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親子輔導室 之 我並非不寬恕,而是…

如何從破裂的婚姻關係中復原?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就是受傷的一方能寬恕對方。當導火線來自於婚外情時,寬恕便顯得更為關鍵。

志航和慧琪結婚十四年,已有兩個孩子,在親友眼中,是一個很幸福的家庭。不幸的是,志航早前和女同事發生了婚外情,期間經常離家、對家人無端動怒,甚至把自己的行為合理化,歸咎於夫婦二人感情上的隔閡。過了一段時間,志航感覺自己的內心仍然充滿空虛、失落的感覺,再思時發現深愛的仍然是妻子慧琪。於是,浪子回頭的他回到慧琪身邊,認錯和懇求她的原諒。

隨後的日子,志航很努力地修好和慧琪的關係,細心觀察她的需要、抽時間陪伴她、主動照顧孩子。可是,慧琪的態度卻起了變化,遇上小事不順會勃然大怒,時而目光渙散呆站在窗前,面對志航的觸碰顯得很害怕。面對這種難以揣測的無常變化,志航心裡充滿著很多問號﹕「我已認錯道歉,為甚麼慧琪仍不願意寬恕我?」

或許大家會認為慧琪憤怒是對的,只是不該憤怒太久,應給志航一次悔改的機會。其實,慧琪有這樣的反應是很正常,大家看到的憤怒只是表面上的情緒,實際上,她的身心靈經歷了一次巨大的創傷,志航背叛她時的行為,與現在的他成了強烈的對比。慧琪的勃然大怒是一種訊號,反映她失去了安全感,害怕再次被出賣,擺出來的強硬之姿態就好像一道牢牢地圍起來的籬笆,保護自己不再被欺負和傷害。曾經被出賣,讓慧琪自覺愚蠢,懷疑自己的判斷能力,為甚麼會被瞞騙。此外,曾經被別人形容為幸福家庭,原來卻是如斯脆弱,不堪一擊,在在衝擊著她對家庭的核心價值觀,失神的表現正正是她不能接受自己被出賣的反應。

婚外情是一種背棄的行為,並非偶而發生的,是經過選擇的。面對志航的出軌行為,慧琪曾深深地經歷不再被愛的痛苦;處處懷疑自己比不上第三者,包括樣貌、性愛、智慧,志航的親近會造成再次痛苦的可能性,故此,慧琪會表現出冷淡,遠離的姿態。若大家只問為甚麼慧琪不能寬恕,確是輕看了受創的程度。現在的慧琪很需要重新建立安全感和對志航的信心,一個又大又深的傷口,豈可在短時間復原呢?如何讓慧琪重拾安全感?志航可嘗試表現出貫徹的態度,若認為是對慧琪和家庭好的,便堅持著,讓慧琪觀察出他的真誠。對於慧琪反覆無常的情緒,要表現出接納;同時也可表達自己的感受,讓慧琪跳出封閉的方式,再拾被重視的感覺;保持積極聆聽和清晰表達的溝通,讓慧琪有重新被聆聽和抒發的機會。寬恕並非只是一個結果,而是一段值得追求的過程。

陳小碧
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

2020_Mar_25_EQ

EQ家庭接見室 之 從窺探自我到憐憫彼此

最近,我從三歲姨甥女的行為中發現了一個有趣現象﹕她每次感到傷心時,就會立即流出眼淚,但我卻反省自己為何感傷心時不會有這麼自然直接的反應,反倒在某晚夜欄人靜之時才偷偷地飲泣。原來,人在日漸長大的過程中,已習慣用强忍、自我安慰的方式把自己的真感情狠心地收藏起來,目的是為了隱藏內心那份怕被人看不起、甚至怕被羞辱的恐懼。久而久之,我們連自己的感受也未能用心感受,更遑論能感受別人的感受呢?這是一種多麼不健康的情緒反應。所以,我認為家長應從小培養孩子有同理心,就是從小學習不一定要求强烈地感受到對方的感受(因這只停留在同情心),而是就算在不能感受和理解對方身處的處境有多難過,仍能耐心地與對方一起同行,並不加上任何主觀判斷來了解對方的真實感受和需要。因此,同理心要在與對方多次的傾談過程中才能建立出來。

