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親子輔導室」之 「我有用嗎?我可愛嗎?」

有些人在影相時,喜歡豎起大拇指或用V字手勢,無疑這是個得勝的姿態;也有些人喜歡賣萌,擺出一副可愛的樣子。加拿大攝影治療師Judy Weiser認為人在鏡頭前擺甫士,是要展示一個面向世界的自我。根據這個概念,相信被攝者都想向世界呈現自己內在的某個部分,而最常見的包括了「能力」和「可愛」這兩部分。美國臨床心理學家黃維仁博士在其文章「挑戰人性複雜深刻的難題」裡,認為「我有用嗎?」和「我可愛嗎?」都是人一輩子要尋找答案的兩個難題。

孩子在心底裡也會常常問父母這兩個問題,例如孩子會拿著剛完成的畫作,興高采烈地問﹕「媽媽,你看我的畫,我畫得好嗎?」這時,孩子其實想得到母親的認同、肯定和讚賞,心底裡希望確定自己的能力,為「我有用嗎?」尋求正向的答案;又例如孩子知道爸爸會帶弟弟去公園玩,他或許會緊張地走到父親跟前,問﹕「爸爸,我也想去,你會帶我一起去嗎?」這時,孩子想得到父親對弟弟同等的愛錫,希望自己受歡迎和被關注,彷彿為「我可愛嗎?」尋找肯定的答案。

若父母明白孩子內心的需要,自然懂得以溫柔的回應滿足孩子。相信上述的媽媽不會急於在畫面裡找錯處,以幫助孩子畫到一幅更好的畫作,因為這絕不是孩子的來意,反而會給予孩子適切的肯定;而以上例子的爸爸也不會惡言相向,借機教訓孩子一頓,因這樣做會傷害孩子的心,令他覺得自己不可愛,反而會傾聽孩子的訴求,並給予同理和接納。

六歲以下的幼童,多過著由父母主導的生活,他們不懂自我肯定,或像學齡兒童有老師同學的群體認同,所以幼童尤其需要父母在「能力」和「可愛」這兩方面的認同。可惜有些父母喜歡向孩子說反話,企圖用激將法幫助孩子成長,或和孩子開玩笑,以取笑和嘲弄的方式和孩子嬉戲,沒想到幼童的心很純真,會照單全收父母的話,以此建立了過低的自我的形象。因此,愛錫孩子的父母都要憑愛心向孩子說實話,為孩子打造美好的心理根基。

詹玉冰
/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

2019_July_17_EQ

「EQ家庭接見室」之 環境動盪中的平靜力

我很喜歡聆聽青少年人的心聲,因著他們的直率及真性情,往往讓人感受到他們內在的熱情及真誠。不過,大多數人認為這只是屬於青少年人衝動的性情,因而擔心他們在行動前沒有周詳計劃而闖禍,故往往看不好他們能實踐口中說的所謂理想。

當青少年人發現原來那份滿腔熱誠的追尋,被父母看為不切實際的空談時,他們漸漸地習慣隱藏自己真正的想法,久而久之也弱化自我察覺的能力,即不清楚自己的內在世界,甚至到最後也不懂得回應﹕「應該為甚麼事感光榮、驕傲、不枉此生?甚麼事帶給自己有力量?」最終,他們認為實現自我要承擔責任和壓力,並將痛苦感無限放大,從而產生自卑形象而常感到不快樂。

我建議家長應給予青少年人「適當份量」的意見,讓他仍感到有興趣發揮其潛質。相反,如家長給予過於尖鋭及負面意見,這會讓孩子失去學習的信心。我與學生們交談時,總是看見並先肯定他們的強項,並證明給他/她看到自己真有實力,這樣才能讓他/她更有士氣去改善他們的弱項,從而產生樂觀與創作的動力。

