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說道》願與人同行的總幹事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刊登,本期為2015年10月14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從專長的教育崗位,過渡到扶貧的前線機構,他抱著學習和與同工同行互相扶持的心態,沒有想過大展拳腳,只思想著如何實踐和分擔上帝的使命;如何將成長中積累的教育、網絡及神學訓練的經驗,結合機構已有的發展基礎去拓展,增加大家的參與性,令更多人的生命重拾意義和價值。雖然已上任工業福音團契(工福)總幹事逾一年,但葉漢浩博士(Alex)仍喜歡做老師的角色,「可以與人同行,不單是知識上的傳遞;更有機會在別人的生命裡協助和扶上一把,這是莫大的福份。」

 文﹕謝芳

工福成立於1973年,40多年來一直持守服侍基層貧困社群的使命,與他們同行,建立美好的鄰舍互助關係,帶領他們認識主耶穌,得著豐盛的生命。現時的事工包括貧窮家庭關顧、戒賭宣教、跨代貧窮關懷、就業支援及培訓和工福學堂。「未來工福的方向?仍會依循工福原有的發展基礎再拓展。」Alex說,要認識工福,就要理解工業和福音的意義,以及團契的記號。「工業是我們針對的問題,整個資本主義社會本身如一個巨大工廠,貧富懸殊是這工廠必然的副產品;人成為賺錢的機器工具,失去了使命和意義。團契的意義在於分享耶穌基督的愛和實踐使命中互相分擔。使人認識耶穌基督的救恩,貧者有依靠與盼望;富者重拾愛鄰舍的使命,生命重拾意義與價值。」

拓展黃大仙服侍新據點

「事實上,扶貧愛鄰的使命,不單捐款,最重要的是實踐使命。我們只需做好橋樑角色,就能夠幫助教會走出社區,讓弟兄姊妹實踐社區服侍的使命,直接參與關懷地區貧窮的人,成為他們的好鄰舍。」目前除了深水埗、旺角、元朗等服侍據點外,黃大仙區是一個新發展的據點,有幸能與基督教新蒲崗潮人生命堂一群愛主的弟兄姊妹合作,藉著兒童發展基金的成長嚮導計劃合作點,拓展附近服侍社區的事工。

戒賭的正向家庭關係的培訓

至於戒賭的事工,在原有整合基督教信仰與專業戒賭服務,按不同階段戒賭人士的需要,提供一系列性持續戒賭治療服務之外,正探討加入正向心理學的元素來幫助建立健康的家庭關係。「戒賭是一個靈性的問題,而且不是一個獨立的議題,賭徒背後支離破碎的家庭關係需要修補、重建,特別需要正向的建立。例如有些賭徒有好冒險刺激的素質,我們了解後就可以幫助他發展和正確的輸出強項,如鼓勵他們參加行山等富挑戰性的活動,令冒險精神有機會發揮出來。」Alex希望未來半年,能夠落實家庭關係的培訓事工。

新事工﹕工福學堂

工福學堂的建立,是為知識型義工提供服侍貧窮家庭的平台,分享知識和經驗,彼此學習和建立,如「爸媽成長學院」就是其一。「我們又希望將做前線的經驗,總結成對教會甚至社區人士靈性反映的資源,如在步行籌款、夾縫體驗行等活動中加入屬靈體驗的元素﹕拉紙皮的經驗,貧窮大富翁的遊戲…。」他認為社會、貧窮現象與屬靈的關係,是一個很重要的屬靈拓展。而另一個層次,就是建立同行的伙伴,讓弟兄姊妹可以同行地去實踐使命,參與服侍而不是光付錢給機構那麼簡單。「《聖經》裡的團契意義,就是分擔和分享,分擔機構的財務壓力同時,也分享服侍人的機會和使命。」

新上任的自我期望

「期望最基本不要搞亂檔!」「有甚麼個人計劃?」「沒有,因為所有計劃是屬於機構所有同工的,我的計劃就是以個人的網絡、自己在教育及神學訓練的經驗,幫助同工將已有的工作使命實踐得更好更豐富、更有果效,這是總幹事最重要的工作。我經常自問一個問題﹕『我在此與不在此,有何分別呢?』雖然我擁有教育經驗及一定的神學認識,但不會因此而要求,或利用權力,或以理論說服同工跟著我的使命去做。我會邀請他們一起參與新的計劃活動,讓大家透過參與,明白新的實踐和理念,從而互相學習和認識。」

