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說道」戰火重生的敘利亞孩子

「無論誰因門徒的名,只把一杯涼水給這些微不足道的人中的一個喝,我實在告訴你們,他決不會得不到他的賞賜。」《聖經新譯本》〈馬太福音10﹕42〉

撰文:龔小明 香港世界宣明會傳訊專員
圖:香港世界宣明會
編輯﹕謝芳

自疫情爆發以來,孩子都要長時間留在家中,難以如以往一般上學及參與課外活動,以致家長們都擔憂子女的學習進度有所延後,或是天賦潛能未能發揮。童年雖然僅佔人生的一小部分,卻如此舉足輕重,因為這是我們學習與心智發展的黃金10年。我們常常聽到家長說希望子女都能贏在起跑線,因而無論學業以至音樂、體育或其他才能,都會悉心培育。但是,給子女一個學習機會、一個發揮潛能的機會,對於敘利亞兒童的家長來說,卻如同千斤重擔,尤其是在過去的10年。

相片(1)

2011年,隨著中東發生阿拉伯之春,敘利亞出現大規模的示威,最終演變成政府與反對派的武裝衝突,這個充滿歷史古蹟的旅遊勝地已經陷於戰火長達10年。在內戰後出生的480萬敘利亞兒童,他們的童年就如此在流離失所的光景中渡過了,他們從聲音就可以分辨出炸彈的類型,卻從未聽過學校裡上課的鐘聲,更遑論有機會發揮所長,活出豐盛生命。

在繪畫中尋著出口

自2011年至今,近1,200萬敘利亞人被迫逃難至約旦和黎巴嫩等鄰國,宣明會一直留守在這些國家,為受影響的兒童和家庭提供日常生活所需及心理援助,更非常關注兒童的成長與發展。

10歲的拉赫瑪在2013年跟家人逃離敘利亞,輾轉來到約旦的難民營。她猶幸能夠參加宣明會的教育項目,學習阿拉伯語、英語和數學等,還有機會參加繪畫班,老師更因而發掘到她的繪畫天賦,宣明會亦為她提供了繪畫工具,讓她有機會發揮潛能。「老師教導我學習不同的繪畫技巧,還鼓勵我在繪畫比賽中分享畫作。」拉赫瑪創作的靈感,大都源自她周遭的面孔,包括家人和朋友。母親伊卜提哈爾全力支持拉赫瑪發揮潛能,因為她看見女兒繪畫時是如此開心和專注,還在女兒身上看到昔日的自己,伊卜提哈爾說:「拉赫瑪讓我憶起了自己想實現,卻無法實現的目標。所以,我希望拉赫瑪能夠實現她的目標。」事實上,在過去七年,由於身為難民,拉赫瑪的父親無法尋找工作,養家糊口,以致家人的生活一直艱困,伊卜提哈爾也失卻了人生的目標。對於拉赫瑪來說,繪畫能夠讓她暫時逃離被戰火所折騰的童年,亦讓她尋著目標與表達內心的出口。

相片(2) 相片(4)

編出愛與關懷

「我最喜歡是編織冷帽。當我把它們送給關心的人時,就能表達我的心意。」現年15歲的穆阿斯在2016年時,因家鄉拉卡爆發衝突,只有與家人一起由敘利亞逃亡至約旦,至今歸家無期。

相片(3)

母親法蒂瑪仍然記得來到阿茲拉克難民營不久之後,便安排穆阿斯和子女們參加宣明會的心理支援項目,因為此項目有助孩子適應在異地的新生活和得著心靈治療,更重要的是讓他們有機會重拾童年。穆阿斯也樂於參加有關活動,直至去年,疫症帶來的威脅,令他被迫留在家裡,感到非常沮喪,甚至不斷敲打家門作為發洩。法蒂瑪擔憂之餘,忽然想到教導穆阿斯學習自己擅長的編織,嘗試舒緩心情。而穆阿斯竟然很快地便發掘到自己在這方面的喜好和潛能。雖然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如此喜歡編織,還能夠激發出他的創意和愛心。當他把親手編織的帽子、圍巾和小玩意等送給家人和朋友時,更能拉近彼此之間的距離。穆阿斯還在宣明會開辦的和平小組裡,教導其他組員如何編織,在疫情下進一步分享愛與關懷鄰舍的信息。每當穆阿斯全情投入編織的世界,便可以暫時忘卻烙印在腦海裡的戰火印記。

自從內戰爆發以來,數以百萬計敘利亞兒童的脆弱心靈飽受蹂躪,他們有的好像拉赫瑪,自出生一刻開始,便被迫陷於戰火之中;或是如同穆阿斯一般,目睹戰火與經歷逃亡。他們其實也應該和所有孩子一樣,擁有愉快的童年和夢想的權利。可是,他們的夢想與潛能,會否愈來愈被無情的戰火,以至習以為常的遺忘所掩蓋?