回想起曾引導一對母女,在我面前來一場真心對話,目的想她們放下前設用心來看見彼此的愛。我仍記得那位母親十分擔心及懷疑中三女兒欠理財能力,有幾多錢就花用幾多,因她常看到女兒的銀包總是空的。於是女兒很勞氣地回應媽媽,說她不能只看這空銀包就作主觀判斷,「相比一般同學,我是比較少零用錢,雖我明白家境貧困,但你不了解現今社會物價高漲,我總不能每餐也向同學表示只想食麵包,不與她們食午餐了。有一次我想節省一點錢不食午餐,為的是想用30元來買一件飯團給你食。為何這些你不計算在內?」這位媽媽聽到女兒的委屈心情及看到女兒的眼淚時,呆若木雞,低頭小聲說﹕「我是知道她進步了,但不知為何心裡好擔心她欺騙我。我想相信,但昔日女兒講大話的情境常常歷歷在目。我是否真的小看了我的女兒呢?」

那些能在平凡生活中有自我反省的操練及高自覺的人是快樂的,因他會得到一些不能用物質衡量的快樂,那就是平靜力,一份讓人縱然在環境的動盪中,仍可回復正常及發揮最佳狀態,感受到自己內心想怎樣而作自我評估,並選擇適合自己的決定。

「弟兄們,你們蒙召是要得自由;只是不可把這自由當作放縱情慾的機會,總要用愛心互相服侍。因為全部律法都包括在愛鄰如己這一句話之內了。」加拉太書 5:13-14

馬君蕙
EQ訓練研究主任

2019_July_10_EQ

「婚姻親子輔導室」之 婚外情﹕擦槍走火的危機

愛萍與雄傑(化名)結婚多年,育有一子。雄傑事業有成,小康之家本來頗幸福;不過,雄傑與女同事發生婚外情,關係維持了一年,最近始被揭發,愛萍知悉的當刻傷心欲絕,更怒不可遏,立即將他趕出家門。此時,雄傑才如夢初醒,悔不當初。

幸而,他們兩人仍來尋求輔導,希望挽回瀕臨瓦解的婚姻。甫坐下來,愛萍搶先發言﹕「這件事發後,家人都指罵他,連兒子也對他不理不睬,真羞家呀!」雄傑顯得垂頭喪氣,連連道歉﹕「是我不對!我決定離開第三者,給我一些時間……。」

愛萍怒氣未消﹕「你對她仍餘情未了?真是自作孽,罪不可恕!」雄傑頓時啞口無言,輔導室裡的緊張氣氛霎升。「主啊,我應該如何幫助這對夫婦呢?」我默默祈禱後,主讓我感應到愛萍極度的憤怒裡,埋藏著很深很深的傷痕!

再次單獨約見愛萍時,她的怒火依然旺燒。我再懇切默禱﹕「主啊,讓我可更明白和體會她內心的痛!」跟著緩緩對愛萍說﹕「愛萍,明白他戀上第三者,破壞了婚姻的承諾,傷害了你的情感和信任愛慕。你現時一定感到十分混亂和矛盾,對感情與婚姻的信念都崩潰了,無法接受眼前事實和再信任他!」她靜靜地聽著,眼淚不由自主地淌下,痛苦地低頭抽泣……。

我以柔和的聲音安慰她﹕「眼淚可以替你說出傷痛、洗滌心靈,流淚很是自然和寶貴,毋須抑制,痛快地哭吧,你心裡面實在很難受很痛苦!……」過了一會兒,她的眼淚少了,緊繃的面容也鬆弛下來﹕「我只感覺到極度憤恨,但內心的痛處卻不敢去觸碰,故在這段時間,內心好像埋藏著一顆隨時爆炸的炸彈!」

我回應她﹕「是的,當伴侶被揭發有婚外情後,當事人會出現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徵狀(Post-truma Stress Disorder Symptroms),一方面,腦海裡有時會回閃丈夫不忠的畫面(Flash back),出現情緒高漲激動而感到憤怒驚慌!另一方面,亦時有情緒麻痺,以逃避接觸內心痛處。」