從教育到扶貧機構

從過去教書、讀神學,到服侍基層貧窮人,Alex坦言自己不算是認識貧窮人,更不足夠明白他們每天都在經歷的困難、不足和限制。但這些的反思促使他明白持續學習的重要性,在8年前與新福同工共同開展關懷貧窮學校,也源於自覺要更多認識貧窮人的反省。「參與服侍貧窮人,同您成長背景有關?」「對,我在一個貧窮而另類的家庭成長。爸爸到了我20多歲才正式戒除毒癮,但他是一個極好的爸爸,只不過是年少時染有吸毒的習慣。我們經歷的借貸度日,被追討租金…讓我知道甚麼叫不足、甚麼叫抬不起頭做人。但是這並不代表自己就認識現代的貧窮人住板間房的苦況。」

不平坦的成長路

他說,自己的健康成長,媽媽的堅毅起了很重要的作用。「看見爸爸和他一起吸毒的朋友們所面對的困難,正正因為有他們的存在,我知道這不是自己要行的路。加上媽媽辛勞的工作賺錢養家,令我更加清楚做人應走的道路。」

「成長之後,如何認識您要行走之路?」「港大經濟學系畢業後,我選擇去了教書,這是第一個很重要的轉捩點。讓我看見很多基層的家庭面對的困難,更加明白同行的重要性。坦白說,持著我『有解決方法』的態度可能會破壞別人的生命,總幹事如是,老師也是一樣,人生和生命很複雜,何來一個簡單的『有解決方法』?我們要學效耶穌,像腓立比書2章6-8節﹕『他本來有 神的形象,卻不堅持自己與 神平等的地位,反而倒空自己,取了奴僕的形象,成為人的樣式; 既然有人的樣子,就自甘卑微,順服至死,而且死在十字架上。』他的能力是一直影響我們信徒的生命。」

信仰是要實踐 愛人如己

Alex離開教育界去讀神學,動力在於想更加明白救恩?還是探討《聖經》有沒有解決貧窮的答案?「這世界與時代很複雜,很想去探討《聖經》是如何回應這麼複雜的世界。對我來說,信仰不單是救恩那麼簡單,對於這世界應該有一個重要和有力的回應,但有很多事情是沒有答案的。」「失望?」「沒有,反而更加驅使我繼續向前行,實踐愛鄰舍的使命,不是完全明白整個神學才去做。信仰的關鍵是信、望、愛,這就是生命素質的來源,也一直是自己的信念。」

來到工福,《聖經》裡的說話變得更真實,像羅馬書13﹕8﹕「不要欠人的債;但在彼此相愛的事上,要覺得是欠了人的債。愛別人的,就成全了律法。」及加拉太書5﹕13-14﹕「弟兄們,你們蒙召得了自由;只是不可把這自由當作放縱情慾的機會,總要憑著愛心互相服事。因為全部的律法,都在『愛人如己』這一句話裡面成全了。」都令Alex有反思的空間和推動的作用。「今天驅使和成為我信仰實踐力量的,就是一面繼續學習愛鄰舍,一面成為弟兄姊妹愛鄰舍的幫助、踏腳石和平台,成為教會的伙伴。」

總結自己是一個怎樣的人

「在不同的身份與角色中,我仍是最喜歡當的角色就是老師,因為能夠與人同行,不單是知識上的傳遞,更有機會在別人的生命裡扶助幫上一把,這是很大的福份。『如何讓我所擁有的成為他人的幫助呢?』是我經常思想的問題。」Alex 剛完成一本有關信徒如何實踐使命的書,並計劃在來年1月出版。

20151014願與人同行的總幹事

《綠洲忠言》夫物芸芸 復命歸根

瀚

去過南北兩極的人,莫不對燕鷗(Sterna paradisaea)留下深刻印象。這種鳥每年有兩個夏天,可卻得來不易,因為牠們每年6至8月停留在北極圈,繁殖產卵和培育幼兒之後,為了追逐溫暖的陽光和空氣,不惜「連根拔起」,翱翔飛越赤道,到達南半球最遠的大洋去棲息覓食,單途航程便及24,000英里,至次年2月底時才再北返歸航。以其平均壽命20年計,每年繞著地球兩極,縱橫一生飛行的途程約等於從地球往返月球一回,真的「風霜撲臉」!至今科學家仍然未能解開的謎團,包括為何牠們要迢迢萬里遷徙?牠們怎樣結隊成列、彼此聯繫、對抗天敵?如何能夠準確定位導航?百千研究尚未有系統性的定論。小小雀鳥已經如此高深莫測,只嘆大自然真的偉大奧妙!

