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Q家庭接見室 之 看生命中的刺為成長的嚮導

作為一個「家長導師」的教練,我有一個信念,就是每位家長也有其獨特的毅力及高推動力去渴想改變。不過,我發現當學員們在執行父/母的角色時,因受到成長歷程中的「一根刺」所影響,原本想對孩子表達的好意,在遭到對方「駁嘴」的舉動後,卻陷入失焦狀態,最終惡評自己為失敗的父母。這根刺或是從小懷疑自我的存在價值、做錯事遭受體罰及不被原諒、做得好從不會被肯定及欣賞、因有眾多兄弟姊妹而被忽略,但渴想被愛卻總是失落而回等。每當他們知道這應對方法,只會帶來惡性循環的關係時,便會感到後悔但又不知應如何作出補救。每當我聽到家長這些常見的心聲時,一定會恭喜他們,因為這份不舒服的感覺,才能喚醒我們認真地去正視一直錯信的信念,而且更謙卑地在這不完美的現實中尋求成長,以及更能體諒對方同樣地需要給予等待成長的耐性。

我的成長,也有一根屬於我的刺,以前不覺得它的存在對自己有影響,但直到成為一個教練後,自我提醒需用認真的態度去對付那些成長中的刺,於是,這些轉化及整合,更讓我實在地感受到學員們自綁、未能跳脫的死穴處。回看自己的那根刺﹕對那些不飲水思源的人,特別感到情緒激動,例如一些自己提攜的學徒在相處歷程中沒有感激,只有反擊,我的內心都是憤憤不平及傷感。於是,在這個不被滿足的需要而產生的感覺去作自我省察練習後,發現首先要承認自我需要在付出努力後被肯定,這樣會使自己愈做愈起勁。然後,再撫心自問需要被肯定是否代表依賴或不成熟,繼而再給自己停留一會去感覺這份帶著好奇心(不加主觀批評及假設)而作出的提問。後來,我肯定自己這想法是基於人性的需要,因為人是群居而生,無論個人本性多堅強,也渴望被人肯定自己的努力。但因著這根刺,從小很少感受到被父母肯定的經歷,故需要繼續反省﹕「如果真的無人來肯定自己的努力,那又如何?」

於是,我終於發現一個遺漏了的成長概念,那就是﹕「我可以有被肯定的需要,但卻不能要求他人去滿足自己的需要,否則期望落空會導致再度傷痛而最終恐懼去愛及被愛,而唯一成為我最大的支持者從來都是自己。」當我想通後,便拿起筆來寫下欣賞自己一直以來的努力及貢獻。這種從生活中的不自在感去作自我察省的練習,是我與好拍擋陳偉逢教練共同推動的「重建一家人有傾有講」的家庭互動文化的基礎與關鍵。這種生活自省的習慣,能幫助我們建立從「自我責備」到「自我發現」這兩種截然不同的心態中,重新學習與自己做好朋友(愛惜自己),因為成長是需要不住增加自我認識及讓彼此互相認識,成為彼此的祝福。

如你也想學習成為一位家長導師,歡迎你致電家長熱線﹕6010-4224,可獲提供20分鐘免費網上諮詢服務。

「他卻對我說:『我的恩典是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讓基督的能力臨到我的身上。」〈哥林多後書 12﹕9〉

馬君蕙
家長EQ課程訓練顧問

EQ家庭接見室 之 偏見的威力

最近與拍檔陳偉逢教練在網上帶領一班家長作研討,從了解自己的成長歷程、認識個人風格,延伸到如何影響現在對教養子女的成效,結果發現,導致家庭關係崩壞的第一個元素,就是「偏見」。究竟偏見的威力有多大?你又知否自己原來一直被這些偏見控制而無力反抗呢?筆者曾經歷過這份無力感,那就是從被父母誤解的經驗中,明白到偏見是一種深刻的感情,比其他信念更難動搖。當時事情是這樣的,因第三波疫情的嚴重情況,加上所居住的大廈有人確診,故不同意媽媽去親戚家食飯聚會,就算我用一般討論的語氣來希望得到媽媽的明暸,但她也用氣憤來拒絕討論。我了解不快的因由,但令人訝異的是她仍舊認為我看事主觀來判斷今次的事件,而不是用我對疫情有客觀事實的看法作彼此溝通的平台。在我為無數家長提供面談諮詢的經驗整合所得,他們的偏見普遍來自焦慮作起始點,當那份難以動搖的信念萌芽而生時,彼此的行為傾向專找對方的錯。如未能及時自我覺察當下的負面情緒時,偏見會繼續被强化,此惡性循環最終導致更多焦慮。

