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恩心窗》家庭事件簿: 再別狗兒(二)

宏觀現代人的家庭關係,變得愈來愈疏離﹕地域上的距離,因工作而分隔中港兩地,或因學業而越洋相隔;就算在港同處一室,父母與子女之的間代溝,夫妻之間的同床異夢和感情分歧;世界趨於電子化,「低頭一族」的普及,…都是明顯的「都市疏離現象」。陳太正正是這「疏離現象」的受害者﹕與丈夫聚少離多,兒子長大離巢高飛,加上年老雙親離世,這些都是令陳太陷入孤寂陰霾的導火線。

追求親密的關係,是人類的渴求,陳太也不例外,她未能從身邊的親人中獲取所需,唯有把渴求寄托於小狗身上。狗兒雖然不能用言語跟人溝通,但牠的搖頭擺尾,歡迎服從,都流露出對主人的喜愛之情與不離不棄的忠心。狗兒不單可以撫慰陳太那寂寞和空虛的心靈,也跟她建立了互相依附的關係。

狗兒的突然離世,對陳太來說,就像失去自己子女一樣;會引致哀傷痛苦的反應。沒有養寵物的人通常不理解這種感覺,以為寵物並非人,再找另一隻代替便可以。事實上,面對寵物的離開,也如親人離世一樣,會經歷一段「哀悼期」,當中的情感包括:悲傷(為失去至愛)、自責(我是否沒有好好照顧牠、守護牠?)、憤怒(身邊的人不明白我) 、無奈、無望(我不能叫牠回來,我將會悲慘地活下去)….等。在極端的情況下,當事人若不能從哀傷的深淵中爬上來,便會引致抑鬱症。

陳太的哀傷其實是正常的反應,她需要時間去接受狗兒的離世,明白不捨得是正常的;感激小狗曾經帶給自己一段快樂的日子,但人生的悲歡離合是必然的,身邊的人始終有一天會離開,她父母如是,心愛的狗兒也一樣;也可欣賞自己對小狗付出的愛;現在是跟牠說再見的時候;自己不能停留在此,要繼續前走。而身邊的親友一定要理解並接納陳太的哀傷期,在她身邊陪伴支持,或按她的對小狗死去的接受程度,讓她面對現實。

她還有丈夫和兒子等家人,應該珍惜與他們相處的時間。家庭醫生可以向陳太親友解釋她的境況,以及提供藥物治療,以舒緩陳太的失眠。同時進行的家庭治療也可引導陳太一家重建親密的夫妻和母子關係。

陳潔芝醫生  資深家庭醫生

本文於2015年4月8日《明報》版登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家庭‧家情》「耳仔軟」媽與「罵人嘴」爸

《家庭‧家情》逢週二在《明報》教得樂刊登,本期為2015年4月28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亞慈一開始就說自己喜歡做媽媽,但丈夫卻不是特別喜歡小孩。這個組合如真是有孩子,會有甚麼火花呢?答案是「有了孩子,個家好開心﹗」想不到是爸爸的感言。起初他擺出嚴父姿態,某次被女兒的畫驚醒。亞慈說:「女兒把他畫得很遠,他沒有耳朵,沒有眼珠,有W型嘴巴,是罵人的口,哈哈﹗」爸爸來個急轉彎,改變態度,多講「我好錫你啊﹗」家庭開心,就是這麼簡單﹗

從玩樂貼近女兒

亞慈的女兒六歲了,還有一個小兒子。她臉上滿足的笑容,加上她那句「好鍾意做媽咪」,令筆者很感動,真心替她高興啊﹗「做媽咪很得意、很開心、很感恩,見到她好似見到自己。她會重覆我平時做過的事,重覆我的說話,很好笑﹗」亞慈樂於當媽媽,邊學習,邊照顧,慢慢便掌握到技巧。即使累了點,也挺有滿足感。「她小時候哭得很利害,我們猜…是怕黑嗎?想聽歌嗎?做了很多嘗試仍不行。最終發現她吃不飽,吃飽奶後,能睡足6、7小時,要試出來。」隨著女兒慢慢成長,觀察及揣摩到她的心意很重要。「有年日本地震引發海嘯,她看了畫面後表現出不安,情緒大起大落。她提過水,加上我家望到海,問她『是否看過水水不開心?』解釋完,她就回復安靜。」