觀鳥的人,每逢稍踏近燕鷗的巢窩,牠們的「哨兵」便會「嗚嗚」發出警號,不一會兒,「戰鬥機組」迎風群起,只需在天空稍作徘徊,便可瞄準目標,列隊向敵人俯衝啄撃,甚至乎投彈(糞便)轟炸,直至成功驅逐侵略者才停止。所以,燕鷗雖然紅嘴白毛,尾如剪刀分叉,外觀馴良討愛,卻絶不可欺!上帝創造的自然界,自古至今都蘊含了自衞、自強、團結合群、彼此分工、秉持信念、堅守價值,甚至乎為道犧牲等天理和價值觀,冥默之中,衪會按時用智慧指示我們。

斯托得牧師(Rev. Dr. John Stott)也是一位自然熱愛者,足跡遍及各大洲。宣教牧養之餘,他曾到南大洋觀鳥,還寫了一本書,名叫“The Birds Our Teachers: Biblical Lessons from a Lifelong Bird Watcher”(Baker Books,2001),靈風暢溢!謹向各位推薦!

綠洲忠言 ﹕ 所有和你在一起有生命的活物:飛鳥、牲畜和一切在地上爬行的動物,你都要帶出來,使牠們可以在地上滋生、繁殖,也可以在地上增多。〈創8:17

何建宗教授
香港公開大學科技學院院長
 綠色力量會長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全恩心窗》寰宇脈搏事件簿 之 學童自殺 (二)

kateschool2008c_1440
學童自殺是一個複雜的社會、教育、家庭及精神健康問題。有本地研究顯示,在2005-2010年期間,19歲以下人士的自殺率增加了58%;2010-2011年期間,18歲以下人士中,自殺是非自然死亡的最大原因,而最年輕的只有10歲, 學童自殺的問題已引起社會廣泛關注。

根據政府檢討兒童死亡個案小組的報告顯示,本地學童自殺的原因包括: 擔心將來的前途、與家庭成員關係問題、男女朋友關係問題、功課問題、精神健康障礙、同學關係問題、童年陰影、健康問題和藥物濫用問題等。

雖然絕大部學童不會主動求助,但是通常會出現一些警號,當中包括: 死亡字條、在臉書上留下遺言;直接或間接的談及自殺,如﹕「我想死,這世界沒有我更好,反正沒有人會掛念我」;過往自殺的行為、抑鬱情緒、無助或絕望感、藥物或酒精濫用;專注力下降、課堂出現問題、功課或成績退步、缺課;失眠或睡太多、體重突然增多或減少、不修篇幅、不注意個人衛生;性格突然改變、遠離朋友、減少參與平常喜歡的活動等。家長、老師或朋友如能夠及早發現這些警號及加以處理,或能避免悲劇發生。

作為家長,要認識及留意「學童自殺」的警號,不要害怕和學童談及自殺的話題 (研究顯示詢問學童有否自殺的念頭,並不會引發或增加自殺的想法);妥善管理家中能自殺的工具,如刀、消毒清潔劑、藥物或安裝窗花等;使用學校或社會資源,如學校社工、危機小組、自殺熱線、精神科專科服務等。若發現學童有自殺警號,應該立刻採取行動,不要讓學童獨處,陪伴他/她尋求專業幫助。若情況危急,可考慮陪同學童前往急症室,以確保他/她的人身安全,直至完成精神科的專業評估。

所謂「預防勝於治療」,有一些因素能抗衡「學童自殺」,包括與家人、老師、朋友保持正面的關係,良好的自我價值觀,擁有解決困難及應變能力,穩固的家庭,緊密的學校關係,有支持學童的老師或輔導員,主張人生有盼望的宗教信仰等。

生命是很寶貴的, 而學童正是社會未來的棟樑,願社會各方能關注及正視「學童自殺」的問題,採取有效的方法,以減低或預防「學童自殺」的發生。

馬燕盈醫生   資深精神科專科醫生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家庭‧家情》情緒管教:「我還可信任媽媽嗎?」

LOGO

《家庭‧家情》逢週二在《明報》教得樂刊登,本期為2015年10月14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怒氣沖沖的母親 

有一次在港鐵站看到一位母親正怒氣沖沖駡著她看似就讀小學三、四年級的孩子。由於她在盛怒的情況下,可能已顧不了自己身在何處,很大聲對著孩子狠狠地駡。只見那孩子垂下頭,默不作聲聽著母親向自己投訴。突然,那母親一氣之下撇下孩子,獨自走下扶手電梯;剩下孩子一邊追著母親,一邊叫著:「媽咪!媽咪!」