在這研討會中,不少家長發現自己的偏見形成是從小時候,以及長期被環境塑造所累積而來,例如有家長自醒分享﹕「長期以來,我的工作需要不停地解答顧客的提問,經常被追問,很多問題解完又再解,令人煩擾。後來,教練讓我明白自己雖然成長在一個富耐性的家庭,但卻在不知不覺之中被工作扭曲了本我。怪不得自己容易隨口答應孩子的要求,起初以為是所定的規限過於寬鬆,現才明白其實是『嫌講多句都感到煩。』」「我曾用過不同方法去勸導孩子做功課,但都不奏效,令人感到很大挫折。後來才明白,原來我成長在一個重男輕女的家庭,從小到大無論要提出甚麼意見都需要耗用不同的方法去爭取,自己的聲音常被忽略。成為一位母親後,當孩子好像聽不到我的聲音時,昔日被壓抑的情緒不經意地全發洩在孩子身上。」

以上兩位家長的例子只是冰山一角,我引導他們從今開始做生活省察練習,多留意那些引發自己有不滿情緒的事件,然後給這情緒一個準確描述的感覺用字。當人愈能夠察覺自己真實的感受時,就愈可看清事件的真相。筆者認為兩個人有磨擦時,切忌用你對我錯的態度去作判斷,因為這最終只會帶來自責和失望。其實,這只是反映自己內在的需要和感覺未被滿足,而當你知道自己確實的需要和感覺時,那你可有兩個選擇﹕一是向對方傾訴,增加彼此的了解;二是接納現在,這接納不是指原地踏步,而是讓彼此更有空間去調整一個新的相處模式,令彼此相處更得到舒服的滿足。與其因要維繫強取而來的和諧而付上高代價,倒不如選擇去尊重每個人也有其獨特的風格,所以,只需謙卑地追求改進及自我調整而不是去改變對方。如你對這家長集思研討會感興趣,歡迎你致電60104224與我們聯絡。

「疲乏的人,我使他振作;愁煩的人,我使他滿足。」〈耶利米書31﹕25〉

馬君蕙
家長EQ課程訓練顧問

EQ家庭接見室 之 好奇心的神秘力量

每次為家長提供咨詢服務時,我常自問此刻的我是否正與他們同行。雖然在過去20年累積了不少實務的家庭工作經驗,但我認為能與人同行的教練不是用腦袋為先,而是用心去聆聽過來人的真正痛處所在。所以,當每日做自我省察練習的時候,我最後也發現在難過的日子中也可找到一顆感謝的心,因為如果沒有這些讓自己經歷被家人打擊的挑戰,例如最近經歷被母親誤解的傷害,可能只停留在思維上完備、經驗上豐富的階段,但難以達知行上合一的境界。我發現,常存感恩的態度,能幫助自己聽到家長向我訴苦的背後藴含著大量的愛在其中。因此,我常提醒家長,縱然看見孩子頑劣及退步的行為,想起教導無方而產生沮喪的感覺,這並不代表自己再沒有能力去愛。有很多時候,這只著眼於我們到底有否努力去建立與孩子有傾有講的關係。

