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德淳「EQ接見室」之常作思維調整的操練

最近,我訪問了一些高小學生們,想了解他們如何知道自己是有成長。他們的回應超越一般成年人可理解的,包括發現自己可以不打機也感快樂;寧選擇在暑假期間多與父母聊天及逛街;明白不開心時流眼淚不代表無用,反而會避免煩躁「谷住」在心中而產生壞思緒;選擇不再講「粗口」,因著愛爸媽的心,而不想別人話自己無家教;減少找弟弟的麻煩,選擇用好奇心來與弟弟相處;明白自己有膽量常以無禮態度反駁老師,是因為在家中也是如此對待爸爸,而爸爸從來沒有辦法制止,故自己養成了稍感不滿就罵人的壞習慣。以上精彩的內容只是冰山一角,我很想引用孩子如何看事物的真實想法來讓家長們及教育工作者們作經常反省,就是我們能否與孩子溝通時放棄持以否定的態度,只以溫柔、耐性作回應,對談時多用「我們」、「我們的」來代替「我的」、「你的」。這樣,一家人的感情才可建立及經歷一種高峰經驗,包括彼此享受關心、肯定、愛慕、幽默、歡樂;而不是讓一家人的感情傷害至烙印經驗:批判、先發制人、鄙視、拒絕對話。

如何能做到以上的心法?當我們作為引導孩子成長的成年人,千萬不要太自負,因我們是與孩子一同成長的。教導孩子不是要你裝扮成幼稚的人,而是願意放下自己主觀的判斷、經驗、文化及個人成長歷史的包袱。此外,多想這是不是孩子所需要的成長教材呢?因此,我們不是要求孩子聽話,按教導者的意思去做才算是成功的管教,而是因應孩子當下成長的需要,去了解他們的限制,體諒他們仍未能做到的辛苦感覺,因為只有曾感受去愛及被愛的溫暖,才能讓自己保持那份想與人溝通的溫度。

我作為一個生活導師,常提醒自己待人處事的成熟度是必須經常作思維調整的操練,例如「耐性能顯愛心」,讓他人經歷我不厭其煩的品格、「不急於改變現狀」,別人愈是麻煩,就要改心理準備為長期抵抗。當我不焦急就會見到細微改變的希望和「感恩有這經歷」,因為我也曾有如此體會才知道使人不安是不值得的,更明白對方可能是引發自某些不如意。所以,若我能沉著操練,只會倍感幸福,因相比沒有經常反省的人面對較少的逆境。其實,不願改變的「壞習慣」是讓自己成為最終的受害者,而不是不幸事件的本身。

我現在所知道的只是一部分,到那時就完全知道了,好像主完全知道我一樣。 現在常存的有信、望、愛這三樣,其中最大的是愛。」哥林多前書 13:12-13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July_18_EQ

余德淳「EQ接見室」之待人處事的快樂秘訣

 

 

 常聽到小孩投訴父母不公平﹕「為何成年人有選擇何時休息、何時玩樂的權利,而我們的全部生活卻被人安排?難度一個小朋友就必須服從大人的指令嗎?」於是,他們心感不憤,發怒者大致有三種常見風格:一是扮演暴發者,怪責人(父母)惹他發怒,因此常被認為不講理而被疏離;二是扮演收藏者,認為不該發怒,否認憤怒致內爆而變得更沉鬱;三是扮演漸表露者,起初會偽裝沒有怒氣,但私下卻搬弄是非來報復對方。當然,三種的發怒方式也是不健康的。所以,我常引導孩子明白發怒其實是一種訊號,而不是問題,它是指導人去尋找甚麼是誘發自己發怒的根源。

 最近,與一位6歲的男孩子交談近3次,他是一位資優兒童,思考反應相比同齡的孩子較聰敏。一次,他突然語帶懊惱問我﹕「我真是唔相信爸爸愛我,縱然媽媽表示爸爸常關心我,又給予補習的費用,但我都唔相信,因為在支票上簽名是媽媽,而且他從不理會我打機多久,又不加以管教。」我聽後雖深感佩服,但更需要引導他明白怒氣讓人看不到對方的努力及痛苦的表情,故回應他說﹕「單憑眼見就相信這已是事實的全部,你的理由是甚麼?試回想和找找,爸爸在你出生以來沒有一件關心過你的事例嗎?」此時,他愣住,將目光及話題統統轉移,我知道這問題正啟動他考慮有另類的可能性。