她想一想,用力點頭表示認同。很快,她大力呼出一口氣,對於自己的情緒, 好像多了一份明白理解,亦開始體諒到丈夫的難堪﹕「我們一起那麼多年,他除了今次事件外,平日對我和孩子都幾好……,但是我現在真的很難再信他!內心那條刺不斷在刺痛我。原諒?誰知將來他會否再對我不忠?」

我表示認同,然後對她說﹕「你現在不必作任何決定,但你願意給予自己多些時間,再去觀察丈夫的品德為人是否真誠悔改,然後再作決定嗎?畢竟婚姻對你人生是很重要的,我不願意看見你將來有後悔呀!」她停頓一下,同意會繼續與雄傑來輔導室,一起探索重建關係的可能性。

此時輔導室裡,好像出現了一線曙光。雖然他們復合之路仍漫長,但我見到愛萍埋藏的憤怒與傷痛,彷彿化為一絲希望與轉機,感恩!

朱紹佳(Samuel Chu)
個人 / 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

2019_July_3_EQ

「EQ家庭接見室」之 用輕鬆心情來面對犯錯

家長一般只看到孩子表層不合作的頑皮及發脾氣的行為,從而感到無奈及憤怒。但那些在接見室曾與我交心的孩子們中,我發現他們發脾氣的真正對象其實是自己,因為當發現凡自我建議想做好的項目也失敗時,孩子便會借別人的負面批評來批評自己、證明自己的憂思是正確的,然後會選擇內爆;若與此同時又受到父母一而再,再而三的責罵後,就順理成章地再次將之前預演的內爆與父母開戰了。

如果你真正明白以上是孩子們內心交戰時,用作粉飾恐懼的心理催化過程,那你一定會與我那樣,從此以後只會以憐愛的心腸來解讀他們所謂表層的不良行為。我曾訪問過孩子們(小學與中學生),當被家長責備後最感恐懼的頭三件事有那些,他們說出三種﹕第一種是把痛苦與自己緊緊連在一起,若感受不到痛苦感時反有不自在的反應;第二種是害怕失去自己所重視的親人愛錫;第三種是害怕自己沒有存在的價值,最終喪失自我。我認為好的親子關係是一家人能用輕鬆心情來面對彼此的犯錯,尤其對做錯事的孩子們,此刻最重要的是獲得安慰後才能重新得力。

我曾幫助一位小學二年級的女孩,與她對話時,她表達的每句句子中,每說出四個字會停兩秒,聲線近乎只有她自己才能聽到。在我眼前的她,縱然猶如一個弱不禁風的脆弱及瘦削的小女孩,但我總相信她一定有解困的能力,只是她從來沒有自我發現而已。後來,她說常被爸爸責罵,因常帶個空袋去學彈琴。我問她如何幫助自己不會遺忘,她用了5分鐘時間也想不到。我發現她因為習慣收聽並相信父母慣性提示的聲音是惟一不會遺忘方法,從而欠缺「可能有其他方法去改善」的想性。

故此,我提醒家長千萬不要催逼這類思考遲緩的孩子,因你會連她僅有的信心也「催」走。最後,我選擇告訴一個有漏洞的方法給這女孩子,好讓她作修正﹕ 「不如將『帶琴書』三個字寫在琴袋上,好嗎?」「這樣會整花了琴袋,我想寫在紙上,然後貼在大門當眼處。」最後,我們互相以微笑對望,我以肯定的眼神來慶喜她成功了。

從以上的交談歷程中,令我反省到,我們不能改變自己不幸的童年,但有時候能在不開心記憶中找回成長的價值,可能比單純只有開心記憶的價值更高,因為這些童年經驗豐富了人生經歷,讓我更有同理心與不幸家庭同行。

