際關係非常複雜,人與人之間出現很多互信問題,作為醫者除了照顧病人身體的疾病外,還要處理他們的心理、家庭、以及人際關係的種種問題。醫者在每一個醫療相關的決定時,是需要平衡多方面的因素,很多時候卻沒有一個絕對準確及安全的答案,總要承擔或多或少之風險。而病患者及家屬可能對醫生存有不設實際的期望,加上溝通上的誤會,會引致彼此互不信任,大大影響醫療成效。當然醫生為了避免法律訴訟之風險,絕對可以按本子辦事,實行防衛式醫療,即對病人所出現之病徵,無論如何都做足所有相關之檢測,因而浪費了很多醫療資源及耗資龐大醫療費用,對病人及社會都是沒有益處。

互信是臨床治療之基礎,若病人對醫生失去信心,不論醫生有多高明醫術亦是無補於事;同樣地若醫生對病人的誠信存疑,亦會影響診斷及治療,甚至因此而拒絕提供所需之醫療服務。前文中所提及的個案正反映人與人之間之信任問題。十四歲半的少女阿美到相熟的家庭醫生陳醫生請教關於避孕和性病的知識,亦曾取過避孕藥和事後丸,並哀求陳醫生不可讓她的父母知道。但當阿美媽媽再三追問陳醫生關於女兒的近況時,問題便出現了,令陳醫生感到惶恐不安!

首先,阿美和父母之關係是否有很大問題?若女兒不能信任至親的父母能夠幫助自己解決生活上之難題,而要極力隱瞞及嘗試用自己的方法處理,彼此互信程度可想而知。同樣地,媽媽不願意信任女兒,要私自向陳醫生三番追問,難道作媽媽的不可以直接與女兒好好溝通一下,讓她自己道出秘密找醫生之原因?站在陳醫生的立場,以阿美未成年為由,在沒有監護人同意下,根據法律是可以拒絕給予治療,更無需要替她保守秘密來隱瞞父母,但這樣冷酷地處理阿美在此時期的身體及心理需要是否為醫之道?既然承諾了阿美要為此保守秘密,豈能隨意反悔?若為了自保去跟隨法律上的條文而把阿美的私隱揭露,告訴她的父母,深信阿美對陳醫生多年所建立的互信關係便一朝盡毀。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往往存在著以上所討論的張力,並不是三言兩語,一聲對與錯或引用某些法律條例便能解決真正的問題,良好的溝通及互相尊重顯得更為重要。畢竟在現實生活中,即使盡了一切努力,人仍是會失信!但對於基督徒來說,並不因此而絕望,因為上帝是全然公義和信實的!

「在一切臨到我們身上的事上,你都是公義的;因為你所行的是信實的,我們所行的是邪惡的。」尼希米記933〉

小驢
「醫、法、、情」

20190Feb_26_MED

「醫、法、理、情」之 女兒病情的私隱權

根據香港的法律,成年人是指年滿18歲的人,換言之,未滿18歲的就是未成年人。未成年人通常會有父母作為其監護人,行使父母權利及權能以保障他們的權益。在普通法內已羅列了不同種類的父母權利及權能,當中包括同意讓子女接受醫療的權利。一般來說,父母是有權知悉及獲取未成年子女的醫療健康記錄,並對其子女進行醫療程序給予同意。

不過,近年來社會對個人私隱保障漸漸重視,不少年輕人開始爭取自己的權益,再加上他們已步入青春期時,身體及生理上經歷不少的改變,並對性産生好奇,故此,他們不願意向父母透露自己的事情。

談到性,特別是在中國人的社會,是一個禁忌,很少人會願意公開地談論,在家中父母也忌諱與子女討論有關性的話題。隨著網絡的發達,年青人更容易接觸到不少的色情網站和交友程式,要知曉有關對性的知識,年輕人很自然會從社交媒體中得知。相信讀者對年輕人進行裸聊及援交等事例並不陌生。