 他看見遠處牆壁上掛相其中一個導師的樣子與我很相似,便立即猜問﹕「你們是姊妹嗎?」當他猜錯了誰是姊誰是妹時,我問他有甚麼方法可再準確地調整答案,於是,他從座位站起來,走近那牆壁仔細看了一會,然後再走來端看我的瞼容﹕「你是姊姊,因為你瞼上有皺紋,但那張相好像沒有。」我讚賞說﹕「全靠你肯走近才知道真相。同樣,當你願意向爸爸行近多一點,再去多了解他,你可能也會得到意想不到的真相。」他臨走前說﹕「可能當爸爸年紀再老一點,我會沒那麼容易發怒,因為我不會對一個老人家生氣,到那時他已再沒有氣力來刺激我了。」

 從以上個案中,我反省到待人的快樂秘訣就是﹕愛一個人,是不需要求聽解釋,因你已願意接受他/她的一切。而處事的快樂秘訣是﹕不要只看到目標與期望的不同來打擊自己的士氣,而應多看到自己所擁有的與目標的相同來增加自己的信心。

 「耶和華啊!求你恩待我,因為我在患難之中;我的眼睛因愁煩昏花,我的身、我的心也都衰殘。」詩篇31﹕9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July11

余德淳「EQ接見室」之明白抱怨背後的愛

每次當我準備開咪主持家長會時,常會出現一個有趣的場面,就是有些家長會上前來預先給我情報,希望用我的聲音向現場的孩子們轉達父母想孩子進步、想與孩子溝通等好意。所以,每當我講到重點時,父母們也會很合拍地放大瞳孔並斜望向孩子,似在鼓勵我在這方向講得落力一點。有時,當孩子同你講一句﹕「寧願離家出走,那就不用被家人煩,多舒服!」父母聽後已難以招架,最後選擇放棄管束,任由他們自由發展。難道已遭破壞的親子關係,真的是無法修補嗎?

 首先,我想讓父母明白和學習抱有「童你心」的態度來認識子女。在男女成長研究中發現,父母在管教孩子的歷程中,常與兒子談論的是如何預防憤怒;與女兒討論的是情感的事,結果是男孩不擅說情感,而女孩則不擅作理性分析。的確,從我長期接見學生的經驗中,發現當女孩與家人吵架時,她們會選擇用語言不停對罵,直至看誰先停下來,因不被體諒令她們感到最難受的;而男孩則認為講多無謂,寧選擇繼續玩遊戲機來擺脫煩躁,認為父母永遠是不能改變的。

 最近,我接見了一個中學二年級的女孩,她表示與媽媽冷戰已近一個月,原因是媽媽晚上常見她用電話多達數小時,於是決定每晚六時後不准她用手機。她很憤怒,認為這是媽媽欠缺討論的誠意,故在發聲的過程中不斷提高音量,其後將抱怨演變成針對性的惡意批評。我回應她說﹕「我很欣賞你對自我的情緒察覺有如此詳細的了解,知道你並沒有放任自己,任由這些負面情緒來破壞日常生活,你是如何做得到這份積極?」她回答﹕「係呀,換成我身邊的同學早已選擇用手口的方式來發洩不滿,但我不會那麼蠢,我還有很多想玩卻未玩過的…」此刻,她停了一會,突然滿臉流淚﹕「係呀,我一直十分積極地讀書,只是當我升上了中二後,因高估了自己實力而玩得太多,才不能追回好成績,我記得爸爸講過,我是家中唯一的希望。」

 從以上的個案中,我反省到當人只有放下自以為是的假設,用仍未明白的態度去用心傾聽,才會發現親子溝通不是為了去解決問題而是建立親和的關係,並明白抱怨背後含有的是「愛」。

「這囑咐的目的是出於愛;這愛是發自純潔的心、無愧的良心和無偽的信心。」
提摩太前書 1:5

 我常聽到小孩對我投訴父母不公平,因他們不明白為何成年人有選擇何時休息、何時玩樂的權利,但自己的生活全部也是被人安排,難度只是因為自己是一個小朋友而必須服從大人的指令?於是,他們心中不憤,而有以下發怒者的三種常見風格:一是扮演暴發者,怪責人(父母)惹他發怒,因此常被認為不講理而被疏離。二是扮演收藏者,認為不該發怒,否認因怒致內爆而變得更沉鬱。三是扮演漸表露者,起初會偽裝沒有怒氣,但私下會搬弄是非來報復對方。當然,三種的發怒方式也是不健康的。所以,我常引導孩子明白發怒其實是一種訊號,而不是問題,它是指導人去尋找什麼是誘發自己發怒的根源。

