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德淳「EQ接見室」之與人建立長久親和的關係

我很喜愛與小孩聊天,因從他們身上總讓我想通了如何能與人有美好交談的方法,例如常給對方講一些未知的新鮮事物、分享正面及有積極性的話題等,也會讓彼此產生好感覺而想有繼續溝通的動力。所以,一家人如果只訓練孩子勤力而讓他/她變得更聰明,但卻從未示範過何謂謙虛,這只造成孩子常急於用最快的方法來解決問題,漸漸便成了急躁的人而難容得下那些頭腦不太靈活的同學及朋友了。

因此,我常提醒家長如何用身教來示範一個謙虛者應有的行為展現。以下是一些小學生嘗試描述謙虛者的行為,一個讀小六的男孩子說﹕「就算取得高分時也不會到處誇獎自己有幾叻,不一定要有獎勵的渴求,並可告訴自己仍有很多人優勝過自己。」一個讀中一的男孩表示﹕「能懂得甚麼時候禮讓,但若知道應該要表現自己時,就要盡力去做,不需太退讓。」一個讀小二的女孩說﹕「能努力地想方法來改善自己的壞脾氣,不想媽媽因我而不開心,想一家人快樂。」那作為家長所展現的謙虛又是甚麼?我從學生方面得了點滴啟悟,就是家長應對孩子感興趣之事而同樣地感到有興趣,並一起伴他們去追尋,即喜歡他所喜歡的,就像小孩對待好朋友,研究對方的興趣並被感染,進入對方的世界便有傾談的話題。

我反省到,當與人建立長久親和的關係時,就需先願意放下自我,學喜歡對方所喜歡的事,並看為一種具「創造性的藝術」探索;在建立互信的關係中要彼此效力,即可以隨時作領導者,但也可隨時成為跟隨者。其次,就是當爭論的時候,願意放下為滿足自己的好勝,思考以最高的真理為達到兩者有共識的目標。再者,就是勇敢地否定目前不是最好,為更好的明天作檢討。最後,是不以目標成效導向為評分標準,而是以享受及珍惜每次共在一起為最佳的美好時機。

「他使萬事各按其時,成為美好;他又把永恆的意識放在人的心裡;雖然這樣,人還是不能察覺 神自始至終的作為。」傳道書311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Sept19

余德淳「EQ接見室」之令自己失敗的真正元兇

與無數學生交談中,發現一個令人激動的情況,就是每個學生曾經有過發奮圖強的經歷,只是到了最後他們仍輸給一張考試卷,更因而自我判斷不是一個讀書的人才,於是便意志消沉。有時,我真的為他們感到很不甘心,因人的價值又豈能靠一個制度能作決定的呢?後來,我明白為何年青人表示﹕「人生道理有誰不明白,但就是不能說服自己作出改變。」以及,他們因接受了自己是一個失敗者的身分,從而在不知不覺間更愛上了這個形象,反倒不適應做回一個積極的人。此刻,我會向這些青年人分享一個驚訝的真相,就是讓他們看見令自己失敗的真正元兇﹕那個「我」在不知不覺間拒絕成長,而甘願長期接受被扶助及依賴他人而活。

隨後,我會用一個辦法來讓他們建立上進的決心,就是引導他們找到一個讓自己復生的刺激點。曾勸導一個原本今年應讀中二的男學生,但因惡劣的操行而頻頻被記缺點,最後遭兩次留級。他告訴我,不能忍受老師標籤自己因不順服就是一個壞榜樣的學生,所以無論發生甚麼事,也被認為是屬他的錯,他沉不住氣,便用不禮貌的字句來反駁老師。於是,我提醒他說﹕「這種因衝動而展現的言語暴力,更證明老師對你的懲罰是對的。因此,你更要有做中學生的傲氣,就是只管繼續努力現在所需要做好的事,來證明他們對你的判斷完全是錯的。最後,無論結果如何,當你願意用意志力來履行這份努力,已值得為自己慶祝了。」我又記得有一位中四學生說﹕「我讀中二那年,無心向學,常到網吧打通宵機,也知道父母提醒的大條道理是為自己好,但忠言逆耳;我直到升讀中四時,突然想收心養性,因我好想入大學讀機器工程。」於是,我發現第二種令學生上進的方法,就是引導他們建立更多長遠的目標及興趣。

