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Q家庭接見室」之 身教重於言教

在過去數十年與小孩一起同行及成長的歷程中,我認為小孩是最能演活甚麼是快樂和滿足。他們常教曉及提醒我去反思生活與生存的分別,因為有很多人以為自己懂得生活,但他們只是每天努力地維持衣食住行等基本所需的生存方向。如果你以追求有生活內容為目標,那你會常醒覺自己現時的生活比重是傾向物質化(物質化包括以努力換取金錢或鞏固地位)或是心靈化,而這兩者往往很少會重疊,因為通常追求心靈價值愈高,相對地物質回報就愈低。

我很想讓家長看到解決孩子情緒問題的源頭,往往要從心靈化的方向去找方法。我認為這一代的孩子及家長每天真的好努力地生存,但他們從不享受生活,更甚少珍惜生命本身已賦予人很多無限快樂的潛質。我發現他們不快樂的源頭也來自一個疑惑﹕「我究竟是否一個值得被愛的人?」這是一條人類每日也需被挑戰的問題,就算我作為一個修補家庭關係的顧問,當身邊最信任的人指出我做得不好的時候,我同樣需要接受這條問題的挑戰。

最近接見了兩位青少年人,他們分別也在我面前哭訴做人好辛苦,因每天也需帶著面具與朋友及家人交談,不願意講真話為的是想保護自己免受更大的傷害,因最後只換來再一次不被了解,甚至扭曲自己的本意。其中一位十二歲女孩沉鬱地分享﹕「爸爸話他有錢甚麼都可以滿足我,只要能取得優秀成績令他有面子就是了。但我知道他從不關心我真正需要甚麼,我也忘記了他對上一次何時擁抱過我,現在也不重要,我只寄望兩個弟弟能滿足爸爸的希望吧。」一位十五歲男孩分享﹕「我不明白為何與身邊的同學格格不入,他們玩的遊戲好幼稚,我又不喜歡講無聊笑話,我不想承認自己是不可愛及不受歡迎的人,我寧願以笑臉來對著同學,並標籤自己為怪人就算了。難道找一個可以聽我講心事的好朋友是不可能的事嗎?」如果你是他們的父母,當聽到他們以上的心聲,不知你有何感受及想法?在我主持的家長研習班中,我常提醒家長教養孩子最困難的永遠不在於是否能掌握理論技巧,而是有否嚴教自己去執行「身教重於言教」的堅持,即反省自己是否能說也能行,成為孩子心服口服的學習榜樣。

我認為,生活不管順利與否,都應當是我們珍惜的一種經驗,而不是用「捱過去」的心態去過日子。你能否相信人不在乎擁有的天賦條件有多少,而在乎你使用了多少?我建議你不如花時間做一些生活思考練習題,例如﹕我如何可以享受此時此刻的角色?今天的我仍可有甚麼貢獻?我如何演繹負面不好的事而不易被它擊倒?其實,每天早上我們睜開眼睛時,都要告訴自己今日就是「特別的一天」,再也不要把好東西留待明日才用,只管去享受這天特別的日子吧。

「謙卑和敬畏耶和華的賞賜,就是財富、榮耀和生命。」〈箴言22﹕4〉

馬君蕙
EQ
訓練研究主任

2019_oct_30_EQ

「EQ家庭接見室」之 從洞察自己的問題做起

每當家長帶著孩子來接見室作情緒評估時,我看到大部分家長的內心早已心灰意冷,好像為孩子斷了絕症,而只希望聽下一些心靈慰藉的說話罷了。所以,我每次也需花很多時間去引導家長,先看到問題的核心並不是如他們所想得那麼嚴重,然後用實例去說明我的判斷。我認為,人的問題往往不在於個人能力,以及找到解決方法與否為優先考量的方向,而更重要的是,這個人能否對問題本身有自我察覺的能力,即每次發生問題後有否回看自己的所言所行上作認真的反省。我常看到很多父母在孩子出問題後,便立即指出他們的不是,然後要求孩子按家長的方法去解決問題,這不但不奏效,反而更成為孩子反抗的開始。其實,他們從來沒有經自己的思考去了解及認同到底自己錯在哪裡,在欠缺一個解釋的情況下又豈能心服口服去執行糾正呢?只有當家長不急於去指責是誰的錯時,這有助於製造了一個沉澱的空間,讓彼此也能有機會想清楚或許這不單是孩子的問題,更有可能關乎家庭中有種固有的負面氛圍,以及不良的生活習慣等外在因素導致問題的源起,例如忙碌令人對原本熟悉的生活模式、家人的真實認識產生大的改變及偏差。