耶穌對他說:「『如果你能對信的人,一切都能。那孩子的父親立刻喊著說:「我信!但我的不信之處,求你幫助!」〈馬可福音9﹕23-24〉

馬君蕙
EQ
訓練研究主任

2019_June_26_EQ

「婚姻親子輔導室」之 不要再跟我說道理

大部分人面對意見分歧時,會十分習慣地以理性去分析誰對誰錯,嘗試用道理去解決爭議。然而,家是說愛的地方,當一方感到對方說話沒有轉彎餘地而不帶愛意或尊重時,任何強而有力的道理都會置之不理,看一看以下的例子便會明白箇中道理﹕

有一位朱古力的愛好者,每次見到朱古力便忍不住將之送進嘴裡,但隨著年紀漸長,身體大不如前,不可像以往般肆意地吃 。丈夫是愛妻號,見到太太手上的朱古力時,腦海中隨即出現她早前提到自己的身體毛病,在「愛之深而責之切」的常態之下,便按捺不住﹕「老婆,不要再吃朱古力啦!你又經常訴說身體…。」作太太對於那後半句話當然完全聽不入耳,聽到前半句已感到憤怒﹕「這傢伙真可惡,一次又一次禁止我 。」此刻,只覺得丈夫完全不理解朱古力對太太的吸引力,也不關心太太的感覺,經常用他自己的理性去下定論,實在是過分之舉!

另一邊廂,作丈夫的不理解為何自己的關心卻常常換來太太的拒絕,內心的不滿像沸騰的水滾動著,不久便黑著面轉身入房,隨即「碰」的一聲關上門。此情此刻,夫婦關係的中間如隔了一堵冰封的厚牆,感情陷入了冷冷的疏離。

為解決意見分歧,很多夫婦會不斷地嘗試在「應否食朱古力?」這層面去達成共識,但可惜一說到「誰對誰錯」的位置,大家的關係又會像點燃了火般的升溫,很難繼續交談下去。於是,日子久了,大家便會為「彼此的價值觀實在相差太遠」而感到身心疲累,甚至索性把不滿藏在內心不再傾談。

若然我們可以明白男性需要被尊重,女性渴望被關心的特性,當出現意見不同時,先把情與理分開,首要去處理雙方情感的需要,這樣的結果可能截然不同。作丈夫的,可以回想一下,當年世界杯進入四強賽事時,自己因工作關係而不能夠看直播時的無奈和痛苦心情,或許就會體諒到朱古力愛好者看著朱古力卻不可放進嘴的內心掙扎;然後可向太太表示自己對她的身體健康感到擔心,這樣,相信作太太的會比較容易接受丈夫反對自己吃朱古力的建議。另一方面,作太太的若能思想一下,有時自己好心幫助別人執起跌在地上的私人物件,對方不但沒有道謝,反對著你白眼,就會明白被人白眼的心情,故此,作太太的應該嘗試在日常生活中多欣賞丈夫對自己的關心。其實,當丈夫得到太太的尊重,而太太亦同時會得著丈夫的關心,大家凡事坦誠表達,萬事都可以有商量呢!

凡事都不可虧欠人惟有彼此相愛要常以為虧欠因為愛人的就完全了律法。〈羅馬書13﹕8〉

周瑞珠女士
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

2019_June_19_EQ

「EQ家庭接見室」之 放下表面或主觀的判斷

在我接見無數的家長群中,發現當他們解讀孩子的差劣行為時,也將此歸咎和後悔自己在孩子的早期階段,沒有執行家長的管教權力,導致孩子有情緒失控情況。因此,家長認為應執行管教權,要孩子服從嚴厲式的教育,那就可以防止他們有公主病或王子病的行為傾向,但如果你真的認同這想法,那你就易於跌入一種思維謬誤。事實上,我認為釀成家庭撕裂的問題,在於家庭中每個人也應被看為一個獨立的個體,即有自己指定的生活方式,例如家長要管教孩子,因為他們認為孩子「年紀還小」;但與此同時,孩子卻認為「我已長大了」,所以應該有自由選擇自己喜歡的生活方式。於是,一家人在沒有坦承的溝通關係下,選擇活在各自各的世界中,雙方也不打算讓步而只希望對方能接受自己的生活方式。

