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法、理、情」之 擇時出世

2018April_17 A.jpg

嬰兒的出世有剖腹與自然生產。人類胚胎,歷時38週成熟,胎動生產時,子宮收縮,嬰兒通常頭先行而產。但順產中最重要的,是嬰兒頭部能從腹腔中進入盤骨,否則就是難產,很大機會母嬰俱亡。從前孕婦如果營養不良,缺乏維生素D,就會有佝僂軟骨症,盤骨太小,以致難產,這樣的痛苦和危險,構成生產之苦。

剖腹生產,是用手術開刀,剖開腹部及子宮取出嬰兒,不經產道,但卻需要母體的善後工作。中國和印度古籍都間有記載,而古羅馬則稱之為caesarean section,但當時是在母親死後,或近死亡時犧牲母體以救嬰孩的最後一招。近一百多年來,因為麻醉、無菌手術、抗生素、輸血等發明,剖腹生產的安全性只是微差於順產,所以逐漸受人歡迎。今天的剖腹生產率,在各國中佔百分之二、三十餘不等。在文明社會中,難產也絕無僅有。

事實上,自然分娩其實對母親、嬰兒,以及兩者之間的關係,都是較好的。而剖腹生產則省去孕婦生產之痛,在時間安排上亦較方便;產科醫生最得益,不必半夜接生;有各種孕婦病或有難產可能者,剖腹生產固然是救命福音。但用來擇時辰出生的,就流於取巧了。

生與死,固然掌握在神的手中,但不等於有病不醫,有藥不用。從前糖尿、心臟病、肺癆、中風、患大麻瘋等都是無藥可醫,但現在都有了治療醫藥,難道要棄之不用嗎?基督徒應當順從聖經的教導,下述今天兩個例子中,我們可以用作借鏡﹕

正統的猶太人相信聖經教導,安息日不能作工,包括按電梯鈕、用電話等。今天美國賓州有亞米希人(Amish)的社區,他們是瑞士基督徒重洗派的後代,不使用現代機器,如電鋸、汽車、洗衣機、電視、電話等;以馬車代步,過簡樸生活,有衣有食,快樂無憂。

如果我們選擇不跟從人的智慧或方便人,是否就不用電話、電腦、飛機?我們沒有權利決定生死,是否就有病不醫?有病的人,也用不著醫生?順從聖經的教導是應當的,也必須尊重神的主權。但在不同的世代和環境中,聖靈有不同的引導,光是躲在條文字句後面,咬文嚼字去作批評,就不合適了。

「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生有時,死有時; 栽種有時,拔出所栽種的也有時;神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又將永生安置在世人心。然而神從始至終的作為,人不能參透。」〈傳道書 31- 211

雷同德醫生
「醫、法、、情」

2018April_17_MED

「醫、法、理、情」之 擇時出世

10.4.2018 A

孕婦基本上有權以其選擇的方式分娩孩子,不過,這種權利並不是絕對的,亦要視乎其他因素,其中包括醫生及助產士的臨床意見。作為醫護人員,他們有責任拯救生命,如臨床判斷發覺孕婦需要剖腹分娩,縱使孕婦選擇自然分娩,醫生亦要考慮應否為孕婦進行剖腹分娩手術,否則可能涉及專業失誤而面臨索償。

作為兩名小孩的父親,筆者也許對自然分娩及剖腹分娩兩種方式也有所了解。據悉,如孕婦在政府醫院進行分娩,醫生會首先要求孕婦進行自然分娩,除非孕婦或嬰孩有特別情況或需要,否則一般情況下不會為她們進行剖腹分娩手術。但是,如孕婦聘請私家醫生在私家醫院進行分娩,孕婦選擇分娩方式的自主權相對較大,如打算進行剖腹分娩手術,亦可選擇分娩的日期和時間。不過,很多時候情況不是想像中那麼簡單。其實,分娩手術的時間需配合醫生的日程,再加上近年來私家醫院床位比較緊張,手術的時間亦要視乎入院的時間和手術室的安排。還記得幾年前還有「雙非」來港分娩的日子,當時可以說是一「床位」難求,醫生傾向鼓勵孕婦進行剖腹手術,一來所收的醫生費用會比較高,二來亦不需花太多的時間在醫院等候孕婦自然分娩。

至於那位在陳生陳太教會聚會並攻讀神學男弟兄的言論,相信讀者或會同意有點極端,但這亦是一個給陳生陳太很好的反思機會,當中包括如何面對小產帶來的傷痛,並且這種傷痛是否會因有新嬰孩的出生便可治癒?另外,如果陳太並沒有任何臨床的原因需要進行剖腹分娩,除了配合陳生的工作和醫生及醫院的安排外,將一個無必要進行手術的人送進手術室進行手術是否一個合適的做法?進行剖腹手術是否一定比較安全?陳生陳太是否知悉手術所涉及的風險?

