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心田 之 「過咗四大長老這關再講!」

延續上期的故事,今期會探討原生家庭對阿樂與阿儀的影響。

在上月談及的分手危機當中,阿樂與阿儀在深談後,釐清了誤會,冰釋前嫌,並協議一年後結婚,初步打算婚後租住接近阿樂家人的區域(較多草根階層居住),以便照顧他的父母。究其原因,是父親在阿樂唸中五時,因在地盤工作時一次嚴重意外,雙腳要截肢,及後需坐輪椅並失去工作能力,而阿樂的母親也因長年累月「做洗碗」工作過勞,形成很多關節勞損的問題,所以阿樂很想在婚後住近他們,方便照顧他們。

因阿樂還要供養家人及供樓,經濟壓力很大,故希望婚禮盡量節儉,婚後租金想阿儀攤分,日常開支由她負責,她亦樂意配合。直到籌備酒席時,找到一間相宜的酒樓,但阿儀的父母聽後大力反對,覺得在酒店才夠體面,表示如果是金錢問題,可以全力資助他們,當作是結婚禮物。但阿樂婉拒了他們的好意,並說出結婚擺酒應是自己及阿儀的責任,因希望婚後過獨立生活,不想依賴他們。此外,阿儀向父母透露婚後會租屋,父母聽後十分反對,又重提可以為阿儀買樓付首期,覺得阿樂不應拒絕。再者,他們想阿儀住近自己(高尚住宅區),特別阿儀日後懷孕,也可照顧她,將來看望孫兒也方便些。事實上,阿樂與阿儀對婚後生育的計畫也未達共識,阿樂想婚後兩年左右才生,因經濟條件和婚後適應會好些,但阿儀則想婚後盡快懷孕,因怕做高齡產婦,也知道父母心急想湊孫。在婚禮籌辦的過程中,阿儀父母除了買不少新婚物品給他們外,當中也夾雜了一些新生嬰兒用品,令阿儀感到要盡快「造人」。

阿儀的父母表示對以上的事情如她覺得為難,可直接找阿樂商量,阿儀雖不願意,但在父母多番催促下,只好勉強安排他們傾談,而阿樂也在不大情願下答應見面。在傾談時,他們在結婚種種事情上各執一詞,起初也較為客氣,但當雙方也說出「底牌後」,雖然沒有吵架,但最後有點不歡而散。阿樂及後向阿儀表示,還記得拍拖初期,因雙方家境有差距及他當時的職位很低,曾遭阿儀父母反對,阿樂覺得他們看不起自己,故不想領他們的情,特別在擺酒及住屋方面,深怕日後抬不起頭做人,更不想被他們操控。阿儀雖然理解阿樂的苦衷,但也知道父母的期望沒有錯,夾在他們中間,感到十分為難。

事實上,他們為了結婚事宜爭執了好幾次,並想到:「咁辛苦先復合到,冇諗過結婚咁麻煩,四大長老(即雙方家長)唔係咁容易服侍,不如唔結婚啦!」。雙方對結婚好像也有點意興闌珊,但又不知可怎樣下去。

下星期我們會嘗試分析原生家庭對他們的影響。

譚日新博士臨床心理學家
黃曼君女士個人、婚姻及家庭輔導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