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法、理、情」之 人工受孕

2018marche986abe6b395e79086e68385.jpg

在中國人「無後為大」的傳統社會中,夫婦不能生養孕育,自古都是一個難堪的問題。

根據香港家計會報告,不育的夫婦有六份一,其中三成是女方問題,男方問題也佔三成,餘下四成是結合問題。女方年齡過了37至40歲,受孕機會就會大減。我們明白,女方每月在荷爾蒙適當的環境下,才會排出一粒卵子,經過輸卵管進入子宮等候受精;而男方一顆健康活躍的精子,需要經過輸精管、尿道,出到體外,最後被送到女方的子宮,路途漫長而多關卡,才有與卵子結合的機會。若不能釐定問題誰屬,怎能解決呢?

幾十年前,分別有女方計算排卵日子、刮子宮、通輸卵管等的療法;繼而增進排卵藥,使受精卵附子宮壁生長,改進荷爾蒙環境(男女雙方) ,濃縮培養精子,以至免疫學上的應用;以各種方法,將健康的精子送到適當的環境中,與卵子結合生長。隨著孕和育(減少流產) 方面的進步,「人工受孕」的意義和範疇也開始變模糊,安排精子和卵子在實驗室結合,是人工受孕;但安排在某一天,任何一方服用了某幾種藥後結合,又是否算人工受孕?

在175年前,有一個名叫馬儒翰的英國人,染了急性「香港熱」(今稱瘧疾) ,九天後死於香港,年僅廿六歲。他既是香港行政立法兩局議員,也是政府的政務司,故時任港督砵甸乍下令,全港下半旗哀悼,並以一小山命名作記念,就是港島的摩利臣山。馬儒翰是馬禮遜的長子,精通中文,助乃父完成聖經的中文翻譯,對中國、英國、香港,以及基督教都很重要。瘧疾當年是無藥可用,但在醫藥進步的今天,瘧疾的治療卻是輕而易舉。

從宗教信仰來看,所有的醫治從神而來。二千年前的抹油至今天的靜脈注射,以至醫生手中的手術刀,甚至醫生自己,只不過是神手中醫治的器皿。「…賞賜的是耶和華神,收取的也是耶和華…。」〈伯1﹕21〉若神不賜與,超尖端的科技人工,也不能使人孕育。

案例中的陳先生和太太有選擇的自由,但倘若苦苦的過分執著,倒不如心安理得地去領受,說不定心結解開了,受孕的機會大增呢!?

雷同德醫生
「醫、法、、情」2018March醫法理情.jp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