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法、理、情」之 拒絕輸血

27.12.2017 B

何太太遇到交通意外受重傷,醫生認為需要接受輸血,但她卻處於模糊不清的狀態,而丈夫何先生因宗教信仰的原因極力反對輸血。如何是好?我們試從醫、法、理、情的角度來作一些回應。

首先從法理的角度看,問題要從「人權」的法定入手。在上期我們已指出在香港病人的權益角度,醫生在病人身上進行任何醫療程序前,必須取得病人的知情同意。按「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香港人權法案條例」(香港法例第383章)病人有賦予的自決權拒絕接受治療。

但另按「精神健康條例」(香港法例第136章),在緊急情况,醫生有權在符合病人最佳利益的考慮之下作出合適的治療(這也該包括输血在内)。不過醫生亦要先考慮病人身上有否表明反對接受輸血的證件。

從現代醫學的角度來看,已證明按科學實行的輸血實有百利而無一害。何太太在進行緊急手術,以止血救命,故輸血也是必須的!任何宗教也該珍惜生命,故此救命之原則該高於宗教生活的規條。其實,這些規條至终的目的乃透過更健康和聖潔的方法來提高生活與生命的素質。

有些宗教組職(例如耶和華見證人) 從他們對某些聖經的經文之「理解」(曲解?) 反對輸血,這些包括創世記9章4節(挪亞時代),利未記17章10節(祭司規條),和使徒行傳15章28-29節。簡單來說,他們把昔日舊約以色列人的宗教習俗直接應用在今天不同文化背景與文明的社會中,主要的理念乃血代表生命,是神給每一個人,故人不可隨意把別人的血輸入自己的身體(包括吃血),這是不聖潔的而又違背了神創造的計劃與心意。

但真正在新約聖經使徒行傳15章29節提及:「…禁戒血(abstain from blood)…」,是怎樣的解釋和應用呢?當時在耶路撒冷的會議中,面對的問題是如何處理非猶太人背景的基督徒信仰與生活,是否要按猶太人的宗教習俗,包括割禮等。當時雅各說:「…我們不可難為這些歸服神的外族人,只要寫信叫他們禁戒…血。」〈徒17:20, 29〉 其目的乃不要他們回到似是拜偶像的習俗。故此這並不是為「禁血」而「禁血」(和類同的事物) ,乃是提防走拜偶像的回頭路。

李耀全博士
「醫、法、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