每當個別與孩子和家長們探討他們各自的心事時,我有很大的感觸,那就是我們常以為自己知道對方的真正感受和需要而一廂情願地付出愛,結果吃力不討好至兩敗俱傷。其實,別以為一家人就應該是彼此了解的,因我們對彼此的認知也不經意地出現偏差,例如當我們談及親友的孩子總會說他們的好,但當我們談及自己的家人總會指出他們的不好。這當中有兩個原因,就是自己不知道別人家庭的不好,或就算知道但不想說起。久而久之,我們就會相信自己所說的是真的,那就選擇去相信自己的家庭比不上別人那麼幸福。

我相信每個孩子也有其應付困難的能力,但他們往往卻迷失於父母如何演繹他們的潛力。因此,當家長能用謙卑的態度去承認自己對對方的處事態度和行為背後的動機,確是有限或了解不足時,一家人才能有機會放下那些只按表面或個人主觀的判斷,來解讀對方的習慣,從而解除彼此誤解的枷鎖。

 「不要自欺,神是不可輕慢的。人種的是甚麼,收的也是甚麼:」〈加拉太書6﹕7〉

馬君蕙
EQ訓練研究主任

2019_June_12_EQ

「婚姻親子輔導室」之 給予子女適當的發展空間

相信大家都很願意給予子女適當的發展空間,但原來在成長的不同階段,子女所需要的空間及有效的接收方式,都會有所不同。若處理不當,不單不能幫助子女發展,更會成為他們的障礙。

不同階段有不同需要

在幼小時期,子女最需要的是建立安全感,這時父母應給予子女足夠的溫暖及食物,讓他們能在安全及舒適的環境中成長。及後到達少年期,子女仍未有足夠能力分辨好壞善惡,此時是建立價值觀的關鍵時期,父母適宜多作指導。但當子女進入青年期,他們將會摸索及尋找自我,很多時會抗拒父母的指導,此時父母便需要以引導的方式,給予子女更多空間,讓他們承擔更多選擇機會和責任,促進他們邁向更成熟的境地。

從言教到身教

大多數的父母,都很想子女能努力讀書,品格良好,談吐優雅,但若自己也不喜歡讀書、品格不佳、言語粗魯,便很難推動子女有良好發展。所以父母應當注重本身的言語行為,便能創造有利空間,幫助子女提升素質。

需了解子女特質和天賦

在子女的成長歷程中,父母應留意他們的特質和天賦,如子女對音樂有天份,便提供發展音樂的空間;若子女很喜歡繪畫,便提供發展繪畫的空間。如此子女便能從興趣及天賦中建立自信,能愉快地成長。但當中仍需顧及平衡發展,以免子女因過分集中發展特質和天賦而忽略了其他發展需要。

明辨比短期成績更重要

在香港社會,很多時家長都會過分注重短期成績,所以會將很多資源投放在補習和操練上,以致子女在學業上承受很大壓力。而在父母的主導安排下,子女將會缺乏自主判斷和分辨的空間。需知道學業成績固然重要,但子女將來面對社會,更需要明辨是非,獨立判斷。所以,父母應當及早培養子女的辨識能力,在日常生活中,爭取學業以外的空間和子女互動溝通,增強他們思考及抉擇的能力。

容許犯錯及經歷艱苦

父母愛子女之心,無微不至,所以很多時都會盡力為子女作最好的安排及指導,避免他們犯錯。但其實在犯錯中,子女可生出能力,若缺乏機會犯錯,他們的成長在某程度上將會受到阻礙,正是愈遲面對犯錯,所付的代價愈大。所以,奉勸各位父母,只要犯錯的後果並不嚴重,便容讓子女面對困難及容許犯錯,以致他們能及早生出能力。