舉一個例子,可以說明何謂有傾有講的重要關鍵,以及兩者如何表達將關愛對方的感覺和需要為先的重要。有一位媽媽,發現大兒子用手機將自己責備小兒子的情境拍成短片,然後傳給家中的一位長輩看。這媽媽即時的反應是憤怒、錯愕及不明所以,於是用質問及為了保護小兒子免受傷害為理由(不需成為討好那位家中長輩而成為磨心),要求對方不要再以身試法,但大兒子聽後卻一言不發,轉身把自己反鎖在睡房中。及後,我與這位母親展開對話﹕「當你向我表達以上事件的始末後,你發現自己現在的感覺是甚麼?你察覺身體產生了甚麼感覺?」「我突然感到有點呼吸困難和有壓迫感,好似一口氣將累積在內心的感覺全向大兒子爆發出來。」「你選擇在處理兒子的行為事件上,將一直不想講的家庭歷史包袱作為解釋自己對事件感到憤怒的理由,其實你想達到自己甚麼需要?」「我想大兒子了解我的痛苦,因我一直為了保護兒子而不與那位家中長輩開火。」「當你聽到自己有這需要的時候,你即時有甚麼感覺?」「我感到後悔,可能自己將個人對那位長輩的恩怨情仇轉移至兒子身上,不單未能保護他,反而令他有更重的心理負擔。」「你感到此刻的自己及兒子最需要的是甚麼?」「空間」。

以上的對話,我從沒有嘗試提供任何假設及預設的答案給諮詢人,我想讓她明白與人溝通是能常察覺有否給予彼此有表達自己的感受和需要的空間,而不是急於去解決及改變對方的一個所謂不正確的行為。因為我相信每個人也有一種與生俱來的特質,就是擁有一份好奇心去探索不明所以的事情,可惜人隨著被「社教化」的過程而熄滅了對這份好奇心的渴求。我邀請你就在此刻為那些不舒服的感覺,留著一點空間並帶著好奇心去「好奇一下」它存在的意義吧!(備註﹕在這疫情期間,筆者也想為社會出一分力,如你想有一次免費網上諮詢面談服務,請致電6010-4224報名。)

「又要讓基督的平安在你們心裡作主;你們蒙召歸為一體,也是為了這個緣故。你們要有感謝的心。」〈歌羅西書3﹕15〉

 馬君蕙
家長EQ課程訓練顧問

EQ家庭接見室 之 自我療癒﹕感激有這個「我」

在這嚴峻的疫情困境中,香港人正面對愁雲慘霧的處境,但我卻經歷到不一樣的現象。有一次,當我走到大廈外門,推開大門時稍停腳步,想等讓迎面而來的路人甲先行進入,這位陌生人即時對我說大家在這情況下大家應守望相助,然後提醒如去街市買餸,選非人多的時段去較好,要保重身體。我很珍惜這短短的說話,因令我重拾失去已久的好鄰舍親切感。我相信在這世紀疫症的陰霾下,我們獲益最大的人生鍛鍊,就是促使人暫緩腳步去學習,與那個日以繼夜並一直盡忠職守地守護著「這個我」的自己好好對話。在曾接見不同的家長中,他們也有一個共同發現,就是開始愈來愈不認識自己及枕邊人,例如雙雙忘記對上一次兩夫妻彼此談心究竟在何時;甚至有一位妻子告訴我,丈夫突然提出離婚,令她百思不得其解。我發現,很多人是活在一大堆別人的期望之中,而太長時間忽略甚至忘記了自己的感受和需要。當一對連關注自己的身心靈需要也冷漠的父母,又怎能會耐心地聆聽孩子的內心感受及需要呢!

最近,聽一對朋友的聊天,A君表示需要B君在他想不通的事上去聆聽他的需要和感受,但B君卻回應他說﹕「你是做助人自助的專業人士,我又何德何能去處理及回應你的需要及感受呢!」A君聽後感到很不快樂。及後,我邀請及陪伴A君嘗試與這種內心不快樂的反應對話,並細心去聆聽這反應是想同自己講甚麼。在這自我對話的過程中,A君發現原來這種不快樂是來自對孤獨所產生的恐懼感,因為A君明白自己是需要與人連結才能得著力量,所以他了解在與B君的對話中,自己的需要並未得到滿足而感到失落。如此看來,A君認為不應該去埋怨B君的回應,因為B君表達這句說話亦可能有正面的意思,就是看得起A君有能力及其成熟度,並相信他會找到解決問題的方向;反之,A君應先承認及正視自己有這樣的需要,如被信任的同伴打氣及支持,並可以坦誠地向B君表達自己的感受。