是媽媽獨有的觸角,也因為亞慈刻意了解、留意女兒,跟她在一起是了﹗「我會花時間跟她玩。我以前都有打遊戲機,不過生下她後,沒有玩了﹗我試過再玩,大拇指很痛,再無興趣。我都玩手提電話,但等她睡了才開始。我盡量不讓她打機,我喜歡跟她玩role play,做手工,整麵包,焗蛋糕。我們不喜歡買『煮飯仔』玩具給她,會讓她入廚房親手做。」筆者笑她大工程啊,她說不要緊。「她兩歲已經做曲奇餅送給人。她整個過程和我一起,其他小孩早已走開去第二處玩了。」亞慈喜歡跟女兒試做新食品,不怕失敗、失威。「做糯米糍頭兩次失敗,做第三、第四次就成功了﹗烹飪失敗不要緊,我說『我都不知會怎樣,一齊做啦﹗』我喜歡作新嘗試,不擔保會成功,找些事冒險幾好﹗」

談工作教體諒爸媽

教小孩,亞慈覺得很好玩。除了能跟他們建立親密關係,了解他們,自己也得益。「跟女兒相處很開心,自己也有學習,學會控制脾氣。別太早下定論,覺得她頑皮。有一晚她半夜哭起來,Daddy罵她。我覺得奇怪,問她『發惡夢嗎?』她看著我,點頭﹗抱抱她,便睡著了﹗」多溝通,建立互信,亞慈從女兒年幼已開始。「她由細到大,我提醒自己不要欺騙她。帶她打針,不會說去吃糖,會說實情給她知道。『醫生的針,裡面有藥;打在大腿上會有點痛,拔針後,便不痛了。』要真實﹗」放工回家,亞慈會跟女兒分享工作感想,不開心事也會說出來。「我會講『上班很辛苦,要做很多事;都要開心,但真是很累﹗老闆會捉著我開會啊﹗』女兒形象化了『捉著你?咬你嗎?』原來她真會聽,好好笑﹗哈哈﹗」

亞慈覺得跟孩子多傾談,他們會明白爸媽多點。「我白天做過甚麼,上班見到甚麼,別人跟我說過甚麼,我都會跟她說,她的反應很惹笑。讓她知道爸媽的事,她會投入,也能教她體諒我們。我希望她習慣了,長大後依然『有傾有講』,溝通很重要。否則,我不說自己的事,她也不會說她的事。」女兒慢慢長大,變得明白事理,甚至懂得安慰人。亞慈工作得再疲倦,回到家裡也覺得舒服。跟女兒相處,亞慈佔了優勢,反觀爸爸,顯得失色了點。「爸爸不擅長傾偈,他教導女兒的風格和我不同。」女兒三歲前,爸爸是嚴父,講規矩,態度堅決。「她三歲後,爸爸說了,她便做。」但亞慈形容自己「耳仔軟」,容易被女兒動搖。「老公話『你定下的規矩,被她說幾句,就輕易放過她,她當然會纏著你啦﹗』」

塗鴉表心跡補關係

爸爸原則性強,讓女兒無法躲開,只好服從。有時亞慈覺得他「太惡」﹗「我起初不喜歡,因為他不聽女兒說話,用權威式。女兒感委屈都強逼自己做,這樣不行。她長大後,就不聽爸爸說啦﹗即使堅決,都要先聽聽她的說法。」有時當爸爸罰完女兒,亞慈便跟他入房傾傾。「好處是,老公會聽我講,有時也會話我。兩公婆要合拍,否則,搞不定,要夾一夾。Rule定了。『我說了你要follow我,同樣我都會follow你。我說了讓她玩幾分鐘,你即刻不准玩,當然不行﹗』」使強硬的爸爸軟化,因一幅畫。「女兒三歲左右,畫了一幅畫。畫了我在中間,紫色的,很大個。她畫自己在側邊,細細個,但忘記了畫Daddy。那段時間Daddy經常不在香港,一回來就罵她。她補畫Daddy,Daddy樣子很遠、朦朦的,沒有耳朵,嘴巴『W』型。我跟她的樣子卻相似,有大眼晴、有耳朵,笑笑的。我跟老公說『你自己看啦﹗你沒有耳朵,『W』罵人嘴,你好好想想。』之後,他改變了﹗」

