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牧語~耶穌大愛的特徵:祂的慈悲憐恤

默想經文:「他看見群眾,就憐憫他們,因為他們困苦無依,像沒有牧人的羊一樣。」《環球聖經譯本》(馬太福音9:36)

我們活在神所創造的世界裡。祂先創造宇宙和地球,再妥善安排一個適宜人類居住的環境,才創造人類,即是亞當和夏娃。我們活在這自然界裡,說實話,我們每一天都在消耗資源。我們知道資源的豐饒,但也有用盡的一天,可見我們應該珍而重之。

說到底,受造物的存在,見證了父神那普世性的恩典;而耶穌基督的出現更把父神愛世人的心進一步彰顯。

祂極愛世人,甘願孤身走上十字架的苦路。為了救贖罪人,在十字架上,祂背負著人類的罪,以死還清人類的罪債。在世上活著,祂經常被人頂撞,卻百般忍耐。祂表示,饒恕之道是七十個七次(太18:22),意即饒恕別人是無盡無了。祂以醫病和趕鬼濟世,更以神蹟餵飽數目最少有數千的百姓,包括了猶太人和外邦人(可6:37-44,8:1-10)。最值得我們敬佩的是,祂從來不期望人們回報。

祂呼召門徒,全心全意地培育他們,好為天國儲才。祂雖貴為神子,更是猶太人的王,卻放下身段,漂泊人間。正是鳥有巢,獸有洞,蜂有窠,蟻有穴,祂卻四處傳道,無以為家;過著極其簡約、清貧的生活。

祂帶著門徒走遍巴勒斯坦各地,可說是在各城鎮穿街過巷;遠至南方猶太地的耶路撒冷,北至外邦之地的推羅西頓和該撒利亞、腓立比,真是走南闖北。

然而,門徒卻顯得痴頑,信心很小。彼得甚至被主斥責為撒但 (太16:23),後來更三次不認主 (太26:69-75)。尤有甚者,門徒猶大竟然賣主求財。在此,耶穌多次警告猶大也無效,猶大結果走上自盡的絕路(太27:3-10)。但主並不放棄他們,祂在遇難前早已與門徒約定,當祂復活後,要與門徒等人重聚於加利利的山上;並且重建他們的信心,把福音普傳的使命授予門徒(太26:32、28:7,16)。

在細讀福音書時,我們發現福音書的作者們,常以耶穌憐憫世人,作為祂愛世人的特徵。且看以下的節錄:

9:36「他看見群眾,就憐憫他們,因為他們困苦無依,像沒有牧人的羊一樣。」

14:14「耶穌上了岸,看見一大群人,就憐憫他們,治好了他們的病人。」

15:32「耶穌叫門徒前來,說:『我憐憫這群人,因為他們跟我在一起已經三天了……。』」

6:34「耶穌上了岸,看見一大群人,就憐憫他們,因為他們好像羊沒有牧人一樣……。」

深度反省:因著體恤百姓,憐憫眾生,耶穌毫不猶疑地作出關愛和扶貧的行動。由此可見,如果我們要愛得洒脫,不求回報,便要求主賜我們一顆悲天憫人的心。換言之,心中有主那憐憫世人的大愛,便能體諒眾生。愛的胸懷開闊了,雖然付出,但也不求回報;雖然被冒犯,但也有能力實踐饒恕人七十個七次的教導。

說到底,耶穌那無私、不求回報和不離不棄的大愛,不只是要感動我們,而是要溫暖我們的心,好叫我們能溫暖別人的心。這樣,主溫暖我們,我們也溫暖別人,這構成了愛的骨牌效應,展現一個以愛為核心價值的運轉原理。

在這涼薄的世界,溫柔和溫暖的心是多麼的重要。留意我國聖賢孟子說明一個互愛的道理:「愛人者人恆愛之,敬人者人恆敬之。」讓我們啟動這彼此相愛的運轉機制吧!

