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恩心窗》人際脈搏事件簿 之 贏了甚麼? (二)

人們常說﹕「少年不識愁滋味」,但阿勝的情況卻是相反。一個年輕人活得這般不快樂,又失眠、食慾不振、身體虛弱、失敗感、恐懼感,甚至有輕生的想法,這些情況似乎已超出一般的情緒低落,他可能患上了「青少年抑鬱症」。

在青少年階段,他們的表達情緒的能力仍在發展中,有時未必能具體地說出自我真正的感受,但徵狀會反映在行為或日常生活中,如學業成績退步、悶悶不樂、提不起勁、減少社交等。令人遺憾的是,阿勝的媽媽忽略了行為背後的抑鬱徵狀,只盲目地施行一般的管教方法,如責難、教訓…,這都是無補於事的。

「青少年抑鬱症」的成因,有遺傳和環境等影響因素。若家族成員有情緒病,親屬患上此症的機會也較高;環境因素方面,包括家庭或同輩關係出現問題、學業壓力、缺乏社交支持網絡等。值得留意的是﹕「抑鬱症與自殺行為息息相關。」所以要及早求醫,以免悲劇發生。

治療「青少年抑鬱症」需要多管齊下,家人、老師、同輩要多支持及諒解患者,多聆聽他們的心聲;改善家庭關係和增強支持網絡,使患者不覺孤單及有人明白他;心理治療方面,有研究顯示「認知行為治療法」能改變他們的一些負面思維模式;藥物方面,抗抑鬱藥能有效地改善病情。

新年度的學校生活已開始了,希望家長多提高警覺,與子女保持良好溝通和給予支持的同時,也期盼社會各界高度關注和重視青少年的精神健康問題,積極推行和實施預防的措施,避免再次發生如去年的一連串悲劇。

馬燕盈醫生
資深精神專科醫生

都市男女「壓力鍋」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刊登,本期為2016年10月5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我的心哪!你為甚麼沮喪呢?為甚麼在我裡面不安呢?應當等候 神;因為我還要稱讚他,他是我面前的救助、我的 神。《聖經新譯本》〈詩425

編輯﹕謝芳

女人不易做!

現代女性面對的壓力,一點也不比男性少。在職場上,上司同事不會因為你是女性便「忍讓你」、「遷就你」,你需要加倍努力,證明自己是有實力的;在家庭上,主婦角色絕不易做,買餸煮飯、家務雜項、孩子功課温習的教導、照顧家中長輩、分擔丈夫憂患…。早晚總是忙過不停,雙職的,壓力更是「雙份」,午夜前可以休息已是萬幸。隨著年月逝去,身體大小的毛病開始浮現;婚姻問題、子女問題、婆媳糾紛等關係也面對著挑戰…再加上日益增加的經濟壓力,真是屈指不可數,你身心靈「頂得住」嗎?

「女人不易做!」無論你是單身職業女性、全職媽媽或雙職女士,都可能會因壓力太大,全身的毛病百出,晚上睡不好;常常記掛著要做的事情而不能放鬆;沒耐性,容易發脾氣;動輒罵人,事後又後悔;情緒低落,做甚麼也不感興趣,不想見人;腸胃不好、常感疲倦、頭痛腦脹、胸口壓抑、憂心忡忡、沒胃口、集中力下降、記性差,自責做得不夠好,做人如此辛苦來不知為了甚麼,覺得没人明白自己…想知這些問題如何解決,「現代女性活出好情緒」講座將為你一一剖析!

馬燕盈醫生
                                                                                                                                資深精神科專科醫

 

**********************************************************************

女人要看得通

男人總以為女人為小事抓狂,但他們又怎知道,女人所受的壓力來自多方面的,而大部分都是身不由己﹕繁重工作壓力、超長工時、睡眠不足、兼顧家庭…全職婦女需付倍增時間為家人服務;單身的常在等待Mr. Right的出現,就算身邊有個伴,但如果關係欠差或不善溝通,嫌對方「老是不明白我的感受」;每個月生理上的不適,可能會令身體又累又鬱悶,狀態大減;坊間傳媒標榜的美女身形標準,也容易令她們在時間、精神、體力有限情況下,還要徘徊定期美容做健康運動,保持「皺紋難防」的青春及「踢走脂肪」的健美身形;她們在不同崗位上默默地努力和付出,相對缺乏時間或忽略自我照顧身心的需要,犧牲了休息時間也不自知。

長期過分受壓,如果沒有適當、健康的態度及方法去面對,往往會導致身心俱疲,被情緒困擾,容易成為「怨」婦,被情緒操控,喜怒形於色,減少對日常活動的興趣;又或會逃避與外界接觸,故步自封,影響與伴侶、家人、朋友和同事等人際關係,以及工作方面的表現,嚴重者甚至會出現情緒病。