以下我引用一段觀察姨甥女與她公公(筆者爸爸)的對話來繼續深思這課題。「公公,我哋一齊玩,你拋波給我啦!」「哈哈,我唔小心拋中你個頭喎!」她垂下頭來三秒後拿起波坐在一旁,然後我問她現在的心情是怎樣,「無問題呀…因為我原諒公公。」當你看完這對話後,可能會認為這小女孩真是乖巧大方,的確,如果她之前遇到這些不順意的情景,即會破口大罵。其實,之前我曾與她一起傾談有關她不喜歡與公公一起玩的原因,原來她認為公公不聽她玩時的指令方式。當她明白原來公公不是不肯聽,而是老人家的耳朵聽不清楚她的聲音時,她再有想與公公一起玩的動力。從這角度去看,當她回應表達原諒公公時,這只是反映我高你低的溝通關係,因為只有犯錯的人才需被原諒的。此時此刻,家長可引導孩子學習先了解公公將波打在她的頭上的原因,而不是扮演審判官般要求對方道歉。後來,當她明白公公的眼睛因做完手術後不太靈光,所以才誤把波拋到她的頭上後,她對公公說﹕「我會為你的眼睛快些好祈禱,咁不如我哋玩另一樣東西啦!」

我認為人只有每天願意花上至少15分鐘的內省時段,你便會對認識自己有新的發現而經歷前所未有的巨變。我建議你從今天起,習慣地將每日從早到晚所經歷的生活片段細想一次,特別在某事上讓你產生情緒的部分停留下來,想想這些情緒因何而起?想向你傳達甚麼?與你的思想、生活方式有甚麼關係?到底我真正想要的是甚麼?我很珍惜每次好壞情緒來敲我的心門,因這能提醒我能真切地注視生命,同時也能讓我發現它是在帶領我走向恩典的途徑。

「締造和平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上帝的兒子。」〈馬太福音5﹕9〉

馬君蕙
家長EQ課程訓練顧問

2020_Mar_18_EQ_rev

婚姻親子輔導室 之 我們從甚麼時候開始遠離?

很多夫婦面臨婚姻關係疏離,有些選擇「各自各精彩」、有些選擇宿命論的「捱」下去、有些沉溺在不健康的興趣中、有些讓第三者進駐,當出現上述的情況時,大家會傾向執著於改變這些行為,然而卻疏忽了這種關係是甚麼時候開始、怎樣形成。

大家不妨從親密度和責任感這兩個影響夫婦關係的元素出發,探索他們之間的獨特和互惠影響。親密度是從情感反映出來的,會感覺到愛慕、甜蜜、愉悅、互相需要、互相欣賞、互相連結。親密度的建立來自於許多關注,經常的溝通,期間的聆聽、不帶批判的交流、坦然表達的情感,會逐漸增加互相需要的感覺;從非口語的動靜中察覺對方的需要,漸漸地建立了默契。

曾經有一位丈夫形容,有一些很私人的動靜,只有在太太面前才可自然地做,例如挖鼻子,因為太太接納他,且不會覺得厭惡;性愛的滿足,也代表著擁有和依附的感覺,並從中建立了忠誠。此外,支持對方的夢想也很重要,因為支持是把對方的渴求放在首位,誠懇地表達對對方目標的見解,不予否定;還有的就是二人有共同解決問題的決心,這部分正正是和責任感結連,面對的事情並非單一或是對方的責任。的確,兩人共同找出方法,會感到同心的力量,不會覺得孤單。