心靈禱告:愛我的主,多謝祢體諒我的輭弱,知道我只不過是塵土,求你賜我有更大的同埋心,對世人世事多一點憐憫和諒解,好讓我學習祢的大愛,活出祢的樣式。

張永信牧師

註:獲准刊載靈修小品,未經許可,請勿隨意轉載。

每周牧語~阿甘正傳

經文:「我們知道,愛  神的人,就是按他永恆計劃蒙召的人, 神在一切事情上都幫助他們,使他們得益。」《環球聖經譯本》 (羅馬書8:28)

《阿甘正傳》(Forrest Gump)是一部改編自同名小說的電影。1994年中旬於美國首映,瞬間成為北美最賣座電影,榮獲多項金像奬及金球奬,在世界各地也大受歡迎。

電影男主角阿甘的人生際遇撼動人心,觸動百般思潮,也使人感慨萬千。

電影的金句是來自阿甘的母親。她安撫兒子,為阿甘打氣,她說:「人生好像一盒巧克力,你永遠不知道你將會得到甚麼?」其意思是「如果你不去品嚐,你無法知道巧克力的味道。因此,智商只得75、失去父親、由母親撫養成人、從小行動不便的阿甘便勇往直前,永不言棄,走出了天生不足的陰霾,闖出了一片天。

他以出色美式足球運動員的身份闖進大學,更成為乒乓球高手,代表國家與中國選手進行友誼賽。後來,他成為蝦業大王,因投資蘋果公司獲得巨利,成為一代富豪。

他與妻子生下一個可愛、正常的男孩。

他經歷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美國的社會和國情顯著的有越戰、嬉皮士運動、反越戰浪潮、總統尼克遜的「水門事件」、甘迺迪被槍殺、美國和中國關係解凍等等,盡顯二十世紀下旬美國社會的風雲變色,國情複雜多變。阿甘竟然「傻有傻福」,從中冒出頭來,成就功業。

在人生的旅途上,阿甘發揮了極重情義、颯爽而韌勁的生命力,影響著周邊不幸的人,例如:越戰時的上司、因傷重而要雙腿截肢的丹中尉;女朋友珍妮,與他識於微時,卻因童年可怕的陰影走上幽暗坎坷之路,終於因為阿甘那始終不渝的關愛與阿甘成婚,生下小孩。後來,她因染上愛滋病而早逝。

說到底,阿甘走出生命的種種陰霾,活出閃耀亮麗的人生。

深度反省:如果我們有主角阿甘的幹勁,不斷求進步,莫問自己的微小,無視世情的險惡,我們自然能夠活出一個更好,有更多可能的人生。

如果生命是以巧克力為喻,我們不如這樣說「人生就如天父賜給我們的一盒百味巧克力。父神要我們一一品嘗,好叫我們感受生命的奇妙,感悟主同在的可貴,以及知曉生命的使命為何。」如果我們敢於接受這份禮物,學習正視人生,欣賞生命中的點點滴滴是來自父神的美意。那麼,我們必然充滿勇氣,活出比阿甘更優秀的人生。

有人說,我們的人生取決於兩個因素:能力和取態。那麼,讓我們發展和發揮我們的能力,全力以赴,做到極至;也讓我們擁抱我們的信仰,信靠父神,活出新的生命。

心靈禱告:感謝主給我生命,讓我如今活著;明白生命中的種種困難都是來自祢的美意,為要叫我得益處。求祢使我有能力懷抱生命的挑戰,活得踏實、細緻、精練,強大。

張永信牧師

註:獲准刊載靈修小品,未經許可,請勿隨意轉載。

每周牧語~長命百歲的意義

默想經文:「你們要讚美耶和華。你們要稱謝耶和華,因為他是美善的;他的慈愛永遠長存。」《聖經新譯本》(詩篇106:1)

