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Q家庭接見室」之 享受與對方的不一樣

有好多家長分享﹕不知為何看到現代的孩子笑得愈來愈少,而且永遠不滿足,例如假日安排一家人的外出活動,有的孩子表示寧願留在家中,有的表示與父母一起玩是很悶的事。對孩子而言,究竟甚麼才是真正的滿足?甚麼才算是幸福?

日前,出席友人家中聚餐,聽到主人家向我的學生表示﹕「如你喜歡這裡,我可將樓上那層給你來渡假時住。」我的學生隨即回應說﹕「我雖然感到這裡的空間夠大好舒服,但我仍只想住在石硤尾的小屋中,因那兒有我喜歡的味道。」聽到這令人發人深省的對話後,我才明白活著就是幸福,不是因為擁有多少財富,住的房屋有多大,珍惜當下眼前的一切已是一種幸福。

在我與無數位孩子的訪談中,發現他們眼中的幸福是簡單﹕這位中三男孩說﹕「我終於明白,媽媽的情緒如此失控的原因,家中每個人都有責任,大家需勇於承擔此責,我因而多了責任感。」那位中五的男孩表示﹕「我有心事可向媽媽傾訴,而她能夠不厭其煩地與我分析問題時,我感到自己多了智慧。」一位小五的女孩說道﹕「喜歡媽媽向我交待她的行蹤,令我感到安心和被尊重。」一位小二的女孩說﹕「爸媽每天對我講10次我愛你,雖然煩但我聽了很快樂。」這位小四男孩說﹕「有一次,我不停地請爸爸教我做功課,他不但沒有嫌我煩,而且更親自上網一起找答案,我感到好有興趣學多些知識。」當我整合以上的心聲時,發現一個很重要的啟悟,就是當孩子能肯定自己有「成長的愛」的價值時,那就是說他們再不以嬰孩時期所用的原始情緒(哭泣和發怒)來獲得及威脅別人而得到愛,反之,建基於能與對方同哭、同笑、同行的「人際勇氣」來與人互動。相反,如人缺乏這份勇氣,他/她遇困難時只會以自我為優先考慮,即甚少關心對方多於目前的自己。

在新的一年,我深願每個家庭也能享受到活著就是幸福的意義,就是相信即使與對方有多大的不相同,在當中仍找到相同之處而感到快樂,甚至能享受與對方的不一樣。我相信我們本來就已擁有很多一樣的基礎,因為我們也是源於一位創造的造物主宰。請不要做「時間上貧窮」的人,就是別浪費時間去埋怨,最終令你忘記所擁有的;反之,要多看自己能夠做、應該做、值得做的是甚麼。只要你握著這份當下的擁有,才可把它轉化為屬於你的幸福。

「不要說:先前的日子強過如今的日子,是甚麼緣故呢?你這樣問,不是出於智慧。」傳道書710

馬君蕙
EQ訓練研究主任

2019jan_16_eq

「婚姻親子輔導室」之 重拾溫馨親子情

「與孩子相親相愛,共享天倫之樂」相信是天下為人父母的心願。然而,按著孩子健康的身心發展,孩子有時會跟父母保持距離,甚至築起圍牆,不自覺的尋求自主。有些父母會誤以為孩子「不聽話」,採取嚴厲或放縱的管教方式,希望藉此與孩子拉近距離。可惜當父母在孩子後面追,孩子卻不斷往前跑,形成了兩代的追逐關係。

兩代的距離

兩代距離會隨著孩子的長大,而變得愈來愈明顯。當孩子開始有主見,其表現與父母的期望往往有差別,他們心裡矛盾,一方面知道父母愛自己,另一方面又不想被管束,便刻意和父母疏遠。