我們無法改變外在環境,但一定可以改變自己的心境,只要你願意與自己的不舒服感作定時對話,就會發現有很奇妙的自我療癒果效。故此,當你陷入一團糟的狀態時,請不要怕這種混亂,因為如果你能借力打力,它們會是一份禮物,就是讓你有一種醒覺。如果你願意在這醒覺之中停下腳步,並去作深層的對話,獲得的平安一定相比活在安逸之中更巨大,因為你能看見一些沉澱已久的廢物如何在影響自己的日常生活,並令自己不能發揮應有的內在潛能。如你想學習如何透過自我對話及自我省察來尋找自我導向的能力,歡迎你whatsapp 致6010-4224作了解。很多人認為,生存是為了尋找人生意義,但我卻覺得,真正尋找的是一種人生活化的經驗,就是從生活中找到真體驗,即是那個內心深處的自己與現實的自己引發共鳴,從而讓我們能為真正活過,並活出表裡一致而感到狂喜。

「『願耶和華賜福給你,保護你。願耶和華使他的臉光照你,賜恩給你。願耶和華向你仰臉,賜你平安。』」〈民數記6﹕24-26〉

馬君蕙
家長EQ課程訓練顧問

EQ家庭接見室 之 將自己常藏在愛中

有一位母親每次面談時都泣不成聲,因為當兒子不聽話時,她都忍不住掌摑他,這令她更懊悔和痛恨自己的是,每次事後承諾自己及兒子不再動手但最終也失信。當與她再深入交流時,原來她小時候同樣常被媽媽以掌摑來對待犯錯的後果。我讓她明白,這經歷猶如一對無形之手,在背後提醒她孩子頑皮不聽話,就應該打到痛才會深刻地改過,而這種揮之不去的影像,常提醒自己是一個無價值的女人。她一直帶著這種負面的自我形象生活,失去以運用正面用詞及溫和語氣來給予孩子正面欣賞的能力。

這是一種多麼恐怖的詛咒,如你能察覺自己有自我責備的傾向,如常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好便全力以赴地去做,但當對方皺眉頭就以為在批評自己的不是,那我建議你每一日集中做好一個練習,就是每天問自己﹕「今日有甚麼值得欣賞自己的事?」自從疫情需搬回家以照顧父母(已近6個月了),我每天也決心與媽媽做一個「換心手術」練習(從石心到肉心),就是培養她有一顆自愛的心。媽媽很年輕時便放棄學業到工廠做女工幫補家計,但工作不夠數年便嫁給一個素未謀面的男人,是外婆透過「媒人婆」介紹的。她因著愚孝放棄了自己的夢想及興趣,如此也改變了一生。我終於明白,媽媽的腦海中為何甚少以正面的角度來看待自己及別人,因她數十年都被困在苦毒及鬱結中。

於是,我決心每晚按時領媽媽研讀一節聖經,因深信在聖經中隨時能找到帶積極力量的字眼;同時也邀請她回想當天值得自我欣賞的事,可能起初真的找不到,因她以為那些事屬於應該去做的行為,所以我說出自己對她的欣賞是甚麼。一個月後的某一天,媽媽微笑地對我說﹕「我真的不懂愛惜自己,以為搏命付出就會令人開心,但如果對方有不滿,我的心情又立即變得很壞,這又何苦呢!怪不得我常感到心情沉重,輕鬆不來。但現在,我會尊重自己的能力有限及欣賞自己的盡責,這樣選擇讓自己活得輕鬆自在一些。」我聽後感動得落淚,並立即按著媽媽的手一起禱告。

我真的不敢相信,一個近乎幾十年也如此悲觀及負面思維的人,卻能夠透過這心性練習來找回失落的一角,就是自我欣賞的能力。然而,當心中多了一點愛,就會增多一份意想不到的輕省,而這份輕鬆的狀態,如步伐減速、語帶溫柔帶來安閒自得的快慰,也會讓身邊的人一起享受到。因此,我明白到人最具影響力的威脅從來都不是看得見的行動,而是那些隱藏的、無法被定義的、已內化在心中的心結。我邀請你莫再遲疑,就在今天與我們一起解鎖「換心」吧!