責任感是從行動反映出來的,彼此從自己的角色出發,包括作為丈夫、妻子;若有子女,更有父母的角色,設想如何維護家庭的需要。責任感會牽涉到以家庭或夫婦關係為出發點,多於個人的滿足感、時間、金錢、家務、教養子女、原生家庭的照顧等等,都需要兩人共同承擔。值得細想的,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能力和專長,因此,承擔並非以公平為原則,而是選取擅長的。此外,大家也需注意,承擔家庭責任的同時,個人也是在成長中,例如個人的事業、興趣也在同步發展,故此,所有責任的分配,都反映出對對方的了解,這也就是和親密感連結的地方。

梓熹和朗晴結婚初期,兩口子的親密度是非常高的,下班都趕著回家,爭取見面的時間。不管誰做菜,總覺得好滋味。責任感也開始提高,大家為了家庭努力付出,例如計劃生育、開聯名戶口儲蓄、供樓等等。過了幾年,第一個小朋友出生了,新生命帶來了無限喜悅,同時也帶來了壓力。梓熹和朗晴把所有的專注力都放在孩子身上。漸漸地,所有的話題都是有關孩子的,他們都把自己的需要放下。他們都把責任感抬得很高,朗晴希望梓熹分擔育兒的工作,梓熹卻因為家庭開支而加班工作。他們都很努力,希望把責任做好,然而卻疏忽了情感的交流;此外,因為身體的疲倦,情緒也出現繃緊。溝通時,只求解決問題的結果,忘了傾聽交流的過程,一切都變得理所當然,兩人漸漸地失去了互動的樂趣。固然,孩子並非奪走夫婦關係的因由,而是他們把責任感取代了親密度,忘記了自己需要被愛、被肯定、被尊重的情感渴求。梓熹和朗晴都是很愛對方的,若然他們能讓親密度和責任感互相融合,相信他們將重新走近,重拾歡愉。

陳小碧
個人/婚姻/家庭治療師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

2020_Mar_11_EQ

EQ家庭接見室 之 避免 你高我低 的溝通關係

      當前,香港正面對著前所未有過的嚴峻疫症,我們除了要應付外在那些看不到、摸不到但又會隨時在你左右出現的敵人外,對內更感到頭痛的是如何面對這一場悠長的抗疫假期。有不少家長在WhatsApp 與我分享﹕「在家中待著的時間愈長,就愈容易因看多了對方的缺點而吵架。」「我都明白教練所講要先聽彼此的感受和需要,但不知是否因兩夫妻也是屬性格剛烈,總是事無大小也吵得你死我活,事後又感到內疚因完全忽略了孩子們的感受。」以上冰山一角的分享令我反思兒時已學會的愛與被愛的基本需要。不知從何時開始、發生甚麼事後,我們對人付出愛與收取愛的勇氣好像靜靜地被偷走了。究竟是忘記,抑或是因為怕重拾愛這個沉重的課題呢?最近,我的三歲姨生女來我家暫住數天,愈長時間反而愈讓我多了時間去了解她。我從她身上明白了以上的提問及愛的課題,例如她知道我很久以前講過不喜歡乜乜公主的電影,於是她來到我家時將所有印上公主圖樣的東西也不時用紙、手遮蓋住,然後會提我﹕「唔使驚,你遲啲可能會有喜歡的公主啦。」當我給她選擇看甚麼卡通片時,她選看耶穌釘十字架的故事,但其實她最愛看的是公主故事;當她睡覺前會坐在床等我,因她了解我的習慣是睡前與她一起禱告。可能你聽起來感到沒有甚麼大不了,但我卻欣賞她寧願放棄個人的享受權利及熟悉的方式,而邀請大家用一種兩者也感到舒服的方式來相處。她因為了解而願意作出微調至趨近對方的需要和感受。她正示範了一種平等,而沒有「你高我低」的溝通關係。

      我引用以上的例子是很想說明為何孩子不願意與你合作、為何兩個相愛的人經常吵架的真正原因。每當家長看到孩子做一些在他們眼中不合格的行為而要求立即道歉,又或者當孩子不照家長的意思去做而選擇放棄和指責時,家長便即時展現了一個「我高你低」的姿態,也暗示錯誤的人的行為很糟糕,應該被責備。這種沒有經被了解內在需要及感受而直接要求道歉,或只以自己的要求得到滿足為目的的行為,不論要求者或是被要求者都會對自己的行為最終感到憎恨及有罪疚感。試問一個痛苦的人,又怎能有改過的積極動力呢?