因此,我常提醒家長若要先解決孩子的問題,定要從洞察自己的問題做起,因為當你發現及願意處理好自身的問題後,才能有助提醒自己要怎樣回應孩子的情感需要,從而幫助自己及孩子建立良好的自我形象。有一次,在我主持的家長情緒管理學習班中,課後有學員與我分享道﹕「突然醒覺自己對身邊相處近三十年的丈夫並不了解,起初以為對方根本沒有用心去關心自己,但後來才發現,自己的主觀給了丈夫許多既定的假設,現在終於明白為何兩夫妻沒有溝通的原因,以及為何孩子不喜歡與我講話了。」「起初,因自我否定常產生恐懼而感到痛苦,現在明白這些掙扎的歷程,原來是有助知道自己盲點的所在,從而去建立更健康的自我概念,並成為下一代的好榜樣。」「我在家中排第二,共有六兄弟姊妹(包括我),但全家的事務總是由我負責…我現在明白,自己雖沒有娛樂及快樂的童年,但卻肯定及提醒了我成為母親後更要珍惜與孩子一起玩,因這是送給他們最珍貴的禮物!」

我感激每位與自己分享成長突破的勇士,因要誠實地面對人生中一直沉澱已久的陳年問題,從來不是易事,但當你願意停下來去細想、疏理當中的來龍去脈,你會發現不應去討厭問題,而是去感謝問題,讓你可以有機會去審視自己的價值觀是如何評斷事情,然後用思考反省來管理問題而不需討厭問題本身。

「只是你們要行道,不要單單聽道,自己欺哄自己。…惟有詳細察看那全備、使人 自由之律法的,並且時常如此,這人既不是聽了就忘,乃是實在行出來,就在他所行的事上必然得福。」〈雅各書1﹕22,25〉

馬君蕙
EQ訓練研究主任

EQ

「EQ家庭接見室」之不要挫敗孩子的士氣

當父母來接見室與我交談後,他們最大的感受是因著思考清晰了,心境豁然開朗,好像不需再用上戰場打仗的心態去教養孩子。有很多父親承認用了職場上分秒必爭的工作速度來判斷孩子的成就。於是,他們在不自覺間對孩子未能在預設的時間內完成任務而常說令孩子厭煩的口頭襌,包括:「做哂功課未呀?」「咁得閒,睇下書啦!」「成日掛住睇電視,做功課又唔見你咁勤力!」「你攪成這樣,日後唔好埋怨我無提醒你!」以上這些表達只會挫敗孩子的士氣,令小孩的潛力埋藏在失落感中,這後果是傷了孩子自尊,從而成為他們在成長中的困擾歸納句,就是過去沒有光榮只有不光彩事。因此,那些只有不住催逼,做不好就立即責罵的管教孩子方法不單不奏效,反而更成為孩子的負成長因素。

若要孩子能有自發力及樂觀去面對不如意事,關鍵在於父母先要懂得用正面的表達來回應孩子當時身處的逆境時刻。例如當孩子的成績單不是家長預期,我建議你應這樣說:「你的成績不好,只因你不夠熟而不是代表你蠢。」當孩子答錯你的考問時,家長可說:「雖然未答對,但我有信心你就快答到,因我欣賞你不放棄並肯繼續思考,這是代表你有嘗試的勇氣。如果稍後你真的答錯,心情是會不舒服的,我也會為你感難過,但我會陪你一起再嘗試。其實一次答對未必會太快樂的,反而是經努力再努力奮鬥後的成功,才會讓你更感快樂。」當你聽到以上的建議表達方式,你會否感到有種不自在的困難感嗎?但只要你常緊記一個原則,就是常質疑自己所表達的內容有否肯定孩子三樣事:能完成、有心機、無埋怨。當家長願意努力練習以上的表達方式時,漸漸地會為孩子建立一套屬於自己家庭的哲學觀,就是面對逆境也不會需選擇羞愧,而是運用早已內置的強健心靈氣質來減少自卑,而更有力去懂得看好自己。

根據硏究,父親對孩子的影響力評價相比母親的是超出50倍。我建議父親要學的是去確認(validate )子女生來本身已有價值,而不是靠人生的成敗來決定;母親則是去培育(nurture)子女,就是以熱情和喜樂來使子女投入及享受生命。你們有信心看好自己做到以上父母的職份嗎?

