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健康趣談 之 淺談「記憶」(一):「原來記憶並不如想像之中可靠?」

「陪我講 Shall we talk」是一個間中會到訪的網頁,它是精神健康委員會自2020年7月起,推行的精神健康推廣和公眾教育計劃的一部分。早前「陪我講」在網上帶出「記憶」這話題,標題為﹕「原來記憶並不如想像之中可靠?」但卻有人感到受冒犯,留言表示不滿,因為覺得自己刻骨銘心的創傷記憶,被質疑可能是不準確的。這使我想起早年在美國曾引起關於「記憶」的劇烈爭論。

上世紀八十和九十年代在美國,一些「恢復記憶」的心理治療方法(Recovered-Memory Therapy),例如透過「聯想提示」(suggestion)、催眠、夢的解釋等技巧,使一些人恢復一些因為強烈的心理壓抑而不能記起的童年創傷經歷回憶,例如曾被照顧者或親人侵犯。這個「復原的記憶」(recovered memory)在美國甚至引起訴訟,有人因為「記起本來不能記起的創傷」,指控親人,有些個案真的因此在法庭上被定罪,但亦有人認為這些其實是「假記憶體綜合症」(False Memory Syndrome)紛紛起來抗衡。1992年,Peter Freyer (一位數學教授)和他的太太成立了False Memory Syndrome Foundation (FMSF), 三年後增至有7000多會員,原來Freyer自己被已成年的兒女以「復原記憶」指控曾被Freyer侵犯。據說FMSF在2019年低調地解散了,原因不詳。這些事情外人很難深入準確的掌握,只能以「增廣見聞」處之。

討論「記憶」的可靠性,不能不提伊麗莎白‧洛塔斯(Elizabeth Loftus),她是美國著名心理學家,現在已76歲了,她多年來研究「記憶」,有許多重要的著作。我擁有一本她早年(1980)寫的書,名為“Memory: Surprising new insights into how we remember and why we forget.”書中解釋各種影響記憶的因素。我亦看過她幾年前在網上講座(TED Talk)的演講,她提及一個親身接觸過的年青人,因為一位強姦案受害人以錯誤記憶指控他是行兇者,雖然最後法庭找到真凶,但這年青人已因為官司喪失了工作和女朋友,深受打擊下最終在三十五歲死於心臟病。Loftus的一個學生做了一個廣為人知的實驗,是向一群成年人「灌輸」(implant) 他們幼年時曾在商場迷了路和家人失去聯絡的「假記憶」,結果有約四份一人之後真心相信自己曾經有這「迷路」的遭遇。Loftus很自然就被邀請到法庭作專家證人,亦因為如此,她曾被人恐嚇和告上法庭。

在香港,我未曾聽過類似的訴訟。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不敢對「復原記憶」妄下判斷。現時主流精神醫學界未必接納以催眠等方法得出的資料,而香港又是奉行普通法的地方,「疑點利益歸被告」和「寧縱無枉」是大原則,除非法庭能排除合理懷疑(beyond a reasonable doubt),才會接納為定罪的證供。

鄺保強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