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恩心窗》寰宇脈搏事件簿 之 身份轉移 (一)

香港社會近日發生的眾多不愉快事情,令更多人再思及討論身份及國籍問題﹕媒體不同的立場和報道,大眾各方的意見…。有些市民希望多拿一個護照以防萬一;有人徹底放棄現時國籍,投奔別國;有些熱愛自己的祖國及身份,堅定不移。若果不妥善處理這些分歧,很可能會引致心理困擾及人際關係之撕裂。

剛升讀大學的陳小姐自小嚮往西方國家的文化及社會體制,又常聽父母憶述香港回歸前的生活點滴,加上近日香港所發生的不快事情令其大受困擾。漸漸地,她感到香港這個土生土長的家很陌生,很不安全,雖然流著中國人的血統,但又未能完全認同中國人的身份,內心有很大的矛盾和掙扎。

一天,陳小姐與同學午餐,當中有兩位同學激烈辯論應否改變國籍,陳小姐感到很不安,即時頭痛、冒汗、呼吸急促、腦海一片混亂。本來沉默的她,突然大聲以英語喝止他們的爭吵,並表明自己是英國人,自小在英國長大,培養出她外向自信的性格,勇於面對困難,並且訓導同學們的生活行為。言行舉止與平日的她判若兩人,在場的同學都被嚇得目瞪口呆。過了半小時,陳小姐停頓下來,顯得很疲倦,雙目合上,當她再打開眼時,隨即表現得十分驚慌和害怕,詢問身邊的同學剛才發生了甚麼事情,她記不起剛說過的話,心裡只感到很迷惘。

自此以後,陳小姐不時會突然轉用兩個身份﹕一個是英國人,表現剛強,喜歡操控別人;另一個身份卻有著完全不同的性格,她自稱是裡外一致的中國女子,有賢良淑德品格,沒有事業野心,以家庭為主,渴望得到別人的關愛。但是她卻不知道自己有兩種身份。

事實上,陳小姐生長於一個破碎家庭,她小時候曾被父親性侵犯,媽媽知道真相後與丈夫離婚,帶著她出走。其後亦經歷多段不愉快的感情生活,近年還染上嗜酒習慣。陳小姐有一同母異父的妹妹,但大家互相妒忌,經常吵架。她自幼性格自卑敏感,不善於表達,不易相信別人;情緒容易波動起伏,經常處於焦慮、抑鬱狀態;有「界手」自殘習慣,感情生活亦相當混亂。

近日,陳小姐身份轉變的感覺愈來愈頻密,並且曠課數星期,別人對她的奇怪言行眾說紛紜,有些說她患精神病,有些認為她只是想引人注意或服食了迷幻藥,有些則猜測她可能被鬼附。她的媽媽擔心非常,不知如何是好,最後決定尋求醫生協助。

陳玉麟醫生  資深精神專科醫生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談天說道》家庭悲劇的反思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本期為2015年9月30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大家從新聞報道中,都不難看到社會上有很多家庭悲劇發生:「中年女士產後抑鬱,和兒子跳樓身亡」;「虐兒事件,捱餓至皮包骨,暈倒後送醫院深切治療部搶救」;「失業、失婚及失去工作男子,毒害兩個幼年兒子,然後燒炭身亡」…。看到這些新聞,不禁令人搖頭歎息,黯然神傷!但悲劇並非在一朝一夕發生,乃是累積在日常家庭生活中的普遍問題,如教養子女問題、夫婦溝通問題、婆媳關係問題等等。我們一定要正視家庭問題,預防悲劇發生。

對這時代婚姻及家庭的關注

現今社會過分崇尚物質,輕視夫妻之間的溝通與關懷;若有兒女,亦過分專注其學業成績及學藝技能,忽略人生價值觀的教育;夫婦雙方受著原生家庭影響,但缺乏覺醒,直接影響婚姻互動,彼此難於接納和適應。加上受著社會價值觀影響,個人主義抬頭,各自努力追求卓越,忽略保養顧惜夫妻關係。當婚姻出現弱點,若遇到外來誘惑,便很容易因抗拒不到誘惑而產生婚外情,令家庭陷入痛苦的境地。

需要及早治療的迫切性

若家庭沒有正視問題,因關係不佳而缺乏抗逆能力,當遇上危機,如家庭主要成員失業或患重病,家庭便會遇上很大沖擊。這時若沒有及時作出危機處理,很有可能會演變成家庭悲劇,產生各類自殺、自殘及家暴等等嚴重問題。

但現時礙於主流文化,仍是傾向接受「家家有本難唸的經」,或認為「家醜不出外傳」等觀念,以至有需要的家庭普遍都不會及早主動尋求協助,令問題變得日趨嚴重,甚至一發不可收拾,情況實在令人痛心和可惜!

成為家庭治療師的歷程

我原本是一位專業會計師,在職場上有不錯的待遇和地位。但因看到社會上家庭的需要,心底裡實在很想在這方面進修,以至能幫助有需要的家庭。在多年前得著太太的支持,及在信仰上確認這是我的召命,故此離職進修「基督教婚姻及家庭治療碩士」課程,踏上成為家庭治療師之路。

在臨床實務中的體會

畢業後在《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當治療師,及在學院的輔導中心作義務輔導。在不同的個案中,看到受助者面對不同的傷痛:有夫婦溝通問題、管教子女問題、個人成長問題、婚外情問題、情緒病問題、性傾向問題等等。當中的共通點,都是涉及家庭問題。面對他們的困擾,十分感受到他們的痛苦和難受。若是可能,真想一下子便將他們的痛苦除去。