只要存心謙卑,各人看別人比自己強。〈腓立比書2:3

馬君蕙
EQ
訓練研究主任

2019_oct_2_EQ

「EQ家庭接見室」之感性與理性的平衡

在家庭中,每個人也是一個有其獨特性的自由個體,但假若人不懂得運用自由,那就好易成了不同程度的任性展現。在家長身上最常見的,是認為自己所做的每一個決定也是最好,因為了孩子甚至是讓整個家庭活得更美好;而在孩子身上最常表達的,是為何大人有得選而我們就無得選,感到十分不公平。問題的核心在於不是去討論誰應持有這份自由權,而是我們如何妥善地運用這份寶貴的自由去選擇當行的路。因此,當我向家長們提供解決孩子的行為問題的方案作參考前,必定會指出首要的條件,即你是否願意放下堅執,大膽地批評自己以往一直可能錯信的謬誤,例如有些家長認為「不批評子女會使子女自高自大」。但是,我卻讓家長反省如果子女先得到能力上的肯定,自然就不需要自大,因為當子女收到負面評語時,會不知不覺地形成「二進制想法」,即負上加負的想法,例如:這代表我不聽話、我懶、我反叛、我不專心、我不會成材。因此,家長應做的是減少講令子女洩氣的話:「你要在⋯進步。」因這句話假設了對方是低表現,而可改說為:「你未用好的是⋯」,這説法是假設每個人都擁有具高潛質的資產,只是未被發揮出來。

前天,我與一位媽媽和她的母親(外祖母)有一段值得令我們反省的對話:「不明白女兒常責罵我寵壞孫兒,每當她一放工回家,看到我在超市稍為多買日用品,便在孩子面前破口大罵我,我雖是難過,但卻明白她教書真的好大壓力。」「我知道罵媽媽是不好,但我成個人都好煩,我懷疑自己有家族性遺傳情緒病,註定一遇到不順眼,脾氣就發作,這也導致自己無精力教孩子,見到他們已感好煩,所以我承認推了教養孩童的責任給媽媽。」「聽完你們各自表達的心聲後,我很想問,你們當中誰是真正的案主?即誰應來接受輔導?」過了一陣子也沒有人發聲,我接著對那媽媽說:「我知道你心中早已有答案,對嗎?只是你一直不敢去面對問題,明知工作的重擔過於自己身體所能承受的,仍要繼續下去,你其實不夠勇氣去回應內心的需要,即對選擇及割捨存在著恐懼,是嗎?」她流著眼淚點點頭說﹕「我好像已習慣了這種忙亂狀態,我已把自己忘記了很久。」

當人面對問題是一次很好的成長機會,是值得你花時間停下來去澄清及梳理當中的,對自己的真意。我與人同行的原則是同理心要適量,但不能過大,即可想像對方的感受和遭遇,但不等於要認同對方的看法。我提醒自己在助人自助的歷程中需建立感性的同情(給予對方舒緩的空間)的同時,也應與理性批判(喚起對方反思及反建議)之間作適當的平衡。

「我這個人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使我死亡的身體呢?感謝 神,藉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了…。〈羅馬書7﹕24-25上〉

馬君蕙
EQ訓練研究主任

2019_Sept_18_EQ

「EQ家庭接見室」之兩代彼此溝通的美好

一個苦惱的家長向我訴說﹕「孩子上了中學後漸漸變得不可理喻,自己又完全不知如何與他們有傾有講,因為兩代沒有共同話題,我們不明白孩子為何過著如此潦倒的生活也感覺不到有問題,例如喜歡花盡青春及零用錢積蓄來追捧韓星偶像、甚至出賣自己精神來沉迷於遊戲網路中。我們又打又罵,甚至出動金錢的利誘法,最終也徒勞無功,失望而回。究竟我們是否不需做任何事,孩子到了某段時間會自動開竅呢?」

