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人生:好牧人

最近有兩個生活片段令我有所觸動。

某日在教員室門外遇到兩位學生,他們想找老師問一些學科問題,剛巧老師不在。我看見他們的問題屬於我之前任教的學科,於是向他們解說,他們明白後展露了愉悅的表情,並向我致謝。做了校長一段日子,那一刻我突然感受到久違了的教學滿足感。

朋友聚會,傾談到學校的工作,驚覺自己多了開會,尤其過去兩年需要面對很多挑戰,經常與老師商討應變方法,學生留在校園的時間也不多,師生互動也少了,真的希望自己和老師仍然敏感於學生的需要,並且認識及了解我們的學生。

這兩個片段觸動我,因為讓我回想到當初想做老師的原因,是希望以生命影響生命。然而,沒有接觸,何來了解?沒有認識,何來影響?因此,無論身處哪個崗位,面對什麼環境,都想接觸學生,了解學生,幫助他們成長,我相信這也是很多教育工作者的初衷。每當見到學生有成長及進步,心裡自然流露喜悅之情。學校正在籌備生命教育計劃,過程中讓我反思到:好的計劃誠然能幫助學生成長,但說到底,老師的生命才是影響學生的關鍵,老師對學生的關愛會令很多學生改變。當然,兩者互相配合,必然產生更美好的效果。

除了學生,認識同工也很重要。當然,在一般工作上一定會有不少接觸,包括老師、職員、工友等。但是我也發覺個別的溝通也很有價值,過程中可梳理同工的工作困難,協助他們訂立目標方向;老師能實踐教育抱負,令更多的學生得到祝福。在教學人生中,我越來越體會到,生命影響生命,範圍不止於老師對學生,是人與人之間的互動。縱然我們有不同的崗位及處境,但是都可在各自的崗位正面影響身邊的人,有時候一個微笑、一個行動、一句說話、一個決定或一個祈禱,都可以觸碰別人的生命。

主耶穌說:「我是好牧人,我認識我的羊,我的羊也認識我。」(約翰福音10:14) 好牧人和羊群是彼此認識的,牧人也帶領他的羊到青草地及溪水旁,並保護羊群。願意我們有好牧人的心志,認識我們的學生,認識我們的同工,讓我們在教學人生中,都能以生命影響生命。

校長:點滴

教學人生:同理心與待人之道

因疫情而停止面授課堂時,學生需要在家進行網上學習,老師一般需要進行視像教學,家長也可能需要在家工作。在學與教模式轉變的初期,老師、學生和家長都面對不同的挑戰,學生的家居學習環境、在家學習狀態、資訊科技設備及能力等都存在著差異;老師不能好像在學校教室般施教,變數增加不少,簡單如學生是否專注學習,也要花更多的心思跟進;家長除了工作及處理日常生活事務外,也要兼顧子女在家學習的事宜,壓力可想而知也大了。這段日子,大家辛苦了!

記得學校在推行視像教學的初期,安排跟進缺席學生的機制,老師討論是否將沒有回應的學生當作缺席,考慮到在轉變的初期,學生的資訊科技設備及能力或有不足,所以我們希望老師先致電學生或家長了解溝通,再作處理;溝通結果是部分學生的音訊及視訊設備欠佳,因而引致這個情況。當然,經過多個月的各方努力,設備已有改善,學生對視像課堂常規的認識及配合程度也提升不少,現在的跟進方法與當初的也有所不同。然而,當中有著重要的理念,就是易地而處的思維。

易地而處,可促進同理心。同理心有助建立良好的人際關係,因為能考慮別人的觀點或感受。我們一般談及的同理心,是指一種能夠以適當情感回應他人的能力,屬於情感範疇,例如與經歷傷痛的人一同哭泣;但同理心也有認知範疇的一面,是了解他人觀點及感受的準確程度,在人際互動中也是很重要的,例如:當你看見某人眉頭深鎖,究竟對方是心情煩惱還是認真思考中?可能要靠認知層面的同理心了。

面對複雜及多變的社會或處境,易地而處,以同理心處理問題是重要的,就像疫情期間學生長期在家學習,我們需要與學生及家長多作溝通以了解個別需要。然而,是否溝通及擁有同理心便足夠?每人的角色及期望都不同,如何梳理因角色及期望不同而產生的分歧,又是另一議題。聖經路加福音六章三十一節:「你們願意人怎樣待你們,你們也要怎樣待人。」相處之道,除了同理心外,也許還包括尊重、真誠、愛等,這些待人之道不會因為了解或不了解其他人而有所影響,說到底,這便是做人之道了。

校長:點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