 最近,我曾與一位6歲的男孩子交談近3次,他是一位資優兒童,他的思考反應真的相比同齡的孩子也較聰敏。他突然很懊惱地問我:「我真係唔相信爸爸是愛我,縱然媽媽表示爸爸是關心我,又給我補習的費用,但我都唔相信,因為在支票上是媽媽簽名,又他從不理會我打機打幾耐而不加以管教。」我聽後實在感到佩服,但我更需要引導他明白怒氣讓人看不到對方的努力及痛苦的表情,隨後我便回應他說:「你只是單憑眼見就相信這已是事實的全部,你的理由是什麼?你試回想爸爸是否自你出世以來也找不到一件關心過你的事例呢?」此時,他呆了一呆,將目光及話題統統轉移,我知道剛才的題問正啟動他考慮有另類的可能性。他離遠看到牆壁上有一個導師的樣子與我很相似,他立即猜便猜對我們是姊妹,只是他猜錯了誰是姊誰是妹。我問他有什麼方法可再準確地調整答案,於是,他從坐位站起來走近那牆壁仔細看了一會後,然後再近看我的面容,他便回應說:「你是姊姊,因為你面上有皺紋,但那張相好像沒有。」之後我肯定他說:「全靠你肯走近才知道真相,同樣,當你願意向爸爸行近多一點去多了解他,你可能也會得到意想不到的真相。」他臨走前轉頭同我講了一句令我們好像一起看到𥌓光的說話:「可能當爸爸年紀再老一點,我會無咁容易發怒,因為我不會對一個老人家生氣,又到時他已再沒有氣力來刺激我了。」

 從以上個案中,我反省到待人的快樂秘訣是愛一個人,是不需要求聽解釋,因你已願意接受他/她的一切;而處事的快樂秘訣是不要只看到目標與期望的不同來打擊自己的士氣,而應多看到自己所擁有的與目標的相同來增加自己的信心。

「耶和華啊!求你恩待我,因為我在患難之中; 我的眼睛因愁煩昏花, 我的身、我的心也都衰殘。」詩篇 31:9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July_4_EQ_S

余德淳「EQ接見室」之平靜情緒助孩子進步

在通常的情況下,與孩子聊完,習慣與他的父母簡略講解這一小時談天時的發現。數位家長聽完後都不約而同地表示感到很痛苦及無奈,特別是每次看到孩子的考試卷得85分,已按捺不住地直問孩子為何不盡力去爭取多5分,拿取90分。雖然家長們知道讓孩子過快樂日子的重要性,但身處在這充滿競爭的教育制度裡,作為家長的身不由己,往往迫於無奈地向這現實低頭。於是,一家人的情緒起伏從此就跟著成績排行榜的高低而變化。我們是否真的在這教育系統下,無選擇權、無話事權呢?

我曾與一位媽媽交談,她自從聽到6歲的兒子表示:「我好唔開心,因為媽媽你每次也只懂關心我的分數,但就從不理會我是否開心,媽媽你錫份考試卷多過錫我(然後他大哭起來)。」這位母親立即當頭棒喝,她這一刻才明白孩子內心的痛。我很想讓父母明白一個常被責罵及埋怨的小孩只會產生害怕和恐懼,他便會啟動自我保護的情緒模式,例如撒謊,最終也答不到「你為甚麼只有這樣的成績,你會如何再努力?」等等。有時,父母在無計可施的時候,更會講:「你再係咁,你信唔信我取消所有的自由活動…。」若說話帶恐嚇是最不好的表達方式,因為當小孩感到受驚嚇和焦慮時,只會用大腦下層,即情緒操作模式,而減少用上層的思考模式,因上下層的大腦運作並不能同時使用。最後,那些憂愁的孩子只會因著那些揮之不去的情緒干擾而導致更不能集中來應付下次的學習考驗。