「親愛的弟兄啊,你們卻要在至聖的真道上造就自己,在聖靈裡禱告,保守自己常在神的愛中,仰望我們主耶穌基督的憐憫,直到永生。」〈猶大書1﹕20-21〉

馬君蕙
家長EQ課程訓練顧問

EQ家庭接見室 之 在發飆之前操練轉念

在這急速變動的社會中,我們的確要培養一種有回應力的思維模式及生活方式,來迎向當下獨特社會形態的挑戰。我認為,這比任何一個年代更需要建立的是一家人「有得傾有得講」的連結關係。曾聽過家長最感無奈的心聲﹕「隨著孩子漸漸長大,看見他們發生問題,卻不能給意見,因他們認為我們思想保守過時及有立場,更認定大家是無辦法溝通,所以我們惟有選擇各自尊重大家的自由,互不相干就是了。」但我認為這種思想模式表面上好像無問題,但實際上卻內藏著人際傷害的暗湧,因為自由的基礎是建基於「為他人的自由」而不是「為了自己的自由」,即人往往是通過與他人的互動及結連彼此的感受和需要中,才能理解及運用自由,否則易於變成因擁有個人主義的自由而不需考慮他人,來作為控制對方的美麗藉口。

當我推廣一家人也可以重建「有傾有講」的溝通連結時,也遇到一定程度的阻力,而發現來自心理上的阻力是最常見。家長在課堂中曾表示明白並同意不可執行那些破壞有傾有講的要點,但每次遇到孩子不合作的行為時,便自動地用回舊我的方式來處理失控場面。為何我們難以將已學的知識轉化在日常生活之中呢?我與眾多家長交談後,發現他們大多被內在的不安全感所牽制﹕一方面擔心用了這些有傾有講的新溝通法,令孩子更能討價還價,失去家長管教的地位。如你真的是這樣想,那請看我用以下的例子來說明選擇用有傾有講的互動態度來與孩子連結的重要性。有一個13歲的男孩,家長投訴他常目瞪口呆,在一家人食飯時也不在乎家人所討論的話題,但每次提醒,他都表示明白。後來,我與那男孩溝通後,才知道他對家長每日提過的事形成了疑問:我是否一個有問題的人?經溝通後,家長最後明白原來孩子在頻密式的提醒下,容易產生了一種「亂」的狀態,這種狀態令他感到恐懼,有感自己是一個無能者,甚麼也做不成。又例如家長投訴一個8歲女兒常以「需用長時間來執房間」的藉口來拖延做功課的任務,經過交談後,才知道她常覺得媽媽認為自己是一個很愚蠢及偷懶的人,所以每當她想起這些對號入座的態度,便感到分心和沮喪。

請千萬不要誤信一家人的關係無法改變,只要你不讓那些隱藏的、無法被定義的,或已內化於心中的既定威脅來規限了自己的思維。我的信念是,問題本身是有三重意義﹕(1)教導性﹕教導我們一家人學習生命的意義;(2)塑造性﹕容許問題來塑造出一家人相處的新模式;(3)引導性﹕一家人為著共同方向而彼此坦誠溝通。

「我們相愛,不要只在言語或舌頭上,總要以行為和真誠表現出來。」〈約翰一書3﹕18〉

馬君蕙
家長EQ課程訓練顧問

EQ家庭接見室 之 培養一顆赤子之心

早前提及,在家長專線(6010-4224)的提問中感受到現代家長所面對的挑戰及壓力是何等的沉重,我認為最致命的不是來自投訴孩子的頑皮行為,而是家長對自己的無力感及「捱打」狀態。其實,在接見過無數苦媽的個案中,我發現她們真正不滿的並不是孩子的不合作、反叛等外在行為,而是內在自我批判的聲音﹕「我讀書少,唔識教仔女。」「我好無用,是我害了他們。」「身體又有痛症…。」「我是一個失敗的母親/父親。」等產生的極大挫敗感和沮喪。當然,這也與父母的成長背景有關,例如愈多童年創傷經歷的人,面對培養孩童所受的挑戰及阻力就愈大。雖然可找輔導員幫助重整生活的參考指引及提示,但真正能改變的是在於自己能否有勇氣放下過去的歷史包袱、不作傷害自我的負面批判,並將那些引申出來的負面情緒與內在需要和感受作連結。如果你運用得好,這將是一份屬於自我成長的大禮。