痊癒要付出代價

面對家庭問題,受助者當然很想問題得以解決,可以享受健康快樂的家庭生活。但要離開熟悉的處境,進入未可知的境地,是需要相當的勇氣。由於受助者當前已非常痛苦,他們實在非常懼怕,擔心會跌進更痛苦的深淵。故此,當探索進入到成熟階段,明白是整個家庭「生病」了,我曾問他們一個看似簡單的問題:「你要痊癒麼?」,他們並不是很爽快地回應,因為他們知道,在痊癒的過程中,家庭各成員都將要面對改變,將要付出代價。他們會猶豫,甚至卻步。

需要信心和行動

昔日在耶路撒冷的畢士大池邊,有個病了三十八年的病人躺在那裡,等候水動的時候下水,祈求得著醫治。但因自己的限制,未能早於別人下水,以至一直不能痊癒,我們可想像得到,他心中實在是何等痛苦。

我很佩服他求醫的心志,因他願意前往池邊等候機會。而當主耶穌出現時,祂問他:「你要痊癒麼?」。我相信他實在願意痊癒,耶穌便叫他:「起來,拿你的褥子走吧!」,他便立刻痊癒,拿起褥子起來走了。我相信除了耶穌的大能,也是他的信心,配合行動,讓醫治及痊癒成就了。

為受助者著急

面對受助者的退縮,我會體諒他們的內心掙扎,明白他們背後的恐懼。但我更願意他們能勇敢踏上轉化之路。故此我會引導、鼓勵、為他們打氣,因為知道雖然經歷艱辛,只要方向正確,整個家庭的幸福,將會愈來愈近。

正視家庭問題,預防悲劇發生

「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與其羨慕幸福家庭的甜蜜,倒不如正視需要,及早找尋協助,互動調節,建立美好的家庭。「揚湯止沸,不如釜底抽薪」,與其忍受家庭失衡的痛苦,倒不如面對問題,及早接受治療,越過障礙,建立美好的明天。

所以若家庭出現問題,越早正視處理,效果越好,及可進一步預防家庭悲劇發生。「家庭治療」有別於以往的個人輔導,是以整體系統模式的角度進行治療,藉著治療師的知識和引導,和受助者一起探索困擾的源頭,經歷覺醒、接納、轉化和整合的不同階段,和各家庭成員一起尋找出路,藉著改變家庭成員間的互動關係,問題便可得到改善和解決。當中無論是個人成長問題、原生家庭問題、家庭危機或相處溝通模式問題,都能兼顧得到。

在治療過程中,並不難發現家庭問題的核心,及在逆境中的出路。但最困難的,卻是受助者及各家庭成員,是否願意接受改變的痛苦,是否願意努力越過障礙,重新塑造新的生活。

增撥資源,攜手合作

甚願政府未來能增設更多社工職位,培訓更多臨床心理學家和精神科醫生,及更多增撥資源在輔導及家庭治療上。而另一方面,在文化教育上,能加強推廣大眾對心靈健康及家庭健康的關注。盼望在多方努力,及大家攜手合作之下,未來能讓更多有需要的家庭得著照顧和幫助,預防家庭悲劇的發生。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

E-mail 電郵info@cmcg.org.hk

Website 網址http://www.cmcg.org.hk

Tel 電話: +852 2851 3460    Fax 傳真: +852 2851 2911

文﹕陸振洲(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

編輯﹕謝芳

20150929家庭悲劇的反思

《綠洲忠言》知常容,道乃久

12

在超強颶風肆虐破壞新奧爾良十周年的前後,美國政客一窩蜂關注起氣候變化問題。前總統布殊回到了受災嚴重的地區慰問老百姓,而現任總統奧巴馬則推動新的清潔能源法案,並親到亞拉斯加視察北極圏冰川。其實,民主及共和兩黨,正默默部署各自的環保政綱,及早為明年的總統競選拉票。

膚淺的「政治騷」常有反效果,因為它會提醒選民你們從前不做事情,現在才功利地聊以交代,反之,可能對你們將來是否真心真意的去幹,劃上了巨大的問號。不過,事情亦反映美國這個一向對氣候變化問題持冷漠和相重標準的大國,人民逐漸覺醒到環保的切身關係,我們很希望它能夠持之以恆!

我剛從北極做完科研考察返港。在我過去八次的旅程中,最親切與我們每天接觸的動物,非海鷗莫屬。這種飛禽在中文聖經上譯為「魚鷹」,是被列為不潔的動物〈利11:16;申14:15〉,主因是它若找不到鮮魚進食,就會覓動物的腐屍為糧。其實海鷗並非兇殘,是因為漁民把魚網掠,並且把它驅走趕絶,才不得已吃死掉了的腐屍罷了。有新鮮肉誰不愛吃?在北極圈天高海濶,魚產豐饋,我們看到海鷗在藍天白雲間遨翔,何等灑脫?只要冰封未至,大自然依舊生趣蓬勃!

我們不要隨便把人或事物範本定型,因為這定型的範本往往是由我們的主觀和偏見所建構出來。政治是互動和流動(Dynamic)的,對氣候變化和環保的態度亦可以與時並進,我們能不把自然萬物,包括了冰川和候鳥,亦看成為「鄰舍」,以大愛彼此包容,共存共榮?