我的回應是﹕人只有在前所未有的痛苦經歷中,才能有醒覺的機會,從而跳出早已習慣的生活模式,並認真地重新檢視所有習以為常的生活內容、個人身分及角色等。所以,我向這位家長澄清一個迷思,就是人不會因為隨著年紀增長而變得冷靜和客觀,除非你平日習慣地與孩子在面對生活中令他們有不安的感覺及躁動的情緒事上一起探討及反省。因此,請別輕看每當孩子及自己的情緒來到的那一刻,因每份情緒背後也意味著對方內心一定有著重要且需要被了解的訊息。

我發現有很多家長不太擅於掌握從孩子所表達內容或經歷中發展溝通的高峰經驗,有些更是選擇轉離孩子原有的表達話題,而直接領孩子去跟隨自己所需要講的內容。這就是讓家長無法與孩子建立親密關係的問題所在。我記得有一位爸爸很擔心女兒在接近開學前不停肚痛,怕她壓力過大而令身體健康每況愈下,但難得有一天她願意坐下與他對話﹕「爸爸,你會否怕鬼?你見到鬼時會做甚麼?」「我當然唔怕,但我知你現怕開學而有好大壓力,咁你會做甚麼來減壓?」「我無興趣同你講這些,收聲吧!」我聽後一方面感受到這位父親的無奈,但另一方面替他感到可惜錯失了這次好的探討時機。我建議他下次不需急於帶著以目標為本的態度來急於解決問題,而先想想為甚麼女兒提問這問題,又想像她在這問題背後其實想同你講甚麼?例如即時可回應﹕「你的提問也引起了我有一份好奇心,又是我好少想及的問題,你可否分享多一點給我知當你想起鬼時,到底令你有甚麼感覺?你何時開始有這感覺?」從問題到主題,帶動一個適切的提問就是一種發掘過程、有賦予生命力、促進關係性及帶有變革性的指向。

我經常為不同的困苦家長解困,所以每天也保持在每件觸動自己情緒的事上作自我對話的反省操練。藉此,我很想感激身邊一位難得的亦師亦友,他常細心地去演繹我的分享,讓我常在彼此的溝通中經歷高峰經驗的美好,那就是在全無自我防衛機制的反應下,先被打動後行動,彼此深刻地感受每句話對自己的感覺是甚麼,提醒自己又是甚麼,好多年沒有被提醒過自己去思考的又是甚麼。

「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他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宣告:被擄的得釋放,失明的得看見,受壓迫的得自由…。〈路加福音4﹕18〉

馬君蕙
EQ訓練研究主任

2019_Sept_4_EQ

「EQ家庭接見室」之贏回自己之前的敗仗

我有好幾次帶著好奇心來訪問孩子為何愈大就愈不想聽到父母的聲音呢?其中最值得我們反省的回應﹕「不是不喜歡父母的聲音,而是每當想他們認真地聽聽我們的聲音時,他們展現出沒有耐性的表情,表面上好似在聽,但其實扮聽,然後趁機轉話題來指出我們的不是及一連串要改善的所謂提醒,當中並沒有商量的餘地。」因此,當孩子們的聲音習慣地不被有價值性的認同時,他們漸漸地會開始懷疑自己可發聲的需要及意義,他們表面上看似不在乎他人如何看自己,其實心底卻是因自卑而選擇把聲音隱藏。

這類的孩子及青少年人較易常對別人及自己發脾氣,例如當與人不和時,多數的反應是想放棄,並不覺得要修補關係;又例如他們會「忟憎」自己,尤其當做不到自己的目標時,便會用別人尖酸刻薄的說話來對付自己,來證明自我負面評價的想法便成立。假如他們持續這種與自我內在相處的不和諧,嚴重的會自殘甚至自殺。我幫助這類孩子的方法是重新界定這種令人感覺沉重的負面情緒解釋,及後以微觀細看、尋找情緒背後所潛藏愛的動力,例如我會帶學生去想清問題所在﹕究竟我在怕甚麼?憤怒甚麼?怕輸?怕被責備?怕被人看不起?就算是負面情緒也可以成為積極性的推動力,而不是破壞力。

