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科」醫療人員道德談A-Z (7)

場景十四﹕Confidentiality(病人私隱)

「在甚麼情況下我們可以向第三者透露病人的私隱?」

在下列情況下,我們可以向第三者透露病人的私隱﹕

(1)我們獲得病人的「知情同意」﹕意思是病人得到正確的資訊下自願地予以同意。

(2)倘若病人失去精神行為能力或者已經死亡,我們應尋求獲得病人的代理人的「知情同意」。即是這位代理人可以是病人的合法監護人或者至親,他自己必須擁有正常的精神行為能力,而且他在透露病人的私隱這事情上並無利益衝突。

(3)在治療的過程中,在沒有病人的明顯反對下,醫者可基於「有需要知情」(Need-to-know)的原則下,把病人的病情告知其他醫療人員和病人的家人。

(4)病人私隱這個原則,有時會被其他道德原則所凌駕,例如向第三者透露病人的病情是符合病人的最佳利益(Beneficence),又或者防止病人受到傷害(Non-Maleficence)、為了保障其他人的安全(Justice)等等。

(5)在某些情況下,法例有時會規定醫者要把病人的病情通告當局,例如嚴重的傳染病。

(6)在「雙重忠誠」的情況下,病人的資科也就並非完全保密,這一點會在下一個場景作進一步解釋。

(7)倘若法庭直接下令醫者須要公開病人的病情,那就只得遵從了。

場景十五﹕Conflicting Loyalties(醫療人員的雙重忠誠)

「當醫療人員既要向病人負責,同時又要向另一方(例如僱主、學校、監獄、警方、法庭、政府、國家、社會等)負責,那就可能產生雙重身分(Double Agent)的情況。當角色衝突發生時,即醫者並非以病人的利益作唯一的考慮,在道德上應如何處理?」

(1)我們用甚麼準則去判斷醫療人員在操守上的「對與錯」?現在醫療界最常用的是Beauchamp and Childress所提出的四大準則:

(A)Beneficence —- 對病人有利

(B)Nonmaleficence —- 對病人無害

(C)Autonomy —- 尊重病人的自主和私隱

(D)Justice —- 對其他人及社會保持公義

(2)在「雙重忠誠」的情況下,醫療人員只好把(A)(B)(C)放在天平的一邊,將(D)放在另一邊,看看哪一邊比較重要了。

(3)倘若可行,最好把治療師的角色和其他非治療的角色分開,由不同的醫療人員去擔當,那就沒有角色衝突了。

(4)當警察盤問犯人時有一個原則叫「米蘭達Miranda原則」, 即警察必須告訴被拘捕者其權利,包括有權保持緘默,以及他所說的話可能用作對他不利的證據。 倘若醫療人員遇到有「雙重忠誠」的情況,也可以仿效警察的做法,在檢測病人前先給一個Miranda模式的「警誡」,讓對方事前明白他所說的話可能用作對其不利的用途。  

張鴻堅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前青山醫院院長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