在新型肺炎疫症期間,為了協助父母做好防疫的生活模式,我選擇搬回家中與父母同住。相隔20年也未曾與父母同住的我,也需要適應期去處理當中不同大小事上的修補、重整及復原的相處歷程(我在之前的專欄中也分享過一些心得發現)。最令我感到辛苦難耐的是,學習如何與一個從小到大也近乎沒有溝通過的爸爸相處。在我心中,他是一個只懂得照顧好自己的男士,我曾多次為他想出一個讓自己可諒解的理由,就是他從小是被他的媽媽呵護備至,無憂無慮地成長,所以他不習慣運用「為人想多一步,主動走多一里」的思維方式。直至最近,他在家中嘆息自己在疫情中活得好苦,每天在家中好像等死一樣。當我聽到這埋怨的聲音時,心中真的產生了極大的憤怒,因為減少外出食飯,我需要負責到街市買餸及處理家中所有家務,而媽媽就負責煮飯。爸爸在家豈不是正享受著猶如皇帝般被服侍的豪華式生活嗎?那有甚麼可怨的呢?在負面情緒接近時,我習慣即時做自我省察練習,就是自我反問﹕我的想法是真的嗎?(爸的埋怨真的是代表他不懂珍惜所擁有的幸福?)如是,我能否肯定這是實況?當我繼續持有這想法時,我的反應是甚麼?(我會感到更氣憤,甚至幻想爸是我在拳撃賽中的對象而想置他於死地。) 當我停止這想法時,我會是個怎樣對待爸的人?(我會願意從客觀的角度去明白一個人長期在家中防疫,有這些怨氣話也屬好正常的表達。)當你願意在難受的感覺上多作以上自我省察的反向思考練習,那你會發現原來只要轉一個角度,就會豁然開朗。

人起初的困惑往往是來自一個想法,但後來卻發展成痛苦,就是對這想法的一份執著,即選擇去相信這想法是絕對及惟一的真理,而沒有勇氣加以驗證其真實性從而去面對真相。當我願意虛心聆聽自己內在的聲音(連結需要和感受),我發現原來18歲之後的我,成長的責任全是由自己來決定,與我爸爸無由。

「不可使慈愛、誠實離開你,要繫在你頸項上,刻在你心版上⋯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認定他,他必指引你的路。」〈箴言3﹕3,6〉

馬君蕙
家長EQ課程訓練顧問


EQ家庭接見室 之 世上最美的聲音

在這段防疫期間,不少父母在家長熱線中(6010-4224)都提及有關在家庭互動時所遇到的難題,除了回覆他們的提問,我從這些家庭的糾結中,看見人生百態之中不同痛苦的同時,發現大部分家長正傳遞一種迷信﹕絕望。這是一種看似無能為力的狀態,人好像失去了自我導向的能力,因人只看到必然發生的事而忽略了仍有其他可能性的存在,而常在自我否定與自我實現的矛盾之間而徘徊,最後放棄了理想,更失去了自我。最終,人無力逃脫此矛盾,即無法實現自我,便易陷入絕望之中。絕望是不幸的,但習慣於絕望就更加不幸。因此,我的工作是防範於未然,在家庭出現此矛盾而產生遺憾之前,一家人可以選擇不「從眾」的迷信(相信三歲定八十、死性不改)而建立獨立的思考力、和而不同的親和溝通文化。

回想起來,曾與無數憂傷的家庭同行時,發現要堅守一道防線才能夠抵抗這毒菌(心靈絕望)的入侵,那就是練習「凡事感恩」。當你以為這是陳腔濫調之說,那我邀請你,現在向家人分享三件感恩的事件。在一次的實體課堂中,有一位家長學員分享道﹕「我覺得,若丈夫減少帶咁多麻煩給我,就好感恩了。」當時全場大笑。甚麼是感恩呢?我是一位基督徒,當翻查在聖經中出現過「感恩」一詞的原文(希臘文),解釋是指向一個人的整體思維狀態,就是當他遇到批評、打擊等負面因素,也有一種自我肯定的能力,並不輕易被打倒,因為他習慣作凡事感恩的內在潛修,所以在心靈深處能有一種善待自己的自我察覺能力。只要你願意去試一試,便知道這是一種何等甘甜的滋味。我為了能生存下來而常感恩,因從媽媽的分享中,知道原來她當年懷孕期間,因操勞過度而面臨流產危機,後來在臨盆之際,我被臍帶纏繞頸項,差點窒息,所以,我本應有很多危機而不能來到這世上。還有,到了三歲,爺爺與我玩耍時不小心滑了手,我的頭部先向下撞擊在地面上;到了讀大學,行山時踏錯腳而跌落深坑幸好被救;到了出來社會工作,有次與家庭旅行遇上車禍,可幸不致於殘廢或死亡。每當遇到生活的不如意時,我也會想起自己是一個多麼幸運及感恩的人,再也沒有甚麼值得可埋怨,且要珍惜及盡力活好每一天。