有一位名醫,能醫百病,人稱「再世華佗」。

有一天,來了一位不速之客。他年紀不輕,氣色看來還算不錯。

醫生問他:「你患的是甚麼病?」

他回答:「我沒有甚麼病,但我有一事相求。其實,我已遍尋天下名醫,他們都幫不上忙。」

醫生好奇地問:「我是醫生,你沒有病,卻來找我,到底所為何事?」

這人回答:「我只希望能長生不老,你有方法使我達成這願望嗎?」

醫生笑著說:「世間哪有這種妙藥?你還是死了心吧!」

這人再問:「明白!那你能否幫助我延年益壽,好叫我能長命百歲?」

醫生稍為停頓,沉思片刻,然後問他:「這個倒可以。不過,容我多些了解你;你有家庭嗎?」

這人回答:「沒有,我還未婚?」

醫生再問:「那你有工作嗎?」

這人回答:「沒有,我已退休。」

醫生又問:「那你有甚麼愛好和夢想嗎?」

這人回答:「沒有甚麼愛好,我只是想──如果可能,我要永遠地活下去。」

醫生聽後便轉身,說了以下打圓場的話:

「既然如此,你要求長命百歲到底是為了甚麼?你還是走吧!」

深度反省:不少人每天都在打拼,更有人在人生的戰場上鬥得你死我活。然而,他們沒有目的,沒有願景,只為了能活下去而賣命,其實是白活一場。那麼,也許他們應該反問自己:「在芸芸眾生中,我的存活,到底是為了甚麼?」

按聖經的教導,人活著目的有二:(1) 成就天父託付的人生使命。(2) 與神同行,藉著經練人生百味,認識神的美善,好叫我們過著感恩和讚美神的生活。

心靈禱告:慈愛主,我不求長壽,但我求祢讓我活一個有方向、有目標的人生,好叫我不白活此生。

張永信牧師

註:獲准刊載靈修小品,未經許可,請勿隨意轉載。

每周牧語~自我防衛的真相

默想經文:
「你們要住在我裡面,我也就住在你們裡面。枝子若不留在葡萄樹上,自己就不能結果子;你們若不住在我裡面,也是這樣。 」《環球聖經譯本》(約翰福音15:4)

我們的始祖亞當犯了罪,離開了神,剝離了祂的引導和守護。從此,由於要活在一個被咒詛的世界中,我們從小就學會了一套求生技能。此求生技能的學習過程是從成長背景及天性兩大因素組裝而成。這一套求生技能在心理學上可稱為「自我防衛機制」(self-defense mechanism,來自弗洛伊德),或俗稱為「生命的圍層」,又叫「安舒區」。

常見自我防衛的表現有:

(1)思維偏執:目的是保護自己。研究指出,這是成長環境惡劣,再加上個人風格使然。這類人長大後,其思想變得偏執,思維難於融通,總以一套既定的思維模式審視世事。這類人最大的問題是適應能力低;在討論問題時,未能集思廣益;因為極度自我中心,排他性強,與別人的相處困難。

(2)不斷自誇:目的是表現自己強大。聽見的人多數是半信半疑,但當事人卻獲得一心理果效:自我感覺良好。

(3)批評成性:視外邊世界充滿不公不義,不斷地對人及事作出極其負面的批示,好像是在替天行道,其實是藉此提升自己。這樣的人同樣達至一心理果效:自我感覺強大。骨子裡,他只是五十步笑一百步。

(4)諉過於人:不承認在問題中自己要負上的責任,一切問題都可以解釋過去,藉此暗示問題是別人的。如果自己真的犯錯,也是別人做成的。這類人同樣得著一心理果效:自我感覺良好。

(5)走為上著:當危難臨到,我們都有一傾向,便是撤離現場,以免受傷害;這是人類自然保護的本能。但是,如果這成為常態,情況便不妙。因為我們活在的世界、國家、社會,甚至教會及家庭,危機和困難是難於避免的。只逃避而不面對,豈不成為埋首於土堆中的鴕鳥?人生只在逃亡,豈不是在消耗青春,白走一趟?

