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德淳「EQ接見室」之找出與自己妥協的方法

這中一男孩子來到接見室與我交談,他給我的第一印象是不夠自信,因他的講話十分細聲。不過,按我與這類學生相處的經驗,不適宜過早作判斷,他們實際上心有很多獨特的見解,只是曾遭受多次的不被欣賞而打退堂鼓。舉例說,家長常以為孩子講話細聲就歸因於膽小,於是帶他們參加不同類型的自信心訓練班。為何最終也收不到理想果效呢?或許,讓我們透過與這位中一學生的對話中找答案。

「你媽媽擔心﹕若表達不夠自信就會影響你讀書的信心,而且認為你需要從講話的聲線起作改善,你同意嗎?」這位男孩好奇地回應說﹕「我知道自己講話細聲,但始終找不到為何要放聲講話的理由。」「你認為一個人能放聲講話與自信有關嗎?」他回應說:「其中部分啦,我同意大聲讓人對自己在表達內容上有所肯定,但另一方面,我卻認為說話細聲只是一種行為習慣而已,因在生活上根本用不著大聲講話,除非我需要向著全班同學發表意見。」「那你認為甚麼時候才有調整講話音量的需要呢?」他回答說﹕「如果有一天我找到有迫切改善的理由,屆時,就算父母不提醒,我也會願意去做的。」「欣賞你不是以絕對的思考模式來堅持自己的意向,但想給你一個意見作參考,就是擔心當你真的有需要用上嚮亮的聲音來發聲時,會突然因不習慣而來不作反應,那倒不如平日可作一些輕量又不費力的生活練習作起步,你同意否?又你會有甚麼自我建議?」「同意,能力確不是一時三刻可以具備的,我建議可嘗試向陌生人打招呼做起,多認識不同性格的人,增加與不同人相處的適應力,以贏得他人對自己的好印象,這就不一定要用公開發表演說的方式。」

我好享受與學生用以上帶反省的挑戰思維模式來交談,因我相信人的痛苦源於一份篤信不移的迷思,只要逐步拆解及讓當事人看到當中的漏洞,有助對方因了解而願意放下一些自以為不能改變的誤解,到最後發現原來能找到與自己妥協的方法,這是一件多麼快樂的事呢!

「你們必定認識真理,真理必定使你們自由。」約翰福音832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余德淳「EQ接見室」之培養持之以恆的勤奮孩子

經常聽見家長投訴現代的孩子不願勞動,整天喜歡坐著打遊戲機,或是睡覺。有家長苦心地安排於放假日子一家人去旅行,但孩子選擇不想去,寧願留家中與朋友一起打機。究竟甚麼因素能夠推動一個人由不肯做到肯做的轉變呢?一般學者研究指,有三大威脅的元素能說服人去做事﹕(1.)痛苦感,即不忍見到別人痛苦(二至四歲已有同理心);(2.)慚愧感,即不做會覺得羞愧;(3.)內疚感,即沒有做應該做的事而感到後悔。其實,人沒有迫切性及找到一個能說服自己要做的理由,那孩子只會應付家長當下的指令,但過後他們又打回原形,最終依循自己的愉悅感去做事。

曾見過一些學生,他們有著無窮的能量,總是快起快落,屬在短途賽程優勝者。但這代表他們只在學業的早階段發力,很快便自覺欠缺新意再推動自己前行,最終選擇中段退出,這類靠衝動力(thrust)的孩子,常讓人有「火箭升空」的形象。另一些孩子則靠朋友及有好榜樣來推動自己,因他們需要有一個長期鼓勵的群體,但可惜這類靠忠誠力(allegianc)推動做事的人,他們的危機是,若遇上那些較積極勤力者離開,他們的温習興趣便盡失。因此,我們應培養孩子有一份恆久力(stamina),就是靠對做事的熱愛,來發展成行為熟練的習慣。如何能培養這類持之以恆又不怕重覆練習的勤奮孩子呢?我發現一個看似簡單的道理,就是一家人的維繋力愈高,孩子就能愈做愈起勁。一家人要有好關係,就要彼此間常以愉悅的氣氛交談,例如可以說﹕「你剛才分享的內容好精彩,讓我想起…。」「我感到慚愧的是沒有先了解便動怒…。」「你剛才完成的任務實在不容易,我好欣賞你的努力,我以你為榮…。」如你常珍惜用以上帶親和力的語言和溫柔來交談,那一家人便能享受那份暖光,即一起成為彼此的助力來源。