父母在公共地方破口大罵孩子,轉身就走,或邊走邊罵的例子,屢見不鮮。有一對母子,情況類同。他們最終結局是怎樣呢?孩子總會追上母親的,當母親消了氣,這件事情「好像」便完結了。於是,母親與孩子繼續如常地生活,日子一天一天流逝。當時仍是小孩子的兒子,會慢慢長大,直至成為十幾歲的青少年時,母親開始對這位青少年的行為不明所以。她疑惑著為何這兒子越來越愁眉深鎖,整天只顧著玩電子遊戲機,又很容易情緒波動和發脾氣?

留意大家內心變化 

我們嘗試細察這兒子的心路歷程,便不難明白為何他有這樣的轉變。他兒時,當他有時默書不及格、有時不小心打破飯碗、有時他妒忌弟弟拿走了父母的關注及愛錫,他因而欺負弟弟,卻又被父母發現。這時,他心中本已充滿著不開心、自責和感到不如弟弟,難過得不知如何自處,但偏偏自己種種的「惡行」,又正正觸動了母親的神經。

母親懊惱著兒子為何這麼懶惰、這麼粗心大意、這麼不懂事,決意要狠狠地教訓他一頓,痛駡他一遍,期望他改過自新。有時情況更甚,在這難題多多的日常生活中,碰巧母親工作遇上很多阻滯,與同事相處出現問題,又或者最近與父親時有爭吵,間中冷戰;母親心中早已充滿了憂愁、憤怒和不滿,兒子的不是剛好觸發出「火花」,引爆了母親內裡本已谷得滿滿的「情緒炸藥」,一下子「嘭、嘭、嘭」爆發了出來。雖然「炸藥」最後會燒盡,母親的憤怒情緒最終亦會平伏下來,但那次發生的連串「爆炸」,已將兒子「炸得遍體鱗傷」。

情緒管教帶出惡果 

一個本是最安全、最可信任的人(母親),如能在自己覺得不開心、自責和對自我價值懷疑時,心靈十分脆弱,正想尋求慰藉時,給與自己一個擁抱,告訴自己:「傻孩子,不用怕﹗下一次你可以怎樣正確地做……」就能令他的心靈重拾快慰。

不幸的是,這母親在這時侯卻告訴他:「你做得不好﹗你很懶惰、無用﹗你不懂關心別人﹗」你、你、你…像一枚又一枚的「炸彈」,令兒子本來憂傷、動盪的心靈,更加粉碎。母親猛烈的情緒,就像洪水猛獸般吞噬孩子的心靈。兒子會懷疑:究竟這個應該最值得信任的人,是否應該繼續去信任她?若自己下次做錯事,是否應該收藏起來,免得歷史重演,叫自己難受?(為安全的原故,開始去隱藏自己的困難或困擾。)他又會想:原來犯錯是一件大事,最終結果只有捱駡,被處罰,還是叫自己小心為妙。(開始畏首畏尾,因他覺得少做少錯,不去做,就不會錯,所以孩子事事不願嘗試。)更甚的是,他會認為:做錯了,千萬不要讓人知道,免得招來責罵。(開始說謊,害怕面對困難,甚至很難跟父母親或是身邊的人分享心裡的難處或面對的困擾。)這些都是情緒管教的惡果﹗

一代一代的傳承 

回顧這位母親的歷史,不難發現她兒時犯錯的時候,她的父親同樣會在憤怒的情緒下責罵、管教她。她在這種管教的方式下成長,造成一代影響著一代。到如今她為人父母,看到孩子的不是,不由自主地充滿了憤怒和不滿,繼而怒氣沖沖地責罵孩子。待她情緒平伏後,又為剛才自己所作的行為後悔。

其實,在社會裡以上的情況十分普遍,情緒管教其實已不斷地影響著我們孩子個性成長及發展,亦蠶食著親子關係。若果情緒管教對一個家庭有這麼嚴重及深遠的影響,家長們若遇上類似的情況,就要認真的反省及配合起行動來;如參加課程,學習情緒管理。若有需要便尋找專業人士的幫助,為孩子及家庭帶來改變。

