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騷擾與兩性相處

「孩童的行動是否清潔正直, 憑他的行為就可以把他自己顯明出來。」《聖經新譯本》〈箴 20:11〉

甚麼是性騷擾?看近月不斷出現的所謂「metoo」的案件,有些進入刑事非禮的法律程序,有些則雷聲大雨點小,部分個案受害人將個案重覆在主流媒體表述,但最後卻又未能進入任何法律程序。我們所認識的性騷擾,其實究竟是甚麼一回事?對社會產生甚麼影響呢?

文﹕歐陽家和 (明光社項目主任)
編輯﹕謝芳

性騷擾雖然自回歸已經在《性別歧視條例》中清楚定義,但坊間的理解一般都很含糊,大約就是被性侵犯又不是非禮,就稱之為性騷擾,但根據香港法律第480章《性別歧視條例》,「性騷擾」的法律定義包括以下情況:

1.) 任何人如﹕
(a) 對另一人提出不受歡迎的性要求,或提出不受歡迎的獲取性方面的好處的要求;或

(b) 就另一人作出其他不受歡迎並涉及性的行徑,而在有關情況下,一名合理的人在顧及所有情況後,應會預期該位受騷擾的人士會感到受冒犯、侮辱或威嚇;或

2.) 任何人如自行或聯同其他人作出涉及性的行徑,而該行徑對另一人造成有敵意或具威嚇性的環境。

可見《性別歧視條例》適用於男性及女性,與性騷擾相關的條文亦適用於男和女,以及同性之間的性騷擾行為。簡而言之,性騷擾必須具備兩個元素,一是行為涉及性的行徑或要求,二是受害人對該行為感到不受歡迎。

灰色地帶
然而,事情往往不是如此容易二分。就以早幾個禮拜的中秋節為例,不少人在公眾場合笑言八月十五去「賞月」,但因為「賞月」又暗暗地包括看別人「屁股」的意思,有任何人如果因此而有感冒犯、侮辱或威嚇,只要任中其一,已足以構成性騷擾,因為這個談論「賞月」的過程可以極為不安。

性騷擾的法例雖然是民事,但就正如不少左派人士所言,其標竿效應清晰,最後大都會因為害怕自己的行為被標註為性騷擾,而產生不同的寒蟬效應。阿強(假名)說在這種情況下生活,其實甚麼也可以被人說是性騷擾。他說:「我平時坐公共交通工具,袋一定會放係前面,雙手抱住個袋。我都唔想給任何人有機會說我一句,也不要說坐下的時候會張開雙腿,現在男生很多也不會這樣做,因為害怕。」

五花八門的防性騷擾措施
事實上,自從「metoo」之後,不同地方有不少已經令人覺得不可思議的法規,例如美國網絡影音串流平台Netflix推出防止辦公室性騷擾的其中一條,就是禁止同時對望或凝視另一位同事超過五秒,又不准主動向同事索取電話號碼,甚至連擁抱時間也有限制。在法國更立法禁止在街上調侃外貌或穿著、吹口哨、不恰當的注視、性別歧視言語、冒犯的提問、在被拒絕及無回應的情況下仍跟隨他人等行為。如有違者會被罰最多750歐元。

近年即使是女性主義者,或者性解放的支持者,也質疑這種將性騷擾無限放大做法,產生幾個走火效應:(1.)爭取女權不等於男性基本權益受損;(2.)所謂的微侵犯或者性騷擾,有時就是爭論著調情的界線,表達情慾的界線。部分支持性解放的人甚至相反會認為這種過分的規範隨時產生更大壓抑。

這種壓抑近月甚至以不同的方式呈現。美國近日被提名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諾就不幸捲入性侵指控,支持他的美國總統特朗普在記者會表示:「對美國的少男來說,這是十分可怕的時刻,你可以由無罪變有罪,你可以是一生沒有行差踏錯,但一旦有人指控你甚麼甚麼,你就自動變成罪人。」

性騷擾陰霾下的兩性關係
如此,我們應怎樣看在性騷擾陰霾下的兩性關係呢? 觸動輔導中心性治療及家庭治療總監程翠雲表示性騷擾是否成立,重點是看整件事的環境,以及兩個的關係,抽離情景只看一個行為是很難判斷的,要看整體。

她說:「一個男仔張開腿坐又會正常,但翹腳坐也很正常,事實上要看整件事有沒有影響別人,如果純粹粗魯一點,或者打完波,也會很正常。但如果這男仔分腿坐,又有眼神,望住胸部,敏感部分,說話又很挑釁,我們才有理由說是否性騷擾,否則就太過『上崗上線』。」

程翠雲認為場景很重要,因為場景之下定義人的活動和情感表達的範圍,以及那些行動會否令人不安。她說:「例如吹口哨,是人自己發聲的樂器,你喜歡一些事,也會有讚嘆,無問題。但如果一班男子,晚上在陌生的街角,見到陌生女子,不止吹口哨,還描述她的身體,加上性的邀請,或者有很多性行為性經驗的說話描述,如此整件事就會不同。」

懂得叫停走開、說出來
她表示,如果場景轉了,整件事也可能不同,例如在派對中,女性本身就衣著性感,其實等待著不同的人的讚賞,如果在這個時候有朋友吹口哨,反而就對她美麗的身體的形容,不會覺得不安或者被冒犯,反而是一種互動的調情。她說:「好多外國人都會這樣,可能傾下對不同事情或對性的想法,如果大家都有對話,都係互相有感覺,又飲左少少酒,如果之後你去話人地其實是性騷擾,這就比較難令人信服,因為你唔舒服就應該走開。」

程翠雲認為兩人進入情慾表達,或者調情的時候,關係必須是對等和互相的。她說:「如果你覺得唔舒服就要叫停、走開、說出來,這簡單的三部曲應該要做;而且之後不要再去類似的環境。這些都是做人相處好基本的,但是,現在好多人無人教,不懂得如何做。正如上網想識女仔,傾兩句就將自己裸體相傳給對方看,這當然是過晒火啦。」

不過,她明白部分男生會有「鍾意不算是性騷擾,唔鍾意就是性騷擾」這感覺。她認同有人會用「性騷擾」這個詞語來企圖拒絕別人。但她強調這裡涉及意願,也涉及兩性相處的學習。「女孩子亦要明白,除非自己在權力的關係下,或者被迫,否則在正常社交活動下,男女也要學懂了解自己的底線,不願意就必須要說出口。同時,大家也要在不同的社交圈子學習觀察對方的言行,了解他/她的狀況,避免不必要的誤會產生。」她語重心長地說。

2018Oct_8_TSTR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