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德淳「EQ接見室」之尋找負責任的能力

 

2018april25-e1524452729849.jpg

EQ是一種生活的風格,影響人的關係和「生活質素」,當人能懂得在適當的時間,選擇做適當的事,那就能減少不必要的負面情緒。有些人如童年時已習慣地自我憎恨,以及在兒童期過多依附母親,這也導致他們甚少用左腦作分析而選擇相信自己注定是失敗者。久而久之,他們所累積的「負面情緒」若缺乏智慧去處理,漸漸地變為「破壞性情緒」及難以改變的「情緒路徑」,即當他/她遇上逆境時,他/她會習慣性地以「憂」成抑鬱、「焦」慮成神經質、「怒」成敵意作回應。因此,我常勸導家長不要過分保護孩子免受失敗之痛,因人要學習面對生命每天都會有負面情緒,但卻鼓勵他們在過程中享受成長比解決問題更重要的道理。

 一個14歲的女孩帶著憂愁及悶悶不樂的心情向我表示﹕「不明白為何常以吆喝母親代自己完成任務為滿足,但我知道媽媽會因此傷心,自己的心裡也不好受。」她說不知何解總是找不到停止這行為的動力。此刻,若又重複講解這種態度有何不恰當,她未必能聽得入耳,所以我向她預告了一個可能性的警號。我知道她很喜歡成為一個出色的演員,故告知她每個剛入行的演員未演戲以先,也必須要從低做起,就會有順服合作的能耐力,並在不合人意中也需作配合的忍耐。因此,我接著向她說﹕「如果你從現在起已建立了一種要求他人為你代勞的行為習慣,那我擔心這種習慣會成為你實踐理想的絆腳石,等到長大後才強行糾正,那就難上加難了。」她聽後感到如夢初醒一樣,像是找到改善自己的動力。

 從以上對談中,讓我明白到,只有找到屬於自己肯負責任及負責任的能力,然後又善用好自我能力來履行自己的責任,這才容易找到要進步的決心和推動力。

 「至於我,我是憂傷痛苦的人; 神啊!願你的救恩保護我。」詩篇 69:29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April25

余德淳「EQ接見室」之改變思維的勇氣

2018april18.jpg你是否仍相信三歲定八十的說法呢?若是的話,那你可能對兒童性格能力的辨認未有清晰理解。雖然孩子的性格是與生俱來的,但可透過生活導師的示範榜樣、團體訓練的環境、個人鍛鍊的機會,來協助孩子改其風格,包括自信、自發、樂觀、擅談、忍耐、合作、責任、細緻。當孩子能在日常生活中不住地透過被肯定和相信時,他們能有「盛載力」去發展其他的品格素質,包括謙虛、溫柔、忍耐、寬容等。我的訓練理念是相信成長本是屬由內至外改變的旅程,其中所要經歷的是一個更新過程,包括察覺、掙扎、選擇、行動四個循環。

有一次,我與一位14歲的男孩子交談,他與我分享最近睡不好,後來反省到自己面對新事物時,也會傾向用負面來思考,可能是這杞人憂天的性情導致難以入眠。他舉例說﹕「當我想及自己即將隨交流團上四川,腦海裡同時會浮現『有地震點算?』『團費點解咁貴?』『當地人可能不友善對待我』等想法。」我發現他能察覺自己對事件的思考反應模式,故深信他已能有尋求改變的動力。我繼續問他能否有出路,他回應說﹕「我也有正面的想法,例如認識新朋友、可欣賞熊貓、有搭飛機的機會、還可與同學玩枕頭大戰,哈哈!」我立即肯定他說﹕「你能從丁點不自在的感覺作自我察覺的起步點,然後看到自己仍有選擇改變思維的勇氣,那我相信你一定會有行動的決心。」

從以上個案中,我反省到家庭矛盾關係可藉著一個觀點的改變來解決,只要我們學習將心靈開放到接通更高的力量,那就可告訴自己將焦慮變成改變自己的好機會,就是「上天安排的好機會!」

我無論在甚麼景況都可以知足,這是我已經學會了我知道怎樣處卑賤,也知道怎樣處豐富;或飽足,或飢餓;或有餘,或缺乏,隨事隨在,我都得了秘訣。 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腓立比書 411-13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April18.jpg

余德淳「EQ接見室」之幫助孩子找回自我能力

11.4.2018B

 

我很重視那些正面對突發性家庭危機的小孩,因情緒激盪讓他們失去生活意義,例如父或母突然離世、父母離異、父或母患了抑鬱症、患長期病患等。在這樣家庭成長下的小孩,他們看將來多是悲觀的、自覺感情麻木、很少關心他人的遭遇、自稱無法改變這些成長缺陷、他對相處愈久的人(家人),愈難付出耐性。「這類孩子還有得救嗎?」