在兒童遊戲輔導室裡,孩子與父母疏離的心態表露無遺。一位8歲的女孩築起私人的「秘密基地」,她躲到角落裡,用自己的身軀遮住手上的BB公仔,她想用工具為BB檢查身體,但怕做得不好而遭受批評。她對輔導員說﹕「這是我的秘密基地,你不要看著我…。」原來其母親總是挑剔她的錯處,她習慣在家裡築起「秘密基地」,以策安全。另一位7歲的男孩竟向輔導員透露了心事,並說﹕「這是爸爸不知道的,我沒有告訴他。」

一起玩耍,重拾親情

雖然孩子與父母有某程度的隔膜,但遊戲卻可拉近彼此間的距離。一位11歲的女孩因喪母,近年與爸爸相依為命,爸爸管教嚴厲,她則表現沈靜。爸爸很想明白她多一點,於是前來遊戲室一起玩耍,增進溝通。首先,爸爸擲飛標得到好成績,不料女兒感到壓力,偷偷向輔導員示意,而不敢向爸表達。直至在輔導員和爸爸的鼓勵下,她終於放下防衛,模仿爸爸的姿勢,並擊中了紅心。她的焦慮釋放了,愈來愈開心。接著,是有關配對顏色的遊戲,今次孩子反過來教爸爸玩,爸爸因反應太慢,便認輸了。此刻,父女透過調換角色,領悟到角色的彈性。最後是剌激好玩又講求合作性的「疊高廈」,只見父女互相提點,互相支援,親情盡露。突然,爸爸一不小心,把高廈弄倒,女兒默默地快快地把高廈恢復,示意爸爸繼續砌,這一刻可算是最溫馨了,爸爸體驗到女兒一直埋在心底的愛!

在日常生活裡,父母亦可與子女無拘無束地玩耍。遊戲可使兩代放下防衛,拉近距離,讓「親情」重現。      

「你們作父親的,不要激怒兒女,卻要照著主的教訓和勸戒,養育他們。」以弗所書64〉

詹玉冰
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

2019jan_9

「EQ家庭接見室」 之不要忽視孩子感覺的需要

很多家長苦惱的問題,就是孩子常表示上堂感苦悶,回家後只想玩而不想做功課,很討厭學校的同學,明天不想返學,其實孩子已試過一星期一次不返學的情況…;同時,未完成的功課愈積愈多,如不給壓力,問題好似會嚴重化。聽到這實況,我會質疑究竟是甚麼令一個應有無限的好奇心去探索新事物的小學生處於「沉睡」狀態呢?又是甚麼原因令一個最重視交友及老師認同的小學生,能鼓起這麼大的勇氣去選擇曠課呢?我們這一代的家庭真正面對的考驗又是甚麼?

曾聆聽過數百對家長的心聲,我歸納一個很重要的發現,可以解釋為何孩子願意與我講心事,但卻對父母保持沉默的糾結現象。我發現大部分的父母也傾向「情感失能」,即一廂情願地將對孩子好的東西不住供應,但卻忽視了回應孩子 「感覺」的需要。這份帶有情感及個人化的回應,對那些沒有彈力(怕改變)、沒有成長(怕痛苦)、沒有放下(愛留戀過去嬰孩時期被保護)的孩子而言是一份重新得力的加油站。例如這個小六男孩表示,不想同我講最近發生的一件不快樂事情,並認為是秘密,我回應他說﹕「我尊重及明白你不想講的原因,因我剛才留意到你回應我時臉上的憂愁,我相信這一定不容易去面對,你現在的感受是甚麼?與那位吵架的對象和好如初嗎?」我相信如能在對話中帶有情感的力量,這才可感染對方得著力量去面對又大又難的挑戰。於是,我們的對話就此展開﹕「前兩天我同媽媽大吵,因她不讓我打機,我們兩個也吵到大叫大哭起來,我也被自己的失控嚇壞,我不想再為打機一事而令媽媽流眼淚。」「我好開心聽到你是真心想有改變,你今日所講的反省是一般同學,甚至是成年人也未能有你這份決心,你會唔會對自己剛才的反省分享感到好滿意呀?」他點頭微笑。