說實話,自我防衛一方面能達到保護自己,免受傷害的優點,但與此同時,滴水不漏的自我防衛使我們的自省能力極低,生命成長緩慢,內在生命更新困難。這樣的人在思維模式、視野和胸襟上都有極大的進步空間。

留意在世的耶穌基督的教導:你們要住在我裡面,我也就住在你們裡面。枝子若不留在葡萄樹上,自己就不能結果子;你們若不住在我裡面,也是這樣。(約15:4) 復活主呼喚著我們用一個逆向的做法:在仔細審視自己後,明白原來自己絕對是「有限公司」,於是便決定不再靠自己,放下自我防衛的機制,走出我們的安舒區與祂聯上,放手和放心把自己全然交託祂。

深度反省:當我們如枝子緊接在葡萄樹上時,主便開始轉化我們那既原始又粗淺的內在生命。如是者:(1)祂的全權壯大我們的胸懷和信心。(2)祂的全智提升我們的視野和研判能力。(3)祂的大愛溫暖我們的心,我們便能溫暖別人的心(牧者心便油然而生)。否則,當重大考驗來到時,我們必定走樣。我們本相的醜陋必然顯露,果子更加欠奉。

心靈禱告:主啊,靠自己而活的生命早早使我心靈厭倦,如今我倦鳥知還,我願把自己交付於祢,倚靠祢活好每一天。

張永信牧師

註:獲准刊載靈修小品,未經許可,請勿隨意轉載。

每周牧語~毛毛蟲要過河

默想經文:「……因為我從前逼迫神的教會。然而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神的恩纔成的……。」《和合本》(哥林多前書15:9-10)

這是使徒保羅把他的從前和他的今日作對比,可說是天差地別。從前他以基督為敵,逼迫神的教會;後來他竟然逆轉,處處為主作見證。如此大的改變,全在乎他的成長。他真的成長了,價值觀不同了,思維改變了,行為也隨之而改變。

 以下是一個使人得到很多啟發的故事。

有一條毛毛蟲,牠想過到河的對面。河水很急,不好過去。牠就請教別人有甚麼方法。

 有人跟牠說:「找一條橋,走在橋上,就可以過去;辦法簡單至極。」可是,毛毛蟲找了大半天,才發現這條河附近沒有橋。

 有人又跟牠說:「坐在葉子上面,不就可以漂過去嗎?」但是,毛毛蟲看見所有葉子都是漂到河中心,就給滔滔的河水沖走了,或是沉到水裡去。

想來想去,沒有辨法;牠被逼放棄了。

結果,有一天,牠為自己作了一個繭,把自己困在裡面;看來就是連正常的活動都沒有了。牠動也不動,身體卻在蛻變中。未幾,毛毛蟲蛻變成一隻蝴蝶,破繭而出,展翅高飛;牠一下子就飛到河的那邊了。

所以,解決的方法只有一個:生命成長。

深度反省:生命中有不少問題,唯一解決的方法就是生命成長。因為人成長了,眼界就高了,思維便通了,能力也大了。他能夠解決問題的套路也多了,問題可以迎刃而解。

 說白了,生命中最大的問題不是外來的,而是裡面發出的。我們懼怕變化,也不願意改變;因為當中有冒險成份。不過,這就等於把自己埋首在土堆裡的鴕鳥,只求自我感覺良好,無視這世界在改變中。其實,這是自欺欺人而已。

心靈禱告:主啊,求祢給我勇氣和決心,作應該作的事。每一天都走在成長的路上,好叫有一天我回望時,真的發覺現在的我和過去的我是有明顯的分別。這是因為生命給祢改變了!

張永信牧師

註:獲准刊載靈修小品,未經許可,請勿隨意轉載。

每周牧語~燃著生命的火點:永不磨滅的盼望

默想經文:
「我們若盼望所不見的、就必忍耐等候。」《和合本》(羅馬書8:25)

保羅所說所不見的」,是指主那榮耀的再來,一個強勢的回歸。好叫一切屬祂的人得著拯救,進入榮耀的永恆裡。因此,保羅於羅馬書八章十八節表明:「現在的苦楚、若比將來要顯於我們的榮耀、就不足介意了。」

新冠肺炎狂襲普世,帶來人間不少苦楚,我們也活得困苦。有一些我們認識的友好也不幸染病,有些還不治離世。死亡離我們從來沒有這麼接近。因此,心中常存盼望從來沒有這麼重要。也許,我們可以從以下的故事得著啟迪:

二十世紀初,美國出現了一位平民作家,名叫歐亨利(筆名:O.Henry)。他平生活得坎坷,母親早逝,父親酗酒,他也患上了這惡習。他曾入獄,藉著寫小說掙錢,養活在外的小女兒。

他寫了很多短篇小說,故事的特點便是結局常常出人意表,卻絕不嬌情,情節合情合理。文章風格平實無華,並且語帶幽默,實在反映當代中下階層生活的艱苦。

他以一篇叫《最後一片葉子》的短篇小說聞名於世。故事發生在紐約格林威治村,一個貧困,聚居了不少平民畫家的地方。

在一所區內小樓中,住了三位畫家。樓上住了一對相依為命的年青女畫家,其中一位患了嚴重肺結核病;另一位,即是她的室友,努力地照料和鼓勵她。樓下則住了一位潦倒的老畫家。

有一天,患了重病的女畫家拉開窗簾,看看窗外的風景時,發現對面牆壁上長著長春藤。由於這時已是寒冬,長春藤上只留下五片葉子,其他葉子都掉在地上枯萎了。此情此景使病人心靈更為沉重。她對室友說:「我的生命便好像對面的長春藤,當最後一片葉子掉下來時,便是我離世的日子。」

室友努力地勸告她不要想得這麼消極。室友把事情與樓下的老畫家分享,他們便一起力勸病人不要胡思亂想。但是,她求死的心意已決,勸告看來無效。

有一晚上,室外風雨交加。室友極度擔心,心想那五片葉子那裡能夠承受這麼大的風雨,必然熬不過而掉下!

到了早晨,病人撥開窗簾,看看窗外的長春藤,竟然還有一片葉子掛著。她便對室友說:「長春藤上只留下一片葉子,可見是在告知我大限快到;只等最後一片葉子落下,便是我生命的終結。」繼而,又來了一個狂風暴雨夜。到了翌日早晨,病人又再望窗外,怎料那片葉子仍然掛在長春藤上。

這時,病人開始醒悟。她反省自己的自暴自棄,反省自己不如這片葉子的求生意志,也因而連累室友日夜為她操心,實在慚愧。於是,她便重拾生趣,挺身昂首,誓要打敗病魔,活下去。

結果,她漸漸好起來;而那老畫家卻病逝了!

原來在風雨交加的那個晚上,老畫家獨個兒找來長梯,拿了畫具,攀上牆壁上,在那長春藤處劃上一片葉子。他畫功精湛,維肖維妙,無怪乎那片畫上去的葉子總不會掉下來。他因而染上風寒,從此一病不起,最終與世長辭。

不過,他留下的一片葉子,卻帶給女病人生存的盼望,使她重獲新生。

深度反省:人在困難和苦澀的日子中極需要盼望,才有力量支撐下去。也許,作者歐亨利心中也在尋找這一片不會掉落的葉子,好成為在坎坷歲月中的盼望。

基督的死而復活,成為我們人生終極的盼望,有如那一片永不掉下來的葉子;這盼望是永不磨滅的。

主必再來,祂要翻新世界,為我們重建那失落的樂園。這是聖經的應許,是必不落空的。因著這盼望,我們必須抖擻精神,好好地活在當下。

留意第一位取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亞洲人──印度詩人泰戈爾如此說:「死亡不是光明的熄滅,而是因著黎明將至,把燈關掉而已。」

禱告:求主耶穌給我永不動搖的信心,滿懷盼望地等候祢再來。這盼望帶給我生趣,也成為我心中的力量。好讓我以最好的狀態活在當下,宣揚祢的美善,見證祢的作為。

張永信牧師

註:獲准刊載靈修小品,未經許可,請勿隨意轉載。

每周牧語~追求錯誤,生命不保

默想經文:耶穌又對大家說:「如果有人想跟隨我,就必須捨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隨我。」《環球聖經譯本,路加福音9:23》