請不要讓自己留下太多的遺憾,當你能常想「起碼我(at least I can)…」,就能將憂悶的心境帶回平常的狀態中。小孩天生就能尋找自己的快樂,因他們沒有設定標準的快樂來限制自己。當你愈能練好凡事感恩,就算傷痕累累的人也可把自己的幽暗轉化為別人的祝福。感恩之心愈細緻,就愈快樂;憤恨之思愈深入,就愈不快樂。因此,從今天起,讓我們發出感恩的聲音來經驗心中煥然一新的暢快吧!

「凡以感謝獻祭的就是榮耀我;那按正路而行的,我必使他得著上帝的救恩。」〈詩篇50﹕23〉

馬君蕙
家長
EQ課程訓練顧問

2020_May_13_EQ

EQ家庭接見室 之 面對自身的不完美

最近回應家長熱線(6010-4224)中的問題,發現這些家長的提問表面看似複雜,但看穿了,問題背後的核心也莫過於來自一個習慣思考模式,即人之所以會苦惱,並非因事件本身的難度,而在於人對這件事的看法,因為人往往習慣以依賴舊有的處理手法及思維去解決問題。那究竟是甚麼讓我們害怕面對改變(就算明知舊有的方法行不通)?我們又從何時開始放棄自我主導的學習信心呢?讓我舉一個例子説明。

有一位母親從小就告知女兒一個不得不做的告誡﹕「你是家中的長女,所以凡事也要給妹妹樹立好榜樣;只要考入大學,才能改變被人看不起的命運。」於是,這位大女兒從小把這條重要的誡命放在心頭,並以身體力行實踐出來,例如在中學時期的她,既要兼顧妹妹的日常生活事務,又在學校努力爭取獎學金及各項職務上的表揚,為的是證明給媽媽知道她並沒有所託非人,況且乖孩子是會獲得媽媽的讚賞和更多的愛。隨著年日,長大後的她總是渴望別人認可自己是「能幹」、「好員工」、「好朋友」等;並努力做一些討人喜歡的事,甚至犧牲自己及想法也想討人歡喜,為的是不想被別人討厭。直至有一天,她突然醒覺到自己對﹕「我是可選擇,因為我想要⋯」這句說話無力回應而感到驚訝,因她一直自以為是自信、聰穎的人,沒有甚麼事可難到她。但是,她已習慣被自我訓練在固有的思維模式下過活,甚至怕改變,也從來沒有想過原來自己可以有選擇。後來,她才驚醒,過去盡力地做事的目的不是為了讓自己生命更加美好,而是渴望得到別人的一個認同。

以上如此悲哀的成長故事是否似曾相識?我建議作為家長不要對孩子講﹕「不得不做」、「應該做」、「必須做」等理應的字眼,因這會窒礙孩子發展自主的學習能力,每當他們選擇想做的事時,也會感到是一種無奈的罪惡感和沉重的責任感。我鼓勵家長,當你發現孩子有做得不夠好的表現時,先與他一起慶祝他也有做得好的努力部分,然後一起為做不好的部分表達有惋惜的感覺,並積極一起作檢討。

後記﹕上述所提及的大女兒是筆者本人的成長經歷的小片斷。而後來的經歷,感謝主,讓我認識了一位給予力量及啟蒙的好友,伴我肩並肩前行,以充實生命為念,並學習享受凡事樂在其中。當我能夠體會和認識到自己的選擇是以提升自己生命的美好時,自然能肯定自我價值,並感受到真正的喜悅,而這份內在的滿足是他人無法所給予的。

