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德淳「EQ接見室」之相信人美善的本相

17.1.2018 A

咁小事都做唔到,真無用!」
「我無法接受你為了咁小事就唔返學,簡直不負責任!」
「我為你好才安排好一切,你反而唔領情,真任性!」

以上的對話是我常聽到的,當父母發現孩子表現強差人意時,立即皺眉頭及用如此強硬語調來告訴孩子有多失敗。漸漸地,這些孩子會相信自己就是那麼無能為力去改變局面,甚或被學來的無力感打擊了再奮鬥的自信心。

要重拾孩子的自信,父母要增加對控制面部表情的察覺力,就是當面數孩子的錯失時,仍要展現一副「令他感放心的臉孔」(still face)。因這張臉可放鬆孩子的心情,有助停止憂慮,不至於因情緒僵化而與生活解體,最後放棄再奮鬥的決心。

我曾與一位14歲的女孩面談十多次,發現她每次表示同意並積極建議如何改善自己的壞習慣時,最終也是原地踏步,因欠執行的決心。起初,我以為她的隨和性情是她的優勢,但後來再經多番觀察後,才發現這性情讓她對勸導的人唯命是從,每事也顯得無所謂。但我後來發現她其實想做好,只是不相信自己能達到,所以她用「不反應」來與困難共存。我幫助她重拾有執行的能力感時,先肯定她憂慮是有存在的價值,但要有「目的的憂慮」,即讓危機感來促使自己不輕率而更能認真作好準備。

從以上對談中,我反省到人隨著成長,憂愁也不住遞增,例如常常覺得自己總是凡事也做得不好、常感對不起別人;或者自歎命苦,命運不濟,而且相信完全沒有轉機。但孩子的生命力卻不一樣,因他們的存在是送給成年人一份寶貴的禮物,就是提醒我們再次學習相信人原來美善的本相,並有渴望進步的期盼和勇氣,是值得我們給予高度的尊重。(謹以此文來悼念近日因被殘忍及暴力對待而成了犧牲品的五歲女孩)

「我們知道被造的萬物直到現在都一同在痛苦呻吟…但靠著愛我們的那一位,我們在這一切事上就得勝有餘了。」〈羅馬書 8:22, 37〉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余德淳「EQ接見室」之擁有幸福感的快樂

10.1.2018 A這位6歲的小男孩開心地走進接見室,甫入門,便給我一條智力考題﹕「豬與熊貓同樣是四隻腳的動物,但為何豬註定被人宰殺來作食物,但熊貓卻能被奉為國寶呢?」我聽後立即讚賞他很有創意,並繼續追問他自己的預設答案。

我從不輕看小孩任何提問,因我了解提問背後一定代表著某些有待被了解的心結。原來,這男孩來自單親家庭,每當看到身邊朋友有爸爸伴隨時,他會流著眼淚問媽媽說:「為何爸爸唔要我們,我知他唔係唔得閒見我,只是唔想見我!」也許,剛才那條思考題正反映他的內在心聲,就是大家同是小朋友,相比之下,為何有如此大的分別?有些被爸爸視為珍寶般寵而重之,有些卻像他那般如野草被棄掉的呢?

對這位母親而言,這也是一條難以回應的思考題。一方面要平靜自己的情緒,另一方面又要給孩子有肯定的安全感。此刻,我嘗試為這小孩打開多一扇思考之窗,就是想像如果那隻要被宰殺的豬會開聲講話,你估牠會對你講甚麼?他又開始運用他的創意回應我說:「哼,熊貓先生,雖然你不會被宰殺,但你只能一輩子困在有限的花園中行來行去,食完又瞓,瞓完又食,真無聊。我最後雖被殺,但起碼能哄我主人開心,帶給臏仔(這是指在接見室中的小男孩,因他喜歡食豬扒)快樂,幾有用呢!」從那小男孩的回應中,我發現他似乎選擇了另類的快樂,就是明白不一定需要有爸爸同在,只要他仍可與愛他的人一起玩,一起笑,這已是足夠讓自己快樂的理由了。

從以上個案中,我反省到讓人感到快樂的來源在乎自己對擁有幸福感的定義,這基礎一定不是建立在物質上或是一張好的成績表上,而是在健康關係的建立上。不論是單親或是雙親家庭,如家人能成為對方的關係調解生活導師,即能誠懇說出對感情的失意,並相信彼此感情還會轉好,那彼此的心就能更親近及達到平靜溝通的目標了。

「好像憂愁,卻是常常喜樂的;好像貧窮,卻使很多人富足;好像是甚麼都沒有,卻是樣樣都有。」林後6:10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余德淳「EQ接見室」之停止傳承過去的遺憾事