耶穌要求我們捨己,背起十字架來跟從祂。看來這是極度的犧牲和付出。然而,人必須先要自我否定(self-denial),才能換來有主同在的生命。有了主的生命,我們便是新的創造,心意更新變化。這便是作為屬靈人所應該具備的,一個嶄新、基督徒的生命。

出生於十九世紀初的清朝名臣曾國藩,本乃農家子弟。他28歲中進士,30歲升為翰林院檢察,37歲那年他連升四級;短短9年從一個鄉野之輩封侯拜相,屢立軍功,權傾天下。

有一次,他坐上四人抬的上朝。

在一狹隘的巷子裡,遇上一八人抬的大轎。那些轎夫看到攔路者只是四人抬的轎子時,心想內坐的官員一定是低級的。於是便以對方不讓路,對高官無禮為理由,把曾國藩從轎內揪出來,給他一記耳光。

喧嚷一番後,八人轎的官從轎內探出頭來看過究竟,見到眼前的竟然是曾相國。他知道闖下大禍,慌忙下轎,跪在地上,連連叩首,聲聲死罪。

曾國藩極有胸襟,並沒有大發雷霆,只說了幾句客套的話,便放他離去。

深度反省:這是一個因為只看表面,結果差點兒烏紗丟了,甚至性命不保的個案。

這個案映現了人類一向以來所潛藏著的問題:活得表面,追求的大都是眼前看來風光的東西。例如:樣貌出眾、富可敵國、有權有位等。至於,其內在的品德如何,由於難於知悉及評估,大都被擱置一旁,不聞不問。

我國不是強調先修身,後齊家、治國和平天下嗎?

小時候,我們的老師豈不是要求我們品學兼優、才德並濟嗎?

我們不是強調要作屬靈人嗎?

但是,為何今天我們只是忙於六天工作,第七天仍然在教會中工作,以生活繁忙,甚至事奉繁忙為秤錘,卻沒有花時間開闢我們內心的天地呢?難道我們沒有發現,我們花在群眾中的時間和精力,是遠遠超過我們默想神的話和與主培育親愛的關係的空間嗎?

不少信徒,其屬靈的戶口其實已到了負資產的臨界點。

說到底,這社會,甚至教會要求我們有美好的公眾形象,我們心靈園地的凌亂誰又會知曉?然而,所衍生的是一個一個粗淺和原始的生命。若是這樣,我們如何能在這紛亂不堪的世道中立身安命?如何在末世的重重考驗中成為中流砥柱?

在此,讓我們聆聽主的呼喚:「如果有人想跟隨我,就必須捨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隨我

換言之,祂的意思是「我兒,自我否定,放下你不堪的生命吧」。

禱告:主啊,如今我鳥倦知還,求祢擁抱著我,好叫我如斷了奶的嬰孩,安息在祢的懷裡,感悟祢的柔和謙卑;好叫我能重新振作,活一個優美的人生。

張永信牧師

註:獲准刊載靈修小品,未經許可,請勿隨意轉載。

每周牧語~再接再厲,成果可期

經文:「我們行善,不可喪志。若不灰心,到了時候,就要收成。所以有了機會,就當向眾人行善。」《和合本》(加拉太書6:9-10上)

保羅並沒有註明「行善」到底是指甚麼。按下文所言,其大概是指在金錢上支助有需要的人。留意保羅表明不喪志和不灰心的表現,便是「有了機會」便要行善。事實上,人喪志和灰心能使人陷在絕望中,胡思亂想,虛耗心神;以致抹煞了眼前的機會,實在可惜!