人固然可以為自己的前路作出預備,亦期望能夠達到預期的理想,但是,我們都知道事情有時候或許未如人意,最重要的反而是我們以怎樣的態度去面對。畢竟,一切都掌管在神的手裡!

「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傳道書3﹕1〉

蔡培偉律師
「醫、、理、情」

2018April10

「醫、法、理、情」之 擇時出世

2.4.2018A

陳先生和太太結婚已十年,一直十分渴望有孩子,但可惜陳太早年小產了一次,感到無奈的同時,對於再生育懷有很大的憂慮。自從這次小產後,夫婦兩人信了基督教,學習把一切擔憂交託給上帝。

一天,陳太發現月經遲來了好幾天,心情又驚又喜,「是否上帝聽到禱告,賜孩子給我們?不過會否又是空歡喜?」他們極害怕再次面對小產的痛苦!終於婦產科醫生證實陳太真的懷了孕,一切正常。他們非常高興,但很快又被小產的陰影籠罩著。

陳先生很疼愛太太,不想她繼續承受工作壓力,所以鼓勵太太辭去現時的工作,安心養胎。他亦不希望太太在生產時太痛苦,故請了城中名醫為她剖腹分娩,並且選擇了最合適的日子和時間進行剖腹生產。雖然身為基督徒不會在意甚麼良辰吉日,但他們總希望能配合工作安排、醫生及醫院的最佳時間等因素,希望一切能在自己的掌握中,萬事具備,不容有失!

當陳先生和太太滿心歡喜地在教會跟相熟的教友分享懐孕的事宜,大家都很高興,把榮耀歸與上帝,又為他們夫妻祈禱。在交談中,有位正在攻讀神學的男弟兄提出了一個問題:「我們是否有權利決定嬰兒何時出生來到世上?」這一問即令歡樂的氣氛頓時沉寂下來!有醫護的教友隨即說:「不論生產或其他手術,如果能預先安排好人手及醫療設備,並且在日間進行,是能減低失誤風險。」那神學生反駁問:「作為基督徒,我們是跟隨人的智慧、方便人,還是憑信心依靠神的大能?」陳先生和太太聽罷即起身黯然離去!

之後,夫妻倆持續被這事情所困擾,相互都害怕給予對方壓力,故兩人不敢直接討論有關事宜,但內心卻苦惱如何處理。作太太的覺得自己不懂神學亦不明白甚麼醫學倫理,她只視丈夫為一家之主,理所當然地順服他一切的決定;相反,她有點討厭那位「口不擇言」的神學生教友,覺得他滿口仁義道德,卻漠視曾經經歷小產之痛的當事人心情!而陳先生近日為此查閲了很多相關文章,但最終又找不到合情合理又適合自己當下處境的答案,他慨嘆自己沒有製造或催毀生命,只是安排所愛的嬰孩能安全離開母體,這算是大錯特錯嗎?

「你要專心仰賴耶和華,不可倚靠自己的聰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認定他, 他必指引你的路。」〈箴言35-6

小驢
、法、理、情」

2018April3.jpg

「醫、法、理、情」之 人工受孕

2018March醫法理情

陳先生和太太結婚已十年有多,二人相親相愛,可惜美中不足的是想要孩子卻不能生育。夫婦二人都是虔誠的信徒,對神順服,故不知如何看「人工受孕」。有弟兄姊妹認為「人工受孕」是對神的叛逆;而另有人卻勸告說:「只要人努力,上帝必成就!」但到底「努力」是「順其自然」,還是用盡一切科技,然後讓神掌管一切呢?

「不育」在舊社會被認為是不孝之最 -「無後為大」,因中國舊社會重視「傳宗接代」的家庭觀念!在今日「不育」實在是普通,在「一夫一妻」之制度下,不像昔日可以「三妻四妾」,若要堅持以上的觀念實在是進退兩難!