想做個內外兼備、散發自信的女人,妳要主動出擊,從心出發,由愛惜自己、「美化」心靈開始;調節以上壓力所帶來的情緒困擾,培養好情緖,營造一個澄澈的心靈空間,覺察不同情緖及了解自己真正需要,去活得更鬆容自在。「妳要怎麼做?」在這次的講座上,將為妳帶來一些實用心理學的掌握技巧。

陳穎昭博士 (Dr. Michelle Chan)
臨床心理學家

如何抵抗壓力

「A 小姐對『不公平』的事十分敏感,對所有她認為『不合理』的事,她都要『據理力爭』。為此,她失去了職業,患上了抑鬱症,失去了男朋友…。」

「B太太常常因為兒子對她的丈夫 有很多不滿,無論他如何遷就,在生活上盡量幫忙、配合,她總是看不順眼,聽不進耳…。」

事實上,女性的壓力多來自工作與家庭的張力、女性荷爾蒙變化、人際關係的變化等。有研究顯示,與男性相比,女性較多表達壓力徵狀或感覺;已婚女士比未婚的更感有壓力;家庭關係和朋友關係都比工作成就更重要;而且她們較著重關係,喜歡「照顧」和「傾訴」。

如何抵抗壓力?首先要增加抗壓能力,如均衡飲食、充足睡眠、恆常運動、娛樂或放鬆時間、珍愛和欣賞自己、積極思維如常常感恩。同時需要「知己知彼」,認識並接納自己的強處弱點,定輕重和分先後,避免過分「委身」,學習說「不」。另外,認識並處理情緒不容忽視,如覺察身體的訊息、認識是那一種情緒、接納情緒是自己的一部分 (無分對錯)、明白情緒背後的原因、情緒的即時反應,各種影響的因素、學習處理情緒等。

陳潔芝醫生
資深家庭醫生

 

*************************************************************************


傲慢與偏見」影響成長

家庭是培養個人由幼苗至到茁壯成長的地方。一個人的性情、品格、價值觀和待人接物的技巧,也是源自家庭。 著名發展心理學學者Eric Erikson 談到,一個人由出生到青少年階段,當中的成長方向分別包括對人信任之建立、獨立自主、主動、勤奮和尋找探索自我等。Erickson指出,這是人重要的成長階梯。但不幸地,有些家庭因著不同因素,人與人之間的思想交流充滿了「傲慢與偏見」,在這樣環境中成長的人格會被扭曲,未能達致Erikson所指的理想成長方向。

在心理學的討論當中,假如傲慢和偏見去到一個嚴重的地步,他們分別是與自戀(narcissism)和妄想(paranoid)有關。這情況如在家庭中出現會是怎樣的呢?舉個常見例子去看看﹕「小明今年七歲,小二學生,是家中獨子,小康家庭,父母皆為專業人士。在家中,小明自幼已被祖父母及父母視為寵兒,他們總覺得小明比別的小孩好看、聰明和聽話。但現實上,小明在學校的成績和操行則未能顯示出來。相反,當小明被老師投訴一些在學校發生的行為問題,如與同學相處不來、 經常向老師告狀、動輒說不舒服而告病假等,父母都反駁說小明沒有問題,在家中一向很乖很好。他們還反指控學校老師因管教不善和處事不當,令升上小學後的小明出現不少問題,現正考慮為小明轉校。」 從這個例子來看,家庭中「傲慢與偏見」的種子,已在不知不覺之中埋藏在小明的心田當中,並在學校的環境中和與人相處時表現出來。假如這情況不改善,當小明步入青少年階段,甚至長大成人時, 他也會帶著不少「傲慢與偏見」的心態去為人處事,屆時浮現的問題可能遠比現今更多更嚴重。

我們希望透過這次「與情緒共舞之傲慢與偏見」的講座, 同大家探討「傲慢與偏見」的現象,透過個案分析,心理學中的討論,從中找到出路,避免更多家庭再陷入「傲慢與偏見」當中。

譚日新博士 (臨床心理學家)
麥基恩醫生 (資深精神科專科醫)

 

版面.jpg

《全恩心窗》寰宇脈搏事件簿 之 間歇暴力 (二)

陳先生兒子的情況,表面看如一般「憤青」的所為,但細心診察,他極可能患上「間歇性暴發性障礙」(Intermittent Explosive Disorder)。從精神醫學方面分析來看,「間歇性暴發性障礙」是一種慢性疾病,可以持續多年,患者會重複出現突然激進、衝動、具攻擊性的暴力行為或言語。此激進反應不但與引發事件不成比例,而且更是不理會後果的,包括:發脾氣、長篇大論、激烈的爭論、吶喊、掌摑、推撞、打架、毁壞或投擲物件、威脅或襲擊人或動物、霸佔道路等。患者在發作後或會感到解脫、疲倦、自責、後悔或尷尬。部分患者平日可如常人般無異;部分患者則較為急躁、衝動,具攻擊性或長期處於憤怒的狀態。

