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法、理、情」之 安能辨我是雄雌?

2017年6月,性別承認跨部門工作小組發表關於性別承認的諮詢文件,當中包括是否應在香港設立性別承認制度,並向公眾徵詢意見。

有些人擔心性別承認制度對社會安全帶來的影響,亦有人擔心設立性別承認制度會間接促進同性戀合法化的進程。基於不同的信仰和道德觀念,贊成與反對設立性別承認制度的人士基於鮮明的立場差異有激烈的辯論,彼此互不相讓。

性別承認制度是指某人的性別認同在法律獲得承認,並反映在公共登記冊和其主要身分證明文件上。所謂性別認同是指人以自我觀感而界定的性別。

就「性別」 一詞,英文可翻譯為 “sex” 及 “gender”。根據美國精神科醫學會《精神紊亂診斷及統計手冊》第五版 (DSM V),基本上 “sex” 是指人的生理性別,包括基因及生殖器官等;而 “gender” 是指人因心理因素的影響而形成的性別,包括性別認同及性取向。

案中的A君和B君乃是變性人士,在醫學上是指那些遇到有「易性症」 (transsexualism) 的人,並接受性別重置手術的人士。根據世界衞生組織,易性症涉及渴望與異性身份生活並獲接受為異性的一員,而且通常會因為自己身體上的性癥而感到不安或不合適,並希望接受外科手術及荷爾蒙治療,使自己的身體盡可能與所屬意的性別相符。

根據現行入境事務處的行政指引,如他們能提供醫學證明書,證明已完成整項性別重置手術所需的外科程序,包括切除原有生殖器官,並構建某種形式的異性生殖器官,便可根據《人事登記規例》(香港法例第177A章)申請更改香港身分證上的性別標記,以反映其重置性別。不過,目前並無機制可讓他們更改其出生證書上的性別標記。

就結婚方面,如他們已完成整項性別重置手術,婚姻登記官亦會按香港終審法院在W訴婚姻登記官一案中的命令,考慮容許他們以其重置性別登記結婚。

作為基督徒,我們固然有一定的立場,但持續的爭拗是否真的能帶來出路呢?畢竟我們所有人在神面前都是不能自救的罪人,期望基督的跟隨者能在持守真理公義和憐憫關懷之中取得平衡,渴望有一天不同背景的人士都能被邀請坐在主餐桌面前一同坐席。

耶穌在屋裡坐席的時候,有好些稅吏和罪人來,與耶穌和他的門徒一同坐席。
〈馬太福音9﹕10〉

蔡培偉律師
「醫、、理、情」

20190Mar_19_ME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