我的教學理念是生命應該被發揮,而不是被倒模。只有用愛才能打動及感染生命,而人對愛的信念是需要不住更新及操練的。所以,不要看低孩子能承受困難的力量,因我曾經歷過那些愈是滿身傷痕的家庭,孩子就愈能經歷被愛後轉化出新的能力,這就是相比一般無風無浪的家庭更能有盛載力去滋養及豐富自己和別人。

「因我們 神的憐憫,使清晨的陽光從高天臨到我們,光照那坐在黑暗中死蔭裡的人,引導我們的腳,走上平安的路。」路加福音178-79

馬君蕙主任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9jan_2_eq

余德淳「EQ接見室」之快樂生活的示範

最近,知道很多家長不停收到「孩子在校的不合作」的投訴,校方甚至懷疑孩子患上過度活躍症而要求家長帶往看心理醫生。當我看到這類小孩時,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特徵,就是無論任何狀況,都是沒有情緒表達,麻木無情般機械式地生活。有家長在面對不斷的外在施壓之聲中,無奈妥協,自帶孩子到處尋求輔導,或者另行安排為轉讀海外學校的入學考試。慢慢地,被世界的標籤逐漸蠶食了起初的信念﹕不以成績排名來衡量孩子的價值、尊重孩子是一個獨立個體、讓孩子自由地享受到真正內在的豐富。

有一位小二的女孩在接見室回答問題時,滿不在乎的表現似對身邊的事都不感興趣。但在最後20分鐘,她突然問了一條是小二學生應不會多想的問題﹕「我的生活如此沉悶,每日重覆地返學放學,面對做不完的蠢功課,然後又要去上那些無得選擇的補習班,這樣的生活還有甚麼意義呢?」我聽到這提問,仿如觸電般感到嘩然,但經驗告訴我,這女孩的家庭背景或最近所面對的家庭氣氛應較為複雜及緊張。原來,這女孩子的媽媽每當從丈夫處受氣後,會警戒女兒將來選丈夫千萬不要選像她爸爸般如此無用、差劣的男人。當然,這位母親從不知道這句話,已令自己7歲的女兒被那份不安全的感覺重重籠罩著,因為孩子不明白為何心中最信任的兩個人是如此的不相愛。最後我回應那女孩説﹕「如果眼睛一直只看著這些『不明白』之上,不快樂的心情會令你看不到身邊伴著自己的天使,就是那些願意與人做朋友,一起在沉悶的返學生活中仍找到如何歡笑的同學們,可以主動向他們學習快樂的生活方式。不過,尋找這些好的學習榜樣需時,也不容易,有時或會遇上令人討厭的同學,蕙姐姐我也是找了20年才找到一個常示範何謂快樂的好朋友呢。」

人喜用習慣性的所謂理所當然的理由,來作為遮蓋去愛的理由。這份不以為然的遺忘會淡化我們願意去憐憫、去體諒的胸懷。只有當你明白,哪些才是能夠真正讓自己感豐富的內容,而選擇捨棄那些不切實際的物質時,你才能享受到前所未有過的平安。

知道的愛是超過人所能理解的,使你們被充滿,得著 神的一切豐盛。」〈以弗所書319

喜愛律法的必有豐盛的平安,甚麼都不能絆倒他們。」詩篇119165〉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Dec26_3.jpg

余德淳「EQ接見室」之快樂長存的習慣

最近,報章紛紛報導有關成功編輯人類胚胎基因,即對基因嬰兒對病毒免疫的研究,引起了不少「道德」議題的討論。假若將來成功編輯快樂基因,人類從此以後再沒有不快樂的兒童?只能表達笑而沒有其他情緒,對他們的成長是否一件喜事呢?我相信上帝創造人類的同時,也將喜怒哀樂的張力一應贈予,這不是為了製造人類的矛盾,而是人的成長往往是從痛苦開始,即當生命有震盪的經歷,人的價值觀才能產生大的改變。所以,我們與生俱來的各種情緒也不應去討厭它,反而在於自己的價值觀如何評斷這些情緒,並用思考來管理這些負面情緒。如此看來,如果一家人能從生活中所發生的大小事情也作反省討論,那定能有助孩子建立成熟度及發展平衡心理的成長。