      惟有在乎,才能去愛。但我們如何能作出適量的在乎而令雙方也能享受到愛的美好呢?我認為有一點好重要的原則,就是不要將對與錯的觀念用於判斷任何關係上,否則,你會自動地開動誰對誰錯的執著機制,而忘記大家起初想處理的核心問題。如你要堅持尋找絕對的正確,那你只會因這份自大令你的心靈最終未能得到安慰而活於孤寂痛苦之中。或許,你與摯愛的關係正處於黑夜,但別忘記人只有在最深的黑夜中才能看得見明亮的星星吧!

「惟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上帝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只是罪在哪裡增加,恩典就在哪裡越發豐盛了。」〈羅馬書5﹕8,20〉

馬君蕙
家長
EQ課程訓練顧問

2020_Mar_4_EQ

婚姻親子輔導室 之 婚姻的心法–轉念與轉變

阿輝(化名)已婚,育有一女,夫婦關係很爛,雙方積怨太深,常有爭拗和處於「低氣壓」之中。這天,他來輔導求助。原來,內斂的他最怕太太喋喋不休、諸多意見、氣勢凌人之態!這讓他感到憤怒受傷、無奈無力、不被明白尊重,加上不擅於表達內心,抑壓久了,形成了暴力發洩行為。

當與輔導員對話,他提及家務風波時怒氣沖沖﹕「她有潔癖,整天執野抹塵,常常拋掉我的東西,不尊重我!」「哦,她主力做家務,效率效果都好高?」「對,家中一塵不染,因她每天都打掃多次;她還堅持天天去街市買菜,所以很忙碌。」 「嗯,你每天都有新鮮菜吃,你喜歡她做的飯嗎?」「還可以,我吃得飽就行了,要求不高。」「啊!她每天煮飯洗衣,為了讓你吃飽健康,又盡力讓家居保持整齊乾淨,對於這一切,她對你和家庭可有貢獻嗎?」他沉思一會,繼而似有所悟,話鋒一轉﹕「你問得好,我以前真的沒有想過她對家付出的功勞,一直只覺得她所做是理所當然,沒有甚麼特別。」「欣賞你有此發現,好,現在停一停體會下,她盡心為家付出,你才可以享受到這些優待,專心在外打拼!現在, 你感覺如何?」「我有舒服、滿足和被服侍之感激心情!她真的為家付出許多,也能關心到我生活上所需。」(眼泛淚光)

我再伸展、開托他的情感,以及對關係理解的體會﹕「曾在失業、欠下巨債的那段日子裡,眾叛親離,誰在背後不離不棄地支持你?頂著各樣壓力,默默地照顧孩子和支撐整個家庭呢?」「是太太,我竟然吝嗇對她的讚賞,原來她犧牲了許多,我感到慚愧。」他停一會再細想那段日子。「她承受的壓力也不少,親朋都勸她離開我。記得有一次,她病倒入院,我竟然因之前的吵架生氣而沒有陪伴入院,她一定很難受。我一直都沒有關懷和支持她…。」說著說著,他哽咽更甚。「阿輝,我敬重你的男兒淚,此時此刻接觸一下這份感動?」他感觸起來,也有新的轉念﹕「的確,那段是人生逆境的日子,坐困愁城,無論看自己或別人都是負面,所以,我才看不到太太的付出和犧牲。今天回家,我要親自感謝她,並向她說一聲對唔住!」

輔導結束時,我為阿輝的轉念而感動和感恩,我欣賞他勇於面對自己內心不足。雖然他與太太的婚姻之路仍漫長,但他此刻的領悟,相信會增添點點光輝, 開啟夫婦和家庭關係新的方向和新的轉變!「…倒要藉著心意的更新而改變過來,使你們可以察驗出甚麼是 神的旨意,就是察驗出甚麼是美好的、蒙他悅納的和完全的事。」〈羅馬書12﹕2〉