我記得最近與一位升小五有輕微過動症的男孩對談﹕ 「為何到死到臨頭才願意起步完成暑期功課呢?」「我註定是悲觀的人,所以早做與遲做的結果也是一樣。」「你只要告知我甚麼叫悲觀,我就可以證明你根本不是悲觀孩。」「小時候養了一隻狗,到我6歲時牠突然離世,我流了好多眼淚至今仍感傷心。」「我聽了你的故事,我也想流淚,因我想起我也曾養了一隻白兔,牠更在我懷抱中凍死了,我也哭了很久,甚至到現在我也不敢養白兔,難道我也是一個悲觀人嗎?」此刻,他停了一會望著我,感到好像有點不對勁說﹕「你應該不是悲觀姐姐,可則,你怎可以幫我們這類麻煩的學生呢?而且我見到你常帶笑容。」「多謝如此肯定我,你好聰明呀,因你已明白甚麼叫悲觀,我剛才發現你好像畏高而不敢靠近窗邊,但我邀請你嘗試靠近10秒,你沒有拒絕而願意回應這挑戰。所以,這不是悲觀人的行為反應,因你對自己有突破困難的信心。」他坐得很平靜地說﹕「這是我今天感到最驚訝的事,原來我也可以是一個樂觀人,而不是補習老師口中所講的『廢柴』。」

成熟的EQ就是懂得調校自己遭遇的看法,把現實中不滿的事換個新的解釋或解決方法。我認為人生最美好的仗,是打了一場「對的仗」,就是贏回自己之前的敗仗,並以此經驗來累積打下一仗的勇氣及信心。

「你們從我所學習的,所領受的,所聽見的,所看見的事,你們都要繼續去做,賜平安的上帝就必與你們同在。」〈腓立比書4﹕9〉

馬君蕙
EQ訓練研究主任

2019_Aug_21_EQ

「EQ家庭接見室」之送給子女一份平靜力

有一次,當我去瑞典主持培訓時,在飯堂裡遺失了一把剛買的新雨傘,當天是下雨天。此刻,一般人很自然地出現兩種期待念頭﹕有人拾物不昧?或是拾到的人將之佔為己有?我當時選擇相信當地的人不會隨便拿走別人的東西,於是,我帶著這良善的動機及信念引領,找回了失物。回到當刻,我們一家人從何開始彼此產生猜疑及不信任的傾向呢?有心理學家認為每個人背後也曾經歷被背叛的故事,例如付出愈多,期望愈高,當收不到預期效果失望就會愈大,容易內爆及內傷。在面對現時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危機的氛圍下,究竟一家人又如何能修補這條溝通的裂縫?

一般人的腦袋對輸入資料的程序很快就會有好與壞的反應,或信任與不信任;壞的印象較容易「先」取到負面偏見,然後再製作成一個警告系統。我曾接見過好多悲觀的父母,他們習慣唱反調,對孩子的現況及行為多從不好想起,後再發展成憂思,及後再演變成為誇張思想。舉例來說,家長看到孩子常玩手機,就以不信任孩子會發奮為由而使兒子垂頭消沉;另有些孩子則需要面對多人的期望,而不能降低自尊的情況下,惟有以自大來死撑,這反映他心中有被看不起的影子。有數位初中學生向我分享道,自己絕不會把真感受告訴父母,因為他們認為家長常不會兌現自己的承諾﹕「父母常表示有否盡力做好自己才是最重要,但每次看到一張不理想的成績單時,便板起黑臉,並鐵定認為是我沒有用心去溫習所致。」於是,孩子認為再解釋也是多餘,不如選擇沉默來讓自己的感受好過一點。

其實,每次我成功地進入少年心的心法是「尊重」,就是先放下自己的批判及想法,以展現好想了解對方的感受及讓他覺得被信任為大前提,肯定對方有改進的能力,以建立他有積極肯再嘗試的精神,並用輕鬆神態來分享意見。有些家長見到問題便急於疏導孩子的情緒,這是不理想的時機,寧願在對方感舒服的情況下才進行交談,這才是建立最好的信任關係。此外,在對談的過程中可以從討論辛苦的感覺開始﹕「我見到你坐不直、嘆氣、皺眉頭,是從何開始的?有甚麼刺激因素令你產生此情緒?」當孩子能得到被了解及適時的安慰時,這就是送給子女一份平靜力來面向時代的挑戰。

「你們要注意,誰都不要以惡報惡;相反,無論是彼此之間,還是對待眾人,總要追求美善。」〈帖撒羅尼迦前書5﹕15〉

馬君蕙
EQ訓練研究主任

2019_Aug_7_EQ

 