阿美的案件,相信她不願意將自己個人的病情及醫療紀錄,包括其查詢關於避孕和性病傳染的問題向父母透露,原因可能是認為個人已有足夠的成熟程度來處理自己的事情;另外,她或許害怕父母當知悉事件後向她多囉嗦。雖然這樣,阿美總算正確地選擇了向專業的醫生尋求協助,而不是其他非正式的渠道。

至於未成年人是否可在父母不在場的情況下給予同意接受醫療的權利,甚或拒絕向父母披露其醫療紀錄?根據英國古拉克一案的驗證準則(Gillick competence),這要視乎該未成年人的成熟和理解程度,並是否有能力就其決定的好處和壞處作出合理的評估。

無論如何,陳醫生和何醫生的決定是正確的,好讓阿美和她的媽媽平心靜氣地坐下來好好傾談,相信坦誠溝通總比隱瞞猜疑好。

從前你們是暗昧的,但如今在主面是光明的,行事為人就當像光明的子女。 光明所結的果子就是一切良善、公義、誠實。」〈以弗所書58-9

蔡培偉律師
「醫、、理、情」

20190Feb_19_MED

「醫、法、理、情」之 女兒病情的私隱權

阿美是一個美麗的女孩子,今年十四歲半,身體發育良好,長得高大,外表倒像亭亭玉立的十七歲美少女。她與父母一家住在屋村,在附近的中學讀中三,雖然在校成績平平,但她卻是風頭甚勁,更有中三校花之稱。

最近半年來,阿美媽媽發現女兒開始喜歡打扮,而且晚上外出次數漸增;偶而穿戴新潮的衣服,當媽媽問起時,回說是同學姊姊贈送的;同時,她向媽媽討的零用錢也多了幾倍,買回的都是化貴價的妝品、護膚品等。有一天,阿美媽媽回家時經過商場,遠遠看見阿美從陳醫生診所走出來。只是,當回家問阿美時,她卻否認有其事。媽媽懷著半信半疑的心態,去了一趟陳醫生的診所,找陳醫生問個清楚。

陳醫生是位中年的女醫生,也是阿美一家長期和信任的家庭醫生,家中各成員常常找她看病或傾訴。原來從小已認識陳醫生的阿美,最近頻頻來診所,向陳醫生請教關於避孕和性病傳染的問題,也曾取過口服的避孕藥和事後丸等,而且每次都哀求陳醫生不可讓她的父母知道。

面對阿美媽媽這次的詢問,陳醫生回答說事關病人私隱,不能將病情詳細回答。即使阿美媽媽再三要求,並說自己只是關心女兒的福祉,並不是多事要管她,仍然不得要領,陳醫生依然閉口不願透露阿美的病情。說著說著,阿美媽媽大發脾氣,怒說阿美還未成年,父母有權要求看她的病歷;而且全家長期光顧和信任醫生,阿美的診金也是媽媽給的,為甚麼陳醫生如此不合作?甚至威脅說,要告上消費者委員會和醫學委員會等。

陳醫生一時間處於兩難之間,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支吾以對,回說另日再向作解釋。其實,陳醫生最怕惹官非,與政府機關的書信來往費時又增加心理負擔。她思想良久之後,決定請教區內的老前輩何醫生。這何醫生也覺得事態不簡單,若不幫助阿美,她可能會懷孕、染病;而且她又是未成年少女,或會涉及刑事案,但病人應該有私隱權,可選擇不向任何人透露自己的病情。不過,何醫生也明白阿美媽媽是出於對女兒的關心和保護之心情,要求是非常懇切。

兩位醫生商量之後,決定由陳醫生親自約阿美媽媽傾談,首先是讓作媽媽的知道,最好的出路是母女倆坐下來平心靜氣談一談,彼此瞭解;也讓作女兒的,明白母親是出於關心和愛護之心,不是多管閑事;之後的事,再作計劃。

「你要聽從生你的父親;你母親老了,也不可藐視她。」箴言23:22

半兵
、法、理、情」

20190Feb_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