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法、理、情」之 白色謊言(white lie)

人對絕症都有一個恐懼,因為它是「絕」症,是無可救藥,不能醫治的。但甚麼是「絕」症? 隨著時代變遷和醫藥發展的進步,被視為所謂的「絕」症也有所不同,例如一百年前,大痲瘋、瘧疾、肺癆等是「絕」症,但在今天,醫學上斷定的「絕」症愈來愈少,癌症也不再屬「絕」症。至於許多的病症,如腦科的柏金森症、亨丁頓舞蹈症、霍金的漸凍症等,雖然無藥可救,不能痊癒,但仍有很多不同的方法作治療,藉以幫助、減輕病者及家屬的痛苦和困難,所以並不「絕」。話說回來,衰老、死亡又何嘗不是無藥可救,不能痊癒?所謂真正的「絕」症,相信莫過於令人絕望的「心死」!

150年前的人,一般對癌症沒有認識,亦不能醫治,所以患上者必死無疑。但隨著醫學常識的增加,人們開始認識到癌症的可怕,也見過癌症轉移至骨而引起的劇痛、骨折等情況,漸漸出現「聞癌破膽」之負面心態。

 今天仍有一群的老人家,如老婆婆,怕癌症過於怕死,故作兒女,遇上「癌」事,就會盡力隱瞞之。其實,這不但是一個謊言,而且是一個莫大的錯誤,因為她們雖然認識不深,但卻能觀察和體驗到身邊親友的態度變化,隱約感覺將有大事發生之氣息。若兒女不肯坦誠相告,甚至與親友群起欺騙和隱瞞,以致老人家胡思亂想,實在會為身病之外重加心病。

 正確的態度應是漸進的教育、開導、解釋去讓老人家明白,現代醫學昌明,今天沒有「絕」症,連癌症都可以治療,甚至可以痊癒,之後在適當時候才告知她患癌的真相。親友的關懷、病者開朗的心境,醫治起來會是事半功倍。

 至於另一極端,即有識見、主意和決策的「強人」家長,或是凡事親力親為、計劃執行,如陳先生般的人,卻不能隱瞞,也無可隱瞞,因為對方覺察很快,所以應及早點解說,盡量列出治療方式,讓他能夠參與治療的流程,與醫生合作;另方面,他也可安排自己家庭、事業,甚至自己的喪事。待一切安排好,就能與家人一同坦然面對癌症的治療。當然,也有病人明白之後,知道未來程序的可能性,因著種種原因,如害怕痛苦、醫藥費貴,或怕連累兒女等,而選擇自行了結的。總的來說,若親人能與醫生合作、與病人同行,可減輕病者的痛苦,讓其維持健康心理、珍惜自己餘下的年日和與家人相聚的時光,這樣,癌就不再是絕症了。有信仰的基督徒,知道死後何去何從,更能視死如歸,因為明白一覺醒來,已是息去勞苦,脫下病痛,安然在天家了。

 「死啊!你得勝的權勢在哪裡?啊!你的毒哪裡?哥林多前書15﹕55

  雷同德醫生
「醫、法、理、情」

2018June_19_MED

「醫、法、理、情」之 白色謊言(white lie)

2018June_12_MED banner

 在現代醫學倫理中有四個基本原則:自主、行善、不傷害及正義。這基本原則彼此互相制衡,並無高低之分。作為病人,他們有洞悉自己病情的知情權,並且有選擇以何種方式接受治療的自主權,甚或拒絕接受治療。如前所述,末期病人可預設醫療指示,拒絕接受任何無效的維生治療。

是否向末期病人透露其病情,這在醫學界是一個極具爭議的話題。在病人精神狀況許可的情況下,醫生基本上需要向病人披露其實際的病情,好使病人能對自己的病況有所瞭解,並作出對其合適的治療決定和安排。如果醫生向病人隱瞞病情,這不單單破壞了醫生與病人的互信關係,亦可能違反了以上所述的基本原則。

但是,當病人家屬得知病人被診斷患有末期病患的時候,他們通常的即時反應是要求醫生將病情向病人隱瞞,擔心萬一病人得知自己無藥可救的時候,會意志消沉、一蹶不振。有時候,特別在以家庭為本的社會文化中,醫護人員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只能向病人說出「白色謊言」(white lie)或披露部分而不是全部的病情。

的確,當病人得知自己的病況後,心情必定受到極大的打擊,這是可以理解的,但這亦要視乎個別病人的心理質素及身邊醫護人員及家人的支援和反應。以陳先生的情況,雖然主診醫生未能與家人達成共識,在決定向陳先生透露其病情的之前,應先知會其家人好使他們作出預備。另外,表達的內容和說話的技巧亦相當重要,並需隨時注意病人心理狀態的變化,在有需要的時候,徵詢其他有經驗的醫生或心理學家的意見,從而作出適切的回應。其實,在這情況下,容許病人自行出院是不適宜的。

要如何處理,則應視乎實際情況,不能一概而論。不過,隱瞞病情有時可能會對病人帶來傷害,因為他們或多或少對自己的病情有所理解,醫護人員及家人不自覺的反應可能令病人產生多疑的心理狀態。萬一被蒙在鼓裡的病人決定積極面對他們所得知的病情,很可能只會接受那些無效的治療,反會增加病人的痛苦。相反,當病人接受現實後,病人與家人在有限的相處時間內用愛坦誠相待、互吐心事,這可能是他們一生中從未有過的經歷,對在生的及即將離世的是一種祝福,亦免得留下任何的遺憾!