以上的故事,源自輔導者與受導者經過十多節治療的歷程,使受導者漸漸增加自我反思和覺察能力。及至這一節裡,輔導者運用了「換框技巧/心法」(reframing skill),讓受導者產生轉念,從負面消極的觀點(抱怨指責),變為正向積極的思想(付出貢獻、欣賞感激),開啟了他對婚姻關係的新認識、新角度,使他對妻子的態度、行為有些軟化,並開始作出一些改變。

朱紹佳(Samuel Chu)
個人 / 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

2020_Feb_26_EQ

EQ家庭接見室 之 判斷前先聽感受和需要

最近,有很多家長查問﹕為何這年代的人是這麼的自我,即只追求個人的方便及舒適而犧牲別人的快樂,甚至將自己的行為配以合理化的理由後便看為理所當然。你又是如何看到孩子自我中心之發展傾向呢?我認為,當孩子對接觸新事物的適應力及對處理事件反應的彈性度越來越弱時,這有可能反映他/她正困在自以為是及相信自己的想法才是惟一方案。究竟如何培養孩子面對不同處境時也懂得看到對方的「眉頭眼額」後(即自我察覺力),作出適當調較(即自我調節力),並幫自己努力擊敗負面情緒的干擾後(即自我激勵),建立同理心(即容易會意他人的意思、能閱讀別人未講的內容)?

首先,我認為最重要的是教導者必須在示範有趨近他人的能力前,先檢視自己是否屬一個難了解自己與對方的感受及需要上彼此有差距的人呢?如是,那值得你花時間去探討個人同理心强弱的源由。有心理學家研究指出,難於發展同理心的人,在童年時也曾有著一個被背叛的故事,例如家長太過美化細佬妹的出世故事,結果長子/長女發現實際與現實不符,有被騙、被出賣的感覺;在小一及小二時,在群體中有被排擠及捨棄的經驗。家長應如何從小培養孩子有同理心?其實,母親是示範同理心的高手,例如家長可表示情感訊息說﹕「我看到你在大口喘氣,看來你今天所經歷的事很不容易。而我見到你唔開心,我都唔開心呢,你可分享一下自己的感受嗎?」當子女的感受與需要被明白及諒解時,他們那些錯縱複雜的情緒才能得到平衡。另外,當人被體諒,也接受人與人之間是有個別差異時,人就能避免因那些被背叛經歷而形成「不能改變」的藉口。此刻,我想起自己與三歲姨生女的對話﹕「我不小心『賴咗尿呀!』」「不用擔心,我現在先幫你清理身體。」「你會罰我嗎?」「我會先聽你說說原因,如果知道你是不小心,我會原諒你的。」「如果我是刻意的呢?你真的會罰我呀?」我反問她﹕「如果小朋友是刻意如此做,你建議我應該怎做呢?」「應該再教導怎做才是好,然後讓他玩一陣玩具,待心情好一點。」此刻,我回應她﹕「我明白了,放心,我會原諒你的,只想你知道下次怎樣做好就行了。」

以上的對話提醒了我,就是在回應對方任何導致自己有不安的說話前,對方也與自己一樣,各自都有相同的感受和需要,就是被愛和去愛。或許,你可以這樣想﹕「對方對我有這樣情緒的表達也是有理由的,然後保持有傾有講,以繼續瞭解對方的理由,有時不只是一個,甚至可能他/她也不知道。」最幸福的人往往是活在有深度的世界,而非表面的世界,這樣你才能看清真相,並增加同理和體諒別人及自己仍未被滿足的需要,而不需自責和內疚。