綠洲忠言:愛是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存不息的。〈林前13:7-8上〉 

何建宗教授
香港公開大學科技學院院長
 綠色力量會長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全恩心窗》寰宇脈搏事件簿 之 校園欺凌 (三)

school-1231939
陳小姐踏入青春期,生理發育較為遲緩,外表可能較為瘦小,加上性格文靜內向,在學校裡便受到同學們在言語並身體上的「欺凌」。

青春期是成長的一個重要的階段,學習建立自我形象,當中需要同輩的認同,也需要父母和老師的支持和鼓勵,可惜陳小姐卻在這時期受到同學的嘲笑及故意傷害性的行動。這些行動,由於是出於故意去貶低對方,而且是重複性,甚至若對方不還擊,便會逐漸加劇,所以是會損害對方的自尊,可以在心理上造成持久的傷害,包括抑鬱、焦慮、社交恐懼症、身心功能症等,甚至較容易產生自殺的念頭。所以作為父母或師長都不應忽視。

若受到欺凌的少年,能得到父母、師長、學長、或同輩的支持,一起去面對和應付,傷害便可減少。陳同學由於平時與父母很少溝通,加上沒有可訴心事的同學,又不習慣向師長求助,唯有「死忍」,不敢反抗;當欺凌不斷升級、變本加厲時,她便採取逃避(不上學)的方式。面對這些傷害,內心的感覺是對自己失望、自卑、自責、無助及無望,形成抑鬱,甚至害怕遇見欺凌者,引致焦慮;而身體也產生了各種痛症,腸胃不適等徵狀。

家庭醫生要幫助被欺凌的少年,除了治療病人的病徵外,還可給與各方面的支援。首先,以同理心去聆聽/了解受欺凌者的情況,同時鼓勵父母成為子女的聆聽者及支持者,讓子女覺得自己是被愛、被接納,去對抗被貶低的傷害;另外,父母應該主動聯絡校方,希望他們認真處理事情。事實上,「息事寧人」或「不了了之」的做法都非上策,學校極需要與雙方家長合作,商討合適的解決方法;同時輔導被欺凌者,鼓勵其他同學對她的關心,為被欺凌者提供一個安全的學習環境。至於欺凌者,他們的行為也可能與個人心理或家庭有關,所以雙方面都可以考慮尋求家庭治療。及後,家長和學校也需跟進及關心各涉事的同學,確保事件不會重演。

欺凌是發自人類對「權力」的慾望,它是「自以為強者」對「被視為弱者」展現權力的方式。所以學校的整體教育是很重要:我們需要認同每一個人都是平等的,不分種族、地位、財富、身材、年紀、強弱,每人都有價值,值得大家的愛和尊重。

陳潔芝醫生  資深家庭醫生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談天說道》每天都是光亮的人生 — 翁偉微導演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本期為2015年9月23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他曾執導港台電視節目《獅子山下》《小時候》《CYC家族》《晴天雨天孩子天》,監製《點解兒童不宜》…;最近一套兒童電影《最後一枝蠟筆》,剛獲得美國電影節優異獎IndieFEST:Award of Meit)。這位被稱為「翁導」的翁偉微導演在訪問裡真情流露,與記者暢談電影和人生經歷、講理想、說信仰對自己的影響。「每天都是我的最後一天,所以每天都希望把事情做到盡善盡美。」

成長背景幫助了日後的發展 

「我從小生長在宗教氣氛很濃厚的環境,爺爺和兩個叔叔都是牧師。」他的爺爺是翁挺生牧師,是村裡第一個信耶穌的人,當年因信仰被人趕出村莊。來港後先後在樓梯街和禮頓道設立了公理堂;兩個叔叔分別是中華基督教會合一堂的翁國光牧師,及曾在公理堂的翁瑞光牧師。所以,我小時已上教會,上主日學;就讀的是教會學校,在聖保羅就讀小學和中學,再考入港大讀文學。」

他笑說自己的成長經歷彷彿是為這行而預備的,「我從小喜歡畫畫,對影像視覺敏感度高;從小聽古典音樂;從小喜歡講笑話和做戲。長大後,在大學攻讀文學,大學裡的歐美文學、比較文學思維式的學習深深吸引著我,也愛讀社會學、心理學、人文學、歷史、哲學的學科。接觸了很多世界名著小說,文藝思潮的現實主義、浪漫主義等都通識;也學習了電影和素描、油畫、藝術史等藝術知識,這些比別人優勝的學習,幫助了我日後在演藝傳媒界順利發展的機會,感謝神!」

每天都要光亮地去做去活 

在這段萌芽成長的時間,他深受突破機構異象的影響。「讀音樂出身的家姐翁慧韻,從美國回港後,曾經在突破工作了一段的時間,所以我們與蘇恩佩頗稔熟。蘇恩佩她本身患有癌症,但以生命努力地去燃點每一個人,感染每一個人。『自己活著就是借來的生命,每日都是祝福,應該死而沒有死,是神在給她時間。』蘇恩佩這些的思想深深影響了我,『我每天起床,覺得這是我最後的一天,應該怎樣做呢?一定要盡心盡力盡性地去做好每一件事。』」

一次在加拿大的交通意外,讓他真實經歷掌管生命的神﹕「當天拍攝完一個表演活動,自駕回家途中,臨近一個交通燈位時,身體的疲倦令我打瞌睡…,醒過來的時候,眼前的是兩個已爆裂的汽車安全防撞袋,身前身後的都是被撞倒撞破的私家車。雖然所駕駛的車輛已毀,但我卻沒有受傷,只覺得頭暈。事後回想,是神救回我,讓我知道自己的生命是在衪的手中,『你以後要認真做人啦!』從此之後,無論去任何的地方,都鼓勵人們珍惜每一天。」

讀完文學去了港大讀教育文憑,在一間中學實習,做老師的經歷又讓他看見小孩教育的重要性。之後再去美國讀大眾傳媒碩士時,「受到很大的文化震盪,傳播與文學不同,它是一樣很活潑的東西。所以很快就喜歡上所讀的傳播的課程(電台、電視、電影)學科,更重要的是讓我對教育有了一個親身的體會後,再改變了拘謹害羞的性格。」他回港後先後在兩間免費電視台工作,積累很多的經驗和人脈聯絡,再去港台。「在港台這裡有我真正想做的事情,就是『作者電影』,即導演同時是編劇,這有別於『劇本由編劇組寫,導演只是編導和執行這個劇本,沒有原創性。』我在港台由助導開始做,有機會同導演一起去度劇本,拍出來的基本上是導演自己的思想。這些在創作方面的磨練,對我以後的導演之路起了很大的幫助。」