「Daddy原本理念是,年幼時原則要緊,長大可慢慢放寬。不是一來就放鬆,否則收不回。其實,效果幾好。爸爸一講,她就聽。自行執拾玩具,自行吃飯、穿衣。」爸爸心底愛惜女兒,因應她的需要,願意改變,變溫柔了。「他講多了『我好錫你啊﹗我其實好愛你啊﹗』哈哈﹗」爸爸亦敢於冒險,他放手培養女兒的自信心。「他喜歡帶女兒行山,去沙灘玩,到郊外野餐、露營。有次旅行,讓她穿上雪橇滑雪。他樣子表現得很鎮定、冷靜,能給女兒信心去試、去玩,的確幫她增強了信心。」亞慈偏靜態,多在室內活動。「她BB時,多做手工。現在她喜歡畫畫,日日畫。」上半天課,有時間便跳芭蕾舞,造手工時學英文,剛開始學彈鋼琴。「以她的興趣先行,不想嚇怕她,影響她的學習興致。」

「父母BLOG」http://parentblog2013.blogspot.hk/

撰文:錢妙儀

28apriljpg

《家庭‧家情》情緒「爆煲」的兒子

《家庭‧家情》逢週二在《明報》教得樂刊登,本期為2015年4月21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LOGO

軒仔個子高大,身材略胖,是個平時說話不多的十五歲獨生子。父在深圳工作,假日回港與家人相聚,平時因不常在兩母子身邊,感到掛念他們。母曾患產後抑鬱,易出現情緒波動。

母在街市賣菜,工作時間長,每天軒仔獨自一人留在家。母表示珍惜與子相處,在假日父亦會多與子一起,以彌補平時聚少離多的境況。如果財政容許,父母會盡力滿足子的物質需要。有時軒仔像小孩子一樣無理取閙,同母鬥氣,不肯出房門,母就自動送飯餸入房,哄他吃下,生怕他餓壞。

軒仔就讀中四,成績中上,為人欠主動,在班中結織不到知心朋友,與同學關係差。曾有數次在課堂中大聲尖叫,情緒不穩定,瞬間處於大上大落的狀態。當他醒覺自己失儀時,就會盡快平復過來。事後,老師嘗試了解事情,他總是投訴有兩位同學在堂上經常取笑他肥胖,讓他出醜。老師曾經透過他的文章得知,他原來是孤單寂寞,埋怨找不到朋友,且在意別人對他的批評。

軒仔希望專心讀書,所以較少參與課外活動,喜歡自己留在家温習。他在校內與老師偶爾談話,但只限於詢問與課堂有關的問題。目前,父母最憂慮軒仔甚少朋友,情緒易衝動,憂心他將來的社交發展。然而,他從未接受輔導。

母與子──糾纏不清的依附關係

家庭應是一個讓孩子感到安全,學習與人溝通的地方。若他在大人眼中永遠被認定是一個未長大的小孩,行為及心態便很難正常成長。因父母無暇在家,欠缺親子時間,軒仔未能掌握正確渠道與父母溝通。而且,他是父母唯一的兒子,父母不知不覺長期把他當「小孩」般疼愛,只滿足物質需要;造成他自我中心,亦不懂與朋輩相處。

父在深圳工作,表示記掛兩母子。同樣,軒仔理應記掛父,可能礙於少説話,未懂表達自己。唯母要兼任父職教養軒仔,他與母關係亦較父密切。母情緒反覆無常,軒仔不懂處理母的情緒,只有將情緒壓抑,加上缺乏朋友傾訴,對母又愛又恨,與母有糾纏不清的「依附」關係。

缺乏手足系統的家庭

軒仔是獨生子,因缺乏手足互動的關係,父母較易成為軒仔模仿的對象。雖然他知道母情緒起伏不定是不理想,無意中又會學習母負面情緒的宣洩方式。平日在家憤怒的情緒通過壓抑收藏起來,在校內被同學欺負時,就將積壓的情緒爆發出來。況且,父母未能與軒仔建立良好的親子關係,他在校亦未懂與朋輩建立平等關係,更遑論可以結交到知己。

 重新訂父母與子界限

軒仔深得家人愛錫,卻因父母角色失衡而欠正面影響。父母首先應多欣賞並讚揚軒仔勤奮向上,只是未掌握有效方法表達愛護身旁的人。

鼓勵加強父與子關係,讓父尋找多點親子時間。在結構家庭治療中,若要改善糾纏不清的母子關係,先要糾正母視子為一個未長大「小孩」的情懷。讓父母明白他倆是家庭的「上層」架構,父與母連結一起,同心協力引導兒子走出困局。以免孩子彷似與母平起平坐,不分尊卑地與母互相指罵及發洩。提議母主動與父建立一種可互相依靠,又合拍的夫婦關係。嘗試讓母主動約會父子,一家假日出外郊遊,多傾聽子的心聲。

