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健康趣談 之 Trump Divorce

以上的標題不是說美國總統特朗普離了婚,而是近年在美流行的一個「潮語」,表示夫妻因為對特朗普的看法南轅北轍而引起衝突甚至離婚。早前我在面書上看見朋友推薦一本書,講及這個有趣的現象,所以馬上在網上買了這書的電子版(kindle version)。

這本書名為﹕I love you, but I hate your politics – how to protect your intimate relationships in a poisonous partisan world. (大意是﹕我愛你,但我討厭你的政治主場:如何在這個充滿毒性黨派紛爭的世界保衛你和你伴侣的親密關係。)作者Jeanne Safer是一位在紐約執業的心理治療師。 話說特朗普於2016年意外地在大選中勝出,成為美國第四十五任總統,有報導說在點票時他也以為會落敗,準備好宣佈競選失敗,但最終以幾萬票之差險勝對手希拉莉。這個結果對不少美國人來說是意料之外,更發現身邊伴侶竟然投票支持自己眼中的「狂人」特朗普。 一向以為大家一齊生活亦相愛,價值觀和對事物的優次選擇應當完全一致,誰知我認為當總統的必須要有一致的道德標準, 但你卻看「是否做到嘢」更重要,再辯論下去,發覺大家在所有重大議題上竟然沒有一樣是意見一致的。美國有統計(Wakefield Research)指出,有百份之十的美國伴侶因為政見不同而分手!

當我細閱書中多個具體爭拗例子時,心裡是在想著香港始於2019年中的社會事件,其所引發出香港人之間的撕裂。以前,我們以為大家既然在同一個地方長大,接受的價值觀和世間觀也應相若,誰知在好些社會議題上,我們之間本來極微少的差異被放大了,「自我選擇」的多元資訊也把我們的觀感推到完全的對立面。平心靜氣的討論交流已不可能,是愈講愈激心,且又傷心,輕則和朋友避免見面,重則unfriend斷交。 但如果我們可以抽離去想一想,和自己抱完全不同政見的人本來都是深入認識過的好朋友,他們不會一下子全部都變成十惡不赦的大壞蛋、心地歹毒之徒。

因為工作原故,我要和許多不同背景、不同階層、不同經歷,或是由「深藍」到「金黃」的人作深入交談,雖然我也有自己的立場,但我必須先聆聽了解,持著不批判(non-judgemental)的開放態度,以柔和語氣和真心尊重對方的態度去講和聽,縱然明知彼此立場和信念有別,仍可以有良好和有建設性的溝通。在實戰經驗中,我發覺大部分人的起點都是善良和相近的,但終點可以是南轅北轍, 有點像六合彩攪珠,所有的數字珠在攪珠前都是整齊一致地排列,但「跑出來的」卻是次次不同。許多人都同意社會應該多元和包容,就讓我們不流於空談,在每天生活中坐言起行地去實踐這個人與人相處的最基本原則。

「你們的言語要常常帶著和氣,好像用鹽調和,就可知道該怎樣回答各人。」〈歌羅西書4﹕6〉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