任何改革也是需要勇氣的,而我認為當人願意實踐彼此相愛時,有兩個好的效果會出現:(1.)一家人均有安全感及更有愛心去對周圍的人;(2.)有助將事情簡單化及省時,因與其浪費時間去與人吵架爭持,倒不如將這些珍貴時間省下來,享受大家在好心情下彼此共在,累積快樂及美好的回憶吧。

「最重要的是要彼此切實相愛,因為愛能遮蓋許多的罪。」彼得前書48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Nov7

余德淳「EQ接見室」之 逆境是一種提煉的過程

在我接觸過那些痛苦的家庭中,發現一件令人悸動不已的事,就是小孩們擁有一份高適應及調節能力,能明白及接受生活本來就應該是刻苦的事,例如有一位15歲男孩告知我,自2歲起已失去爸爸,但自己在家並沒有因此而感到自卑,「因為我選擇珍惜眼前人,就是還有一個愛自己的媽媽;我無多餘時間憂愁,因自己寧願用心機去思考如何報答媽媽不離不棄的愛。」因此,我常提醒家長在處理有關成年人的衝突及矛盾的時,千萬不要犯以下兩種毛病﹕1.)不要令孩子產生內疚感,切忌將大人的錯誤歸咎於孩子,反倒要向孩子說﹕「與你無關!」2.)因欠缺照顧孩子感到的內疚感,於是誤以為用物質可補償孩子缺少的那份愛。

當每次面對這些無奈的家庭時,我反而有一個信念,就是痛苦感有時幫助人增加自我突破的勇氣和鬥志。曾幫助過兩位分別讀小學六年級的男孩,他們各自面對父母選擇離婚下,卻產生兩種截然不同的狀態。一個分享道﹕「我知道他們每次吵架,都是想以不同方式來管好我,雖然最終也失敗,我起初也感到很不開心,但後來我看他們的爭吵成為一種習慣,那我就選擇入房間繼續打機。他們如此不理會我的心情,我也可以同樣地不需理會他們,就算媽媽在哭泣,我也會視作只是一齣電影中一個角色的演繹吧。」這類小孩抱著「事不關己,己不勞心」的心態,只會令自我概念更模糊,因他選擇不再重視自己在家庭中應有的角色,及後更認為自己沒有需承擔家庭責任的必要,最後會漸漸地在情感表達上成了一個冷漠的人。另一個男孩則分享說﹕「自4歲已沒有爸爸,但媽媽提醒我只管做好學生的任務,要努力讀書,媽媽雖然不能給我一個完整的家,但她承諾會還我一個温暖的家。從此,我只想做好一件事,就是支持和愛護我的好媽媽。」我以他即場寫的一封「鼓勵媽媽」的信件作一個警世的提醒。逆境,其實是一種提煉的過程(refining process),因為只有痛苦感才可減低人心中的驕傲,承認自限而不需再自撐,最後能享受返樸歸真的輕省!

「親愛的媽媽,我知你不想爸爸同我們住,但是事情已發生,我知道你也不是故意的。其實,你們的關係已好了一點,我只想你和我一樣開心,如果你真的很掛念爸,可看看我曾幫爸爸拍過的照片,視作真的見到他。同時,我希望你能理解爸爸的難處。我和爸爸是永遠愛你的。」

「我要因你的慈愛歡喜快樂,因為你看見了我的困苦,知道我心中的痛苦詩篇 31﹕7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Oct31

余德淳「EQ接見室」之 鼓勵孩子自發地去做事

大部分的家長也認為自己的孩子不夠勤力,甚至可用一個「懶」字來形容這一代的孩子,例如懶得去做、懶得去問、懶得去食、甚至懶得去睡。這個問題應從何入手去理解他們不常立即行動的真正原因?究竟他們以懶示人的心理動力又是甚麼呢?讓我從訪問孩子對此題目的看法可稍作演繹。不過,有早期因素是有跡可尋,就是如果孩子從小已被家長常對他們的行為常作肯定說﹕「你做得好好呀!」,那小孩便有向高難度作挑戰的自信,並建立更高自我價值觀的要求。這類小孩長大後也不需靠人來肯定自己的存在價值,而且與人交談心得時不會因怕被人批評而感到不安。

