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特兒特教 之 「亞氏保加症」

小儀是一個專業人士,剛剛畢業,成功進入一所大公司工作。她一直成績優異,從小到大學也是在頂尖的名校完成學業,別人看來絕對是人生的勝利組。但是,她跟媽媽的意見總有不同,甚或因而產生了很大的情緒波動,這情況在她進入職場後更見嚴重,近來有自殺的傾向前來尋求幫助。

小儀從小到大在學校裡,是一個數理能力超強的人,但奇怪的是,每次與不同的同學同組做完某些項目之後,都會受到排斥或疏遠。她一直覺得這是因媽媽把自己從一間普通的學校,轉到這名校讀書而引致的不適應,所以心裡常埋怨媽媽幫她作出的轉變。然而,隨著成長,她從高中至大學的生活已習慣了獨來獨往。當進入職場後,上司對她的工作表現十分滿意,因為她一直都是很盡力地去完成工作,但是仍是難於融入同事間談話或相交中,就算試過有同事主動跟她傾談,她也不懂作出回應,甚至會避開那主動跟她接觸的同事。當媽媽知道她的擔心和害怕時,便鼓勵她返回校園讀碩士,再充實好自己才工作,但這個鼓勵卻令小儀覺得媽媽的態度如回到當年,在中學階段迫她去作出轉變。

一直以來,小儀心裡知道自己不是太擅長結交朋友,只在理性上覺得應有社交生活,否則不需要朋友也沒問題;再加上她喜歡獨自研究有關數理或電腦相關的事情。另一方面,因她一直的讀書成績不錯,雖然她常談論的只是自己喜歡的議題,但小儀的父母和老師都從未察覺她的問題嚴重,故一直也未求醫診斷。直至今天,她面對著工作壓力和新環境,加上和媽媽的誤解愈深,才願意前來面見治療師,因此發現她從小已是一個亞氏保加症患者。

自從2013年美國精神醫學會的修正後,在DSM–5(《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五版)中將原本常見自閉症名稱,調整為自閉症譜系障礙,並且將「亞氏保加症」的診斷取消,納入自閉症譜系障礙。因此,如今在醫學上的認定,將亞氏保加症視為自閉症的一種。簡單來說,亞氏保加症的重要特徵,就是社交與非言語交際的困難,因此無法感知他人情緒、難理解字詞背後真正意思,所以很容易在不適合的場合裡說錯話。同時,伴隨著興趣狹窄及重複特定行為,他們常常只對自己喜歡的事有興趣,像是只活在自己的世界中便滿足。另外,他們是喜歡有計劃、順序的規律生活,偶爾的突發事件,可能讓他們覺得焦慮與無助。

其實,亞氏保加症患者有許多美好特質,更像你我一樣渴望被接納、受尊重。他們待人忠誠真摯、工作特別專注投入。然而,亞氏保加症是沒有藥物治療,若要改善其行為,只能靠生活中的對談或輔導機制,好好與其溝通挫敗經驗,疏理及教導其說話策略,讓他們從中一點一滴地學習和改善。

劉潤嬌女士
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香港專業輔導協會會員
婚前/婚後 (Prepare/ Enrich) 關係評估執行師

SEN特兒特 之 應否讓他知道

20年前,明熙雖被診斷為輕度的「亞氏保加症」,但礙於種種原因,沒有接受治療。最近,我碰見他,跟他談及當年的經歷,「小學時,每天上學都害怕被老師罵,因為當時的我不太理會各種規矩,上堂不專心、常犯規,例如堂上飲東西、只顧自己玩等;常常忘記帶功課,做功課也只做了一半,沒有全部完成;又被同學欺負,如偷拿我的書本和文具,丟在學校的草叢裡;常因學校老師的投訴而被母親責罵,但我自己卻不明也不知為甚麼常常被人罵,所以心情經常都處於惶恐之中。到中學時,情況也沒有改善,仍是被同學孤立和取笑,幫我起「白痴仔」的綽號。整體來說,我覺得自己對周圍的事情都反應遲鈍,不懂得應對,故此在學校期間是很不快樂。」他說道。

「你如何解讀自己常常陷入這個情況?」

「我知道自己跟別人不同,但卻不認為自己有問題,是別人有問題。」

「當時有甚麼能使你開心?」

「最喜歡獨自在家裡玩,當時最愛玩電腦的遊戲。我不介意沒有人陪伴,只想别人不要罵我,讓我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