「不可自以為有智慧,要敬畏耶和華,遠離惡事。這必使你的身體健康,使你的骨頭滋潤。」〈箴言3﹕7-8

馬君蕙
家長
EQ課程訓練顧問

2020_Apr_29_EQ

EQ家庭接見室 之 一次翻天覆地的重檢和抉擇

早前設立了一條家長提問熱線(電話﹕6010 – 4224),大部分家長的來電說感到厭煩的主題,都是圍繞在這疫情下,一家人長時間在家中聚在一起,溝通關係未增反退,甚或變得愈來愈惡劣。不少家長更猛烈地投訴孩子十分懶散,每日將全部精神賣給了電子遊戲及網絡世界。究竟是孩子拒絶與父母對話,抑或是父母根本不懂得與孩子溝通,最後陷入這科技的意識形態裡來逃避心中的鬱結呢?在當代社會這種倦怠、厭煩、無聊的普遍現象和氛圍之下,人的自我膨脹傾向便自然地彼此作出防衛或抵抗。

在過去近兩個月搬回父母家中同住,原因在這嚴峻的疫情期間,需要提醒兩老如何做好家居防疫的清潔程序及提升個人保護的意識。起初,我以為依足新聞報道指引,並做好一個社會公民應有的責任,就是必然正確的事,但我的確輕看了父母對防疫意識的抗拒程度。「甚麼都要防,從外面返到家中,又要換衫洗澡、又要用消毒火酒逐件物品抹乾淨,我怕你變成神經質的人,而我心情也被你整到心煩。」當聽到媽媽如此發脾氣的說話,我的內心既憤怒又悲傷,曾自責真無用,將原本出自好意的動機也弄致家人埋怨及曲解原意。後來,我想起自己曾提醒家長們,當有負面情緒來到時,就要正地正視它,因這可以是一份成長大禮。於是,我開始省察及思索自己在家中所做的一連串舉動滿足了自己甚麼需要。這時,我才發現照顧好家人,並顧及家人的需要,對我來說是多麼重要的事;自己認真且確定地執行家居防疫,也是為了滿足照顧好家人的需要。當我想到這裡時,我便不再負面地自責,反之頓然改變了自己的心態,因我發現了一些在沒有任何負面情緒干擾下對自己有了新了解,就是需要疼惜自我及善待自己。因此,如果當你正面對與家人有不如意的溝通,倒不如選擇停止一味自責,或是指責別人的方式,而多意識到自己所作的真正動機及需要是甚麼。當我調教好自己的心態,就是我做一件事不是基於責任、歉疚、恐懼,而是為了讓自己和對方的生命變得更好。自始,我選擇每天也與父母一起收看新聞,在旁耐心地解釋報道的訊息及醫生發放的資料、鼓勵她在家中唱粵曲消磨時間,減低沉悶(像坐監)的感覺;在睡前(心情平靜的時刻)與媽媽一起聊聊當天的感受及彼此的真正想法。

最近,我聽到媽媽對致電來的朋友勸導說﹕「不要冒險外出飲茶、拒絕一些聯誼活動、不要貪方便就不做足家居防疫。」當你做每一個反應選擇時(惡言相待,抑或以善勝惡),可想想自己原本所作的行為是為了滿足自己甚麼需要。這樣,當你能真正地擁抱全部的自己,及了解自己在每個行動背後的動機和需要時,你會對己對人也可展現一份善意。我鼓勵如正處於情緒糾結中的你,與我一起做以上的省察練習,最後你會收到意想不到的結果。前天,媽媽對我說﹕ 「唱粵曲的老師想約我於4月底一起出來練歌,但我回應說要與女兒商量後才回覆她。但其實我心中有數,現想想如何拒絕她。我認為在家中最安全,因有你在家就確保一切安全。」我感動落淚,因我一直以來所堅持這「有傾有講」的溝通關係,不是白費的了。

「我心裡充滿憂慮的時候,你就安慰我,使我的心歡樂。」〈詩篇94﹕19

馬君蕙
家長EQ課程訓練顧問

2020_Apr_15_E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