這個中一的女孩分享說﹕「我認為自己是勁懶,因我常面對艱難的學習內容更不想有勤力的念頭,所以選擇逃避而去打機。但我卻自願選擇參加四種不同的興趣班和有三科補習班,只要我喜歡,就會有想追求學習的動力。」一個小四的女孩說﹕「如根據爸媽的定義,即放學後先把功課做完後才去玩,那我就是一個超懶的人,因為返了整日學會感到疲累,所以好想玩一會兒,輕鬆一下之後才把餘下的功課完成。其實我也想盡快做完,因為會因此得到媽咪的獎勵。」那個小六的女孩說﹕「我自認懶惰,明知自己應做的事也沒有先去做,反而選擇坐在房間發呆,才有沉悶的感覺。知道自己太愛睡覺而給人有懶洋洋的印象,但事實不是這樣的,我會去游泳來減少這懶的感覺,可惜父母不明白,訴說我放太多時間去游泳。」我發現這些懂得自評並承認有懶惰展現的孩子們,非是一個不完全努力的人,反之是想找到一個值得自己全情投入及專注去做的事,因他們背後都有著一個屬於自己值得熱切追求成功的野心。

如果家長與孩子能以理性及探索的角度一起對問題作討論,我相信每個孩子也會喜歡在這種平等關係上一起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此外,我反省到人何時會願意自發地去做事,就是當他/她找到自己的熱情所在,並在進程中尋著意義,就是這份好感覺成為在任何誘惑下,也可繼續推動自己堅持下去的最佳理由。

「我們深願你們各人都表現同樣的熱誠,一直到底,使你們的盼望可以完全實現, 並且不要懶惰,卻要效法那些憑著信心和忍耐承受應許的人。」希伯來書611-12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Oct24

余德淳「EQ接見室」之讓孩子知道爸媽的分工合作

這些孩子好幾次與我聊天時,起初半小時還是滿臉笑容地談學校的遭遇,但下一秒鐘卻突然湧出眼淚,旋即從一齣喜劇變成悲劇,這正正反映了孩子內心深處正面對一場超越自我能力可應付的無奈狀態。

我們常以為只有父母在保護孩子,但很多時候當父母爭吵不休時,孩子們會不由自主地成為強人來保護其中一方而不想爸/媽受到傷害,於是,他們會用盡不同的方式來執行這重大的任務。有孩子告訴我,每次看到媽媽哭泣時,會刻意令自己更快樂,因為不想加重媽的憂心;有些則表示每次見到爸媽吵架時,他會想像自己正在看一齣電視劇集,彷彿劇集中的男女主角活現在眼前這麼有趣;有些則認為自己是令爸媽不和的主要人物,因此自我標籤為「麻煩人」,隨後以不合作的行為來演好這自設的角色。

究竟父母在爭吵甚麼呢?我常聽到不少女士哭訴的,包括兩夫妻金錢運用的不同,對教育孩子分擔的比例意見不一而起爭執。最令丈夫們不滿的是太太常誇大爸爸的嚴厲來作為對孩子不聽話時的懲罰,利用投訴給爸爸聽而迫孩子服從,久而久之,孩子對父親的形象不帶好感,也怕親近他。的確,這是不理想的父母形象,反之,媽媽應向孩子灌輸一個「分工合作」的概念,就是爸爸負責賺錢時,媽媽則分擔家務的責任;相反有時是媽媽負責工作賺錢時,爸爸就需負起照顧孩子的事務,所以爸媽的工作是彼此合作,讓孩子明白爸媽角色不分誰為大,或是誰有絕對的話事權等。

我反省到能維持一家親和的意義十分重大,家長不要迷信學歷,因為讀書成績好不代表做工能力高;最關鍵的是能否把學問轉化成為可以服務社群的需要。在這種不利孩子的成長環境下(父母爭吵不休),這容易造成焦慮小孩,即他會不自覺地制造憂愁思想,例如因害怕失去至親而把自己嚇得半死,而這類小孩一般也拒絕及失去尋找成長的動力。