重建父與「青春期」兒子關係

十五歲的軒仔正值青春期,開始探索自我形象,對自己生理及身體發育成長有疑問時,便想找父詢問。可惜父未能經常陪伴,也沒有鼓勵互相多溝通,軒仔便只好將疑難收藏;加上朋友少,缺乏傾訴對象, 以致未能成功建立自我認同感。

提議父用網上平台,與子互相聯繫,可分享自己青少年時的經驗,給予適當指導,提升子的身份認同感,並促進父子結連。父與子建立關係,是母不能代勞的。

情緒管理

平日孩子常盯著母,母情緒因情緒病而起跌,子在意母的情緒變化,引致子也轉成暴躁。母的情緒失控,子的反應更變本加厲至「爆煲」,造成惡性循環。建議讓母子反思,情緒失控及語言暴力是無助改善關係的。應用情緒管理, 首先學習認識並接納自己的情緒,找尋有效的舒緩;心平氣和地處理衝突,提醒母要盡早尋求專業人士協助,或可能需要藥物去配合心理輔導。

建立良好朋輩關係

在家軒仔感到孤單及無力,亦未能學到同朋輩建立適當的關係,導致他在校被欺凌。老師可適當地提醒該兩位同學,不應取笑他,可以請軒仔擔任副班長角色,透過多與同學互動,慢慢融入當中。

可幸的是軒仔成績達到中上水平,在老師面前較多發揮自己,能爭取老師及同學的認同及肯定,來填補自己心靈和社交的無力感。鼓勵軒仔參與課外活動,例如:話劇、讀書會、寫作比賽及球隊,擴濶社交圈子,結交多些朋友,從成功經驗中強化自信,達至雙贏。

康志敏 Janet Hong
香港心理學會註冊輔導心理學家
家庭冶療師

21apriljpg

《家庭‧家情》明白孩子需要,接納他

《家庭‧家情》逢週二在《明報》教得樂刊登,本期為2015年4月14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LOGO

孩子傾向跟同輩在一起,我們以為這是正常,卻忘了小朋友並不能像成人一樣彼此調節、互相保護。事實上孩子之間存在很多爭競和欺凌,令到孩子以適應和討好方式行事。故此,當孩子探索自己身分,思考自己​​想成為怎樣的人之時,能夠有關心及可以保護他們的成年人同行,是十分之重要的。這給予孩子一份靭力,幫助他們應付朋輩壓力。

首要策略──成年人先保持鎮定 

焦慮的孩子很容易失去平衡,他依靠周圍的環境來建立安全感。鎮定的成年人能營造安全的氣氛,幫助孩子自我調適。

女巫驚魂

冬冬是幼稚園的插班生,因為她舉家從外國回流,所以她是在學期中加插在班上。她表現出有些羞怯,不願跟其他小孩子玩。老師已經關注到孩子的表現,對她加倍的關心及鼓勵。只是近期冬冬經常缺課,母親說她睡不穩,很黏人,特別是對母親,更像八爪魚般把她抓得緊緊。冬冬說她害怕女巫,令母親更擔心緊張,所以趕快帶著女兒前來尋求幫助,本來忙碌的工作日程,只好暫時停頓下來。

根據Peter Levine 對創傷的定義,一個年幼的孩子突然放在一個陌生的環境中,她很容易會有受創的表現,像退縮、莫名的恐懼等。所以冬冬回流返港,明顯對她是一個很大的沖擊。問題不單是這樣,細問之下,我們發覺冬冬的母親在移民的日子都留在家裏,陪伴著女兒。只是回流之後,很快便找到工作,而且她的工作性質是極具挑戰性的,所以冬冬像一下子失去了母親一樣。

本來冬冬跟母親的關係很好,母親在移民的日子留在家裏,給予她足夠的支援幫助她建立自我調節系統。這次冬冬黏著媽媽,亦是希望藉著可靠的成年人去營造安全的氣氛及建立她的自我調節能力。可是,憂心忡忡的媽媽卻相反地使冬冬更加陷入焦慮之中。