「口吐真言,永遠堅立;舌說謊話,只存片時。」箴言 1219

蔡培偉律師
「醫、、理、情」

2018June_12_MED

「醫、法、理、情」之白色謊言(white lie)

2018June_5banner

陳先生為人正直盡責,事無大小,總要親力親為,從不假手於人;寧願自己吃虧,亦不會佔別人便宜。他一向教導兒女要努力工作,在社會上要作有用的人,自食其力,絕對不要成為社會的寄生蟲。

今年,是陳先生退休後的第5年,他十分享受退休生活,每天和太太弄孫為樂,愉快的生活過得不亦樂乎。當回想自己過去努力工作,理財有道,沒有任何的借貸或欠款,心中滿有自豪和死而無憾之感慨。同時,他豁達地思想自己的未來﹕「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我並不怕死,只希望在臨終前不要受太大痛苦,更千萬不要連累至愛的家人。」

近來,他的身體出現了一些狀況,如食慾不振、體重下降、疲憊不堪等。他心裡明白自己的身體健康正出現警號,但卻不正視和面對,抱著「聽天由命」的逃避心態﹕「若到了時候,便輕輕地離去吧!」子女們眼見父親身體抱恙,心裡焦急,苦苦哀求他盡快約見醫生。最後,他只好順從子女的意願入院作詳細檢查。

這段期間,子女們非常擔心,常常留在醫院與主診醫生溝通聯絡。終於,所有化驗報告出來了,證實陳先生患了末期肝癌,並且已擴散到其他器官,現時治療方案很有限,成功率不高,餘下生命的時日只以月計算!這突如其來的壞消息,令眾子女哭成淚人,哀求醫生不要如實告訴父親,盡量將病情解釋得輕微一點,如不提「絕症」兩字、他的病醫好的機會很大等,目的是讓父親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心存希望和信心,去接受更多的治療。主診醫生感到十分為難,認為陳先生現時頭腦清醒,他有權利知道自己真實的病情,同時,也有自由選擇治療方案,以及如何安排他餘下不多時日的生活。故此,眾子女和主診醫生當下並沒有達成共識。

翌日,主診醫生大清早便到病房巡視,陳先生藉此單獨和醫生談了很久,也詢問了很多問題。主診醫生十分詳細地分析每一項化驗結果及他的病況實情,更鼓勵他要積極面對。陳先生聽明白了一切,心情變得沉重了,當天就簽字自行出院。他回家後寫了一封很長很多的遺書,大致提及自己已再無用,不想連累家人。當晚深夜便走到鄰近的大厦天台打算跳樓自殺,幸好大廈管理員剛剛巡經,及時挽回他的性命。子女們知悉主診醫生沒有「保守秘密」,感到非常生氣,認為他是沒有顧及爸爸的心情,差點害死了他,故決定向醫務委員會投訴這醫生!

「作真見證的,救人性命;吐謊言的,施。」〈箴言1425

小驢
、法、理、情」

2018June_5_MED

「醫、法、理、情」之 防衛性醫療

2018May22banner

陳先生經常工作疲於奔命,結果因常作感冒而服藥,但卻不見好轉;又常常頭痛,最後被家庭醫生轉介到腦專科作各樣的檢查,當然亦看看有沒有更嚴重的病,包括腦瘤,結果可說是「空驚一場」,沒有甚麼明顯的病徵。不過,因查出有兩項不正常的指數,故仍需要進一步作檢查,此舉令陳先生感到重大經濟及心理壓力,健康何價?病因無法確定,但已花費了數以萬計的金錢!

以上只是一個病例,但其實雷同的情況真是多不勝數,雖然病徵各有不同,但背後的原因大都是對疾病的理解不足,或是一知半解;再加上各樣對嚴重病徵的畏懼心理,或諱疾忌醫,結果不願找醫生作定期檢查或診斷,甚或相反地不斷尋求專家確診,疑慮總是揮之不去。

事實上,現代科學相比數十年前已突飛猛進,以前不少病逝的人往往是死因不明,醫生多感無能為力或仁心乏術。在今日,增多了不少醫學測試,連身體檢查的方法也層出不窮,斷症的高效能亦是從前的數倍;當然,治病的科技也更先進。因此,在生病時,抱有「病得醫治」的期待和願望亦相應增加,這都是形成不少錯誤求醫心態的原因之一,往往令人走向極端,不能醫、法、理、情兼備,重蹈覆轍昔日「曹操將軍頭痛不癒,後因多疑殺害了中國名醫華佗」之教訓!