「愛裡沒有懼怕,完全的愛可以把懼怕驅除,因為懼怕含有刑罰,懼怕的人在愛裡還沒有完全。我們愛,因為 神先愛我們。」約翰壹書418-19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Oct_10_EQ

余德淳「EQ接見室」之通達之人應具備的條件  

從事兒童及青少年訓練工作近20年,在工作的經驗中,最難忘的是那些接觸過的孩子們,不論他們當時有多頑皮,或正在垂死掙扎的邊緣和抱著對家庭徹底失望的負面情緒,在我眼中總是看到他們內在潛伏著的那份超強生命力及能力。只是,這種有待被發掘至高峰的經驗,必須先讓孩子經歷生活導師感染的「分享式快樂」及「彼此顧念」的溫暖,才能擁有正面情緒力量來尋回昔日那個「打不死」的本我。

我看見,那些願意接受並發現自己弱點的學生是較易推動自我突破限制,因研究發現愈聰明的人愈難管好情緒,他們的EQ得分比正常智力的人低20%,當中有三個原因:1.)易自負,因心急想達標而認為不需考慮全面下也會成功的;2.)較好勝心強,常浪費時間將自己與別人比較;3.)難處劣勢,當遇到強勁對手而不慣身處劣勢,會導致情緒緊張。於是,這類孩子的行為表現多以迴避(Avoidance) 及趨向迴避型(Approach & Withdraw)來面對困難,例如他們起初會因衝動來處理問題,但後來因發現自卑心而決定放棄,甚至不再需要讓人知道自己的存在。

因此,我與每位孩子交談後,多數也找到他們值得欣賞的潛能,但隨後也會給予一個補充的發現及提醒,就是真正的聰明人是能欣賞自己之餘,亦能欣賞別人,即能與不同性格的人合作,才是真正的智者。我很慶幸在自己的工作中常見證到生命改變的震撼﹕這位讀小二的女孩子回應我説﹕「十分欣賞自己很聰明,因為我願意努力地想方法來糾正自己不再亂發脾氣,最後令一家人也快樂。」那位讀小三的男孩表示﹕「我有點怕答錯,但仍努力留心老師的提問,一知道答案便立即舉手,因想爭取老師對自己的好印象。」一個讀中二的男孩告訴我﹕「我轉數快,常臨危不亂,所以喜用這能力來幫助身邊被欺凌的弱小同學。」

從以上同學的自省之中,我認為一個通達的人應具備﹕一是能欣賞自己的優勢,並以此扶助及鼓勵他人,而不是只埋怨別人沒有給自己快樂; 二是常懂得恭喜自己,原來多年來所見到的恩典和祝福是僥倖得來的,這已值得為高貴的生命作慶賀。

「明哲不露鋒芒,愚人心吐愚昧。」箴言1223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Sept_26_EQ

余德淳「EQ接見室」之與人建立長久親和的關係

我很喜愛與小孩聊天,因從他們身上總讓我想通了如何能與人有美好交談的方法,例如常給對方講一些未知的新鮮事物、分享正面及有積極性的話題等,也會讓彼此產生好感覺而想有繼續溝通的動力。所以,一家人如果只訓練孩子勤力而讓他/她變得更聰明,但卻從未示範過何謂謙虛,這只造成孩子常急於用最快的方法來解決問題,漸漸便成了急躁的人而難容得下那些頭腦不太靈活的同學及朋友了。

因此,我常提醒家長如何用身教來示範一個謙虛者應有的行為展現。以下是一些小學生嘗試描述謙虛者的行為,一個讀小六的男孩子說﹕「就算取得高分時也不會到處誇獎自己有幾叻,不一定要有獎勵的渴求,並可告訴自己仍有很多人優勝過自己。」一個讀中一的男孩表示﹕「能懂得甚麼時候禮讓,但若知道應該要表現自己時,就要盡力去做,不需太退讓。」一個讀小二的女孩說﹕「能努力地想方法來改善自己的壞脾氣,不想媽媽因我而不開心,想一家人快樂。」那作為家長所展現的謙虛又是甚麼?我從學生方面得了點滴啟悟,就是家長應對孩子感興趣之事而同樣地感到有興趣,並一起伴他們去追尋,即喜歡他所喜歡的,就像小孩對待好朋友,研究對方的興趣並被感染,進入對方的世界便有傾談的話題。