增強支援 

孩子需要盡量與成年人建立積極、正面的關係。父母當然重要,但不能滿足所有的需要。從前,小朋友在社區成長,由社群幫助培育和教導。現今在小家庭,很多家長負起養育子女的全責。老師、輔導者、長輩、親戚等更顯得重要,所以需要大家一起合作來給予孩子支持。
有一天早晨,我被窗外傳來的哭聲吵醒,由遠至近,持續了快十五分鐘,我好奇地走到窗前看一看。

路上的哭聲  

原來哭聲來自一個小女孩,大概4至5歲,她的身高剛到母親的腰部。他們母女從遠處一路走過來。看樣子,孩子是希望拖著母親的手。但是母親硬要把她的手摔開,不理孩子一直走,一直哭,一直追著媽媽;也不斷努力,希望抓到媽媽的手。

這隻手就是孩子尋求的支持。我猜當下的孩子只看重,只需要就是這隻手。她可能完全忘記了曾經發生的事,也不知道媽媽為甚麼要摔開她,她只要媽媽的安慰。她的堅持、她的哭鬧,只是為了得到媽媽的接納。 

安心的保證:前期充電

主動關心孩子,不要等他要求

所有孩子都希望跟人建立正面、親密的關係,這有助他們產生安全、幸福的感覺。但在焦慮下,兒童不斷需要安全的保證。也許,我們都聽過人家說:

  • 「她總想我去關注她。」
  • 「他常常煩著我。」
  • 「他常常黏著我。」

焦慮的孩子無法持續地感受他人給予的肯定和支持,整天都需要很多正面的訊息,來幫助他保持冷靜。若欠缺肯定,驚慌會在他們體內滋長,直至孩子承受不了,透過行動把這份內在壓力表現出來。

最好的應付辦法是找出孩子發脾氣,變得咄咄逼人,或情緒崩潰的模式。當我們知道這個模式,預先給予孩子一點點的關注──即正面、強化的訊息,避免孩子墮入發洩模式之中。

此就是所謂的「前期充電」:短短的時間,也許只是7分鐘,與孩子交流,跟他們一起做點什麼活動,幫助他們調節身心。

一天裡,定期舒緩焦慮的情緒,能

  • 促進修正大腦的發展
  • 提升自我調節和學習新事物的能力 

對孩子而言,任何過渡期都是難過的。他們需要按定位和期望上的改變作出調節,譬如:改變午睡時間,由學前、放學後或睡前的活動,進入睡眠。

幫助孩子完成任務的方法:

  1. 在需時長的功課上,給予孩子小休(約5至7分鐘),以釋放能量,刺激大腦的感知,增強集中力。因為大腦對於在一段長時間內做同樣的事情會感厭煩,開始變得麻木、不合作。
  2. 用顏色紙書寫,以刺激大腦,幫助他們保持專注。
  3. 以圖畫、影像配合文字,亦可預備一些記憶的提示,幫助孩子完成任務。 

黃葉仲萍教授
伯特利輔導中心總監
伯特利神學院學士課程主任、教牧輔導教授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董事
資深沙維雅模式專業及督導

14Apriljpg

《家庭‧家情》破碎家庭 醒覺關懷

《家庭‧家情》逢週二在《明報》教得樂刊登,本期為2015年4月7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LOGO

小陳今年十三歲,是就讀中二的男孩,有一姊。父母已離婚五年,父親是中港貨櫃車司機,需長時間工作。母親在酒樓工作,很夜才下班。

小陳在校整體成績屬中等,但電腦科目有突出表現,全級第一名。電腦科老師很賞識他,給他很多鼓勵。小陳經常努力鑽研電腦書藉,很喜歡打遊戲機,立志將來在電腦界爭取卓越成就。在運動方面,他喜歡獨自踏單車;很怕玩集體遊戲,與同學相處被動。由於他有很多電腦知識,同學們都找他解決電腦問題,但他很多時都是離群獨處。姊姊今年十五歲,在同一所中學就讀中四,成績欠佳。有多次戀愛經驗,個性倔強反叛,常常鬱鬱寡歡。經常被罰,操行成績差,老師曾進行家訪,而且轉介社工跟進。