鮑周瑞珠女士Belinda Chow
個人及婚姻治療師

基督教婚姻及家庭治療碩士
Prepare / Enrich評估執行師
香港專業輔導協會會員

 MingPao-13Oct-Output

《家庭‧家情》被藤條炆豬肉的兒子

LOGO

《家庭‧家情》逢週二在《明報》教得樂刊登,本期為2015年10月7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十一歲的瀚,原本是精英班學生,因成績退步,在新學年轉回普通班。他在小六班內,感到羞愧,重新適應教材進度外,亦要面對同學群組的變化。不幸地,瀚遇到三位愛搞惡作劇的同學,經常以他的身材取笑他為「馬騮精」,在瀚旁邊細聲講大聲笑,令他感到不被尊重,亦對他們的行為心存憤恨。

有一日,其中一位叫琛的同學用輕蔑的眼神登著他,然後大叫瀚的花名及藐視地笑。瀚在毫無先兆的情況下,揮拳打向琛的臉,他失去平衡,幾乎跌到在地上。琛從沒料到性格懦弱的瀚會有此反應,連忙跌跌碰碰地走開。

老師得悉此事,約見瀚、琛及其同學群組見面。經了解後,琛的傷勢無大礙,大家互相道歉,老師以為事情可以結束。其實大家仍然未能冰釋前嫌,瀚內心仍埋怨以琛為首的同學組群冷對他,琛又在網絡個別群組杯葛、貶低瀚。自此,瀚在班中成為部份人的「笑柄」,覺得被排斥;雙方開始互相仇視,氣氛有㸃緊張。在班中瀚只有一、兩位談得來的同學不值琛組群所為,決定連同瀚將網上的事情向老師請求幫助。老師通知瀚的母親,希望家人給予瀚多些支持,將事件平息。

其實瀚出手打人的事件是首次,但被父親體罰卻是從瀚年幼時開始。父親會不留情面地用滕條打瀚,邊打邊罵,時而打至藤條也折斷了,繼續隨手執起衣架代替藤條作敎鞭對付瀚,直至自己身心俱疲為止。

由於父親是個要求嚴謹的紀律部隊成員,他日常掛在嘴邊是「三歲定八十」、「管敎兒子是越早越好,不然的話,就後患無窮」。因此,父親對十一歲的大兒子及七歲的小兒子一視同仁。如果他們略為頑皮、「駁嘴」,或不在指定時間完成作業,就即時被破口大罵,無論是在街上、家中,也不能倖免被體罰。

母親看到倆愛兒受盡皮肉之苦,對這個丈夫又愛又恨,苦無對策,沒法在風頭火勢時,阻止丈夫的嚴厲教導方式。唯有勸告兒子,切勿觸怒父親。

那天,母親接到老師來電後,感到奇怪,為何怕事的瀚好像變了另一人。回想到瀚最近經常無故於情緒波動後,便與弟弟爭執,出手打弟弟,有時會無故地擊打牆壁發洩。母親思前想後,覺得瀚的情緒爆發不只因同學欺負而來,或許與家庭因素有關。於是跟丈夫商量後,決定找家庭治療。

原生家庭的影響

原來瀚的祖父是體罰父親的先行者,可惜祖父已身故。據父親描述祖父是個軍人,在家好像在戰場一樣,嚴格執行軍紀,絕不苟且,所以連同父親及其三位弟弟也不能倖免。由於父親是大哥,體罰程度最重。

被邊緣化的父親

回到現在的家庭,日常生活缺乏協商、家庭內部存着瀚父權力的過度運用。瀚父曾被瀚祖父以軍訓方式教導,隨後瀚父將原生家庭過去相處模式,像「倒模」一樣體罰愛兒們。由於父親獨攬大權,不容母親調停,反而令母親和孩子間關係更緊密;明明是雙親家庭,卻好像單親似的。父親被邊緣化,形成不親密的父子關係,又阻隔他與太太建立親密關係的機會。

瀚父被鼓勵下,用軟化的口吻承認自己常有兒時的景像重演,彷彿再活現被瀚祖父體罰的畫面。估計瀚父可能在潛意識裡,不自覺地重覆使用自己父親一直運用的不人道體罰模式,用以管教瀚兩兄弟。

瀚父同意體罰是無助於培養兒子品格,反而破壞父子關係,於是父親向兩位兒子道歉。況且,瀚父檢討自己常以居高臨下的父親身份自居,對管敎孩子沒有清楚界限,亦對未有給予家庭成員適當的空間,表達心中的不滿而內疚。從此承諾讓他們有獨立處理自己的時間的空間,以及按步就班的訓練,令孩子逐步學會安排玩耍及做作業的時間;望能讓他們逐步重建從家庭而來的安全感及歸屬感。