1865年出任英國愛丁堡大學校長的名史學家湯馬斯‧卡萊爾 (Thomas Carlyle),是一位撰寫歷史的作家,其著作在英國維多利亞時代甚具影響力。

他的名著有《英雄與英雄崇拜》及《法國大革命》等。

談到《法國大革命》,他寫這本書的過程一點兒也不容易。首先,他花了很多時間和心思寫了這本巨著的底稿。他力求完美,於是把全書的底稿送到他的好友米爾的手中,希望米爾能給予意見,好作修訂。

怎料,過了幾天,米爾垂頭喪氣、氣喘如牛地來找他,告知他一個極為可怕的消息。他家的女傭竟然把底稿當作廢紙,全部扔到火爐裡燒成灰燼。

此壞消息帶給卡萊爾切心巨創打擊,他多年嘔心瀝血的巨著竟然就此付諸一炬,怎不使人沮喪?然而,卡萊爾並沒有因此而放棄。不久,他重新振作,坐下來,再提起筆來寫他的《法國大革命》。

由於這是他第二次寫同樣的東西,正是熟能生巧,他把積存及經過沉澱的史料,再行整合,正是妙筆生花,寫得更為細緻和精準。終於,他完成了其巨著。現在我們所閱讀的《法國大革命》,便是他第二次的作品。

深度反省:人生路忽夷忽險,挫敗頻生。常言道:「高峰之後是懸崖」,能夠擇善而固執之,永不言敗的鬥心,是任何優秀生命必須具備的條件。

對於挫折,我們人性的反應是感到沮喪、失落、逃避;臉上一片茫然。然而,請不要久留在這自憐、自怨自艾的困境裡;請不要讓你的情緒暴走,直到它把你的生命吞噬;請安靜下來,留意你心中內住的主耶穌在輕叩你的心扉。

請緊記,愛你的主甚願與你相遇,請你把迷亂和傷痛的心交給祂;祂必能撫平,換來平安、踏實和重新振作的心力。這樣,你才能夠心無旁騖,專心致志地繼續上路。

請再接再勵,成果可期 (甚至超過預期)。

人生的努力有所成,固然能貢獻社會及教會。然而,在對比之下,生命能從困境中走出來,經歷主的慈愛和祂的守護,這價值更大。因為一個飽經磨煉的生命,必然活得更強大,其貢獻在質和量上更顯優勝。

禱告:求主幫助我,在困難、失落的日子裡學習那歸心的禱告,好讓我回歸心靈的家園,那裡有愛我的主耶穌基督在等候。

張永信牧師

註:獲准刊載靈修小品,未經許可,請勿隨意轉載。

每周牧語~格局決定結局,起點決定終點

經文:你要謹守你的心,勝過謹守一切,因為生命的泉源由此而出。 《新譯本,箴言4:23

心代表了人的思維模式。人心想甚麼,活著便是甚麼;正是「生於其心,行於其身」,這是真的。

在求學時期,筆者做了不少前沿性的福音工作,負責大學校園的佈道;所接觸的,都是莘莘學人,知識份子。

為了好好裝備自己於個人佈道的技巧,例如:學園傳道會的屬靈四律、三福,再加以熟讀衛道性書籍,如《鐵證待判一、二集》等,務求習練純熟。傳講時,再加上十足的誠意及情真意切的態度,成績倒算不錯。

猶記得數個很特別的例子,其中兩個很具代表性。

有一位女同學,應邀參加教會的青年團契,其後更參加小組查經。她為人謙和、外表娉婷可人,性格極其平易近人。

在一次查經中,她徐徐地說:「我甚麼都不懂,是很無知的,如今你們把這麼好的福音告訴我,讓我認識主耶穌,我很感謝你們。」

她決志了,接受基督為救主和生命的主。

自此,她的生命不斷成長,成為團契的職員,後與一位弟兄成婚,組織基督化家庭。

另一個案是一位年青俊俏的男同學,他也應邀而來,參加教會的各項活動。

未幾,他在一聚會中表示:「我來教會尋找你們所說的,使人興奮、屬靈的經歷。然而,過了這麼久,我仍然是一無所獲,如今我向大家道別。」

說畢,他便轉身逕自離去,頭也不回,不留下半片雲彩。

猶記得,他說話時面帶笑容,滿懷自信。看來,他已下定決心,回絕福音。

回想起來,二者都是尋道者,但結局卻大不同;分別在於他們的心態。那位姊妹存著柔和謙卑的心,虛心求教;最終她尋獲了,也被神尋回。後者卻要求福音能滿足他的好奇心,成全他的心願。他回絕了福音,也被擯於救恩的門外。