在香港法例第561章 << 人類生殖科技條例 >> 對「人工受孕」(即體外受精)有清楚的規管,它主要乃牽涉法律與道德問題,包括父母可否為孩子選擇性別,及代父母是否合法等。陳先生太太身為基督徒,當然不願觸犯任何道德之抉擇問題。

在今日科技昌明的情況下,「人工受孕」已是一門非常專業的技術,但基本原理卻是簡單,因為人明白了懷孕乃女方的卵子與男方的精子,結合生長成胎。而「人工受孕」乃在人體外先完成這步驟,再把結合了的卵子輸入女子的體內,盼望胎兒能健康成長。其實,科學只能按天然的原理「加工」促成懷孕的程序,科技本身不能創造生命,故此明白了這一點,要決定的乃是在不能「自然」懷孕之下,夫婦是否願意接受現代醫學科技之協助。若選擇這途徑,還要考慮的是那一種「人工受孕」的方法是最「人道」,涉及最少的倫理道德的問題。

有關這議題主要是強調兩方面:(一)子女乃神所賜的;(二)生命奇妙的孕育。在聖經「上行之詩」(朝聖之歌),所羅門王道:「兒女是耶和華所賜的產業,腹中的胎兒是他的賞賜。」〈詩篇127﹕3〉至終,自然受孕或人工受孕,生命仍然在神的手裡。

另詩人大衛王又告訴我們說:「我的臟腑是你所造的,在我母腹中你塑造了我。…我未成形的身體,你的眼睛早已看見;為我所定的日子,我還未度過一日,都完全記在你的冊上了。〈詩篇139﹕13,16〉故此,終極重點並非在「人的努力」,乃在「神的創造」!

雷同德醫生
「醫、法、理、

2018March_26_A_TSTR

「醫、法、理、情」之 人工受孕

2018marche986abe6b395e79086e68385.jpg

在中國人「無後為大」的傳統社會中,夫婦不能生養孕育,自古都是一個難堪的問題。

根據香港家計會報告,不育的夫婦有六份一,其中三成是女方問題,男方問題也佔三成,餘下四成是結合問題。女方年齡過了37至40歲,受孕機會就會大減。我們明白,女方每月在荷爾蒙適當的環境下,才會排出一粒卵子,經過輸卵管進入子宮等候受精;而男方一顆健康活躍的精子,需要經過輸精管、尿道,出到體外,最後被送到女方的子宮,路途漫長而多關卡,才有與卵子結合的機會。若不能釐定問題誰屬,怎能解決呢?

幾十年前,分別有女方計算排卵日子、刮子宮、通輸卵管等的療法;繼而增進排卵藥,使受精卵附子宮壁生長,改進荷爾蒙環境(男女雙方) ,濃縮培養精子,以至免疫學上的應用;以各種方法,將健康的精子送到適當的環境中,與卵子結合生長。隨著孕和育(減少流產) 方面的進步,「人工受孕」的意義和範疇也開始變模糊,安排精子和卵子在實驗室結合,是人工受孕;但安排在某一天,任何一方服用了某幾種藥後結合,又是否算人工受孕?

在175年前,有一個名叫馬儒翰的英國人,染了急性「香港熱」(今稱瘧疾) ,九天後死於香港,年僅廿六歲。他既是香港行政立法兩局議員,也是政府的政務司,故時任港督砵甸乍下令,全港下半旗哀悼,並以一小山命名作記念,就是港島的摩利臣山。馬儒翰是馬禮遜的長子,精通中文,助乃父完成聖經的中文翻譯,對中國、英國、香港,以及基督教都很重要。瘧疾當年是無藥可用,但在醫藥進步的今天,瘧疾的治療卻是輕而易舉。

從宗教信仰來看,所有的醫治從神而來。二千年前的抹油至今天的靜脈注射,以至醫生手中的手術刀,甚至醫生自己,只不過是神手中醫治的器皿。「…賞賜的是耶和華神,收取的也是耶和華…。」〈伯1﹕21〉若神不賜與,超尖端的科技人工,也不能使人孕育。

案例中的陳先生和太太有選擇的自由,但倘若苦苦的過分執著,倒不如心安理得地去領受,說不定心結解開了,受孕的機會大增呢!?