鞏固兄弟關係

在瀚倆兄弟交往中,身為兄長,讓瀚去學習建立兄弟關係,是他人生中第一個試驗埸。透過兄弟的相交,懂得怎樣合作或妥協,其中他們學會互相尊重,瀚同意絕不能用以暴易暴的方式對待弟弟,並向弟弟道歉。

父妻聯手敎養兒子

父母婚姻關係出現的問題,有可能間接是由原生家庭的管敎有別而成的;應避免讓過去原生家庭帶來的創傷延續。以往父親渴求與瀚袓父建立親密的互動關係,可惜瀚父未能得到的滿足,便越發渴求,以至重覆地失望;形成對親密關係失去信心,難以與太太建立互信。要明白對太太忠告充耳不聞,無助改善夫妻關係。

此刻,瀚母了解到家庭內各成員的情緒張力,要避免丈夫因憤怒,而造成兒子們的焦慮。若採取不當的保護或過度迴避,是不容易將問題移除。建議太太關心丈夫過往童年的傷痛,邀請太太協助丈夫,共同管敎兒子,大家在家庭崗位上可以互補不足。

校園欺凌

在校內,瀚未能適應新環境,對自己以往出色的表現還有着一份眷戀及執著,怕自己一跌不起,產生壓力;加上父親過度體罰下,造成長期的壓抑,遇到琛的組群挑釁,壓力所醞釀成的負面情緒就爆發出來了。

首先老師邀請有關同學見面,需要停止瀚誤以為凡事都可以用武力去解決的行為;再者對琛及其群組的滋擾行為,予以譴責及停止網絡對瀚的中傷。老師要求有關同學在堂課後,參加「情緒管理小組」及「關懷互助小組」,促進他們的溝通及社交。老師亦鼓勵瀚無需把成敗看得太重,努力考好呈分試,仍可選擇自己喜歡的中學。

康志敏 Janet Hong
香港心理學會註冊輔導心理學家
家庭冶療師

MingPao-6Oct-output

《談天說道》耶穌中秋請吃飯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本期為2015年10月7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中秋節的翌日,彌敦道沿途車水馬龍,兩側的珠寶金鋪、時裝服飾名店、百貨公司人頭湧湧,一片繁華的氣象。走入尖沙咀街坊福利會尖沙咀會堂,倘大的廳堂裡也是一片喜氣洋洋,47圍紅布鋪設的「圓桌席」坐滿了五百多名來賓,「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二次的飲宴,很開心。」隔鄰的灰白頭髮伯伯輕輕地說著。身旁的太太說﹕「我和女兒現住劏房,最大的心願是上公屋。」他們和大部分的來賓一樣,都是區內的低收入家庭及弱勢社群人士。

這裡,是「耶穌中秋請吃飯」關愛福音餐會的場地。是次餐會由「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主辦及贊助,「尖沙咀街坊福利會」及油尖區的教會與基督教機構合辦。出席的除了區內的低收入家庭及弱勢社群人士外,還有陪同他們的各教會或機構的信徒。身兼是次活動的籌備委員會主席的基督教平安堂主任牧師湛乃斌牧師說,今次是聯會第一次推動及舉辦分區聯合佈道,參與的教會及機構有基督教平安堂、循道衛理聯合教會九龍堂、救世軍九龍中央堂、宣道會純光堂、教會關懷貧窮網絡、青年歸主有限公司、禧褔協會和尖沙咀街坊福利會等。

湛牧師告訴記者,油尖旺是舊區,很多大廈的樓齡超過四十年。這類的大廈近年間增加了很多劏房,吸引了不少低收入的家庭入住,這些的家庭主要有新移民家庭、南亞和少數族群,以及印巴籍人士。區內亦有不少單親家庭,如阿英,嫁了一個比自己年長的無業嗜賭的男人,女兒出生後就離家出走,至今只依靠阿英兼職賺錢養家;也有一些混婚家庭,夫婦是不同國籍和不同背景,如娜娜一家,她的丈夫是非洲人,他們在香港相識結婚,之後去了非洲生活,生下兩個女兒,因為不習慣非洲的生活,再回來香港,現時最困難的地方是女兒讀書和文化的適應問題。「正所謂『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很多家庭都有各自的問題,區內教會都在努力為有需要的家庭提供各方面的支援,尤其是心靈上的支援,希望藉著信仰上的力量來幫助他們。」