3.1.2018 A.jpg

「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這是許多苦爸苦媽向我分享在教養孩童的心聲。但最令他們感疲累的是那份後悔的重感覺,就是曾在情緒失控時講了令孩子傷心的話,最常見的有﹕「我真後悔把你生出來,如果可以,我寧願將你送給別人,因我真的承受不住了。」有些母親以為不住地付出愛,就能使一家和諧,但事實往往事與願違,那時內在的憤怒會更為強烈;有的以為不作聲就等於忍耐,於是將自己置身事外,但後來才發現錯過了與孩子一起共舞的經歷,而親子之間成了陌生的關係。

我曾聽過一段好精彩的母子對話﹕「媽媽,我駁咀是我不對,但你打我更不對。我都想打你,但我可以控制,但為何你卻不能。」這個只有6歲的男孩子能有如此具啟發性的反問,實在令我及那位母親感到驚訝和慚愧。這位母親也感到很內疚,她表示為何一個有潛質的孩子落在自己手中,因著自己的無知而奪了兒子可擁有快樂童年的權利,更使他在晚上常發惡夢。她知道兒子的痛苦,因孩子常徘徊在愛與不想愛的情感掙扎之中。她渴望改變,因想及自己當年被父母痛打而在心靈內留下童年陰影,但當她面對這份無力感時,只有與「無奈」共舞。

我從這些令人遺憾的故事中,反省到生命和完美無關,生命是與失望、限制有關,所以我們應學習的不是與生活對抗,而是學會接納自己的過去及現在,即接受不能改變過去遺憾的事,從而選擇從今天起停止將遺憾傳承,讓我們的下一代能無拘無束地嚮往生命的美好。

「看哪!我必使這城的傷口痊愈康復,我必醫治城中的居民,並且使他們享有十分的平安和穩妥。」耶33:6

余德淳「EQ接見室」之冒險和錘鍊生命的旅程

27.12.2017 A

我常提醒父母一件不可遺忘的事實,就是教養女孩與男孩是有天淵之別,例如女孩的性情是富同理心,對任何情感體驗較強烈,故此情緒也較易變化;而男孩則以堅毅、自主獨立為傲,力求減低脆弱受傷等情緒,強調以事論事和競賽。基於以上對男女孩子成長發展的理解下,即使父母對孩子表達批評及抱怨,也只可針對對方的行為表現給予改善的建議,「若批評孩子聽漏你的意見,可讓他/她感到你不滿意,但不要批評他是一個惡心腸的人。」我們要尊重孩子有豐富的內在發展潛力,父母看不見是因有較多重視結果目標,而忽略了過程目標(建立能掌握重視自己生命的經驗)及人際目標的指向(維繫友情,建立同生共死的經驗)。

我向孩子常提問以下三條「自我察覺」題來讓父母明白,孩子沒有明顯進步的真相,不是IQ高或低的問題,而是能否有正面的情緒力量來對付破壞專注力的干擾。這三題包括﹕(一)你最近看到自己有進步嗎?(看到自己進步者有高三倍的滿足感)(二)你與家人相處融洽嗎?(融洽者較常人高四倍的喜歡自己)(三)你每晚有八小時睡眠嗎?(充足睡眠者日間多8%正面感受能力)

有一位8歲的男孩告知,自己在2018年最大的心願就是渴望改善與父母交談的技巧,「我常常被父母責罵而感到無面子,更動搖相信父母確實愛我和不會放棄我的肯定。」

多一份體諒,就會少一點遺憾。我很珍惜觸及那些心力交瘁及傷痕纍纍的家庭的每次機會,因這是我的召命,就是從自己最深情的喜悅與世界最深切需要的交匯點中,發現生命仍是多麼的有朝氣。我很想鼓勵那些沮喪的家長們,教育孩童不需感愧疚,因為家庭是一處全家人一起參與的冒險旅程,也是一趟錘鍊生命的旅程。

「要為信仰打那美好的仗,持定永生;你是為這永生而蒙召的,又在許多的證人面前承認過美好的信仰。」提前6:12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余德淳「EQ接見室」之正面態度調整負面經驗

171220

最近,在所接見的學生群中,大部分遇到安全感問題所困擾。小學生大多告訴我不明白為何父母總是欣賞別人的孩子也看不到自己的進步;中學生就表示被所愛的朋友、所追求的對象不被接納而產生憂愁及嫉妒。但他們最終給問題一個歸因,就是自己是一個不可愛的人。其實,在家庭中,母親應是孩子們在情感挫折時的避難所,給予安全感和繼續前行的勇氣。而父親則要保持與進入青春期的孩子們多交流,因父親的欣賞會讓他們得到情感滿足,樹立一個健康異性的榜樣。因為那些完全沒有異性交往的少年人會出現社會性發展遲滯和過度依賴父母的徵兆,缺乏安全感。

一個有安全感基礎成長下的小孩,自兩歲的關鍵期起便能觀察得到,例如當小孩子知道父母離開一會也不會哭,因相信會好快再次見面,而最後父母真的守承諾回來擁抱孩子。當然,如從小並無這信任關係基礎的建立,那就需要靠後期常保持穩定的一致性行為,及多重的思維辯論,來擊敗內在不住自我控訴的那個自己。我每次與這類自我否定的學生在完結對談前,我也會鼓勵他們學習與自己的不足夠和解(重新學習與人溝通能力)、回想自己是一個幸運兒(因愈覺得自己缺乏的人,愈無力對別人好)。