聖經馬太福音25章35節說:「因為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我渴了,你們給我喝;我作旅客,你們接待我。」在現今的世界裡,資訊更為發達,只要我們願意,其實更能看見餓了的、喝了的、作客旅的踪影。

相片說明﹕

(1) 480萬在內戰後出生的敘利亞兒童,不僅歸家無期,更可能連實現夢想的機會也被剝奪。
(2) 敘利亞10歲的拉赫瑪因參加宣明會舉辦的繪畫班而被發掘潛能,而她也很喜歡透過畫作表達所想。
(3) 法蒂瑪開心地與兒子穆阿斯一起展示他的編織作品,亦喜見他能藉著發展自己的興趣,學懂愛與關懷別人。
(4) 宣明會在黎巴嫩為孩子提供畫紙及其他材料,讓他們在疫情期間,仍能發揮創意及潛能。

「談天說道」宣明會願作橋樑 與貧窮人同行70年

「既然在地上必有窮人存在,所以我吩咐你說﹕『你總要向你地上的困苦和貧窮的兄弟大伸援助之手。』」《聖經新譯本》〈申命記15﹕11〉

撰文:龔小明 香港世界宣明會傳訊專員
圖:香港世界宣明會
編輯﹕謝芳

我們有時候不免會將貧窮與缺乏資源,甚至能力掛鉤。但是,二千多年前,主耶穌生於貧窮的家庭,他生命裡行過的事,至今仍然影響著全球很多人的生命。還有上世紀中葉,一個名叫白玉的貧困女孩,令美籍記者卜皮爾動了慈心,不僅希望援助白玉,更盼望喚起更多人一起救助貧困孩子,於是在70年前,成立了宣明會。時至今日,因著白玉而得著祝福的貧困孩子,仍然遍及全球近100個國家。所以,貧窮人的生命也可以充滿能力和影響力。

貧窮人是主所愛

作為耶穌基督的跟隨者,宣明會一直服侍貧窮的兒童、家庭和社區,因為他們都是主所愛的。1962年颱風溫黛吹襲香港,宣明會在港派發賑災物資,之後成立辦事處。隨著經濟起飛,香港世界宣明會於1982年轉為籌款辦事處,更希望喚起市民對貧窮、飢餓及健康等議題的關注。因著大家的關心與愛心,多年來得以在世界各地持續推行各類救援及發展工作,為貧窮人送上實際幫助與希望,促進生命的改變,正如聖經約翰福音十章十節說:「我來了,是要叫人得生命,並且得更豐盛。」

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香港經濟發展蓬勃,但全球仍有10億貧窮人掙扎求存。在香港世界宣明會服侍近25年,現任顧問的趙煥明覺得那時候的工作別具意義,因為市民大眾都抱著「幫得一個得一個」的想法,希望貧窮人有三餐溫飽,喝到清潔食水,貧困小孩可以健康成長。現在回望這段一路走來的扶貧路,他認為人的貧窮其實不僅限於物質匱乏。以香港為例,自九十年代起,貧富懸殊問題愈趨嚴重,部分人在物質方面仍然有所不足。作為父母,我們亦看見孩子雖然不至於欠缺基本生活所需,但是一些孩子在心靈上的建立,可能較為脆弱,這亦可以說是另類貧窮。

趙煥明續指出,每當開展一個社區發展項目,普遍約在十年間,就可以看見貧困家庭的生活情況逐漸得到改善,但能否真正脫貧,這往往關係到植根於他們心中的一些價值觀或社會傳統觀念是否轉變。他還記得一位非洲同工曾經這樣與他分享:「Unless the heart is changed, nothing is changed.」,例如一些地方傳統上沒有儲蓄的概念,以致當地家庭的抗逆力較為薄弱,長遠有礙脫貧;而傳統觀念或價值觀方面的轉變,實在並非一朝一夕之事。他特別敬佩一群默默堅持在社區服侍貧窮人的宣明會前線人員,他們離鄕別井,來到偏遠貧困角落,長時間地從身心靈各方面,促進貧窮人活出豐盛生命。由一個家庭、一個群體慢慢地去做,堅持地去做,縱然未能改變世界,卻確切地見證著一個又一個生命的改變。

相信貧窮人的力量

另外,尹慧敏亦在香港世界宣明會工作逾20年,一直負責全球救援及社區發展工作。她指出,因著市民的支持,香港世界宣明會現時在26個國家推行社區發展工作,普遍長達十多年,與孩子和社區同行脫貧路。「我們一直在貧困的發展中國家進行社區發展工作,以往大都是宣明會前線人員親自把物資帶給當地人,並且直接執行有關項目。現在,我們的扶貧理念更著重推動貧窮人參與,因此,在發展一個社區之初,我們會首先尋找地區上的合作伙伴,因為他們比較了解當地人的需要和想法。透過建立這些伙伴組織,我們可以更有效地找出區內家庭貧困的原因,合力研究、執行和確保各項社區發展工作的推展,建立家庭突破限制、增進技能和解難的能力。我們相信貧窮人的力量,只要推動他們自發參與脫貧工作,才能讓社區真正達致可持續發展。如果貧窮再次來襲,他們也懂得如何面對,這樣才能真正脫貧。」

扶貧是人與人相關的工作,古往今來,也難以尋找到一條百分之百成功的方程式。雖然擁有著70年的扶貧經驗,宣明會仍然堅持與不同角落的貧窮人同行,更愈來愈相信脫貧的答案,其實一直掌握在貧窮人手中。我們必須首先明白和尊重貧窮人也有他們的限制和想法,而怎樣激發他們憑著自己的動力達致脫貧,這些才是我們應該和他們並肩去做的事情。作為市民和貧窮人的橋樑,宣明會深願大家能夠繼續發揮助人的力量,讓更多人得以活出豐盛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