我反省到,當與人建立長久親和的關係時,就需先願意放下自我,學喜歡對方所喜歡的事,並看為一種具「創造性的藝術」探索;在建立互信的關係中要彼此效力,即可以隨時作領導者,但也可隨時成為跟隨者。其次,就是當爭論的時候,願意放下為滿足自己的好勝,思考以最高的真理為達到兩者有共識的目標。再者,就是勇敢地否定目前不是最好,為更好的明天作檢討。最後,是不以目標成效導向為評分標準,而是以享受及珍惜每次共在一起為最佳的美好時機。

「他使萬事各按其時,成為美好;他又把永恆的意識放在人的心裡;雖然這樣,人還是不能察覺 神自始至終的作為。」傳道書311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Sept19

余德淳「EQ接見室」之令自己失敗的真正元兇

與無數學生交談中,發現一個令人激動的情況,就是每個學生曾經有過發奮圖強的經歷,只是到了最後他們仍輸給一張考試卷,更因而自我判斷不是一個讀書的人才,於是便意志消沉。有時,我真的為他們感到很不甘心,因人的價值又豈能靠一個制度能作決定的呢?後來,我明白為何年青人表示﹕「人生道理有誰不明白,但就是不能說服自己作出改變。」以及,他們因接受了自己是一個失敗者的身分,從而在不知不覺間更愛上了這個形象,反倒不適應做回一個積極的人。此刻,我會向這些青年人分享一個驚訝的真相,就是讓他們看見令自己失敗的真正元兇﹕那個「我」在不知不覺間拒絕成長,而甘願長期接受被扶助及依賴他人而活。

隨後,我會用一個辦法來讓他們建立上進的決心,就是引導他們找到一個讓自己復生的刺激點。曾勸導一個原本今年應讀中二的男學生,但因惡劣的操行而頻頻被記缺點,最後遭兩次留級。他告訴我,不能忍受老師標籤自己因不順服就是一個壞榜樣的學生,所以無論發生甚麼事,也被認為是屬他的錯,他沉不住氣,便用不禮貌的字句來反駁老師。於是,我提醒他說﹕「這種因衝動而展現的言語暴力,更證明老師對你的懲罰是對的。因此,你更要有做中學生的傲氣,就是只管繼續努力現在所需要做好的事,來證明他們對你的判斷完全是錯的。最後,無論結果如何,當你願意用意志力來履行這份努力,已值得為自己慶祝了。」我又記得有一位中四學生說﹕「我讀中二那年,無心向學,常到網吧打通宵機,也知道父母提醒的大條道理是為自己好,但忠言逆耳;我直到升讀中四時,突然想收心養性,因我好想入大學讀機器工程。」於是,我發現第二種令學生上進的方法,就是引導他們建立更多長遠的目標及興趣。

總的來說,我認為上進的人時刻能因被刺激下而尋找到對某些事物的熱情所在,並因著這份熱情的推動下努力地學新知識;然後經長期操練、反省和實踐,最終讓這些學問融入在日常生活中,並成為持之以恆的好習慣。

「所以,我親愛的弟兄們,你們務要堅固,不可動搖,常常竭力多作主工,因為知道你們的勞苦,在主裡面不是徒然的。」哥林多前書1558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Sept_12_EQ

余德淳「EQ接見室」之彼此有共識的溝通

我發現造成親子關係不和的一個陷阱,就是父母常認為將最好的方法提供給子女,但結果不但看不到孩子的進步,反而彼此的拉鋸戰更見愈演愈激,心知問題嚴重,卻是束手無策。作為親子間的協調者,我發現父母很少詢問孩子﹕「你認為爸媽講的方法合理嗎?理由何在?」然後在搜集資料願意作出微調的。