我曾長期訓練(共5年)一個早期有輕度抑鬱的小男孩,父親在他四歲時已燒碳自殺,後來又媽媽再另結新伴,他因而情緒陷入失衡,對媽媽又愛又恨。他在這段混亂的生活中,對媽媽失去信任的情況下,生理出現失衡的狀態,例如三餐中總有一餐進食後肚痛,頭痛等狀態;在心理上,每次鼓勵他參與新嘗試及做運動時,他總是拒絕,感覺自己一定不能適應新事物及認為自己不能勞動。在過去5年多的時段,我邀請了數位生活導師與他聊天,盼透過積極正面的說話、幫助那些與他有共同遭遇的小孩,以及以愛的肯定來感染他找回生活的動力和自我能力感。

他對一眾愛他的導師們進行長期的觀察之後,不安的心終於泊岸。同時,十分欣慰看到一件令我深感不可思議的事﹕最近一次的假期中,我看到他每天早上起來,在書桌上很勤力地把英文故事書中的每個英文字翻譯成中文,然後續字打在手機上。後來,他真的將全本故事內容向我講解一次。對一個多年來對英文怕得要命及立即發脾氣的人來說,這簡直是一件神蹟之事。在剛過去的新年假期與陪伴媽媽回鄉期間,他觀察到媽媽是一個生活無方向、無內容的人,所以他每天早上起來也是坐在家中發呆,直到媽媽睡醒,這樣的日子,他慨嘆說﹕「無聊真使人頹廢,我怕怕囉!」

 「這樣,你的光就必突然發出,像黎明的曙光,你的傷口就必快快復原;你的公義就必行在你的前面,耶和華的榮耀要作你的後盾。」以賽亞書 58﹕8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April11

余德淳「EQ接見室」之拒絕負面情緒的打擊

2.4.2018B

最近,與兩位單親媽媽面談,發現她們有一種共同感受,就是「不能給予孩子完整的家庭」而感內疚,更覺婚姻破裂反映了自己的失敗。當父母常帶著負面的情緒去教導孩子時,孩子易產生慚愧的負面情緒,因為父母對孩子仍未能改好的實況有不耐煩的感覺時,孩子會因看見父母的不悦而覺得自己無用後而感慚愧。這思緒通常在孩子四歲時出現,因為他們開始知羞,並渴求建立光榮感。如果孩子長期接受以悲觀作反應,那他們易對困難產生内疚感,繼而誇張地製造憂思,最終導致有抑鬱的傾向。

我每天與不同的傷心者交談,他們所面對的問題實在不易,但在無數次接見的過程中,我卻發現每位傷痛者也能找到屬於自己療傷的方法。舉一個例子,我觀察到這個一歲六個月的嬰孩,突然被一件玩具夾到手指時,不單沒有哭,還用另一隻手指著這傷處並講了一個「痛」字,然後用了一個令我很意外的方法來安撫自己,她對自己講﹕「慢D,拜拜!」她想起媽媽曾經教她每次痛,也是因太衝動而撞倒受傷,所以教她不要心急而要慢D。最後,她選擇同「痛」講拜拜。另一個中一男孩,每次頻密打機導致成績下降,我幫助他尋回動力方法時,都會問他為何要努力讀書,他曾回答說﹕「爸爸已不在,所以我想令媽媽能過好生活。」每次重溫這目標時,他都會流出眼淚。對他而言,因孝順而流淚就成了自我改進的最大動力。

當人在不穩定的情緒狀態中,很容易接受苦毒無限地進入內心,以致無法有勇氣地拒絕負面情緒的打擊。因此,人需反省過去的成長模式是如何與現在緊緊相連,並當人能察覺為何要有改變的需要時,那才可肯定自己不是沒有改變的能力,而是在於你願意接受與否。

「我心裡多憂多疑,你安慰我,就使我歡樂。」〈詩篇 94:19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April4

余德淳「EQ接見室」之看見別人處境的省察

2018March_26_A_TSTR2s.jpg

最近與一位17歲的女孩面談,初期,那女孩的緩慢及被動的思考和反應,讓我誤以為她只有14歲之齡的少年人,由此推斷,她或在家庭(出生次序排行最細)的成長處境中,常被父母看待為「幼稚化」及敏感任性的女孩。我花了近一小時才了解清楚她選擇不上學的原因,是最近發現自己不想與任何人對話,並認為要思考如何回應對方是一件煩惱的事。我聽後立即表示這是很正常的表現,並解釋這不等於有情緒病,因她正步向成年期,要面對選擇職業及尋找人生方向的迷惘期,需要個人安靜的時間去整理自己。不過,我向她提出一個建議:「不論你進入任何的成長階段,也需保持一種平衡的生活狀態,就是人在選擇自己喜愛的作息狀態也不等於同時要放棄應有的責任,如你可繼續思考,但也要履行返學的任務。」這女孩聽後有如釋重負之感,覺得自己被了解及明白應如何解開矛盾。

當我將這女孩的心事向她的媽媽講解時,這媽媽好像反對我的判斷,只堅持說女兒負面的情緒是來自在學校的不愉快遭遇。由此所見,她對女兒的成長抱著十分悲觀及偏執的判斷。於是,我提醒這位母親說﹕「當你願意停止思想女兒按大人的標準設定改好,及滿足大人的要求時,才可真正從女兒的立場及處境中去體諒她內心的掙扎,並重新看到自己及女兒真正的需要而感到快樂。」