空間和關心並重

雖然給予空間重要,但父母的關心同樣重要,如此子女才能在適當的空間,以及愛護中茁壯成長。

陸振洲
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

2019_June_5_EQ

「EQ家庭接見室」之 接納好與不好的自己

從起初為家長開辦一系列診斷助教基礎小組,我授課的內容是從不同年齡階段去講解,如何對那疑似的案主(孩子)的問題作出有效的診斷,並從不同角度提出質疑性的問題,例如是否每天常感到疲倦?有否發現對方一些不想提及的話題?是否對他人有疏遠的感覺?有否有困難去回憶事情發生的重要部分?是否因有情緒干擾而令自己立即分心?…。讓家長學習先找到問題的核心所在,而不是盲目聽取旁人對孩子的主觀評價後,立時衝動地帶孩子去看精神科醫生。

直至最近,當我也為自己的診斷小組成效作診斷時,發現真正問題的核心是家長帶著很多自身從細到大也未有機會去釐清的誤念,或從未嘗試過安靜下來回顧及整理童年時負面的成長經歷,甚至一直帶著這些創傷忍著眼淚過日子,最後,不經不覺地把事實扭曲誇大,影響致不正常的情緒發展,以致代代相傳下去。因此,我最近為家長增設了診斷專題研習成長小組,目的讓家長學習運用精準的診斷用詞,以致更改變不合宜又固有的思維,重新建立新的反應模式。

最近與一位母親面談,我舉這個例子來闡述謬誤思維的後遺症。她是一位9歲男孩的母親,她表示對這長子感到很煩惱,他的行為愈來愈有倒退現象,處事懶散,更愛與弟弟鬥氣。表面上,這是一般家庭常見的問題,但我相信家長的管教方式是與他們的信念有關,以至帶動自己的感覺及行為。當嘗試再與她在這話題探討下去時,我才驚訝地發現她認為孩子在5歲前不應用責打,原因是這歲數仍屬年幼,但到了6歲就可以用打罵的方式來管教了,因這年歲遺留下來的童年陰影相對地較不深刻。後來,她的兒子被學校的老師提出疑似過動症而需被勸導去看醫生。起初,我以為自己要準備向她解釋這症狀的診斷情況,但當我看到這位母親臉上帶著鬆容的表情時,我好奇地去問對方的看法及感受,她的回應是﹕「我準備帶兒子去醫生,但不知何解,我心中好像放下了心頭大石,至少給予兒子這疑似的病症,待我向自己及丈夫為孩子的不合作行為賦予了一個解釋吧。」

每個人也應學習去承認及接納自己的弱項,並且去擁抱它,因當你完全去愛那個好的你及不好的你,那才是完整的你。這樣,你才可減少活在自我批評的痛苦煎熬中,而多被積極樂觀的態度來推動自己提升轉化的成長推動力。

主每天早晨喚醒,喚醒我的耳朵,使我能聽,像受教者一樣。〈以賽亞書50﹕4下〉

馬君蕙
EQ
訓練研究主任

2019_May_29_EQ

 

「婚姻親子輔導室」之 將公主/王子病的小孩變回平民

現時,香港的出生率已達至低點,孩子在家庭裡,真是「貴精不貴多」,他們的地位也相應變得重要,父母連同內外祖父母,變成六個大人教養一個「掌上明珠」或「王子陛下」;若有聘請女傭,更加慣性服侍周到,養成欠缺自理能力,往往會患上被寵壞、自我中心的「王子病」及「公主病」(Princess/Prince Syndrome )。