至於社區的支援服務,湛牧師表示,區內有教會舉辦「十元飯堂」,為低收入家庭提供晚飯;亦有教會與機構辦「食物銀行」;在油麻地與旺角一帶的公園和天橋底有數間機構和教會定期派飯;救世軍設有「露宿者之家」,收容及幫助一些露宿者。「除了為低收入人士提供食物,亦有教會與社會服務機構合作,像基督教平安堂與基督教服務處天倫綜合家庭服務中心過去幾年合作舉辦親子空間活動,為區內低收入家庭提供晚飯和興趣班,為小朋友提供功課輔導等。」

「五年前,北愛爾蘭的麥農理牧師Ronnie Mccracken帶領一班義工團隊在香港舉辦「關愛飯堂」事工,在訪港的9天時間,舉辦了17場餐會及4場音樂會,免費招呼六千多人吃飯;教會關懷貧窮網絡亦於三年前舉行『關愛餐會團年飯』,以及今年的『耶穌中秋請吃飯』關愛福音餐會,這些餐會都是區內教會的愛心服侍。但教會能夠做的也相當有限,大家都是『做得幾多就幾多』盡力而為;希望透過嘗試可以累積經驗,將這事工做得更好。」

義工秀鳳與記者談起一直跟進和服侍的群體。她說,基督教平安堂與基督教服務處天倫綜合家庭服務中心合作,透過不同的活動和幫助小孩子補習功課,接觸認識了不少家庭。我們看見很多的中港婚姻承受著生活的壓力,從事一些低收入的基層工作,生活艱苦吃力,內心缺乏安全感,容易出現情緒和身體的毛病。有些年青的婦女為了照顧年幼的孩子,無法出外找尋一份穩定的長工,只能依靠微薄的兼職薪水來維持家計;如果伴侶有不良的嗜好,她們會活得更苦。「我們可以做的不多,也不能即時幫助他們去解決問題,只有聆聽、扶持和關心,如有特別的需要會協助轉介社工跟進。」

循道衛理聯合教會九龍堂盧偉旗牧師在餐會致詞時同大家講三個聖經故事﹕「第一個故事是在約翰福音4章7-15節﹕有一個撒瑪利亞婦人來打水。耶穌對她說:『請給我水喝。』那時,他的門徒都進城買食物去了。撒瑪利亞婦人對耶穌說:『你是猶太人,怎麼向我,一個撒瑪利亞婦人要水喝呢?』(原來猶太人和撒瑪利亞人不相往來。)耶穌回答她:『你若知道 神的恩賜,和對你說‘請給我水喝’的是誰,你必早已求他,他也必早把活水賜給你了。』婦人說:『先生,你沒有打水的器具,井又深,你從哪裡得活水呢?我們的祖先雅各把這口井留給我們,他自己和子孫以及牲畜都喝這井的水,難道你比他還大嗎?』耶穌回答:『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裡面成為湧流的泉源,直湧到永生。』婦人說:『先生,請把這水賜給我,使我不渴,也不用來這裡打水。』今天,耶穌在這裡請你吃飯,是想讓你的生命永遠不渴,不單是這晚,而是一生不渴!

第二的故事是天國的福音就如有錢人請吃飯,被邀的很多人會不稀罕或心裡不重視。有錢人說,把街上那些貧窮的、哀傷的,瞎眼的,都邀請來坐筵席,有了天國的福音,生命就不至缺乏。『你們所有勞苦擔重擔的人哪,到我這裡來吧!我必使你們得安息。我心裡柔和謙卑,你們應當負我的軛,向我學習,你們就必得著心靈的安息;我的軛是容易負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太11﹕28-30〉『心靈貧乏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哀痛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安慰。溫柔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承受地土。愛慕公義如飢如渴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飽足。憐憫人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蒙憐憫。』 〈太5﹕3-7〉

第三的故事,就是『不用那麼快相信耶穌,臨死前才信吧!』的想法。如果有一天,朋友告訴你,某某著名酒店贈送自助晚餐券乙張,價值2000元,那裡有全世界最好吃最豐富的菜式,但享用時限是三個鐘(6時至9時)。你會幾點鐘去等候入場?早半個鐘?還是8時45分?今天耶穌的救恩也是如此,如此豐富的晚餐,不要到了人生的最盡頭才入席,『我來了,是要使羊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約10﹕10下〉」

