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法、理、情」之高齡懷孕的危險

何生三年前再婚,與第二任太太是恩愛夫妻,可惜婚後仍膝下猶虛,沒有兒女。

現年52歲何先生,從事教育行業。早年和原配妻子和一對子女移民加拿大,太太不幸於七年前在多倫多遇上車禍而去世。子女現已大學畢業,各自成家,長居彼邦生活。四年前,何先生應一間著名中學之聘,回流香港當校長,並在教會的聚會上認識了第二任的妻子。

第二任的何太本身是執業律師,44歲,是家中幼女,因姊姊移民英國,故獨力照顧年紀老邁的父母。她自幼努力讀書,成績甚佳,大學畢業後任職律師。她為人工作勤奮,往往不眠不休也務求完成所任事項,達到至臻完美,所以甚得上司器重賞識,四十出頭,已成律師樓的合伙人。為了方便照顧兩老,她獨居於在父母家附近的住所;在教會亦有服事,尤其是兒童主日學方面,因為熱愛兒童,甚得很多人稱許。此外,她經常運動,以保持身體健康;也有相約舊同學外遊,或行街購物等。隨著父母親相繼離世,她漸漸感受到生命的孤單。

何生與她在教會認識,一起事奉,彼此瞭解更深之下情愫漸生,最後結為夫婦。兩人婚後都渴望生育,奈何過了三年,還沒有任何懷孕跡象。夫婦二人同心努力,在網上找資料,求助婦科醫生等,以求成孕。但何太心中明白,雖然信心自己身體健康,加上醫藥昌明,懷孕應無問題,但以44歲已屬高風險的「高齡產婦」。

她記得從前有一個80多歲的女鄰居,帶著患唐氏綜合症的女兒,這是這鄰居45歲那年生產的女兒,年近40歲仍像小女孩般需要照顧和幫助;再回想,在律師工作中接觸到一個老父親,籌備為他的唐氏綜合症兒子成立基金。「自己若成功懷孕了,當然皆大歡喜,但四十多歲的高齡懷孕,不正常的胎兒,如唐氏症等成數卻不少。」雖然醫生了解她的擔憂後說,現時可從妊娠中的母親血液裡驗出胎兒是否有唐氏綜合症,必要時可以終止懷孕,但何太撫心自問﹕若懷上了愛情的結晶品,得來不易,聖經也教導應當尊重生命,神的賜予,怎能墮胎殺兒呢?真的產下唐氏綜合症的子或女,自己照顧孩子一生,最多辛苦一世,但孩子的一生又如何?為甚麼把他帶到世上受苦?是否太自私?她又想﹕雖有醫生提議,可以人工受孕方式,檢查清楚受精卵是正常才植入子宮,但這亦不是全無失誤…。兩夫婦就這些問題反覆思想,愈想愈迷茫,最後決定是…。

或像隱而未現、不到期而落的胎、歸於無有如同未見光的嬰孩。〈約記316

半兵
、法、理、情」

2018Dec4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