「你何時才知道自己患有『亞氏保加症』的呢?」

「到我大學畢業後才知道,但已經太遲了。」

聽到明熙這番話,心裡很替他難過。若他能早些知道自己的問題,是否能避免遭受這麼多痛苦及長期的焦慮困擾?事實上,當年普遍人對患有SEN問題的兒童都帶著一種歧視的態度,所以一般SEN兒童的家長也帶著許多複雜的心情,並不知道讓子女知道自己有此問題,對他是有利還是有害;或擔心子女會否更有藉口去重覆犯錯;若被其他人知道,子女會否更受歧視;加上當年政府對 SEN 兒童的支援也十分有限,所以作父母的都會對子女及其學校三緘其口。

在回顧了多位輕度自閉症普系患者的人生經歷,近年專家們都主張,應該在適當的時候讓患者知道自己的診斷結果,原因是現今社會對SEN學童的接納增加了,若能及早接受相關的治療(現在的支援也較多,而且愈早介入愈有效);另方面亦可避免因為社交上遭遇的種種困難,令患者在不明其因的情況下導致自卑、焦慮或抑鬱等心理問題。

何時是向子女坦白相告的適當時機?可以是當他開始覺察到自己跟別人不同時,或當他問:「為甚麼別人會罵我/取笑我?」「為甚麼我不可以做…?」家長便可用溫柔的態度向子女解釋。首先從正面的觀點開始:每人都是獨特,有強處、也有弱處。「亞氏保加症」的人雖然在社交方面有不足,但在其他方面可以有很好的發揮;很多人也跟他們有同樣的情況,面對著類似的問題和挑戰。重點在於,子女能跟父母繼續溝通他們所遇見的問題,讓父母和子女一同面對,持續地給與接納、支持和鼓勵。

陳潔芝醫生
家庭醫學專科醫生

SEN特兒特教 之 小希母親的痛苦

小希經過評估,是亞氏保加症,即屬於輕度的自閉症譜系障礙。

今天,他的媽媽張太又再來診室,坐在我跟前的她一臉愁煩。「我不明白,他總是不聽教。今年已經8歲了,應該可以自己收拾玩具;在我放工回家前自己做好功課,整理好自己的桌子或床舖等等……。提了幾十次,他都當耳邊風,毫無改善。我多次答應他,若能做好以上任何一件事情,都會獎勵他,如去迪士尼樂園玩。」

「我一向十分期望,自己放工回家後享有親子時間,和小朋友去公園玩,或坐在一起講故事等。可惜,每天放工回家,看見的家總是亂七八糟,地上、梳化上全是孩子的玩具,功課更完全沒有做過。此情此景,往往令我忍不住要罵他,起初還能控制脾氣大爆發,但後來也失控,聲浪亦加大;見罵也無效時,真有衝動想拿起衣架打他,最後唯有自己走入房間大哭起來。唉!我實在感到很沮喪和失望,這麼多次教導他和叮嚀,他都毫不聽從。我知道他是懂得怎樣做,因為當我陪伴他時,所有發出的指令,他都能順利完成。」

「每次罵完後,我都深覺內疚和無助。我要如何教導他呢?我的要求很簡單,只是希望他能學識負起自己的責任。但事情的進展,卻令我變成一個失控的惡婦人,甚至差點兒做了虐兒行為!」張太不斷訴說著,語氣愈趨哽咽,雙眼的淚水緩緩流出……我也感受到她的痛苦和無奈。

「張太,明白你的心情,真是痛苦!其實,亞氏保加症的患者會特別專注自己有興趣的事情和玩具,對其他事情往往會忽略或不理,故若要教導他們改善某些行為,便需要給他們特別大的誘因和獎勵,而且是要即時可得的才有效。至於去迪士尼樂園遊玩的獎勵,對他來說太過遙不可及了。我們可以嘗試多鼓勵,若他能做到一小部分,便能立刻得到獎勵,如貼紙之類,集齊一定數量的貼紙,便讓他去買一個喜歡的玩具。同時,平時最好不要讓他太容易得到喜歡的玩具或零食,以保留用作行為改善的獎品。」我說道。

「我們明白,教導小希確實要花許多心血才可達到些許的成果,做母親真是需要滿滿的耐性和愛心啊!張太,你也要留意自己的心理健康,因為兼顧工作和家庭實在使人心力交瘁,何況還要照顧一個SEN 的兒子,故你在百忙之中都要騰出時間,好好舒暢身心,找些方法去自我鬆弛,休息和睡眠也不可缺少;若有需要,可参加一些學習處理情绪的課程,否則情緒到了失控地步,為時已晚。」

陳潔芝醫生
家庭醫學專科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