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說道」社交媒體與心理健康

「挖掘陷坑的,自己必掉在其中;輥石頭的,石頭必輥回自己身上。虛謊的舌頭憎惡被它傷害的人;諂媚的口造成敗壞。」《聖經新譯本》〈箴言26﹕27-28〉

在今期的「三劍俠」版面上,資深精神科專科醫生麥基恩醫生和陳玉麟醫生,以及現任溫哥華列治文華人宣道會主任牧師暨資深個人、婚姻與家庭治療師李耀全博士,淺談絲絲相扣的「社交媒體與心理健康」。

編輯﹕謝芳


社交媒體的現況與影響﹕麥基恩醫生

今時今日的社交媒體無處不在,而且不分男女老幼、種族國籍、教育職業。不單是接受資訊科技影響的年輕人,就算是「電訊盲」的成年人及不明所以的兒童,都是手機不離身。有比喻說,我們已經把自己的記憶系統,從大腦轉移到手機上,若失掉或忘記攜帶手機,便好像失去了記憶!

為何如此?因為社交媒體能提供到一些特殊功能,是沒有其他方法可以(或容易)代替的,最明顯的是可以安坐家中,把個人的想法即時傳給他人,甚至公開給整個世界。更有人稱這為「線上放肆」(Online Disinhibition),意即在網上所講的一些說話或所做一些動作,在面對面的時候肯定不會做的。此外,有King University的學者,根據Maslow 的理論指出,上網與他人聯繫可以滿足人類不同層次的需要:生理上有舒適感,心理上有安全感及被接納感,增加自信及最高境界的自我實踐。原則上,上網與人連繫需要有一批同道中人方能有效,這就是為何「面書」(Facebook)早期是專為北美洲大學生而設的。被稱為數字時代的思想家Gilder,曾因這種關係上的網絡效應,在1993年提出一條定律稱為「梅特卡夫定律」The Metcalfe’s Law:電子通訊網絡之價值,等於該網絡內的點擊數之平方,而與聯網的用戶數的平方成正比例的,即是用戶數目愈多整個網絡的價值也愈大。另一個衍生出來的應用就是:假若你沒有朋友加入這個網站,你單獨參與是沒有甚麼意義的。

根據心理專家的分析,一般的社交媒體可以帶來正面的心理健康,包括:(1)使用者有一種歸屬感和被接納感覺;(2)容易找到學習或模仿對象;(3)建立人際關係減少孤單感覺;(4)感覺良好及快樂,並與他人分享快樂。不過,這類媒體亦可以對心理健康有負面的影響,包括:(1)因與人比較以感覺自己不足產生自卑感;(2)太過倚賴媒介作為人際間的接觸點,以致產生面對面時的社交恐懼;(3)從媒體中得到的快樂很容易消失,有研究指出長時間的使用更有可能令情緒低落;(4)因擔心看漏了一些信息而感覺不安,產生焦慮,因而機不離手。這稱FOMO (fear of missing out)現象,嚴重起來會出現網絡上癮的精神障礙

小心被社交媒體俘虜﹕陳玉麟醫生

社交媒體是這年代的大趨勢,據Statista 今年七月的數據,Facebook有26億用戶,而YouTube 及 WhatsApp 各有20億用戶。這龐大的社交網絡確實對我們的生活有相當大的影響,我們不能亦不應該否定它的存在價值,但筆者最關注的是它可能對用者身、心、社、靈的負面影響。

腦神經醫學指出,人的腦袋存有一個以多巴胺作傳遞媒介的快樂獎賞系統,簡單來說,在社交媒體被稱讚的回饋會刺激這個獎賞系統,久而久之容易變成倚賴,而進入成癮的狀態,每天要花很多時間瀏覽這些社交媒體,若被迫停止便會產生強烈的不安感,即達到不能自控的程度,這類行為成癮與藥物或酒精成癮相若。要徹底戒掉並不容易,理應從預防入手,以健康的方法參與社交媒體,例如每天定一些固定的時間,而不是經常不斷地留意信息的往來;除非是緊急信息,否則無需立刻作回應;每當想發一個新訊息的時候,先靜下來了解一下自己發訊息的真正原因,是否想幫助別人知道一些新知識,那麼,我們便需要先求證訊息的真偽,及收訊息的人可能的反應和是否有其需要。若我們想分享自己近日的生活片段,要察驗內心是否想炫耀,抑或希望彼此能更深認識來增進友誼。筆者無意在此提倡道德審判,只是希望用戶能明白自己當下的動機,以免在不知不覺間被社交媒體俘虜了自己。