總的來說,我認為上進的人時刻能因被刺激下而尋找到對某些事物的熱情所在,並因著這份熱情的推動下努力地學新知識;然後經長期操練、反省和實踐,最終讓這些學問融入在日常生活中,並成為持之以恆的好習慣。

「所以,我親愛的弟兄們,你們務要堅固,不可動搖,常常竭力多作主工,因為知道你們的勞苦,在主裡面不是徒然的。」哥林多前書1558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Sept_12_EQ

余德淳「EQ接見室」之彼此有共識的溝通

我發現造成親子關係不和的一個陷阱,就是父母常認為將最好的方法提供給子女,但結果不但看不到孩子的進步,反而彼此的拉鋸戰更見愈演愈激,心知問題嚴重,卻是束手無策。作為親子間的協調者,我發現父母很少詢問孩子﹕「你認為爸媽講的方法合理嗎?理由何在?」然後在搜集資料願意作出微調的。

舉例說﹕有一位媽媽十分憂心就讀小四的女兒,每天習慣啜手指一小時才感到快樂,於是她告知女兒,如再這樣啜下去的話,手指會變硬至有一天被切除。當我問及這女孩有何理由仍未能戒除這習慣,她表示不會相信這些沒有根據的說法,這是屬幼稚園低程度的理由。我再追問﹕「你怎麼才能說服自己改掉這習慣呢?」她想了一想後回應﹕「我好想吃零食,但媽媽不批准,所以只好以啜手指來解悶氣吧!」原來,這疑團的答案就是這麼簡單,只需給她點零食便可。當父母對孩子失去包容,又在情緒失控前,我常反問他們﹕「最終想看到點樣的結局?是親子關係破裂,還是一家親和呢?」

我訪問了一些學生﹕「有甚麼因素令一家人可愉快地交談呢?」一個讀小五的女孩回應說﹕「妹妹喜歡找我玩,因我平時會留意妹妹喜歡玩的是甚麼,所以常常會刻意提及那些她喜愛的東西。」一個讀小三的男孩表示﹕「我喜歡與媽媽聊天,因在每次講完故事後,她會刻意讓大家交換一個笑話,媽媽十分欣賞我的笑話,大家一起笑,最後我會笑住入睡。」一個讀中一的女孩認為﹕「一家人聊天時,應該一致地做以下行為﹕不需要太過正經和太過有禮;聽別人講話時不應發呆,若再不同意時,也不應立即插咀,總之彼此尊重。」

當聽到學生的心聲時,我歸納了一條有效的溝通方程式,那就是要每天操練三種氣質﹕謙虛、上進、通達。當人明白溝通需讓彼此有共識為目標,並想有進步的動力時,若果只想盡快滿足自己很想改變現狀的渴求,而沒有謙卑地放下自我,去了解對方的步伐是否同步,最終又是跌入另一種具關係壓迫的追趕狀態罷了。

「誰都不可自欺。你們中間若有人自以為在今世有智慧,倒不如變為愚拙,好成為有智慧的。」哥林多前書 318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Sept_5_EQ

余德淳「EQ接見室」之奪取孩子心的溝通精髓

每次與小孩面談,在結束前5分鐘,我都會問他們下次會否喜歡再用剛才的交誼方式,他們的回應總令人有鼓勵性的反省。有些學生會用「貼心」來形容我的表現,因為他認為我不單是因材施教,並努力地思考不同的辦法來讓學生明白。聽後感到好快慰,這不是因為小孩對我的讚賞,而是再次證明不要輕看小孩的感受,他們也會懂得如何分辨對方是否用心及尊重的態度來與他們溝通。

當中有一些值得父母參考的溝通精髓,就是如何奪取小孩的心。例如﹕「怎樣減低孩子對父母給予進步意見後的過敏反應?」那就是要以熟練平靜的聲調帶出論點,以取代急快難以深入思考的壓迫感;此外,「怎樣使孩子能專心聽父母講話?」那就是先明白當人處於勉強專注的狀態時,這會使腦皮質活動增加消耗,建議要擅用喜悅臉容的表情、規則,讓孩子先把心情放鬆後才能集中聆聽;父母也要減少以權威為主的態度,而多用與同輩溝通的氣氛,來引發親子傾談的動力;最後,如父母想孩子更有效地掌握剛才的教導,建議多用精警小總結來有助對方牢記。