從以上的個案中,我反省到作為一個助人者,曾否從受助者的愚笨迷失中,也反思到自我已存的愚笨迷失?當責怪對方頑固自辯時,我們是否也曾難於啟齒向人認錯?人對判斷事物有不樂觀的傾向,部分來自主觀及迷信,即是不會去質疑自己一直所相信的東西是否也有其他可能才形成今日的局面。人就是害怕失去一些似曾相識的感覺、身分、地位,若是去質疑,即要接受證明自己是有錯的可能,更擔心自己的可信度也被人質疑而失尊嚴。

不要效法這個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叫你們察驗何為上帝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12﹕2〉

2018March_26_A_TSTR2.jpg

余德淳「EQ接見室」之鍛練樂觀的心態

 

facebook-banner-e98d9be98d8ae6a882e8a780e79a84e5bf83e6858b.jpg

很多家長告訴我,當孩子聽到要做一些新的任務時,常常未做已先打定輸數,怎樣勸導也徒勞無效。事實上,父母最擔心的就是這種退縮怕事的反應,終會令他們成為永遠的失敗者,甚至成為社會上的低端一族。我看著這些無力拒絕悲觀的父母,臉上掛著一個愁字,這不難想像如孩子每天也經歷這憂愁的面部表情,他們怎會有動力去相信自己在面對困難時,仍能用樂觀來對抗失意的事實呢?

一個樂觀的人面對挫折時仍相信情勢會好轉;此外,當他們遇上與自己意見不同時,仍能展現友善的表情規則來與對方協商達致共識。我曾幫過一個媽媽,她因女兒相比同年齡的人長得矮小而處於極度憂心的狀態。當我與這10歲的女孩面談時,問她是否擔心自己長得矮小,她立即回應說﹕「我不介意現在的高度,況且我有好多好朋友同我玩。」當我又追問她知否媽媽想女兒增高的原因時,我感受到她有不敢講的意向。於是,我鼓勵她不是因為想不到答案,而是怕講出自己真正的想法而已。我先讓她經歷被了解,後建立表達的勇氣,她便放心告訴我真正的想法﹕一是因為媽媽愛面子;二是她不會問媽媽為何,因媽媽是一個很嚴厲的人,她只想要求女兒按自己的意思去做。接著,我問她每天放學回家原地跳,仍可跳得很開心的可能性,雖然她又再習慣性地立即表示不知道,但卻能隨即作了回應﹕ 一是與弟弟一起跳、二是請媽媽買一張彈床,以增加趣味感。

從以上個案中,我反省到樂觀的人總是能找到善待自己的方法,以及相信過去不能决定現在與未來。我鍛練自己有樂觀的心態是,常把一段激勵振作的說話記在心裡,訂立較高目標及思考如何完成的方法,這有助我若身處不如人意的情況之時,仍能保持穩定的心情來迎向光明。

「信心是對盼望的事有把握,對還沒看見的事很確定。」〈來111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2018March_19鍛鍊樂觀的心態

余德淳「EQ接見室」之不輕看孩子每次的提問

14.3.2018C.jpg一位母親邊哭邊訴說對女兒的擔憂,我看到這位激動的母親,也著急起來看過究竟。原來,每當她看到10歲女兒的矮小高度時(相比同年齡的同學),她立即表示很內疚,「為何自己生了一個那麼矮小好像營養不良的女兒?」於是,她將這一小點的不明白,無限地擴大成憂思,並深信女兒這身材將來註定被同學針對為欺凌的對象,更甚的是影響智力的發展,不能在這弱肉強食的社會中生存。

 我追問這位母親有甚麼證據去說明高度對智力有相對應的影響。她立即數算了好多個自認不能接受的女兒提問﹕「我今天在學校看完報紙後忘了洗手就去取食物,我會否出事?」當我聽到這條問題後,心中很欣賞這小女孩問了一條好具常識性的問題,但為何她的媽媽會認為這是屬幼稚思想表現呢?我推想她將心中對女兒應該有的形象,捨不得作調整,因她一直未能接受眼前不合格且矮小的女兒。

我提醒這母親,真正讓孩子不受到欺凌,不是以增高來避免不幸,而是讓孩子學識有說「不」的勇氣,並能面對困難時有分析的能力而作出適當的選擇。因此,我們不宜輕看孩子每次的提問,因這是給父母在回應時示範如何透過理性的討論、從網路上的資料搜尋等,從而幫助孩子建立一個複雜性思維來解決問題。

 從以上個案中,我反省到無論做任何事前,先要讓自己增加好感覺,並在往後繼續深化此奮鬥的成功經驗, 從而建立有擊退困難的決心。因此,父母宜把握在生活中的每一線機會,就是多給孩子有正面欣賞的回應,待他們可相信自己有完成任務及邁向成長的信心。

 「你們要細聽我的言語,這就算是你們給我的安慰。」伯212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