有一次,我與一個家庭共晉晚餐時,發生了一段小插曲,我很想引用這對夫妻在孩子前示範甚麼是有反省力的溝通,作為事例。事源妻子將口中餃子咬開一半時,餃子的汁液不小心噴在隔離的丈夫身上,白色裇衫上沾染了點點,作孩子的看到默不作聲的媽媽急忙把濕紙巾遞給爸爸,而爸爸的表情也是從容不迫,接過濕紙巾靜靜地清理衣服上的汁液。事後,孩子問爸爸為何沒有生氣,爸爸回應說﹕「這情景令我想起,曾有一次不小心弄髒了同事的文件,對方展現的是很不滿的樣子,令我感到十分尷尬,我們從此不再自在地交談,大家產生了距離感。所以,上次的事件讓爸爸反思到,如果我用同樣的方式對媽媽,那她一定很難過。」作媽媽也隨即對孩子說﹕「爸爸的好榜樣也提醒了媽媽,如果下次輪到爸爸不小心把食物的汁液噴到媽媽身上時,我也不會給他難看的表情,反會輕鬆說笑﹕『唔緊要啦,有一點點花紋圖案不是更好嗎?』」孩子聽完立即同媽媽講﹕「你現在可唔可以也噴些圖案在我件衫上呀?」我看到一家人輕鬆地彼此凝望,並展現很滿足的開心笑臉。

一家人的快樂可以長存,只要你們不要錯過每天日常生活大小事情,然後一家人能常作反省交談這四條問題的習慣﹕這令我想起甚麼回憶?我現在的感覺怎樣?這對我有甚麼提示?我應該多說多做甚麼?世上沒有人一出世便懂得如何為人父母,所以成長是屬於每個人一生之久也需追求的目標。

「謹慎口舌的,可保性命;口沒遮攔的,自取滅亡。」箴言133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Dec_19_EQ.jpg

余德淳「EQ接見室」之家人互利共生的快樂生活

寂寞,是一種都市人普遍的生活狀態,當中存有說不出的嘆息感,非能用言語具體描述。不過,我認為最令人惋惜的情境,就是在接見室裡經歷到﹕縱然一家人彼此凝望但卻流露出陌路人的眼神;更可怕的還有﹕人會將這些累積的「不了解」換成採用「防衛」甚至充滿「敵意」方式與人互動的理由,甚至扭曲了對方的原意及自己的判斷,最終使得旁人不敢親近。最後,我發現很多孩子成為夫妻之間不和諧的夾縫,於是,在他們的成長中充滿掙扎和矛盾。到底一家人如何能重新找回那份對家的歸屬感而擺脫這份孤寂呢?

曾接見一對夫妻,內容是關於妻子約了丈夫吃晚餐,但他卻遲到了半小時,期間,作丈夫雖有留言說自己正乘坐電車中,但妻子卻十分氣憤。此時,二人因著不了解而扭曲對方的行為動機為「不尊重」,於是,我引導他們說出及了解自己「沒有說出口」的真心話。其實,妻子感憤怒的不是遲到的事件,而是她想爭取多點與他一起聊天交心的機會,因女方長時間工作故很珍惜與丈夫有溝通的機會。而男方也曾考慮過中途轉車的想法,但因信任妻子的氣量,不會因小事而吵架;同時,他想乘電車吹吹風,那怕是一陣子的舒暢,換個好心情來約會更好。(因女方的放工時間是非繁忙時間,所以很久對在擠迫地鐵車廂中那份喘不過氣的難受感覺已陌生。)只有兩個人放下權力式的溝通,才能明白彼此的真正感受及需要,並放下心中的執念而選擇去愛。