多年來的觀察,我有這樣的發現:不論你如何暖場,有些人總是熱不起來,他們的心總是冷冷的。究其因,他們的思維模式,已偏執至滴水不漏的地步。

反省:有人說:「起點決定終點。」人內心的格局,左右他的屬靈結局。換言之,留意自己的思想,是否陷在固步自封,自以為是的地步。

某牆壁上有一貼文:「堅守信念,刀槍不入」;人固然是要擇善而固執之。說到底,是非不分、無視真偽的執念,不值得堅持。

請不要成為埋首於土壤裡的鴕鳥,只求自我感覺良好。恐怕有一天戚戚回顧時,已追悔莫及。

末了,因為主愛我們,我們也愛祂,更以生命相酬。

不過,我們有沒有想過,我們必須經營好一個更好的自己,成為一個優質的僕人,獻呈給祂?因為祂是配得我們以一個最好的狀態回饋祂。

禱告:主啊,求你使我的愛心在知識和各樣的見識上多而又多。如今,我的心是敞開著的。我願意好學不倦,在屬靈的跑道上前進,生命成長不斷。

張永信牧師

註:獲准刊載靈修小品,未經許可,請勿隨意轉載。

每周牧語~以德報怨,武夫變俠士

經文:我們有這寶貝在瓦器裡,是要顯明這極大的能力是屬於神,不是出於我們。《新譯本,歌林多後書4:7》

 保羅自言是瓦器,在他裡面有一寶貝,是為「耶穌基督」;這是他活出強大生命的源頭。換言之,如果說保羅偉大,倒不如說,是基督藉著他得以顯大。

 其實我們都是瓦器,唯有基督的內住,我們內在生命從而改變,從此活得不再一樣。

 以下是一個「武夫變俠士」的故事。

 話說,有一年青小伙子與別人比武,一下子便被對方打下擂台,更當眾受辱。他義憤填胸,誓報此仇;更下定決心,要走遍名山大川尋訪武術界高人,然後拜師學藝。學成後,再與此人決一死戰。

 終於在山之深處,他遇見一高人。他放下一切,拜他為師。

 過了一年,他要下山。為師的便問他:「你下山要報仇去嗎?」年青人回答:「是的。」

 師父追問:「你有把握打敗他嗎?」他回答:「沒有把握。」

 師父續說:「那你還是留下來繼續苦練吧!」年青人唯有留下來。

 再過一年,年青人又再要求下山。師父問他同一問題。年青人的回答也是一樣。結果,他還是留下來。這情況在日後數年中重覆出現。不知道過了多少年,年青人終於不再要求下山了。

 時間的巨輪滾動而前,二十年晃眼過去。有一天,年邁的師父找來已屆中年的「年青人」,對他說:「你可以下山了。如今,你的功夫已遠超為師,你必能把昔日的對手打敗。」

 這人卻回答師父:「我不下山了。」

 師父感到奇怪,問道:「你還是怕敵不過對方嗎?」

 這人回答:「不是的,而是我不再恨他了。多年前,師父教我的習武之道,漸漸改變了我。我早已釋懷,舒心地活,復仇已不是我學功夫的原因了。如今,我的學習是要充實自己,好成就一個更好的自己,藉此回報師父的教導和恩情。」

 師父笑道:「那太好了。你已不是只求功夫了得的武夫,而是古道熱腸的俠士。如今我大可放心,把掌門的職責交給你了。」

深度反省:內在思維的改變,把心魔克服,恨意全消;此人是不戰而勝。反之,內心不變,執念仍在,心魔猶存,敗局已定。

 換言之,青蛙要變成王子,不單是外表的華麗變身,重要的是內在生命的轉化。否則,有王子相貌、青蛙心者,只算是一位畸形人。

禱告:主啊,我不要只有外表是基督徒,內心卻依然故我。求祢進入我的生命裡,使我的內在生命更新變化。求祢按著祢的應許,與我同行,助我成聖。

張永信牧師

註:獲准刊載靈修小品,未經許可,請勿隨意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