「EQ家庭接見室」之 何謂理性思考的溝通

最近注意到一家人的話題愈來愈少的主要原因,不是在於時代的變遷,或是兩代出現的代溝問題,而是自己沒有因應環境的變化而作出調較及更新個人的思維,選擇的依然是固我,甚至覺得「無問題」,仍舊照樣生活下去。作為家長的你,或許認為問題不在己身而是如何糾正孩子的行為問題才最為重要,但當孩子們每天也活在瞬息萬變的環境中,他們又有甚麼依據及思考基礎來迎向時代的挑戰呢?我發現原來有很多孩子及青少年感到無力感,例如易產生情緒病的原因來自面對未必講道理的父母;他們甚至因長期的不快樂而影響免疫系統,身體常出現毛病。

當一家人要建立「有傾有講」的話題時,家長回應孩子的問題時注意不要犯以下的大忌﹕第一是憑空臆測,即作毫無根據的判斷;第二是保持絕對肯定,不理變通及考慮其他可行辦法的態度;第三是固執己見,就算聽到對方有更好的見解也不願放下自己原有的想法;第四是自我中心,即只從自己的角度作考慮而不顧及別人所需。因此,我建議如想幫助青少年人提升成長力,就是在日常生活中以誠實(可揭示自己的軟弱)及謙虛(承認昔日做得不好而願意改變)的態度來與他們相處,這種溝通的氣質,必須每天做反省練習來鞏固這溝通心法。

有一次,幫助一位中四的男生處理被同學及老師誤解的情況,他一開口就滔滔不絕地表達自己才是真正受害者的理由,又因為憤怒而多次頂撞老師及以不合作的態度來反擊老師的針對。我了解到男孩一般喜歡討論真理,而女孩則較倔強,但兩者也同樣喜歡理性尋真,所以我用了三個原則來引導他用新的角度去看清這件事的真相﹕第一個思考原則是「對應」,即所表達的內容是否符合事實,沒有歪曲或增減,「在實際情況下,有好多時候也是我出手攻擊同學而引發老師執行懲罰。」第二個思考原則是「融貫」,即與其他事實有一致性且經得起時間的考驗,「我自己一直也想融入群體與同學結盟,如果有一天被人攻擊,也找到一群同學來支持自己。」第三個思考原則是「實效」,即有效用,與人有益,「每次衝動也帶來一次缺點記錄的累積,引致對個人操行的評級為差劣,甚至留班。」

總括而言,這位青年人經過以上的自我分析,他發現,為了發洩個人的不滿而選擇用衝動及敵對來處理問題是不明智之舉。他開始明白當遇到問題時,如果未曾經過理性思考的過程,最終要付上後悔的心理代價,更要承受失去原本可以與好朋友一起升班的快樂。我相信如果你能幫助青少年人能做到自我醒覺,情緒的問題已好了一半了。

「智慧人大有能力,有知識的人力上加力。」〈箴言24﹕5〉

馬君蕙
EQ訓練研究主任

2019_July_24_EQ

「EQ家庭接見室」之 環境動盪中的平靜力

我很喜歡聆聽青少年人的心聲,因著他們的直率及真性情,往往讓人感受到他們內在的熱情及真誠。不過,大多數人認為這只是屬於青少年人衝動的性情,因而擔心他們在行動前沒有周詳計劃而闖禍,故往往看不好他們能實踐口中說的所謂理想。

當青少年人發現原來那份滿腔熱誠的追尋,被父母看為不切實際的空談時,他們漸漸地習慣隱藏自己真正的想法,久而久之也弱化自我察覺的能力,即不清楚自己的內在世界,甚至到最後也不懂得回應﹕「應該為甚麼事感光榮、驕傲、不枉此生?甚麼事帶給自己有力量?」最終,他們認為實現自我要承擔責任和壓力,並將痛苦感無限放大,從而產生自卑形象而常感到不快樂。

我建議家長應給予青少年人「適當份量」的意見,讓他仍感到有興趣發揮其潛質。相反,如家長給予過於尖鋭及負面意見,這會讓孩子失去學習的信心。我與學生們交談時,總是看見並先肯定他們的強項,並證明給他/她看到自己真有實力,這樣才能讓他/她更有士氣去改善他們的弱項,從而產生樂觀與創作的動力。