我常提醒自己一個助人的人常要作自我察覺來保持對生活的彈性度和愉悅。因為我要讓對方的眼睛看見從自己的不幸遭遇中來找到助力,以正面的態度去調整這次負面的經驗。這目的是激勵對方為這遭遇來增強一份內在的警覺力,(因不舒服的感覺是有助再一次認識自己的價值觀,並認清雖然不能改變事實,但卻可改變自己的態度,例如為何一定要取100分才是最滿足,就算取到100分又是否代表最好?)但是,卻不致於過度,因易造成深刻的陰影。

「如果我們遭遇患難,那是要使你們得著安慰,得著拯救;如果我們得到安慰,也是要使你們得到安慰。這安慰使你們能夠忍受我們所受那樣的痛苦。」林後1:6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余德淳「EQ接見室」之前想像後想像

13.12.2017 A

我一直相信小孩的進步能力高於成年人,因為他們易對身邊的人與事抱有好奇心,就是不甘於疑問只有一個答案,相反會連續思考同一問題,並用天馬行空的想像力來脱離現實中的辛苦感。但不知曾幾何時,他們卻失去探索及學習新事物和敢於被挑戰而主動尋求進步的動力呢?

有一位7歲的男孩,曾向我表示很苦惱自己做功課緩慢而導致常被父母責罵。與他聊天後,才明白因常聽到媽媽催促做功課的聲音說﹕「快些做,因世界不會停下來等你!」他好像因此失去挑戰任務的信心,正如請他即場畫一幅圖畫送給父母時,每次落筆前都想先得到肯定,並確認他的圖畫很美。另一個14歲的男孩表示﹕「不論成績如何,父母也不會欣賞的。」所以他開始不明白為何要努力讀書,倒不如專注提升打遊戲機的技能,反獲朋友的欣賞。「除了玩遊戲機外,每天生活好沉悶。」他漸漸對生活失去掌控的信心,甚至認為生活沒有目標也無所謂,最重要是享受自由自在的快樂。

我教導那些自信心及能力感不足的學生學習運用「前想像」,就是想像如學到新知識或遇到新經歷後會多了甚麼智慧而令自己感滿足。然後,我建議學生運用「後想像」,就是假如不學不做又會有甚麼損失而令自己感後悔。最後,我鼓勵他們要欣賞自己的獨特處,但這優勢未必與學業有關,但卻可與別的事作關聯後,就產生奇蹟的可能,例如有一位初中生被父母投訴常發白日夢,後來他學習欣賞自己這特質讓自己有很多解決問題的創作意念。惟有保持笑與樂趣的人,才能撼動自己的心勇敢向前走。

「用鍋煉銀,用爐煉金; 唯有耶和華鍛煉人心。」〈箴17:3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余德淳「EQ接見室」之人生最豐富收穫是經驗

6.12.2017 A

大部分來接見室的學生,最想同我分享的就是最近的不開心事。為何現今小孩有這麼多的不快樂?雖然這些不一定是「大件事」,但我們卻不能用「身經百戰的經驗」來定論這事是否合理,因在他們眼中都是十分重要的事。這些不開心的事包括﹕家姐不肯教做功課,便受打擊;被同學取笑後,即發脾氣(拍枱和尖叫),隨後卻感到失望(後悔太衝動);不能自主挑選自己的生日禮物,但為了保持孝順而勉強接受,心感無奈。我會教導學生如何有效地釋放負面情緒,就是學習用左腦駁斥不合理信念:別人說、做不到…不等於你就是…。這幫助學生明白雖然問題未必能解決,但至少可減輕形成破壞力的可能。

訓練學生習慣用左右腦並用的方式來對付問題,那就是用左腦建議自己應如何實踐已下決心去做的事;同時用右腦想像不願跟原有的習慣妥協,而創作新方法來對付自己。這位小學生表示想像自己有失憶症,這可減少被同學刺激而導致情緒失控;那些表示想像自己將來會成為某公司的主席而選擇不還口並原諒對方,因為罵人會傷害聲帶,而導致日後不能用美好的聲音發表演說。有些卻說服自己讓心情好過一點,父母責罵不代表他們沒有愛,目的全是為自己好和著想。從學生的回應中,我很欣賞學生們能努力思考「為了甚麼而做」,即加入意義作為實踐目標的推動力。

從以上的個案中,反省到當你願意停下來為經歷稍作回顧及整合時,就會發現人生最豐富的收穫是「寶貴的經驗」,這經驗沒有好與不好的論斷,更不需要他人的掌聲和認同。一切很美,只因有曾付出過的熱誠和努力罷了。

「人看自己一切所行的,都是清潔的; 耶和華卻衡量人心。 當把你所作的交託耶和華, 你的計劃就必成功。」箴16:2-3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