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健康趣談 之「判我死刑好了!」

不久前,日本一名24歲的年青人,以電影《蝙蝠俠》角色「小丑」的打扮,闖入地鐵縱火和持刀傷人,日本傳媒指事件造成最少17人受傷,涉事男子已被警方以謀殺未遂罪名拘捕。據悉,疑犯聲稱找不到工作,與友人關係欠佳,遂生尋死念頭,但卻「不想」自殺,故想犯案殺人而被判極刑來結束自己的生命。這案令人匪夷所思!筆者現沒有第一手和更可靠的資料,所以不能對這案件的動機作揣測,也更不應在這時間作任何評論。

但是,這宗新聞卻使我聯想到幾件事情。記得多年前某一天,幾位警員帶著一個我的舊病人來診所,要求馬上見我,原來多份報章頭條在早兩天報導了一宗冷血的殺人罪案,我的這個病人到警署自首,說是他做的。報案室的當值警員當然大為緊張,以為破解了大案,誰知細問他犯罪的詳情,病人的回應卻是「九不搭八」,當得悉他是精神病患者時,便馬上帶他來見我問個究竟。經詳細評估後,我認為病人正處復發中,因為極度負面的情緒帶有「內疚妄想」(delusion of guilt),以為自己是一個罪大惡極的人。他對我說:「唔使調查喇,這些咁喪心病狂的事,是我這種人先做得出!」。聽完我的初步分析,事件令警察們啼笑皆非。

還有在1982年6月3日,長沙灣元州邨發生了一宗轟動全港的兇殺案,多名幼稚園學生被一個闖入學校的男子(當年28歲,名叫李志衡)斬死,兇手之後被判入小㰖精神病治療中心接受「無限期」治療。據一位在幾年後曾直接和李志衡交談的專業人士轉述,李志衡認為自己被人陷害,事情非常複雜,一般人不能明白也幫不上,除非是香港最高法院的最高級法官,才能處理。但一般小市民無法見到這樣的法官,除非是犯上了彌天大罪,例如殺了人,包括小孩子!這是由「被害妄想」(delusion of persecution)引發的大悲劇。可幸,這種情況十分罕見。

因為喜愛Shallow這首歌,我在Netflix上看了一齣由Lady Gaga主演的電影A Star Is Born,歌舞劇情兼備。劇情講述一名酗酒但極有才華的音樂人Bradley Cooper遇到一名年輕的歌手Lady Gaga,並愛上對方。男主角長期被困在嚴重的抑憂情緒之中,他選擇用酒精來麻醉自己,但多次的醉酒失控卻摧毁了他的事業,結果他自殺而死。Bradley Cooper在片中重複地傷害自己,同時亦將此延至自己最深愛的人,可以看為是一種慢性自殺的行為。在現實生活中,也有些人以“Social Suicide”來發洩鬱結,一步一步把自己推到絕路,使仍然關心和愛惜自己的人心碎。盼望所有人都能努力以正面的方法去紓解人生中的困難,悲劇不再出現。

「神說:『我要除去你肩頭的重擔,使你的手放下筐子。』」〈詩篇81﹕6〉

鄺保強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