導演是受學生歡迎的人物 

從班房的教師,至傳播人和導演,他認為傳播與教育融匯是最能讓小朋友接收的渠道。「一個傳播人或導演,同一個老師走進班房,學生的反應不同。之前做實習老師,無論備課多充足,授課多有創意,你要迫他們學習,『乞求』他們專心聽課,每堂都很辛苦,對方好像不想學習。但是後來我做了導演,拍攝《笑笑小論壇》節目,找來一班小六至中二的小朋友和家長,到香港電台錄影廠,分開兩個錄影廠,一邊是小朋友,另一邊是家長,以互動方式對談潮流之類的主題,很有創意的節目,小朋友的對答和反應很熱烈。」

2004年離開香港電台移民加拿大,拍攝學校的紀錄片,09年回來就做電影與價值的討論,2013年與青協合作就拍了一套青春片《當G遇上G7》,當監製與編劇,是年青人成長故事的戲,有劉以達,廖啟智等演員。

第一部兒童電影 

那套劇拍得最滿意?「我不喜歡自滿,目前一定是沒有,但感情最深厚是去年與香港青年協會合作拍攝的《最後一枝蠟筆》。這套兒童電影是我由零開始做起的,拍攝之前分析了香港的電影市場,發覺沒有以兒童作主要觀眾和市場的電影,『你每一天都要做一些世界上沒有的東西!』抱著這樣的心態,花費了一年籌備策劃,從訓練小演員、融資、再計劃,拍攝了一個暑假,中港兩地來回走,之後是後期制作、剪片、配樂…。」他說,最難之處是帶著9個小孩和9個家長北上,再匯同內地的小孩一起拍,「這套電影是講孩子們的歷險,大家都要『上山下水』,回港時大家都平安實在是奇蹟。」

《最後一枝蠟筆》是由翁偉微和亨利潘首度聯合執導的一部兒童電影。故事是講五位小主角,來自中港和美國三個不同背景,包括來自內地的兩姊弟婷婷、阿熙和歡歡,美國回流的Kathy,香港的福嵐,他們都是小學合唱團團友。在一次午膳過後,五人食物中毒入院,食用過的炸豆腐頓成疑點。大家決定藉一個中國山區交流團,前往豆腐的原產地,嘗試找出食物中毒的源頭。在交流的最後一天,五人迷路被困山中,飢困交迫,意外發現Kathy的蠟筆可燒成蠟燭,帶來希望。蠟筆不斷熄滅,生存的機會漸減,除非有一人願意犧牲…。「《最後一枝蠟筆》是我首部的兒童電影,好不好看?有媒體的報導曾這樣寫道﹕『當天試映會上的觀眾,大部分是小學生,他們的反應很熱烈,不時因劇中演員的對白或動作而大笑,而電影也有催淚的感人情節。』說得沒有錯,我拍的電影就是講一個『愛』字,因為愛是最高尚的情操,愛就是犧牲,這樣的戲容易感人好看。」

孩子需要愛 

《最後一枝蠟筆》已於今年的六月二十二日至七月十日上映優先口碑場。而公映的時間將於今年十一月至十二月期間。他說,一部電影受歡迎,離不開「好看」「有趣」「感人」「有意思」四個因素。「正如《最後一枝蠟筆》這部兒童電影,孩子們的生存原來需依靠其中一個人的犧牲,不然全部有生命危險。這樣才有戲,才有人觀看。好看的電影,發展最後一定有高潮,主角的個人選擇、掙扎的人性,而不單是正面或負面那麼簡單。」

為何要做兒童電影?「香港是需要愛的城市,小朋友在七至十二歲的成長時期是建立價值觀的重要階段,希望透過有關愛的文化資訊產品,幫助兒童形成及建立正面正確的價值觀。」「電影不是講教育那麼簡單,我們要像神一樣去創作和在世上作鹽作光,光就是要行在黑暗中。正如自己『只有恩典』的人生路,充實而光明。」

文/圖﹕謝芳

未命名

《家庭‧家情》「生存不是為著吃喝玩樂﹗」

《家庭‧家情》逢週二在《明報》教得樂刊登,本期為2015年9月22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LOGO

父母心底總望孩子將來有成就,而成就的定義各有不同。美菁望女兒將來做幫助社會、服務人的事,不要只管賺錢、升職。「要有目標,生存不是為著吃喝玩樂﹗」未知將來,美菁當下先盡媽媽的責任。聽聽她女兒怎麼說「她是個樂觀的人,凡是遇到困難,她都會以正面的態度去面對……」「每天下班回家後,她都會陪我和爸爸聊天、玩遊戲……」正面態度是方向,聊天、遊戲是同在;女兒喜歡媽媽,母女就有話好說。

累不可支 也親女兒

從一篇徵文比賽 (主題:「爸/媽,我愛您……)得獎作品,看見這一段說話:「有一次,我對別人說了一些不太有禮貌的說話。她責罵了我一頓,到現在我仍記得我抄了十次的金句:『污穢的言語,一句不可出口,只要說隨時造就人的好話,叫聽的人得益處。』這《聖經》金句是出自於以弗所書4章29節。媽媽告訴我總要說好的說話,至今我仍努力改進,不要做個口不擇言的好孩子。」令筆者好奇的是,施行罰抄的媽媽和願意把教導放在心中的女兒。得獎的小女孩現在剛剛升上中一,她在文中向媽媽表達真摰的愛意、謝意,也讓讀者感受到母親的心意。

展現母愛最動人的方法,只有用心同行,是實際而具體的。美菁是在職媽媽,工作也不見得輕省,但家庭必需用力兼顧。女兒這樣說:「她在日常生活也常常悉心地照料我。她每天下班回家後,她都會陪我和爸爸聊天、玩遊戲……即使她當天工作繁忙,回到家時累不可支,她都照常陪伴我聊天。」美菁直言重視跟女兒的溝通,主要想了解女兒的心思,多明白她。「如果小時候抹煞了解她的機會,她再長大些,有獨立思想時,才發現她變了另一個人。我不希望有這一天﹗」晚飯時間,傾談學校的事情;睡覺前,談談心情;就這樣為一天作結。跟孩子真心交流,你喜歡嗎?