若要防備這種「不合情、不合理」的心態與行為,我們該作甚麼?容讓我總結一下所談論的重點:

(1)我們應提升自己對疾病的認識層面,預防勝於治療!若有一些頑固病徵,屢次服用一般藥物而未癒,便該早日求醫,病從淺中醫。

(2)一般情況,家庭醫生會把不能痊癒的病人轉介到專科作進一步的確診,但家庭醫生及專科醫生不應隨意作不必要的檢查,除非有一定的懷疑,故病人也不該作無理的強求。

(3)若經過合理的檢查,結果仍查不出有任何毛病,病人便該放心釋懷。本人常鼓勵基督教的信徒 ﹕「應當毫無憂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帶著感恩的心,把你們所要的告訴 神,這樣, 神所賜超過人能了解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思意念。」〈腓立比書4﹕6-7〉

李耀全博士
「醫、法、理、
2018May22

「醫、法、理、情」之 防衛性醫療  

2018may15.jpg

在「病人疑心與醫生醫德」的問題上,陳先生的病例是一個很好的教材。一般人都會明白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經但又無可避免之路。近年政府也大力推行「預防勝於治療」的健康計劃,如提倡50歲人士恆常作照大腸鏡檢查,以預防腸癌;女性加強乳房的自我檢查防乳癌;預防肺癌的呼籲,如吸煙的風險和二手煙的危害等;減低高血壓、心臟病、中風的恆常血壓檢查等等,可以說是一系列有實效的公共衛生德政。

從醫治角度來看,小病醫治勝於大病才醫,及早醫治也勝於延遲治療,這道理不言而喻。事實上,大眾對病的觀感,仍存不健康兩極化,即極端的忽視到極端的疑心。前者諱疾忌醫,忽略與無知或會令容易醫治的小病任其蔓延,最終導致難醫或不治之症。而後者的是一知半解和多疑的極端,醫學常識認知膚淺,容易在知識泛濫的互聯網世界裡被誤導。眼見不少從事教育之士,常持著從網絡上下載的疾病一覽表,跑到醫務所,向求診的醫生按列表道出自己相似的病徵,或提出多種患病的可能性,疑似患病的憂思已把人嚇得無所適從,已分不出輕重病症,愈說愈覺自己仿如真的生了重病。如有醫學常識或讀醫的學生,喜紙上談兵,經常懷疑自己同時患上三種以上的複雜之症。舉例而言,腦瘤可以引致頭痛,但頭痛由腦瘤引致的,卻佔極少數。不過,患頭痛的人,就很容易杯弓蛇影,常懷疑自己的腦袋有腫瘤。古籍記載中的歷史人物曹操,當年患頭痛,但因多疑而殺了名醫華陀。

傾向多疑的病人,最上算的解決方法,就是找到一位有醫德的家庭醫生跟進,治病、釋疑解惑的同時,給予安慰,在適當的時機,再轉介給合適的專科醫生。稱得上有醫德的家庭醫生,需要有廣泛的醫學智識和經驗,熟悉自己所能及的醫治範圍而不越軌,不貪圖收益而刻意強留病人。身為稱職的醫者,需要具備好學之心,經常進修增值;有正直的性格、厚道謙卑,最好有堅定的信仰和愛心,非貪財之人。

陳先生的家庭醫生,相信是有醫德之醫者,可惜陳先生因多疑而質疑他的臨床診斷,故才轉往專科醫生跟進。其後一連串檢查花費,若陳先生先詢問家庭醫生的意見才作定奪,相信可以避免。所以,能夠遇上一位有醫德的家庭醫生,就應該全然信任,多加諮詢其醫學意見。

對他們說﹕「無病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路加福音531

雷同德醫生
「醫、法、、情」

2018May15

「醫、法、理、情」之 防衛性醫療

2018May8近年來,病人對醫療技術及醫護人員的要求和期望漸增,當身體遇上不適的時候,如經濟能力許可的話,病人傾向找比較有名氣的醫生甚至專科醫生來治理,希望在短時間之內,能夠對症下藥並作出最合適的治療。事實上,亦有很多病人都能享受到醫學昌明所帶來的好處。

不過,有些人卻把現今的西方醫學神話化,憧憬著﹕只要能找到最好的醫院和最有名氣的醫生,一切的問題便能迎刃而解,藥到病除。但儘管醫護人員已盡力提供合適的治療,有時候,病人的情況仍會未如理想,或沒有改善的跡象。如發現醫生並沒有考慮某些可能的診斷或治療的時候,病人及家屬可能亦會因此向醫護人員作出投訴或甚至提出專業疏忽索償。