現時小陳和姊姊及母親同住一細小的公屋單位,父親在內地另有家庭,但經常抽時間約小陳見面。父親很關心小陳,但不懂得表達,盡量滿足小陳物質需要。知道小陳喜歡踏單車和熱愛電腦,盡力買最好的單車和電腦給他。對於女兒,他不滿她成績欠佳和花太多時間談戀愛,故採取忽略、冷漠的態度對待,令女兒很傷心。母親做事勤力,但缺乏耐性,處事作風要求快速,常感到煩燥,易發脾氣。她不滿女兒常常談戀愛,盼望她好好讀書,經常責罵女兒,卻產生反效果,時常爭吵,她感到無奈和無助。母親偏愛小陳,高興他在電腦方面有好成績,平日照顧無微不至,與對女兒的態度有很強烈對比。

困局出現 各有重擔 

六年前,小陳母親發現丈夫在內地有婚外情,經多番爭吵後離婚。小陳感到傷痛和羞恥,將父母離婚情況保密,不願和同學、朋友傾談。雖然表面樂觀,但卻常把自己困在家中。小陳父母對他的成長感憂心,故此決定嘗試尋求協助。

中港貨櫃車司機工作壓力大,而且長期在中港兩邊走,很需要情感慰藉。當夫妻關係不理想,很容易被誘惑發展內地婚外情,因而離婚的個案十分普遍。相信小陳父親亦是其中一個例子。他離婚後仍很想和兒女建立關係,只是對待兒子和女兒的態度差別很大。小陳母親面對工作及應付家務,精神壓力很大,難怪常感到煩燥和易發脾氣,這影響了和家人關係。與丈夫離婚,帶來很大的傷痛,她將期望放在子女身上。可惜女兒令她失望,便將愛與關注偏向兒子。

小陳姊姊因缺乏愛和關注,所以藉戀愛來尋求補償。由於父母偏心,及常被母親責罵,更感孤單和不滿。這亦令她變得倔強和反叛,不想跟從父母的指導。父母離婚,令小陳感到十分傷痛,又覺得是羞恥的事。他不願身邊的人知道,故與同學保持距離。由於他鑽研電腦知識有卓越成績,得到老師、同學和父母的讚賞和關注,強化他封閉自己,爭取空間學習電腦知識。

婚姻破裂,雙方固然傷痛,但最無辜和受害的是年少兒女。若不適當處理,家庭問題會不斷一代傳一代,整個社會都會受害。幸好小陳父母察覺兒子成長出問題,及早尋求治療。縱然他們婚姻破裂,若能彼此合作,努力成為盡責的父母;藉著適當互動改變,兒女的問題將會得到改善及消除。

釋放情緒  醒覺需要

小陳母親被丈夫婚外情傷害,在治療中透過聆聽和提問,可釋放她抑壓在心的情緒和傷痛。對她為了家庭和子女的付出,予以肯定和認同;她需要安慰和解除困境的盼望。當她明白很多單親家庭都要面對類似問題,她的不安感減輕。

小陳姊姊因缺乏愛和關注,藉談戀愛尋求補償;加上父母偏愛弟弟而被忽略,不但影響她的成長,加深了彼此的嫌隙。若父母在治療中醒覺女兒的需要,作出改變,她被愛的期望亦可因此得著滿足,有助她重新將焦點放回學業和家人關係上。

小陳父親很重視和兒子的關係,但以滿足其物質需要入手,並未能有效幫助小陳成長。小陳因羞於父母離異,更努力收藏自己。在治療過程中,幫助他釋放情緒,讓他接納父母離婚的事實,引導他明白父母離異不是他的問題。透過接納和認同,幫助他建立自尊和自信,能有效減輕他覺得羞恥的感覺,和有助清除他與別人交往的障礙。

「家庭治療」需要時間處理問題,各成員透過醒覺,可提升他們的接納能力,他們需要作出改變。小陳父母縱然已離婚,仍可合作教養子女,他們需要多關注女兒及放棄純以物質滿足兒子需要。透過家庭集體活動和改善溝通,修補破損的關係。藉主動接觸學校老師及社工,讓他們了解家庭背景及明白子女的成長障礙,尋求他們的協助。經過一段時間後,小陳和姊姊因渴求得著滿足,小陳的封閉和姊姊藉戀愛補償的不理想情況將會逐漸消解,可重新恢復家庭功能和活力。

陸振洲先生 Vincent Luk
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基督教婚姻及家庭治療碩士
香港專業輔導協會會員
資深特許公認會計師

 07april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