雷同德醫生
「醫、法、、情」2018March醫法理情.jpg

「醫、法、理、情」之 人工受孕

 

14.3.2018B.jpg

「年生貴子」、「三年抱倆」,這都是一對新人在結婚時經常收到的祝福語,他們往往都會欣然接受。不過,現時不少的夫婦婚後卻未必馬上計劃生育,除了享受二人世界之外,他們亦希望待經濟情況更加穩定後才考慮,不知是否因為擔心養大一名孩子需要幾百萬的金錢。

隨著年紀增長,再加上身旁親友特別是長輩的催促下,夫婦二人開始認真考慮是否要有下一代。但是,有些夫婦卻有成孕的困難,據了解,「不育」在醫學上的界定是指夫婦在一年內定期進行沒有避孕措施的性交但仍未能成孕。不育的原因有很多,除了自身身體的問題包括年齡外,亦可能與現今社會環境和工作壓力有關,不少夫婦特別是妻子需要暫時放下工作,安心休養並調理身體,希望能早日成孕。

可惜,陳先生夫婦遇到不孕的問題,陳太正考慮是否進行 「人工受孕」,但陳先生似乎有點猶豫。

「人工受孕」是一個比較廣義的説法,現時比較多人談論的是體外受精或代母生子等人工療程。基本上,這些療程是透過生殖科技程序而進行的,並由人類生殖科技管局根據《人類生殖科技條例》 ( 香港法例第561章 ) 所規管的。當中亦牽涉不少法律及道德的議題,包括父母可否為孩子選擇性別,孩子與父母之間的關係(特別是當治療程序中使用别人捐贈配子*(Gametes)或胚胎的時候),以及代母的合法性及角色等。另外,在決定是否進行療程之前及治療當中,夫婦需承受相當的心理壓力和不便。由於這些治療只不過是提高懷孕的機會,並不保證成功,夫妻亦可能要承受治療失敗後所帶來的失望。

夫妻之間貴乎坦誠包容,雙方有著不同的意見是在所難免的,鼓勵大家嘗試再一次用心聆聽並深入了解彼此的疑慮,因為不必要的猜疑只會帶來更多的誤會和傷害。作為基督徒,陳先生夫婦亦請緊記他們在結婚時曾在主的面前許下的承諾,無論環境順逆、疾病健康、富裕貧窮,大家都會伴隨左右、互相支持、終身不渝!

*(精子和卵子是男女的生殖細胞,即配子Gametes,是生殖系統的組成成分。)

蔡培偉律師
「醫、、理、情」

「醫、法、理、情」之 人工受孕

7.3.2018 C

陳先生和太太結婚已十年有多,婚姻生活愉快,但可惜仍沒有小孩,看見朋輩的孩子天真活潑,夫妻兩人總是感到家庭有所欠缺!

其實,陳太一直很喜歡小朋友,她過往是幼稚園教師,每天與一班小朋友開心唱遊,不亦樂乎。她明白自己性情較為緊張,不能承受太大壓力,所以婚後毅然放棄了自己喜愛的工作,希望能專心生小孩。起初,因為不想給予丈夫太多壓力,故沒有說明自己離職的原因,只是解釋希望專心打理家務而已。痛愛妻子的陳先生當然贊成太太的選擇,還立志要努力工作賺錢,好讓太太過上安穩的生活,而至於生小孩,他一向的態度都是「順其自然」。

陳先生和太太都是虔誠基督徒,他們在教會亦有不少事奉,十多年來在眾人面前更是美好的婚姻和生活見證。但是,在開心和感恩的背後,陳太對生小孩之期常感焦急,認為自己的生育年齡有限,現在要把握最後機會,「人工受孕」這意念不停地在腦海裡浮現。一天,她禁不住告知丈夫這意念,陳先生聽罷,心情隨即下沉,內心感到很不平安,但又不想令愛妻傷心,只好輕輕說聲﹕「我們先尋求上帝的心意,過一陣子再決定吧!」

隨後,陳太尋求了很多「過來人」的意見,當中不少是信徒,她們都認為應該嘗試人工受孕,成功與否,由上帝決定。而陳先生卻反覆查考聖經,閲讀很多醫學及信仰書藉,他明白生命是上帝所創造,人們絕對無權用己力影響上帝的創造,「任己意而行」正正是反映了人對上帝的叛逆,是極大的罪!有一天,他寫下﹕「只要人努力,上帝必成就!」的字句送給太太,希望她能明白。

陳太收到丈夫的字句,起初非常開心,以為這與自己的意念不謀而合,即是深信人應先盡最大的能力,包括運用現今高科技等工具而步向目標,其後之得失與成敗便交由上帝去掌管。「兩夫妻應該竭盡所能,努力跟隨上帝的旨意而行,不要用人的智慧偏行己路,那麼上帝必然會成就祂的美意!」當陳先生解釋要順服上帝,他不會接受人工受孕時,陳太頓時淚流滿臉,無言以對!

小驢
、法、理、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