前天,我曾與一位6歲的男孩子對話,他表示不想與我面談,我立即同他講:「你不是不喜歡來見我,而是你有心事,對嗎?」他凝望著我,並一邊畫畫一邊講故事回應說:「我是一個正在廚房被煲著的水煲,水滾了,結果將水全部爆開,媽媽滿臉都是滾水,好恐怖!」後來,我才知道他的憤怒不是因為媽媽責罵他成績不好,而是他不知道為何媽媽每次也要用一張恐怖的盛怒樣子來發洩她的不滿。因此,我很想父母能了解要讓孩子進步,就必須要在平靜的情緒狀態下,才有靈活的腦袋去接收訊息。

「主耶和華啊!你看,你曾用大能和伸出來的膀臂創造了天地;在你並沒有難成的事。」耶利米書 32:17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June_27_EQ

余德淳「EQ接見室」之接納自我的限制

2018June_20_EQ有很多父母常常為了孩子的教養問題而感到洩氣:「我自問對孩子照顧周全,每年至少兩次帶孩子去海外旅遊見識世界;不給予孩子讀書的壓力,總讓他們自由發展,但無奈,最後得著的是孩子對父母的無休止抱怨。」結果,作父母的,只用「不懂感恩」來作為雙方溝通的總結陳詞,終讓一家人的氣氛更趨緊張。當孩子漸漸步入青少年階段,情況更是變本加厲。

我曾接見過好多少年人,發現在他們的眼中,看父母為莫名奇妙,或是不可思議的溝通對象。的確,當我與那些少年人交談時,他們對家庭全是不滿的投訴,有時也包括對自己在內。其實,當你了解孩子成長的特徵時,便能對他們有所諒解而不會只剩下憤怒與失望了。

事實上,大部分的青年人會將不利訊息放在主管憂思的右額葉皮層,但卻不熟習運用左額葉的理性分析區域來拆解疑團,因而缺乏危機感的洞察力。此外,青少年會因為看到眼前的獎勵而讓腦中釋放多巴胺,結果促使他不適一切去冒險取酬賞,忽視或不理會存在風險的可能性。因此,青少年人容易被成年人認定為是沒有遠見、衝動、不顧後果的一群。

我會先讓青少年人知道:「我是明白你們的心事。」但同時,我也引導他們開動左額葉在衝突的事上作理性的思辯。首先,在不滿背後可能反映對父母有不合理的假設,例如期望父母像輔導員般,或娛樂公司那樣,在適當時候為自己帶來安慰及快樂;其次,在不冷靜的情況之下,選擇拒絕去聆聽父母仍未完全表達的期望及好意;第三,認為自己應負最低責任的一方也要負最少20%的責任,因為每次衝突絕不是只由一個人來引爆的。相信這樣的思考練習可讓人冷靜下來,更不再只看自己的立場而最終對自己及家人造成更大的傷害。

這些讓我反省到,在人生每段成長路上,也會不自覺地有自我澎脹的傾向,所以我們要學習承認及接納自己其實是個有限的人,才能有謙卑的心來盛載從上而來賜與的能力,繼而去克服各種挑戰。

「這樣,你們也要看自己對罪是死的,在基督耶穌裡對上帝卻是活的。」  〈羅馬書 6:11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2018June_20_EQ

余德淳「EQ接見室」之增添克服困難的資歷

2018June_13_EQ banner

有很多父母對我說,對下一代的生活狀態感到擔憂,例如沒有解困智慧,常被突然奇來的小事嚇到失信心;未獲學校選中參加活動就沒有心機返學;常以「未準備好」為不接受挑戰任務的藉口。面對這些曾在接見室交談的孩子們,我不敢否認這種實況,但我的立場是﹕常鼓勵孩子與那些「不願意」和「不安感」共舞一陣子,而不是選擇卻步或提早離場。因為我想讓他們明白一個自我激勵的道理,就是不需介意步伐行得比人慢,因繼續向前行,你才有機會掌握新的資料及經驗來克服下一個難關。

記得一位10歲男孩曾為自己不能自動自學地停止玩遊戲機而感困擾﹕「不明白自己為何每次放學回家後便立即打機?」他知道媽媽工作很辛苦,也曾提醒自己﹕「入大學才可過優質的生活。」但結果是,這些所謂盡孝道的理由在面對電子產品的誘惑之下也蕩然無存。我十分欣賞這男孩的自我覺察能力,以及自我打氣的建議,故此給了他兩個補充﹕