這類孩子的特徵是缺乏責任感、不成熟,要求身邊親友百般遷就,但又不用同理心關顧別人;自理能力較低、依賴性強;情緖較易走向二極化,有時興奮,有時發脾氣,喜歡用情緒操控他人,造成他們不善管理人際關係,喜歡合理化自己的行為,例如當眾罵人;他們也較重視物質生活,較少思考事情背後意義,難以展望將來;更易鑽牛角尖,缺乏自制能力及容易有沉溺行為傾向。

父母希望醫治孩子的王子/公主病,可以從重組家庭架構開始,子女要學會尊重父母,父母在上層,子女在下層,好像「君臣父子」的架構一樣,祖父母或父母不可做子女的「臣子」,孩子也不適宜變成長輩的君王。獨生子女較易成為家中的焦點,因家中全部都是成年人,缺乏手足良性競爭,孩子們較易被長輩遷就疼愛。筆者建議父母用獎罰分明的制度去處理孩子的王子/公主病問題,讓孩子做事之前,預計後果能否承受,才下決定,避免衝動行事,培養自制力,減少驕橫無理的要求。

在父母和子女互動的關係中,子女權力因過大,難釐定敎養及尊重的界線,父母在敎育孩子時,若有明確的界線,會較易管教他們,界線不能朝令夕改。況且,培養孩子適當的自理能力,不能過分給予照顧,否則,只會造成他們過度依賴及自我中心的惡果。

此外,家長可鼓勵孩子透過尋找知心朋友,屢敗屢試,達至培養良好社交能力;多參與課外活動及體能運動,培養堅忍力、凝聚力及適宜的待人接物的外交手腕,讓他們參加校內群體活動,例如籃球、足球隊及田徑比賽等,與朋輩一齊相處、面對艱難及失敗。

假如公主/王子變回平民,可以避免孩子的問題延伸到將來工作領域甚至結識異性,亦減低日後代代相傳的風險。父母們,請三思而後行。

康志敏
註冊輔導心理學家及家庭治療師

2019_May_22_EQ

「EQ家庭接見室」之 屬於孩子真正的權利

最近,在主持的家長講座上,有一位家長在答問環節中提問﹕「我是家長會的常客,又自發地閱讀大量的教育兒童的書籍,但總是不明白無論自己對大兒子有多了解,讓他參加多個提升自信心訓練班,最終的他仍然不夠自信,遇到困難時便退縮,到底是甚麼原因?」我即時反問她﹕何謂自信?因每對父母對孩子的不滿程度多是按自己的主觀標準來作設定。他們的焦點多集中於自己的孩子身上,又或是用以他身邊的同學程度作比較後而下的判斷。我建議家長千萬不要被自己的主觀判斷而弱化了孩子原有的潛質,因為當你不住地加強對孩子培訓的同時,這也是讓孩子不其然會自問﹕「我是否真的那麼差勁呢?」因此,我多分享了一個對自信定義的看法給她參考,那就是有自信的人,是敢於承認自己的弱點而努力作出改善。

明白父母十分重視對孩子的學習權利,但我建議父母應想深一層,對孩子提供怎樣的栽培才是屬於他們真正的權利呢?我們是要透過多重的溝通,父母也要常做自省的心理及思考練習,才能與家人達到共識,包括我的負面情緒現正怎樣運作?我想控制甚麼?在管教之道上我是否非黑即白?孩子的強項有沒有被我埋沒了?請不要看輕這些思考練習,因我們正身處一個數碼科技化的資訊時代,在還未有時間來分清資訊來源的真偽之時,便被快速文化扼殺了客觀的分析機會,而漸漸地讓我們活在「不加思索」的自我良好感覺及自我膨脹的常態中,直至到問題發生後才驚醒起來。我認為一家從追求簡單的生活做起,因這才可生活多點空間作情感交流,並感受彼此善待後的快樂。

「你們既因順從真理,潔淨了自己的心,以致愛人沒有虛假,就當從心彼此切實相愛。」〈彼得前書 122

馬君蕙
EQ訓練研究主任

2019_May_15_E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