關係為先 和諧重要

孩子成長就是要跟不同的人溝通、交流,先是父母、家人,繼而是老師、同學;培養正確待人接物的態度,是必需的。美菁特別留意管教言行,她是基督徒,故用《聖經》的真理和原則教育女兒。「只是去教會,被教導的道理進不到心,去不到腦,日常生活不用出來,沒有意思的。孩子要從小學習,不能讓口不擇言變成自然的事。『我沒有問題,我一直都這樣說人啊﹗』因為一直沒有界線囉﹗」因應孩子的性情和際遇,父母要不斷摸索管教方法;美菁也是邊做、邊學、邊探索。女兒現階段正受朋輩影響,也是她尚未掌握得準的情況。「朋輩影響她的速度快過家長﹗有時她知道不對,都會站到不妥當的一邊,因為人人都那樣做。她說『他們會排斥我,莫非要失去朋友?』成年人有時都難平衡到,何況孩子?」

為了保持長久而良好的互動溝通,美菁這樣回應:「我會告訴她我對事件的想法,卻不會指責她。否則,久而久之她有事不會跟我說。我期望她過些時間,會明白我的意思。」除非有很大問題,否則她不會過份緊張。「媽媽說的一定對,但日夜嘮叨著她沒有用。她接受幾多,會即時改變嗎?我都不會,怎樣要求她做到呢?」有傾有講,有商量的和諧相處方式,是美菁刻意為家庭經營的。「我以關係為先,害怕傷害大家感情。有不開心也不會吵架,沉默過後,在下個場景才互相傾訴。我們有共同信仰,讀同一本《聖經》,想法不會差太遠。」跟丈夫也是互相諒解、遷就,「我沒有想過婚姻關係會斷,要維繫、保護家庭,就想辦法好好相處下去。」

幫助別人 不怕吃虧

對於學業,美菁看重女兒求學態度和心情,盡力就好。母女睡前閒談:「就快考試了,你害怕嗎?女兒說『不怕,沒有甚麼壓力﹗』聽到這話,自己都開心啊﹗」她又重視女兒品德,「性格重要過學業成績和技能。成績好,但性格壞,絕非好事。」父母的價值觀影響深遠。美菁常常鼓勵女兒幫助別人,說最大得益是女兒自己。「要先有能力、知識、技巧才幫到人。她見到我會做,但她不會問;見到我是出於真心,還是演戲給她看。」幫人,不怕吃虧,她們一同經歷過。「小學三年班時,老師安排一位有限制的同學跟她坐。同學上堂周圍走,有很多說話、很多動作,騷擾到她和其他人。我鼓勵女兒協助他,幫他專注。我給她正面的看法,不要想『Why me?為甚麼要幫他?』這是很好的鍛鍊,值得好好學習。要是我舉手要求調位,很簡單,但我覺得不應這樣。群體生活要互相幫助,學跟自己不同的人相處,給出愛心,是重要的學習。」

耶穌會幫助、醫治不同的人,及至不受歡迎的人,美菁以祂的榜樣教導女兒。女兒將來的成就,美菁也有憧憬。「希望她將來做服務人的工作。有朋友問『幫助別人的工作未必好受,你真願意?』或者她的工作背後要付出很多,可能suffer到最後;但希望她服務社會,不是只管賺錢、升職。香港不會餓死人,只看你願意做多少。自己要有目標,生存不是為著吃喝玩樂。」做幫助人的工作,即使要捱苦也值得。「無國界醫生可能要到危險的地方工作,那些地方卻很需要他們。如沒有人參加,醫生從那裡來?上帝讓你去,祂必保守。即使只工作了三天,都一樣影響到其他人。生命不在乎長短,豐盛生命包含很多東西。」

「父母BLOG」http://parentblog2013.blogspot.hk/

撰文:錢妙儀

mingpao-output-22Sept

《綠洲忠言》天門開闔,能為䧳乎?

良人-人

中東的鳯仙花 (Lawsonia inermis)是一種帶刺的常綠灌木,高2-6米,花有黃、白兩色,蕊很多,滿是花粉。在開花的季節,它散發濃鬱的芳芬,在遠方便可以聞到。 鳳仙花的各個部分均有其妙用,花朵可以觀賞,樹皮和果實可以當作藥材,葉子可提煉染料,花瓣可製作成香油,而中東的少女則喜歡把葉片摘下,泡水加工,即變成為塗在指甲上的化妝品,因此鳯仙花又稱為「指甲花」。

《聖經》中兩次提到的鳳仙花〈歌1:14;歌4:13〉,與中國南方常見的同名植物 (Impatiens Spp.) 不同〈歌1:14;歌4:13〉。不過,兩者均有俗名叫「指甲花」,可以用來形容女士的佳容美貌。愈靠近鳯仙花的人,愈發體會它的內在美;只要願意委身、飢渴慕義,必能領會生命的喜樂和祝福。

因著你將我吸引, 我纔能跟隨緊緊,

知你是包容無限, 我一生經歷不盡。

你好似美麗鳳仙, 顯在荒野的世間,

又好像馨香沒藥, 珍藏在我的胸懷。

哦,願你聽我輕訴, 從此後我無別主,

你豐富給我享受, 你生命使我成熟!