當我聽到以上的真心交談後,想起一個美麗的比喻,就是在生物界中有一些生物本身就是一種共生體,即由兩種不同的植物互相依賴、結合而成的互利共生體(Mutualism);各自單獨生存時無法得到好處,所以能長期地找到合作伴侶而雙方獲利。我認為一家人最快樂的「互利共生」生活方式,就是從來也不會因物質豐富所致,而是在於一種眼光,就是一種正面的眼光,即是常看好對方有成長的潛質,願意向對方展現溫暖的表達,例如彼此潤澤而不是索償、關心而不是控制。

「但靠著愛我們的那一位,我們在這一切事上就得勝有餘了。是高天的、是深淵的,或是任何別的被造之物,都不能叫我們與 神的愛隔絕,這愛是在我們的主耶穌基督裡的。」羅馬書837,39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Dec12.jpg

余德淳「EQ接見室」一家人相敬如賓的原則

每次與不同的孩子一起交談後,最令我感到快樂的是,看到他們由憂愁苦臉回復天真滿足的笑容。我從不看輕看及珍惜在一小時內有這般快速的改變,但卻為「父母常拒絕相信這改變的事實」而感到惋惜。當中的主因不是他們對孩子的高要求所致,而真正的問題在於他們夫妻倆經常看不到彼此的好,久而久之,成為他們用挑剔的批判態度來評價對方及周遭人的習慣。不過,我仍然有一份信念,那就是成長永遠不怕遲,也不是只屬於某個年齡的專利,只要你願意放下要去證明個人權力(話事權)的堅持,那你會為每天發現自己有少改變而慶賀。

有一位六年級的男孩子與我分享﹕「每次看到爸媽吵架,很擔心這不良的習慣是會遺傳,我將來也用相同的責罵方式及語氣與自己的孩子吵架。」我很欣賞這位有遠見的小男孩,更立即肯定他如此的醒覺是令自己保持快樂的源頭,因為當人要證明自己的權力時,將會付出很大的代價,例如家人怕了你、聽不到真心說話、少了朋友而感到孤單。

每次看到兩個從前彼此相愛的人在我面前吵架時,都會反思﹕「到底是甚麼使夫妻倆只能共歡愉而不能共患難呢?」 我認為只要雙方都不主觀地認為自己才是對的一方,防止心中的驕傲出來,那就可看到彼此良好的動機。舉例而言,妻子向丈夫詢問及了解一些事,丈夫若回應說﹕「告訴你都不會明白的!」此刻,作為妻子的能否對權力降低其敏感度,就是你的丈夫不是有看不起你的意思,而只是描述一個事實而已;反之,當丈夫向妻子尋求幫助時,若妻子即時說「不」,別誤會她無情而立即用權力來捍衛自己的尊嚴,事實是她對你處事的能力抱有信任,因為愛你,擔心有一天當她不在身旁守護時,你會立即失方寸。

現代通訊科技快,我們多用了時間去做事,反與家人及所愛的人相處變得奢侈和陌生,愛與恨的感覺是互相感染的,即使連下一代也會受牽連。一家人若想有更好的相處,就要學習一個概念,就是一家人無論有多熟悉,也不可忘記相敬如賓的原則,那份精神就是一家人以合作伙伴的關係生活在一起,怎樣分才算是公平、為了誰而做、誰著數/蝕底,這些問題也不再重要了,因我們是一起共同擁抱及承擔彼此的需要及掙扎的。

「心驕氣傲的人名叫傲慢,他行事出於狂妄驕傲。」箴言2124〉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Dec5