我為何常建議父母要多練習運用以上能引起孩子與你們有交談的興趣?因為當你們願意走進孩子的內心時,才會驚訝地發現孩子的成長速度會超出你們的所求所想。想了解孩子如何看成長,我通常會問他們﹕「相比去年,你會較喜歡哪一個的你?是現在,或是過去的一年?」一個讀小四的女孩說﹕「我喜歡今年多了一歲的自己,因為我認識新朋友的數目才會有按年遞增的機會。」一個讀小五的男孩說﹕「我想回到去年,因我可有重新考呈分試的機會,從而增加入心儀中學的機會。」一個讀小四的男孩說﹕「我不想回到過去,因我可以有大個仔的感覺,那我就不用被阿媽罵,又因學習新事物的能力大了,那我就不易被人取笑。」

從以上孩子的分享中,讓我明白若能尋找自己的熱情所在,才能讓孩子建立成長中的推動力。及後,當孩子能享受成長的快樂時,他們才會自發地要求自己更上一層樓。

「它是種子中最小的,但長大了,卻比其他的蔬菜都大,成為一棵樹,甚至天空的飛鳥也來在它的枝頭搭窩。」馬太福音1332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Aug_29_EQ

余德淳「EQ接見室」之建立有情緒傾訴的文化 

我與孩子面談最感滿足的是﹕從起初十五分鐘的不情願到最後近一小時結束前,他們帶著那份微笑及放下心頭大石似的安然地離開。可能你會認為這有甚麼出奇,小孩本來好容易開心,他們實屬天真無邪、無憂無慮的一群,但經驗告訴我,每五個孩子中就有三個談及「為何自己不願意向父母透露心事」的無奈時,而突然大喊起來。我相信這一代的小孩常被父母責備不夠專心讀書和對任何事提不起興趣的真相,是他們的心理疲勞大過生理疲累,即常處於心理負面的狀態中,而這些情緒干擾就成了分心的致命來源。因此,他們給人的印象多是固執、常與人相比較後而很在意、難於因應不順境而作出變通。

一個讀小五的女孩子說﹕「我的心事多是關於做錯事上,與朋友講會得安慰,但同父母講只得到責備。」另一個讀小六的男孩子說﹕「我曾嘗試將未能解決的事向父母請教,結果不但得不到想要的答案,反換來大條道理的轟炸,但最無聊的是,永遠勝利只屬父母一方。我無論講甚麼都說不過他們,漸漸感到好自卑。」一個讀中一的女孩子説﹕「我不想同父母講任何事,見到他們就有一種討厭及自責的矛盾,因討厭他們常迫我做不喜歡的事,又一定沒有選擇的餘地,最重要的是他們不信任我有處理問題的能力,故我會懷疑自己是否真的咁無能。」

其實,為何一家人難於坦承地討論以上的心結呢?我認為一家人先要建立有情緒傾訴的文化氣氛,其表達的目的不是為了一刻不吐不快的舒服而不需對講話負責任、不是證明自己的道理是對的,也不是只想對方改變來遷就自己的不安感,因這不是溝通,而是一場交易。一場珍貴的交談,能讓彼此享受到有被重視的感覺(be priced),讓不安的心靈有泊岸走近彼此的安穩(harbouring effect),最終是為了建立互信及關愛的家庭。世上有一些表面看似簡單的道理,但想深一層,簡單的背後其實殊不簡單,只有當你願意縮細那個我,將對方的感受放大時,才有機會看到這份簡單中的美,這是多麼令人嚮往。

「你心裡不要輕易動怒, 因為惱怒留在愚昧人的胸懷中。」傳道書79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Aug_22_EQ

余德淳「EQ接見室」之讓躁動的關係回復平衡

最近在接的個案中,大多是一些疑似多動症孩子的父母,他們來尋求幫助,面對的問題很相似,就是「究竟應否讓孩子接受藥物治療?」我明白父母於此刻徘徊在愛與痛的邊緣,一方面想否認自己的孩子不是病人,另一方面又眼見孩子如此失控及多次被學校投訴不對勁而感到無奈和無望。我們與孩子活在這急速多變的香港社會中,究竟如何在面對不同的打擊下,一家人仍能維持一份平衡的能耐力,即達到「想、說、做」的一致和諧呢?讓我們從數位孩子的回應中學到一點如何管好情緒的智慧吧!