(詩歌作者:朱韜樞 (Titus Chu,1935-))

綠洲忠言﹕愛慕公義如飢似渴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將得飽足。〈太5:6

何建宗教授
香港公開大學科技學院院長
綠色力量會長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全恩心窗》寰宇脈搏事件簿 之 校園欺凌 (二)

school-1231939
校園欺凌是常見而複雜的社會及心理問題。有外國研究顯示,超過三成的青少年曾在校園被欺凌,但可惜當中只有三分之一的受害者會向老師或家人求助。被欺凌的人不但身心發展都受到長遠影響,有些受害者更因抵受不住欺凌壓力而自殺,情況實在不容忽視。

常見的欺凌可分為四類。第一,身體欺凌,如拳打、腳踢、推撞或損毁財物等; 第二,語言欺凌,如取笑、嘲弄、侮辱等; 第三,社交及人際關係欺凌,如撒播謠言中傷受害者、對他做出難看的面部表情、鼓勵同伴排斥他,使他感到難堪、丟臉、受冷落等; 第四,也是最新的「網上欺凌」,欺凌者會藉著社交媒體網站如面書、聊天室、即時通訊、短信等,發放攻擊或羞辱受害者的言語或照片,這種欺凌可謂全天候的,不受時間地點限制,能對受害者造成莫大的精神困擾。

任何人都可能被欺凌,但有些人比較容易成為被欺凌的對象,特別是有以下特徵的﹕性格被動、容易緊張、缺乏自信、抑鬱、與大眾不同 (其貌不揚、矮、肥、遲發育等)、新來的同學、插班生、新移民等;當然就讀學校的校風、老師的處理態度及家庭背景,也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力。事實上,曾被欺凌的人會產生負面的心理影響,如較容易患上抑鬱、焦慮、社交恐懼、物質濫用、軀體化精神障礙、偽病症及增加自殺的風險等。至於欺凌者,也有一些特徵,如曾在家中目睹言語或身體暴力、本身也曾被虐待過、體型較魁梧、喜歡打或推撞他人、性情衝動、對受害者的感覺毫不關注、缺乏憐憫、過分操控慾等。

要處理校園欺凌情況,必須家校合一和及早預防。家庭方面,鼓勵家長多關心子女在校情況,給予他們友善的表達空間;學校方面,可舉辦反對欺凌的活動,萬一發生欺凌事件,必須正視和及早處理,為受害者及欺凌者安排輔導,若有需要,可暫時安排受害者遠離欺凌者;治療方面,可先鼓勵他們向信任的輔導員、家庭醫生尋求幫助,有需要再轉介精神科醫生或心理治療師跟進。

馬燕盈醫生 資深精神科醫生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談天說道》飲酒 酗酒 戒酒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本期為2015年9月16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20150915飲酒 酗酒 戒酒

父親帶14歲的小明去朋友家參加聚會,「爸爸,叔叔問我可以飲酒嗎?」「好,在家或朋友家可以飲酒,練練你的酒量,以後出外與朋友喝酒時也沒有那麼容易醉酒。」「政府都沒有宣傳不好飲酒,只是呼籲人們不要醉駕。超市貨架上的酒類琳瑯滿目,每天小杯紅酒有益心臟。」酒精對人體有益還是有害?飲酒有沒有後遺症?

酒精是一種藥物

帶著一連串的問題,走訪了幫助戒酒戒毒有二十多年經驗的資深精神專科醫生林明醫生。林醫生開門見山說﹕「講這些問題前,讓我們先了解酒精是甚麼?」他說,對一般人士來說,會簡單看成是一種「飲品」,但從醫學角度上,酒精卻是一種「藥物」,「因為酒精進入身體後會影響身體功能和精神的藥物,藥性是會影響腦部中樞神經功能的精神藥物。它同時又是一種會引致上癮的藥物。由此看來,酒不單在社交的場合飲品那麼簡單,它會帶來很多的傷害性的後遺症。」

飲酒相對安全的標準 

他說,世界各地沒有一個「安全飲法和酒量」的標準,因為每人的體質和處境都不同,如懷孕就叫你永遠滴酒不沾,肝臟很差的也不能飲。「怎樣飲酒才算安全?」他說,各種酒類所含的酒精濃度不同,醫生會以酒精單位來評估一個人的飲酒份量。一個單位等於約十毫克的純酒精,一罐 375ml 啤酒大概是1.5個單位,一支 700ml 紅酒約7-8個單位,一斤裝的雙蒸米酒是20個單位,而一支 750ml 烈酒(例如白蘭地)則含有多達30單位。

在國際上有一些相對安全的標準(沒有絕對安全的標準),有英國的專家建議,一個成年男子每星期不應飲多於 21 單位,而女性僅為每星期 14 單位以下。「即使啤酒紅酒等的酒精濃度較低,只要份量夠高,害處和飲烈酒並無分別。就算整個星期來算並沒有超標,在短時間內大量飲酒,俗稱豪飲,同樣有危險,尤其是酒精中毒猝死的風險。每次飲酒的份量也最好控制在男性為 4 單位,女性為 3 單位以下。另外,每天飲酒有可能令身體開始習慣酒精的影響,從而令人不自覺地愈飲愈多,以達致同樣的效果,最後漸漸依賴成癮。所以,就算飲酒的份量合乎安全界線之下,每星期最好有至少兩天做到滴酒不沾,以減少成癮機會。」

飲酒要自制和不過量

「可以飲也可以不飲,有自制能力」「飲時不過量,適量不超標」都是林醫生對喜愛杯中物人士的忠告。「很多人有『每天飲一至兩杯,有益健康』的想法,但事實上,酒精對人體是有急性和慢性的害處。急性的害處,即是一次過飲很多酒的時候,酒精濃度在血裡一直提升,當血裡的酒精濃度去到50毫克(即100cc的血裡,含有50毫克的酒精)時,專注力和警覺性下降,手腳動作協調減弱,增加駕駛的危險性;高至80毫克,動作協調和判斷力明顯受損,交通意外率上升一倍。濃度愈高,出現急性併發性機會愈。」