我們不要輕視社交媒體快速及廣泛的信息傳遞,特別是可以非常容易得到讚好的回應。當年青人普遍在這種環境下成長,不論是表達一幅普通生活照,或是一篇偉論,總是理所當然地期望被讚好。若有很多人讚好時,的確會令發放者為之一振,感到短暫快慰,但在長遠心理發展而言,可能容易產生自大和自戀心態。同樣地,回應者往往無需要指出甚麽原因或標準,便可隨意給予負評,打撃對方自信心及自尊。過分倚賴別人的認同,容易傾向以不擇手段或虛假陳述來顯示自己美好的一面,不但欺騙了別人,更是欺騙了自己,埋藏了真我,在現實生活中很難與人真正深交。

在全球新冠肺炎疫症蔓延的當下,可能只剩下社交媒體較安全和方便地保持人與人之間的接觸,這會否是一個新常態?不論如何,社交媒體必然有它的存在價值,但我們需要小心好好運用它,而不是被它所轄制。

社交媒體「以正代負」的反思﹕李耀全博士

不久之前,我們聘請了一位同工負責青少年工作。他第一件做的工作便是設立一個Instagram户口與年青人溝通。他永遠手機不離手,不斷在面書(Facebook)連結。若要找任何資料便立刻從Google找到答案,又從YouTube找到精彩的影片!曾多次用電郵與他聯絡,遲遲也沒有回應,原來他大部分時間的聯絡只用WhatsApp和 WeChat!

社交媒體是這年代的大趨勢,這早已是無可置疑的常態。問題是我們一些不屬90後長大的人很多都不能與時並進,在資訊與媒體在科技突飛猛進的數十年中,我們這群人總是在追而趕不上,所以對社交媒體持厭煩負面的態度。因此,我們在落後中接近被淘汰,又同時對年輕的一代、常用社交媒體的一代有先入為主的消極態度,加强我們與他們之間的代溝,但這可能反映了內心失去安全感及自控力所產生的焦慮!故此,論到心理健康,先要處理的可能是我們這群較為年長的Baby boomers等類的人!處理的辦法與處理任何焦慮相若,找出情緒反應背後的核心信念思維,進而駁斥不合理失效的思維,並以正面積極的想法取而代之,產生正向的心理。在此正向心理學與治療亦甚有功效。當然,我們或許不能用著最新的科技(也無必要) ,但仍需與時俱進,不要與時脫節。

論到青年人在使用社交媒體導致成癮的問題,上文已詳盡講解。而本人身兼心理治療師及牧師的職份也絕對認同,社會大勢所趨,這些新「玩意」(當然也是新生活形式的一部分) 不其然所帶來的新挑戰或病態,若不處理好,輕則令生活完全不健康、雜亂無章甚至完全失控(被社交媒體左右) ,更嚴重的便是成瘾異常,揮之不去,甚至與別的精神病患共存。不過,處理任何成癮的問題不能單從成癮行為入手(行為治療),例如父母强行禁止子女的社交媒體的使用,因這行為是與他們所有社交活動息息相關,有牽一髮、動全身(他們的社會網絡) 的效應,若處理不好可導致嚴重家庭糾紛!其實,處理成癮行為要先處問題的根源,包括不同的個人心理的障礙、原生家庭的病態、朋輩的影響及心靈(靈性) 的軟弱(如心靈空虛),故此,除了一般的精神科治療和個人心理治療外,有時需要加上家庭系統治療及心靈治療。 猶記吾師Dr. William Glasser教導﹕成癮 (addiction) 有負面的 (negative addiction),如各樣的毒癮;亦有正面的 (positive addiction) ,如愛閱讀好的讀品(如聖經) 而愛不釋手、晝夜思想!治療無他,就是以正代負,值得我們反思。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