余德淳「EQ接見室」之學習與自己做好朋友

有些家長發現孩子的行為及心智竟然一年比一年大倒退,為此感到焦慮,更擔心孩子的能力不足以迎接嚴峻的成長考驗。的確,一個人的成長程度反映內心到底想不想長大;孩子是否明白長大或不想長大的原因;在哪方面不想長大…。我建議可從孩子如何應付妒忌的心理狀態,尤其當面對競爭對手所產生的猜疑及恐懼程度,或弟妹出生後的厭惡感程度,便知曉孩子對個人的自尊及自我能力的高低程度。

曾接見過好多長子/長女,起初交談的首15分鐘應對得頭頭是道,給人有很強的責任感、領導風範、處事謹慎的良好形象。但當被問及對各家人有何欣賞和提及到自己的弟妹,立即變得面目猙獰,隨後邊投訴邊大哭起來。這個五年級的女孩分享說﹕「自從弟弟出世後,我就成為常被父母忽略的人,更失去了父母的愛,例如媽媽每次買食物回家,我發現當中三類都係弟弟喜歡食的,只有一類屬於我的最愛。於是,我返回睡房大被蓋頭哭泣,但又不能被父母知道,因他們會認為我作為大家姐是個喊包女,是無好榜樣及好無用的人。」「感到你作為大家姐的角色很辛苦呢,那該如何令自己心情好一點?」「我曾經替父母想了一些理由來證明他們不是不愛我的,例如媽媽可能假扮買少了食物,其實想給我一點驚喜;或者父母工作太忙,頭腦要記太多事而心煩;又或媽媽多生一個人在家中而記憶開始混亂,將我的喜歡成為了弟弟的喜歡吧。我有時會刻意打弟弟及捉弄他,以發洩自己不快樂的情緒。」

「首先很欣賞你能估計不同的可能性原因,而不是固執地認定自己的不快樂全是父母的錯。但有沒有想過弟弟在沒有開罪你之時,卻因你發洩情緒而被捉弄,他也會感到無奈和不快樂的,這對弟弟公平嗎?他可能也想過不想做弟弟的角色而常給你欺負,但他的出世也同你一樣,無得選擇。所以,你要學習嘗試與你的不舒服感共處一陣子,或許你會有意想不到的新體會。」

當你羨慕(或妒忌)別人時,其實在反映你的成長程度。正如上述提及的例子有關兄弟姊妹間競爭,最後局限了彼此的成長程度。無論是哪一方,他們漸漸地忘記自己所擁有的獨特而失自信,如無自信的人多源於恐懼,怕不被接納,怕自己的形象被扣分。因此,我建議學生們要先找回「自我合拍」的狀態,就是學習與自己做好朋友、在不確定中學看好自己、減少對自己及別人的批評,因為我相信在這世上是找不到不愛自己的理由吧!

「不可被惡所勝,反要以善勝惡。」羅馬書1221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Nov_28_EQ

余德淳「EQ接見室」之溺愛使孩子變得軟手軟腳

家長常分享一種矛盾的心情,就是看見孩子有好行為時,立即想給他們獎勵,例如買最喜愛的玩具,「一般願意買貴一點的給孩子,因為心知他們平日讀書很辛苦,較少有屬於自己的快樂時光,這算是一種精神補償吧!」有些家長已為孩子鋪設好一條康莊大道,如物色優質的外國學校,讓他們提早越洋接受另類教育,以增加孩子能應付將來的各項挑戰。不過,想向父母提出一條反省問題﹕「父母為孩子所作的安排到底是在賞孩子?還是在罰孩子?」 因此,我想提醒家長,在為孩子安排你們的周詳計劃時,有否讓孩子明白其背後的意義是甚麼?否則,孩子只知不用付出便可把資源隨手可得,這種溺愛使孩子變得軟手軟腳,反過來對他們卻是最大的懲罰。所以,不論家長是否已為孩子設定美好的成長藍圖,請不要忽略,優先考慮的應是孩子是否已學懂建立說服自己去做的理由,例如孩子樂意將「成為他人的幫助」看為大獎賞,因他認為可貢獻自己能學習到的而感到快樂。