但他強調,每個人的體質不同,血裡的酒精濃度與酒精的單位是兩回事,有人可能去到30毫克已受影響;又或同樣的酒精單位,飲後在血裡的濃度也會不同。「很多長期飲酒的酒鬼,身體的機能已有一種的耐藥性。」

「有人或會『羨慕』這些『千杯不醉』之人,或歸功於平時的酒量訓練。

是的,經常飲酒之人是沒有那麼容易醉和急性中毒,但酒精一直傷害著身體,會帶來慢性的毛病,引發身體機能、精神和社交很多的併發症。」事實上,酒精嚴重影響人體由頭到腳每一個器官的健康,引致記憶衰退、中風、腦出血、小腦衰退、食道癌、胃癌;肺炎、心臟病、高血壓、心肌症、肝硬化、肝炎、脂肪肝,肝癌、胃癌,急性胰臟炎、生殖器官萎縮、流產、酒精嬰兒綜合症、貧血、牛皮癣、骨胳疏鬆等,也會影響荷爾蒙系統、神經系統。

酒精本身可以引致抑鬱

他說,飲酒與抑鬱是息息相關,兩者關係是非常複雜。「酗酒也會引致社交問題,如不能如常上班、駕駛車輛,又或在公共的場所生事、偷竊等。從醫學臨床觀察,酗酒人士的情緒經常低落,九成以上都有抑鬱的徵狀,患有抑鬱症的女性酗酒者佔1/2,男性則佔1/3。」至於嫉妒妄想症,他們懷疑配偶對自己不忠,有婚外情,甚至跟蹤或施暴。如果酗酒者患上有嫉妒妄想症時,配偶就會處於高度危險的狀態裡面。

年青人「暴飲」的情況日趨普遍

他說,身體健康之人,每天飲少量的紅酒,不會說不對;但是對於身體有毛病,如患肝病之人,建議是不飲;而老人家和年青人,最好不飲。「我們建議青少年不飲酒不接觸酒精,因為有研究報告指出,青少年太早接觸酒精,將來成為酗酒者的機會將會大增。」

「現時世界各地都出現一個令人擔心的處境,就是年青人『暴飲』的情況。與我們所見『天天飲』的酗酒人士不同,他們可能一個星期或者一個月飲一次,每次都是大量飲。這些的情況很容易中急性的酒精毒。」

家長的教育

他指出﹕「現時法例上的執行不嚴謹,雖列明『不能賣酒給18歲以下的人士』,但售賣酒精的地方就無所不在,買酒很容易,隨意去超市行一圈,酒精濃度由0.6%、5%或8%的新式酒精飲品五花八門,讓年輕人在不自覺之中,就開始接觸酒精。衛生署資料顯示,在15-24歲的組群,有16%的表示自己18歲前已接觸了酒精。」

他覺得應該將「愈早接觸酒精,將來有酗酒的機會」愈大的信息帶給家長,不要讓孩子太早接觸酒精。「有些家長抱著『在外不要飲,回來就多飲以訓練酒量,這樣就不會因醉酒而吃虧。』這些的觀念是不正確,因為訓練酒量,就要常飲和多飲,或有變酗酒人士的危險。作家長的,應該從小教育孩子﹕『飲酒有急性和長期的後遺症,甚麼是相對安全的飲法,自己應有自制的能力,不要讓酒精控制自己。』」他希望港府應增設一個全面的「怎樣才是安全飲酒和飲酒的害處」公眾教育。

酗酒是帶有遺傳性

他說,無論是酗酒者或是吸毒者,他們的行為不但傷害自己,也會禍及整個家庭的成員,帶來的後遺症是長期性的,甚至為小孩子留下陰影。「我們也發現,酗酒是帶有遺傳性,父親是酗酒者,就算子女不同居住或被人領養,他們成長之後,有酗酒的危險也是比普通人多四倍。」

抱著希望 是堅持的動力

「有很多的個案,經過長時間的治療,終於成功戒酒。但卻因為身體的毛病,如食道癌、咽喉癌,在短短的1-2年之間就過世。所以我們要找緊時機去處理問題,時機過了,即使戒成功了,他的生命也會保不住。」目前在專科服務整體的成功率是五成。

他說﹕「作為一個醫生,幫助人醫治人是我們專業的天職。面對的酗酒和吸毒這班有特別需要的人,我們精神科醫生更需要耐性去協助他們處理問題。幫到人當然開心,但我會反思到,第一,事情是會受其他的因素影響,自己不是上帝,我會接受自己的限制,盡力做好能力所及的事,等待其他的因素去效力,令那個案成功。第二,對人抱有希望的態度,這是很重要的,每個成功的個案可能失敗了5-10次才成功,如果對人沒有希望,是很難做的。對著這麼多困難的個案,可以堅持和做下去,是信仰的幫助。」他說,《聖經》傳道書3章1-8節是很好的提醒和鼓勵﹕「萬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生有時,死有時;栽種有時,拔出所種的也有時;殺戮有時,醫治有時;拆毀有時,建造有時;哭有時,笑有時;哀慟有時,踴躍有時;拋擲石頭有時,堆聚石頭有時;擁抱有時,避免擁抱有時; 尋找有時,捨棄有時;保存有時,拋棄有時;撕裂有時,縫補有時;靜默有時,講話有時;愛有時,恨有時;戰爭有時,和平有時。」

「你是酗酒嗎?」的自我評估

酗酒的定義是﹕重覆過量飲酒,對身體、精神、社交出現明顯的毛病和問題。除了找醫生作專業評估外,市民也可作簡單的自我測試法,如果兩條或以上的答案是「是」的話,你很有可能已到了酗酒的地步,有需要尋求幫助了﹕

1.你曾覺得應該減少飲酒?

2.你曾否因飲酒被人批評而感到煩惱?

3.你曾否因飲酒而產生內疚?

4.你曾否需要在早上喝酒來鎮定神經才能開展一日之工作?