第一,他欠了一個為自己而設立的清晰目標,就是努力讀書為了自己,而非別人的意義。否則,他好容易被現實的挫敗感打擊至不快樂,甚至有放棄堅持的念頭。事實上,他每次證明自己再輸給電子遊戲時,內心會不其然地浮現「睇唔起自己」的負面想法。

第二,他欠缺一個危機意識。這男孩自2歲起便與媽媽相依為命,「你應為自己有這獨特的際遇而感恩,因人能對自我的經歷細節描述愈詳盡,就愈有啟動正能量的意念。」我提醒他如不善用這遭遇來增加危機感,例如媽媽突然遇到工業意外而不能工作,那就是說他的命運從此會改寫,為何不把握及珍惜現有順境的短暫日子而奮鬥?那就可避免過一個因現在的錯過而「內疚」及為將來「擔憂」的人生。

我相信這男孩如有執行的決心,他定能多了一份克服困難的資歷,例如更能獨立地去面對困難 ,因他已習慣打硬仗,將來沒有甚麼逆境可以把他嚇倒了。

「凡較力爭勝的,諸事都有節制,他們不過是要得能壞的冠冕;我們卻是要得不能壞的冠冕。」哥林多前書925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June_13_EQ

余德淳「EQ接見室」之與子女交談的心靈素質

2018June_6banner

最近,我發現大部分來接見室的孩子都表示,與父母愈來愈多溝通問題,他們講不上三句話便產生火花,於是在「互相駁火」的情況下,往往以憤怒及不安的情緒作結束。這惡性循環嚴重地破壞了親子的共情關係,每當父母一開口,就立即讓孩子產生厭惡的感覺,久而久之,成了難以消除的深刻感情,那就是偏見。

其實,父母表示已盡力好聲好氣地用不同的提問來與孩子溝通,但總是引發不起共同的話題。後來,我才知道父母的話題只停留在孩子兒時所需的基本照顧及學業功課進度上,而沒有隨著他們的成長而調整有關孩子喜歡的話題。六歲及之前是文化期,小孩的溝通模式是喜歡跟從父母在生活事上有重複的提醒,以增強他們的記憶及建立好習慣;到了七至十四歲的交談期,喜歡與父母以商討及辯論的方式來掌握如何解困的智慧;到了十五歲後是修辭期,是喜歡建立世界觀,此時父母像子女的生活教練般與他們一起每天思考曾經歷好價值觀的事情,使情緒路徑邁向熟練。

記得曾有很多家長問我,如何不易被孩子反駁的一句話刺激至情緒失控,例如﹕我為孩子默書溫習,反被孩子投訴我因發音不準才有如此差的表現。我首先很欣賞這位用心良苦的媽媽,因在提問中已表示她深知要自己改變才可心平氣和地與孩子溝通。我回應她有一個「不」先要注意的,就是與子女爭吵不能到很遲才停止,因管理脾氣的智慧在於能停,如不是,就讓家庭氣氛常處於緊張狀態。有時,子女表面不爭吵,也會有被動式反抗,例如以拖延行為來表現不滿。要讓心中的火不易引爆,那要看對方在表達不滿時其實是送你一份寶貴的禮物,就是因為他的反問而讓你增加自我察覺的能力,例如那位媽媽為何對被委屈的感覺那麼難耐及如此大反應?這會否反映自己是一個很重視公平公正、是非對錯等自我價值觀,從而啟發自己繼續思考了解自己的方向,如從何時開始,又受甚麼人影響而內置這價值觀呢?只要你繼續花心思追尋,那你已無時間再爭論誰對誰錯,反而將原本令自己不安的事昇華至感激孩子送了一個認識自己的成長課,並待孩子長大後,可將這突破來成為一個生活教育的話題,就是向他/她分享自己當日如何達到這突破的動力呢!

明白爭吵不會有好轉,反選擇以平靜才能想到好方法。我認為心靈家庭的特徵,是父母常和子女一起交談,又其話題常看重謙虛、溫柔、喜樂、忍耐、忠誠、寛容等心靈素質。

「你們的話要常常溫和,好像是用鹽調和的,使你們知道應當怎樣回答各人。」歌羅西書46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June_6_E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