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D特兒特教 之 深解學者症候群

筆者在早前的篇幅分享了幾個特別案例,分別是超強快速記憶力、絕對音準、不可思議的藝術和運算能力。筆者有幾個疑問:為何自閉症光譜患者比較容易有這些天賦?究竟哪種能力比較常見?男和女的比例如何分佈?有沒有其他狀況也有學者症候群?

根據Savant Syndrome Registry 2015年的一份統計報告顯示,儘管罕見,但在世界各地有一定數量的患者。有一些人有發展障礙,又有一些人有腦創傷或者大腦神經疾病,他們擁有一些異於常人的天賦和能力,和他們其他發展中的缺陷形成強烈對比。

這個報告包含了來自33個國家的319學者症候群註冊統計,90%是先天的,10%是後天的。當中男女比例是4:1,有75%和自閉症光譜患者有關,25%和大腦中樞神經系統疾病有關 (包括腦部創傷、中風、腦退化或者其他腦神經系統疾病)。結果顯示,不是所有自閉症光譜患者有學者症候群,也不是所有學者症候群也是和自閉症光譜患者有關。

在這統計裡面最常見的天賦能力是音樂(25%)>記憶力(20%)>藝術(19%)>數學(11%)>視覺空間機械(例如地圖、方向感等等)(8%)>日曆運算(5%)>多國語言(4%)>運動(如哥爾夫球、籃球、足球)(3%)>超感知覺(1%)及其他(2%)。當中有接近55%的人擁有一項天賦能力,45%則擁有多過一項天賦能力。

暫時在精神醫學上,學者症候群的成因沒有一致的共識。有些比較舊的理論顯示,自閉症光譜患者正發展一個狀況叫“Mind Blindness Traits”。患者缺乏能力理解其他人的心智理論“Theory of Mind”(心理狀況包括思想、情感、行為、慾望、動機等等),因而對社交場合不感興趣或者迴避;大腦比較專注和發展其他天賦能力。其他理論顯示,自閉症光譜患者較容易有強迫行為(Obsessive Behaviour)和興趣;因而隨著時間積累會發展一些天賦和能力。除此之外,遺傳也是其中一個因素。

研究也顯示,有少部分人(沒有先天發展障礙)在腦部受創或疾病後得到學者症候群的天賦能力。研究顯示,大腦神經可塑性(Neuroplasticity)可以透過一些特別的渠道衍生出一些特殊天賦和能力。筆者相信在未來的研究會發現更多在現今精神醫學上不能解釋的情況和理論,有助我們對大腦有進一步了解。

張逸和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