舉例說﹕有一位媽媽十分憂心就讀小四的女兒,每天習慣啜手指一小時才感到快樂,於是她告知女兒,如再這樣啜下去的話,手指會變硬至有一天被切除。當我問及這女孩有何理由仍未能戒除這習慣,她表示不會相信這些沒有根據的說法,這是屬幼稚園低程度的理由。我再追問﹕「你怎麼才能說服自己改掉這習慣呢?」她想了一想後回應﹕「我好想吃零食,但媽媽不批准,所以只好以啜手指來解悶氣吧!」原來,這疑團的答案就是這麼簡單,只需給她點零食便可。當父母對孩子失去包容,又在情緒失控前,我常反問他們﹕「最終想看到點樣的結局?是親子關係破裂,還是一家親和呢?」

我訪問了一些學生﹕「有甚麼因素令一家人可愉快地交談呢?」一個讀小五的女孩回應說﹕「妹妹喜歡找我玩,因我平時會留意妹妹喜歡玩的是甚麼,所以常常會刻意提及那些她喜愛的東西。」一個讀小三的男孩表示﹕「我喜歡與媽媽聊天,因在每次講完故事後,她會刻意讓大家交換一個笑話,媽媽十分欣賞我的笑話,大家一起笑,最後我會笑住入睡。」一個讀中一的女孩認為﹕「一家人聊天時,應該一致地做以下行為﹕不需要太過正經和太過有禮;聽別人講話時不應發呆,若再不同意時,也不應立即插咀,總之彼此尊重。」

當聽到學生的心聲時,我歸納了一條有效的溝通方程式,那就是要每天操練三種氣質﹕謙虛、上進、通達。當人明白溝通需讓彼此有共識為目標,並想有進步的動力時,若果只想盡快滿足自己很想改變現狀的渴求,而沒有謙卑地放下自我,去了解對方的步伐是否同步,最終又是跌入另一種具關係壓迫的追趕狀態罷了。

「誰都不可自欺。你們中間若有人自以為在今世有智慧,倒不如變為愚拙,好成為有智慧的。」哥林多前書 318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Sept_5_EQ

余德淳「EQ接見室」之奪取孩子心的溝通精髓

每次與小孩面談,在結束前5分鐘,我都會問他們下次會否喜歡再用剛才的交誼方式,他們的回應總令人有鼓勵性的反省。有些學生會用「貼心」來形容我的表現,因為他認為我不單是因材施教,並努力地思考不同的辦法來讓學生明白。聽後感到好快慰,這不是因為小孩對我的讚賞,而是再次證明不要輕看小孩的感受,他們也會懂得如何分辨對方是否用心及尊重的態度來與他們溝通。

當中有一些值得父母參考的溝通精髓,就是如何奪取小孩的心。例如﹕「怎樣減低孩子對父母給予進步意見後的過敏反應?」那就是要以熟練平靜的聲調帶出論點,以取代急快難以深入思考的壓迫感;此外,「怎樣使孩子能專心聽父母講話?」那就是先明白當人處於勉強專注的狀態時,這會使腦皮質活動增加消耗,建議要擅用喜悅臉容的表情、規則,讓孩子先把心情放鬆後才能集中聆聽;父母也要減少以權威為主的態度,而多用與同輩溝通的氣氛,來引發親子傾談的動力;最後,如父母想孩子更有效地掌握剛才的教導,建議多用精警小總結來有助對方牢記。

我為何常建議父母要多練習運用以上能引起孩子與你們有交談的興趣?因為當你們願意走進孩子的內心時,才會驚訝地發現孩子的成長速度會超出你們的所求所想。想了解孩子如何看成長,我通常會問他們﹕「相比去年,你會較喜歡哪一個的你?是現在,或是過去的一年?」一個讀小四的女孩說﹕「我喜歡今年多了一歲的自己,因為我認識新朋友的數目才會有按年遞增的機會。」一個讀小五的男孩說﹕「我想回到去年,因我可有重新考呈分試的機會,從而增加入心儀中學的機會。」一個讀小四的男孩說﹕「我不想回到過去,因我可以有大個仔的感覺,那我就不用被阿媽罵,又因學習新事物的能力大了,那我就不易被人取笑。」

從以上孩子的分享中,讓我明白若能尋找自己的熱情所在,才能讓孩子建立成長中的推動力。及後,當孩子能享受成長的快樂時,他們才會自發地要求自己更上一層樓。

「它是種子中最小的,但長大了,卻比其他的蔬菜都大,成為一棵樹,甚至天空的飛鳥也來在它的枝頭搭窩。」馬太福音1332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Aug_29_E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