「不要自私自利,也不要貪圖虛榮,只要謙卑,看別人比自己強」「你們應當有這樣的思想,這也是基督耶穌的思想。」〈腓立比書2﹕3,5〉

馬君蕙
家長
EQ課程訓練顧問

2020_Feb_19_EQ

婚姻親子輔導室 之 寬恕與復和

陳先生夫婦結婚有十年,最近六年經常因小事吵架。陳先生說:「我都不知為甚麼她的脾氣變得越來越刁蠻,妒忌心也很強,若對一些普通朋友稍為關心,她便問長問短,甚或對自己的母親和妹妹好一些,她也不喜歡,因此而起的吵架常常出現。」再細心探索,原來在六年前,陳先生曾被太太懷疑有一段不忠的婚外情,當中又有不少刻意隱瞞的事情,可是他一直否認,表示自己沒有做對不起太太的事,更拒絕回答陳太的一切追問,令陳太十分不滿。陳先生說:「我不想再提起那件事,更不想她因此而大吵大鬧,相信時間會沖淡這些懷疑。」然而,陳太始終未能對這事釋懷﹕「在日常生活中的許多小事情,我覺得他不愛我這個太太,心中根本沒有我。」這種想法常常給她帶來不少焦慮和不安。「很多人都勸我原諒寬恕他,我想自己心中的不是仇恨,而是不再信任。」

心理學家對寬恕的定義是:「一個有意識有選擇性的決定,去釋放一些對傷害自己的人 (或群體 )的仇恨 感覺。」寬恕並不是否定或淡化你所受的傷害,或否認對方所犯的錯誤,或推卸/減低對方要承受的責任 ,也沒有必要或迫使一定要跟對方復和,但寬恕能為自己帶來心境的平和,把自己從怒氣當中釋放出來。有些心理學家鼓勵對冒犯者產生正面的感覺,雖然未必容易做到,但最低限度, 可以驅走心裡負面的感覺。其實,寬恕確能使自己有能量去承載痛苦,不讓痛苦打倒的同時,也讓創傷復原,繼續過自己的人生。

若是朋友得罪自己,寬恕後可以選擇用更保護自己不再受傷害的方式去跟對方來往,如某程度不再完全信任對方,避免再被對方欺騙。但在夫妻關係方面,尤其是不忠的事,如果要復和,便需要重建信任。重建信任必須從寬恕的基礎開始,而且需要雙方的努力,即雙方都要放下對對方的負面情緒,停止傷害對方的行為。冒犯的一方,更需要努力證明自己是值得信任﹕第一,要深入明白及體會對方在那事上的感受,以及身心靈上所受的傷害;第二,要向對方清楚交待事情的始末,回答對方的疑問,並表達自己對所做的事的悔意,而且真誠願意改過;第三,要努力向對方交待自己的行為,以行動去證明自己正努力不去重犯錯誤。

重建信任是需要長時間的證明,但終有一天信任是可以重建,關係是可以復和的。經過風雨的吹打,樹木會長得更堅韌強壯,夫妻關係也是如此。

陳潔芝醫生
資深家庭醫生

2020_Feb_12_EQ

EQ家庭接見室 之 好心情,才能看到盼望的起動力

在接見室裡,父母常帶著絕望的眼神訴說對管教子女的憂愁心聲,他們經常問我為甚麼鄰家朋友的孩子如此乖巧,而自己無論付出幾多心機也看不到進步的果效。此刻,我一定會提示對方不是孩子無得救,而是先救救自己那「本末倒置」的錯誤思考方式,例如你以為家中養了一個絕望並看不到前途的孩子,這是因為父母也示範了用誇張的態度來看問題,但當你習慣將問題誇大化而不加以管理,這會導致累積誇張最終成了絕望,久而久之也令家庭氣氛營造了憂愁悲傷的趨勢。因此,我常提醒自己不是為父母及學生解決問題,而是送一份心靈得安慰的解藥給他們,即先鼓勵他們先有個好心情,後才能有看到盼望的起動力。