回想起曾引導一對母女,在我面前來一場真心對話,目的想她們放下前設用心來看見彼此的愛。我仍記得那位母親十分擔心及懷疑中三女兒欠理財能力,有幾多錢就花用幾多,因她常看到女兒的銀包總是空的。於是女兒很勞氣地回應媽媽,說她不能只看這空銀包就作主觀判斷,「相比一般同學,我是比較少零用錢,雖我明白家境貧困,但你不了解現今社會物價高漲,我總不能每餐也向同學表示只想食麵包,不與她們食午餐了。有一次我想節省一點錢不食午餐,為的是想用30元來買一件飯團給你食。為何這些你不計算在內?」這位媽媽聽到女兒的委屈心情及看到女兒的眼淚時,呆若木雞,低頭小聲說﹕「我是知道她進步了,但不知為何心裡好擔心她欺騙我。我想相信,但昔日女兒講大話的情境常常歷歷在目。我是否真的小看了我的女兒呢?」

那些能在平凡生活中有自我反省的操練及高自覺的人是快樂的,因他會得到一些不能用物質衡量的快樂,那就是平靜力,一份讓人縱然在環境的動盪中,仍可回復正常及發揮最佳狀態,感受到自己內心想怎樣而作自我評估,並選擇適合自己的決定。

「弟兄們,你們蒙召是要得自由;只是不可把這自由當作放縱情慾的機會,總要用愛心互相服侍。因為全部律法都包括在愛鄰如己這一句話之內了。」加拉太書 5:13-14

馬君蕙
EQ訓練研究主任

2019_July_10_EQ

「EQ家庭接見室」之 用輕鬆心情來面對犯錯

家長一般只看到孩子表層不合作的頑皮及發脾氣的行為,從而感到無奈及憤怒。但那些在接見室曾與我交心的孩子們中,我發現他們發脾氣的真正對象其實是自己,因為當發現凡自我建議想做好的項目也失敗時,孩子便會借別人的負面批評來批評自己、證明自己的憂思是正確的,然後會選擇內爆;若與此同時又受到父母一而再,再而三的責罵後,就順理成章地再次將之前預演的內爆與父母開戰了。

如果你真正明白以上是孩子們內心交戰時,用作粉飾恐懼的心理催化過程,那你一定會與我那樣,從此以後只會以憐愛的心腸來解讀他們所謂表層的不良行為。我曾訪問過孩子們(小學與中學生),當被家長責備後最感恐懼的頭三件事有那些,他們說出三種﹕第一種是把痛苦與自己緊緊連在一起,若感受不到痛苦感時反有不自在的反應;第二種是害怕失去自己所重視的親人愛錫;第三種是害怕自己沒有存在的價值,最終喪失自我。我認為好的親子關係是一家人能用輕鬆心情來面對彼此的犯錯,尤其對做錯事的孩子們,此刻最重要的是獲得安慰後才能重新得力。

我曾幫助一位小學二年級的女孩,與她對話時,她表達的每句句子中,每說出四個字會停兩秒,聲線近乎只有她自己才能聽到。在我眼前的她,縱然猶如一個弱不禁風的脆弱及瘦削的小女孩,但我總相信她一定有解困的能力,只是她從來沒有自我發現而已。後來,她說常被爸爸責罵,因常帶個空袋去學彈琴。我問她如何幫助自己不會遺忘,她用了5分鐘時間也想不到。我發現她因為習慣收聽並相信父母慣性提示的聲音是惟一不會遺忘方法,從而欠缺「可能有其他方法去改善」的想性。

故此,我提醒家長千萬不要催逼這類思考遲緩的孩子,因你會連她僅有的信心也「催」走。最後,我選擇告訴一個有漏洞的方法給這女孩子,好讓她作修正﹕ 「不如將『帶琴書』三個字寫在琴袋上,好嗎?」「這樣會整花了琴袋,我想寫在紙上,然後貼在大門當眼處。」最後,我們互相以微笑對望,我以肯定的眼神來慶喜她成功了。

從以上的交談歷程中,令我反省到,我們不能改變自己不幸的童年,但有時候能在不開心記憶中找回成長的價值,可能比單純只有開心記憶的價值更高,因為這些童年經驗豐富了人生經歷,讓我更有同理心與不幸家庭同行。

耶穌對他說:「『如果你能對信的人,一切都能。那孩子的父親立刻喊著說:「我信!但我的不信之處,求你幫助!」〈馬可福音9﹕23-24〉

馬君蕙
EQ
訓練研究主任

2019_June_26_E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