 文/圖﹕謝芳

 20150915飲酒 酗酒 戒酒

《家庭‧家情》家庭暴風中擁抱孩子

《家庭‧家情》逢週二在《明報》教得樂刊登,本期為2015年9月15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LOGO

孩子需要怎樣的成長環境,才是最合適、最健康、最重要呢?值得家長們深思!

身心受創的孩子

盈盈剛踏進13歲,本是聰明伶俐,對未來充滿憧憬與活力的少年人。但這一年,她面部及身體多處皮膚出現過敏,泛紅疹的情況嚴重。她堅拒求診,又常以身體不適為由逃避上課;無心向學,成績不斷後退,且精神漸差,經常失眠。

她時而激憤謾罵,時而流淚消沉,言詞間充滿憤怨及失敗感;對父母的勸慰,採取激烈對抗及放棄態度,甚至表示對生命不戀棧,令人擔憂及心痛。父母旋即向精神科醫生求助,給予她服抗抑鬱藥,情緒稍為穩定。

據父母了解,盈盈自升中一後,成績未達學校要求,得不到師長的肯定及讚賞,加上皮膚情況惡化,令同學疏遠。無論在學習適應及朋輩交往上,均面對極大困難及挫折。在這個暴風時期,家庭能否成為遮風擋雨的安全島?父母能否攜手同心成為孩子的抗逆能量?實在非常重要!

父母將盈盈的情況,全部歸咎於學校及制度。這只是表層的問題,是值得關注的,但切勿忽略了家庭因素。若把焦點轉移至盈盈的成長環境,便更全面地了解她內裏深層的困擾,是來自父母長達十年的關係不和,缺乏良好的家庭氣氛。盈盈最渴望得著父母一致的愛及肯定,可惜一直無法如願;反而長期處於父母不斷的爭拗中,顯得左右為難,被迫成為父母爭鬥的磨心。

去年,盈盈升讀中一,在學校一切尚未適應,父母卻經常為姻親關係、家事安排、經濟困難等,爭拗愈加激烈。對盈盈的學習要求,雙方完全不一致。一邊鬆,一邊緊,令女兒無所適從,造成三人混戰的局面,令她情緒陷入崩潰狀態。

情緒的安全感

根據(John Bowlby)的依附理論,孩子極需要情緒的安全感。在穩定之愛的關係及環境下成長,人才能獲得基本需要:被愛、被照顧、被接納、被肯定及被尊重,讓身心得以健康發展。

研究顯示,擁有這種安全感的孩童及青少年,會有較高自信及好奇心和較佳之社交技巧。長大後,更能建立滿足及愉快的親密關係。反之,個人情緒會經常搖擺不定,矛盾糾纏,形成負面之自我形象。若遇上危機因素,可能引發心理、社交及行為問題,影響一生。盈盈的經歷就是具體例證﹗在這個困境下,孩子最需要的是:

. 明白困擾,接納情緒

孩子成長歷程中,面對重重障礙,帶來焦慮及壓力,孩子最渴望得到父母強而有力的支援。他們需要父母專心聆聽,耐心引導,而非急於批評、指責及建議。若否定與忽略孩子情緒需要,易造成壓抑或對抗的局面。

父母愈明白及接納孩子情緒,孩子便愈能配合要求,放下戒備,容易接受勸解及教導。處理情緒是一個過程,需要時間陪伴同行。

. 肯定能力,建立自信

孩子在生活及學習上,不時面對挫敗;與同儕比較下,認為自己能力不及別人,容易對自己失望,心態變得負面,自覺是一個失敗者。

父母要敏感地察覺孩子所經歷的,給予孩子合宜的讚許是很有效的。可對孩子的努力表達欣賞,用心留意孩子的良好行為,並清晰地讚賞。讓孩子在難以避免的挫敗經驗中,同時建立成功感,作為健康的平衡;又讓孩子確認自己在父母眼中是最寶貴及有價值的,可減低負面傷害的震盪。

社會現象中,不少父母為子女問題而積極求助,樂意付出代價;反映這一代父母重視子女的程度,值得鼓勵。但看見許多家庭背後,其核心困擾,倒是夫婦長期關係不和,甚至決裂。子女無辜地成為爭鬥的磨心,實在可悲!如何才能給予下一代真正幸福?父母值得反思:

. 放下爭鬥,追求復和

夫婦持續爭鬥,不單造成彼此情感傷害,更嚴重是禍延下一代,直接令子女身心受創,可能造成永久創傷,難以復元。許多夫婦問題,是日積月累的,以盈盈的父母為例,要處理十年的積怨,是相當艱巨的。

因此,應及早正視問題,尋求協助及改變;放下自我與執著,停止埋怨爭鬥,追求關係復和。嘗試以開放的心,放下盔甲,把內在高焦慮及繃緊的情緒逐步舒緩鬆綁,回復平靜的狀態,以至能客觀、理性地分析困境,共同承擔責任,為整個家的未來而努力,祝福下一代。

. 穩定關係,重建和諧

子女能身心健康成長,有賴穩定和諧的關係及平靜自然的環境。父母要持續交流,務求對子女有一致而合理的要求及期望;有助提升子女好學的動力,並在良好的溝通氣氛下,給子女最佳的安全感;令子女加強自信,敢於迎向挑戰,勇於突破危機。

盈盈的困擾,帶出了整個家庭的真正需要,需要復和的關係,重建愛與和諧的生活環境;能開放坦誠溝通,營造親密。不單子女獲益,對夫婦的身心健康也有好處,將會是一個三贏的局面。

林美娥小姐 Michelle Lam
                                              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基督教婚姻及家庭治療碩士
Prepare / Enrich評估執行師
泰氏性格分析(T-JTA)執行師
香港專業輔導協會會員
美國輔導學會專業會員

mingpao-output-15Se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