以筆者所理解,對疾病作出診斷的時候,醫護人員特別是醫生,需要整體考慮病人過往的醫療病歴、病人求診時臨床的身體狀況和病徵,並在有需要的時候借助高科技的醫療設備所得出的檢查結果。這有如砌圖一樣,要將相當的砌圖方塊拼合起來才能看到有關的圖案,萬一在過程當中缺少了一些重要的方塊,可能會出現不同的看法和結論。另外,就算醫生能得出正確的診斷,不同的人對相同的治療亦有不同的反應。

由於幾年前英國最高法院曾作出判決,將醫生的謹慎責任提高,為避免收到病人或其家屬的投訴或起訴,可能有醫生會將較嚴重疾病但有相似病徵的可能性向病人指出,並建議病人作出進一步的檢查或向不同的專科醫生作出諮詢。對醫生來說固然是一種保障,但對於那些不了解醫學或只有一知半解醫學知識的普通病人來說,「有可能患上嚴重疾病」的說法會帶來沉重的心理壓力。

案中的陳先生,除花費不少額外的費用外,在未收到有進一步的檢查或諮詢結果之前,日夜不斷擔心自己的病況。而最後的檢查結果卻顯示他的身體狀況未如想像中那般的嚴重,讓他質疑之前所做的一切檢查或諮詢是否有絕對需要。這對病人來說又有何益處呢?

的確,醫生對病人有一定的照顧責任,但所謂 「醫者父母心」,期望醫生都能待他們的病人如同子女,用愛心照顧他們不同的需要,盡量減少病人不必要的憂慮,能夠在自身的保障和病人的利益當中取得平衡。

「你們務要警醒,在真道上站立得穩,要作大丈夫,要剛強。凡你們所做的都要憑愛心而做。」〈哥林多前書16:13-14

 蔡培偉律師
「醫、、理、情」
2018May8

「醫、法、理、情」之 防衛性醫療

2018may1.jpg

陳先生近日工作很忙,經常加班至深夜,飲食無定時,睡眠不足,常常感到頭痛、疲倦、脹胃不適,他認為自己是「作感冒」,於是約見相熟的家庭醫生。醫生詳細檢查後並沒有發現大問題,認為他可能是近日太操勞,染上早期感冒,處方了一星期感冒藥給他。陳先生服了一星期藥,病情並沒有好轉,仍是有頭痛,於是再求診那家庭醫生。醫生見他持續頭痛,提議轉約見腦專科醫生作進一步診治,陳先生一直很信任這位有醫德及關心病人的醫生,所以立刻同意約見他介紹的腦科醫生。但陳先生反而有點擔心這家庭醫生,因他看起來比陳先生還像病人,故臨走時溫馨提示這家庭醫生多些休息!事後,陳先生得知這家庭醫生近日因為收到一位病人的投訴,指他沒有為病人進行一項驗血檢查,導致病情的延誤,故為此承受很大的壓力。

 陳先生如期約見了城中有名的腦科醫生,他先向陳先生解釋了很多會患上腦疾病的可能性,隨即安排接受最先進的「照腦」檢查及抽血化驗。陳先生初聽見那麼多的醫學名詞,瞬間未能一下子理解和消化,「腦瘤」二字已把他嚇得半死。不過,為了健康著想,陳先生只好聽從這專科醫生的意見,接受一系列的檢查。雖然報告結果顯示身體沒有大問題,沒有腦瘤,但發現有輕微貧血及血沉降速度(ESR)少許上升,加上陳先生有些脹胃不適,故此,為了安全起見,醫生再轉介他見腸胃專科醫生,以排除腸癌等可能性。腸胃科醫生接見了陳先生後,立刻安排入醫院照胃鏡及腸鏡,結果全是正常,但因著貧血及ESR 較高,又再將安排免疫系統專科醫生到醫院為他跟進。經過多番的檢查、化驗,都沒有新發現,但專科醫生卻向他表示,雖然現時找不出甚麼明顯病症,但因著他有兩項不正常的指數,不能說身體健康是完全沒有問題,亦即不能完全排除他可能有些隱而未被發現的疾病,仍有潛在的危機!現在陳先生兩個選擇﹕一是轉介到大學醫學院見一位國際權威的免疫學教授,作深入檢查;二是每三個月定期檢查身體,密切監察那兩項不正常的指數。陳先生呆望著醫生已無言以對,他已在這一連串的醫療檢驗上花了超過十萬元!

 「…願平安康泰歸與遠處的人,也歸與近處的人;並且我要醫治他。這是 耶和華說的。」〈以賽亞書5719

小驢
、法、理、情」

2018May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