文/圖﹕謝芳

20151007耶穌中秋請吃飯

《全恩心窗》寰宇脈搏事件簿 之 校園欺凌 (四)

school-1231939

文靜內向和步入青春期的陳小姐,因比同年少女發育遲緩而心感自卑;又常遭同學取笑欺凌,內心非常困擾痛苦,但又不敢讓爸媽知道。在求助無門的時候,她不禁自問﹕「我為何要生存在這世界呢?」雖然身體因出現極度疲倦、失眠及食慾不振等不適,很多日子都不能上學,但卻拒絕求醫。直到最後陳爸爸在書桌上發現女兒所寫的一篇文章,才知悉她曾被同學欺凌。當爸爸提議約見精神科醫生時,她情緒十分激動,不承認自己精神出現問題。

校園常見的欺凌可分為四類﹕第一,身體欺凌;第二,語言欺凌;第三,社交及人際關係欺凌;第四,「網上欺凌」。看來陳小姐所面對的欺凌屬於第一、二和第三類別。曾被欺凌的人會較容易患上抑鬱、焦慮、社交恐懼、物質濫用、軀體化精神障礙、偽病症及增加自殺的風險等。若陳小姐已出現精神失調的病徵,她便需要接受醫生所提供的藥物治療,處理情緒起落失控的問題。但受校園欺凌所影響的人需要解決心靈的創傷,得到自我肯定、提高情緒智商(E.Q.- Emotional Quotient) 及抗逆智商(A.Q.- Adversity Quotient) 。

陳小姐需要健康的自我形像(self-image),讓她能自我接納(self-acceptance) 和有能力自我實現(self-actualization)。健康的自我形像與自我接納乃息息相關,接受自己的短處和長處,不過分與別人比較;如有不及人之處也不自卑,可作自我進步(self-improvement)的目標,努力達到自我最高的潛質(self-potential) 。溝通及與人相處是面對欺凌加害者最重要的學習,有時可能要自我表白堅持(self-assertive) ,有時卻要敬而遠之,這都是與建立情緒智商(E.Q.- Emotional Quotient) 有關。

面對欺凌,需有強而有力的抗逆智商(A.Q.- Adversity Quotient) ,因為在現實世界裡,人與人之間充滿敵意,欺凌是發自內在的軟弱,包括人的自我、自大或自卑,導致恃強凌弱、恃勢欺人和自欺欺人的表現。我們面對負面不公平、不公義的對待時,要有對抗的能力。自我抗逆(self-resilience) 能力由自我愛惜 (self-love)和自我保護(self-care) 開始,我們要有適切應付壓力的技巧(coping skills),和增加應付壓力的資源,同時需有自力及他力。我們基督徒往往向神支取力量,詩人如此說:「我要向群山舉目,我的幫助從那裡來呢?我的幫助從造天地的耶和華而來。」〈詩121:1, 2〉 我們稱此為屬靈智商(S.Q. – Spiritual Quotient) 。

                                                                   李耀全博士  資深個人、婚姻與家庭治療師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綠洲忠言》聲雜耳聾 心邪路歪

9oct

狐狸穴居於荒野,毛幼滑而有光澤;嘴尖眼媚,秋波流轉,令人心醉。這動物雖然肢體纖短,但跑動迅速,在情緖高漲時常常擺動高聳的尾巴,魅影幽迷。

正因為狐狸的樣子可愛,反令人生出恐懼戒心。由於它遇上天敵便會在肛門發放惡臭,溜之大吉,有人便大造文章,謂其「狡滑和陷人於不義」,冠上惡名,誠屬不幸!

「人之初,性本善」(王應麟:三字經)。孟子的思想與基督教「人類本有上帝的屬性」非常吻合。狐狸何罪,為何以「妖精」稱之?其實是人類犯罪自大,乃至於本性遷壞,更常常諉過於他人。我在北極見到的銀狐十分可愛,它的學名是Alopex lagopus別名藍狐或雪狐,在寒冷的苔原地區常以鼠、兔、魚、鳥蛋和漿果為食。它原不犯人,卻因為身上美麗的皮毛和趣緻的臉龐,反成為市場上爭相競獵的「高檔貨」,真令人慨嘆!

巴勒斯坦產的狐狸有「埃及狐」與「黃狐」二種。〈太8:20;哀5:18;士15:4〉。上帝曾藉「廢墟中的狐狸」〈結13:4-6〉作喻,斥責那些不盡責和以虛言蜜語去誤導以色列民的假先知們。穹蒼悠悠,最懂得「指鹿為馬」偽術的人,就是那些稍有權柄和智慧、但說話卻擲地有聲的野心家!

綠洲忠言 ﹕ 我的嘴唇決不說不義之言,我的舌頭也不講詭詐之語。〈伯27:4〉

何建宗教授
香港公開大學科技學院院長
 綠色力量會長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歡迎奉獻支持經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