我有一個對生活的概念,就是當你真正明白,人生下來不是為了生存而是學習如何生活,那你便能享受到生活有方向,這比知道眼前要走向某目的地更有推動力及意義,例如你的生活方向是傾向物質化或心靈化?其比例屬多少?長遠價值比例?我發現,當向學生解釋這概念時,他們立即明白這道理,有中學生會回應說﹕「寧願一家人生活快樂,沒有『家嘈屋閉』,因已證明考試成績高分也沒令自己快樂,換來只有如何保持此分數的心理壓力。」小學生會如此回應﹕「我現在只想快些把功課完成,一來可以盡快去玩,二來不會被媽媽嘮叨,我點會咁愚蠢去做傻事呢。不過,功課是用來測試我們對所教內容的吸收,真的不明白為何要做咁多功課,增加其量數有何意義?這只會讓我更討厭做功課。」

有一次,一位家長問孩子為何喜歡參加EQ小組(我機構辦的),他表示因為這裡的人講話好好聽,聽完好舒服,及後這位媽媽立即自我反省到﹕需要重新學習如何向孩子講說話了。當你發現對方開始沒有興趣與你交心時,那你應及早警覺這「心理距離」,這多是因為你用過高的控制權力語調,而無法讓關係保持輕鬆氣氛。有時,成年人是否只催逼孩子長大,而自己卻常找到置身事外的藉口呢?

「謙卑和敬畏耶和華的賞賜,就是財富、榮耀和生命。」箴言224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Nov21

余德淳「EQ接見室」之找出與自己妥協的方法

這中一男孩子來到接見室與我交談,他給我的第一印象是不夠自信,因他的講話十分細聲。不過,按我與這類學生相處的經驗,不適宜過早作判斷,他們實際上心有很多獨特的見解,只是曾遭受多次的不被欣賞而打退堂鼓。舉例說,家長常以為孩子講話細聲就歸因於膽小,於是帶他們參加不同類型的自信心訓練班。為何最終也收不到理想果效呢?或許,讓我們透過與這位中一學生的對話中找答案。

「你媽媽擔心﹕若表達不夠自信就會影響你讀書的信心,而且認為你需要從講話的聲線起作改善,你同意嗎?」這位男孩好奇地回應說﹕「我知道自己講話細聲,但始終找不到為何要放聲講話的理由。」「你認為一個人能放聲講話與自信有關嗎?」他回應說:「其中部分啦,我同意大聲讓人對自己在表達內容上有所肯定,但另一方面,我卻認為說話細聲只是一種行為習慣而已,因在生活上根本用不著大聲講話,除非我需要向著全班同學發表意見。」「那你認為甚麼時候才有調整講話音量的需要呢?」他回答說﹕「如果有一天我找到有迫切改善的理由,屆時,就算父母不提醒,我也會願意去做的。」「欣賞你不是以絕對的思考模式來堅持自己的意向,但想給你一個意見作參考,就是擔心當你真的有需要用上嚮亮的聲音來發聲時,會突然因不習慣而來不作反應,那倒不如平日可作一些輕量又不費力的生活練習作起步,你同意否?又你會有甚麼自我建議?」「同意,能力確不是一時三刻可以具備的,我建議可嘗試向陌生人打招呼做起,多認識不同性格的人,增加與不同人相處的適應力,以贏得他人對自己的好印象,這就不一定要用公開發表演說的方式。」

我好享受與學生用以上帶反省的挑戰思維模式來交談,因我相信人的痛苦源於一份篤信不移的迷思,只要逐步拆解及讓當事人看到當中的漏洞,有助對方因了解而願意放下一些自以為不能改變的誤解,到最後發現原來能找到與自己妥協的方法,這是一件多麼快樂的事呢!

「你們必定認識真理,真理必定使你們自由。」約翰福音832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