要了結家庭關係中的悲傷,我建議能說出悲傷比消極被動更好,即一家人不帶任何批評及前設來共同討論那些不如前那麼好的事情。而健康的悲傷傾訴是透過誠懇的對話來交代自己的失落感,讓彼此的關係走得更親近。記得有一次,與一對夫妻談及究竟應否送17歲的兒子出國讀書,結果兒子的意向猶豫不定,一時企硬一時又想盡快離港。於是,丈夫認為太太過於被動及懦弱而導致兒子優柔寡斷,因他表示只要每次他發聲,兒子所謂的道理也立即變成歪理,因他無可能講贏他。此刻,我看到他的太太在我身邊沉默了很久,於是我問她在這事上的想法是甚麼。她立即回答說﹕「反正我講甚麼丈夫都認為無用,他指責我因不懂用腦來管好兒子才令他任性。所以每當孩子問我任何事,我也只用一個回覆答案﹕『你問你爸爸啦。』結果,這樣的應對卻換來不被兒子尊重,更被罵為不是人,猶如機械人般沒有自己立場,真無用。的確,我只是你們兩父子中間的扯線公仔、傳聲筒而已。」及後,我問她的丈夫當聽到太太如此形容自己,覺得她的感受和需要是甚麼?這位丈夫即時回應說﹕「我其實知她辛苦,願意來陪她一起來接見室見你,代表我是支持她的,因她是我的拍檔,我們本應是一起携手處理孩子的成長問題,所以我在提升她的能力,這樣會更有效能。」我看到這位太太聽後痛哭,因我明白她的丈夫並未有體恤她的需要,即是鼓勵和信任,而不是再次告訴及證明她是一個失敗的母親。最後,雖然問題仍未得到解決,但經彼此能說出心中的悲傷,我看到他們夫妻倆能溫和地彼此交談及問候。

我常感到可惜的是,家長常用本末倒置的思維方式來處理問題,即選錯了解決問題的優先次序。我建議先放下行不通的方法,並以謙虛的態度來了解孩子的感受及需要後來進行自我調整,至彼此能有可討論的空間。這樣,你會漸漸地發現「嚴重但不絕望」的心靈自由了。

「盼望是不會令人蒙羞的,因為 神藉著所賜給我們的聖靈,把他的愛澆灌在我們的心裡。」〈羅馬書5﹕5〉

馬君蕙
家長EQ課程訓練顧問

2020_Feb_5_EQ

婚姻親子輔導室 之 遊戲治療室內的風光(二) 爸爸媽媽分開了

最近有很多家長,帶小朋友來尋求治療。據家長形容:他們會無緣無故地大發脾氣,大聲叫嚷,出手打人,甚至打自己;有些會很難入睡,半夜會出現磨牙的情況;還有一些會纏著成人,一步不離;甚至有些表達想尋死。遇上這些情況,家長都期望通過行為或情緒教育,使小朋友重新回復平靜,但似乎效果都不理想。值得我們思量的是,究竟在生活環境中,有甚麼觸發了他們的不安,產生了焦慮和波動的情緒?

這個小朋友在沙盤中建起了一層又一層的高樓模型,治療室照片每建一層,他都小心翼翼,用大拇指和食指拈起小塊小塊傢俱,多番測試是否穩固,稍為安心後再加高另一層。縱然他那麼審慎地建起來,可是卻將之說成是危樓:「BB在裡面好危險,隨時會跌,後面有個壞人,隨時推佢落去!」他把兩個代表爸爸媽媽的公仔放在下面,二人各站一邊,沒有行動。他說:「如果BB跌下來,不知誰個會接到!」

單從照片,相信大家未能感受到小朋友的不安;然而,由於治療師在旁邊陪伴著,他每一個微小的動作,說話時的語氣和聲調,都被看到、都被聽到。小朋友沒有足夠的自我察覺,用言語去表達他們的憂慮和感覺,然而,那些感覺對他們而言是真實的。

這位小朋友正經歷父母離異的時刻,爸爸離家了,媽媽經常愁眉不展。在這處境中的小朋友,他們的行為大部分都是激動的,因為已經失去了部分,他們更害怕失去餘下的部分,所以在不知不覺間會想獲得更多的關注。對於曾經擁有過的美好時光,失去是一種深層的悲傷,因為他們知道自己沒有能力改變。他們也很矛盾,若他表示,想一方回家,他又會擔心另一方會生氣;然而對某一方陪伴的缺失,卻是無限失落。或許,大家認同這是大人的事,由大人解決,然而從家庭的角度則不一樣。小朋友的出生,對家庭產生無比的凝聚力,然而出現衝突時,他們卻無從參與。