有一位10歲女孩與我分享﹕「最令自己發脾氣的是家姐用粗口來罵我,有好多次想還手。但有一次我罵哥哥,他不但沒有打我,還回應我說﹕『你叻晒啦,我最蠢,你最叻…。』令我相當慚愧,因感到哥哥的動機是想與我和好。於是,嘗試用這講話的方法來回應家姐的不友善,因我也想與家姐和好和令她開心。」

另一位8歲男孩與我分享﹕「我很不滿這個與我一起學游水的男孩,因他常向我潑水和戲弄我,真的感到好煩並想用力打他。但我記起爸爸曾教導說若還手就等於認輸,所以當估計對方或有一個不良動機時,同時多想出一個正面動機,估計對方可能十分喜歡與我做朋友,並想大家一起玩,才三番四次向我潑水。」

一位6歲的男孩表示﹕「最令我情緒失控的是﹕媽媽常以『不再帶你去食壽司』來作為我做功課做得慢的懲罰,但每次我也只會生氣一會兒,因為在不開心之時,腦海會想起我與媽媽一起去旅行的快樂故事,故很自然地便笑呵呵而忘記這殘忍的懲罰。」

從以上孩子心聲的整合中,我發現能讓躁動的關係回復平衡狀態的方法,包括﹕先努力做自己能力範圍內的事,耐性不等於被動處事;對必須改變的事並找到正確價值觀後,能接受起初的不適應,然後鼓氣勇氣立即行動及堅持下去。總的來說,如一家人要有一起共患難的同心,要先學會向對方解釋自己的真實遭遇,然後透過獲得彼此諒解,最終以修補關係為共同的目標。

「恩慈的話好像蜂巢中的蜂蜜, 使人心裡甘甜,骨頭健壯。」箴言1624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Aug_15_EQ

余德淳「EQ接見室」解困智慧來自經驗累積

有很多人問為何愈活愈有不快樂之感,打從心裡發出真心的笑容像已是遙不可及的事。試問一問不常笑及繃著臉的父母,又豈能要求培養出的小孩是一個快樂的人呢?我感到好奇的是:在子孩眼中的困難到底是甚麼?我渴望從他們身上找到一點點生活的智慧。倍增幸福快樂感。這讀小二的男孩說:「我最感困擾是求情,雖然我已「跪下隻膝」順著媽媽的方向指示走,但最後還是需要答允聽晒媽媽的話才得原諒。」另一小四男孩說:「我很討厭做中文功課,每次做功課時,我都大叫並在地上滾動,但後來開始感到地柀又凍、又硬,人也累,故便停下來。後來發現只要肯返回坐位及下決心去做,一口氣便可完成。」那個小一男孩說:「我在運動會的跑步比賽輸了都沒有發脾氣和應到傷心,因為我知道可以在今晚的夢境中見到自己成了最強的冠軍跑手。」

從以上的對談,以及整理孩子的逆境心法,我發現原來從小需鍛鍊一份毅力的第一步是來自於一份興趣,即用熱情去真心去喜歡你所做的事;第二步是每天練習,即每天盡可能把事情做得比前一天更好;第三步是帶著有希望的信念,即相信當一個人有自我懷疑時,就必須學習堅持不去,那就能把毅力內置成為一種習慣。

其實,一個真正快樂的孩子是能接受限制、規則和標準的,因為無拘無束的自由才是最終令小孩不快樂的源頭。我相信人生中的解困智慧是來自把日常生活中的經驗累積下來,而通常書本的方程式不能描述現實困難和方法,我們愈是頑固,愈會感到挫折,所以靠強記書本的人常常發現自己有一種抗拒變通的反應習慣,反之擅於彈性地輕微調較的人是有助自己很快脫離逆境。

「智慧人大有能,有智識的人力上加力。」(箴言24:5)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Aug_8_E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