明白正處於這個階段的成人,心也煩亂,因此要整理和消化自己的感受和情緒。成人情緒的穩妥是小朋友感覺安全的首要因素,彼此協商時,可就兩個方向出發﹕其一是依循著幸福的方向,重修關係;其二是不增加對孩子任何的傷害。面對孩子,不說任何汚藐對方的言語,這樣會減少小朋友對其中一方的失望;不做威脅的行動,讓小朋友有信心可坦言自己的感受。認同和承接小朋友的情緒,不急於制止,相反,視為交流的時刻,讓他們重新感受自己的重要。

陳小碧
遊戲/家庭治療師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

2020_Jan_29_EQ

EQ家庭接見室 之 以友伴身份與孩子彼此協調

我常聽到很多家長投訴孩子沒有自發力,也不明白為何他們可以如此懶散,特別是每次放工回家,看到他們手執電話不停傳打短訊的情境時,自己情緒往往會失控而無法冷靜與他們溝通。有些家長表示,不知何解會突然好憎恨自己的孩子,更想像若沒有生過他們該多好;有時會刻意安排孩子去多個交流營;在與丈夫的慶祝生日不想孩子同在;安靜下來時會想像自己會從高層樓飛向天空的自由爽快感;憶起自己孩童期的負面經歷等。這些家長表面上所表達的似是憤怒之情,但經驗告訴我,她們投訴聲音的背後往往隱藏著一種悲傷﹕她們在埋怨自己失職,然後就是自我責備為不配作為人母,隨之而來將負面情緒日積月累至破壞情情緒,繼而一發不可收拾。這種情緒路徑是由一份不好感覺起,再發展成憂思,及後成為誇張思想,於是越信更信,最後成了自憐!因此,我首要處理的是安撫父母的失落感,建議他們定要找一個可讓自己傾訴感受及需要的人,另學習放開一貫具原則及規律的作風,與孩子商討一個彼此合作的舒服方式。

一般與我交談的學生也願意承認自己不夠自發力,但他們定會分享一個理由讓我了解,例如﹕「每逢媽媽提早放工回家時,我立即覺得自己的世界變得好細小,然後就無心機做功課,因為害怕她望住我,下一個動作便開口話我邊度做錯。」「家人常話我有條懶筋纏繞著,點拔也拔不出來,所以我已習慣被看為懶人,但我有時也不覺得自己懶,因為我對勤力的標準不同,不想像爸媽如此苦待自己,做人輕鬆才能有最大的發揮。」當你聽到以上孩子的回應時,會有何反應?我建議回應的向道是,引導孩子從宏觀的思考角度去討論問題,包括你認為甚麼叫自發?你自評值多少分(如10分滿分)?你有否自發過大的言行,誇大了自己的觀點和輕看別人的意見,尤其缺乏禮貌,最終發展成放任的行為?或許你有否過低的自發,常常缺乏履行時間表的動力,例如買了新書,但仍然很久未看完,最終發展成被動的行為展現?

我深信當你願意冷靜地與孩子在每個彼此不協調的問題上,以友伴身份來有傾有講地討論,這其實是最有效令孩子與你一起合作的結果。所有品格的教導,只有透過「身教」,即家長要與配偶立場一致,孩子才不致進退失據,尤其能令子女明白處事的原則,也對子女盡力但未成功能夠體諒,這才可讓孩子從被了解感受和需要中「深化」良好的品格(謙虛、溫柔、忍耐、寬容)。

「求你教我遵行你的旨意,因為你是我的 神;願你至善的靈引導我到平坦的地。」
〈詩篇143﹕10〉

馬君蕙
家長EQ課程訓練顧問

2020_Jan_22_E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