「間歇性暴發性障礙」的確切病因不明,學者一般認為是遺傳和環境因素的結合。有言語或身體虐待史、多次的創傷性事件、反社會人格障礙、邊緣型人格障礙、專注力失調多動障礙的人比一般人較易患上「間歇性暴發性障礙」。

「間歇性暴發性障礙」會造成不同層面的併發問題。(一) 個人困擾; (二) 人際關係缺損 ;(三) 工作問題; (四) 學業問題; (五) 財務或法律問題;(六) 身體健康問題,如增加患上高血壓、糖尿病、心臟疾病、中風、潰瘍、疼痛和慢性疼痛等疾病的風險;(七) 精神健康問題, 如抑鬱症、焦慮症、酒精和藥物濫用、自殘等。陳先生能及早帶兒子尋求專業協助,實在是明智之舉。

治療「間歇性暴發性障礙」包括藥物和心理治療。藥物方面,情緒穩定劑和抗抑鬱藥有助穩定情緒及處理併發精神障礙。心理治療方面,有研究顯示認知行為治療有助減低攻擊性衝動。家人朋友的接納、體諒和支持,對患者的康復,也有正面的作用。

馬燕盈醫生  資深精神專科醫生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談天說道》三個女人三個「醫」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刊登,本期為2016年3月9
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照樣,我也願意女人以端正、嫻淑、自律為裝飾;不要以鬈髮、金飾、珠寶,或名貴衣裳為裝飾,卻要以善行作裝飾,這才配稱為敬畏 神的女人。《聖經新譯本》〈提前29-10

三個女人聚在一起,會談些甚麼話題?錯,不是「八卦」新聞,而是為婦女們「診症治療」,針對時下女士們面對的生活難題、情緒困擾,提供醫學良方。「職場與家庭的難兼顧?」「婆媳之間的水火不容之關係」「小女人如何當自強?」「做個溫柔自信的太太,還是強悍能幹的事頭婆?」…事實上,家庭裡各成員的關係和諧、孩子的健康培育、丈夫對家庭的責任心等範疇,女人的強大影響力不容忽視。一個身心靈健康的母親或太太,會幫助丈夫營造一個幸福的家庭,為孩子做良好的榜樣。三位來自精神專科、家庭治療和心理輔導的女醫者,組成「三女俠議事廳」,將定期為讀者一一剖析都市女人的問題。

藉著「三八婦女節」的時候,在仲春的一個周六下午,走訪了這三位女人﹕家庭醫學專科醫生陳潔芝醫生、精神專科醫生馬燕盈醫生和臨床心理學家陳穎昭博士,為定期的「三女俠議事廳」拉開序幕。在首篇的文章裡,她們分享了很多個人成長的歷程,有就學時期的疑惑、人生職業上的選擇衝擊、婚姻家庭的生活的平衡、信仰上的依靠。在「醫者能自醫?」的話題之外,她們談到自己的成功始於「想幫助人」的興趣,繼而努力勤奮向著目標前進;再者是家庭父母的愛之源和鼓勵;更重要的是對神的信靠。

文﹕謝芳

家庭醫學專科醫生陳潔芝醫生

陳醫生當年在高級程度會考(A Level)的公開試中,考獲優良成績而進入香港大學醫學院。是九龍某女子中學當年考入港大醫學院的4位同學之一。入到醫學院,更是全班120人當中,僅有的16名女醫科生之一。「回望我的成長,自己在單身家庭長大,媽媽是教書的,但她從沒強迫我讀書,只是經常講故事和做人的道理。我小時候已幫忙媽媽寫教案,準備教學資料。在媽媽的影響下,我曾立志要做老師,因為想幫助人。」陳醫生謙言自己初中成績中上,不勤奮,考試才「臨急溫書」…直至遇上啟蒙的老師,「我喜歡生物課和人體的研究;加上教授數理課的老師引發了我對數學和物理的興趣,所以時常自動自覺地去溫習和勤做練習,愈讀愈感趣味,用功和努力也帶來成功和滿足感。」

港大畢業後去了基督教的播道醫院不同的專科部門實習。隨後因結婚生子而暫停醫院的工作,專心照顧家庭和孩子。「第二個兒子的出生後不久,我有機會在大學醫療保健處工作,漸漸喜歡上做家庭醫生的角色。」過了一段時間,陳醫生隨同丈夫(精神專科醫生)去英國深造,「我們帶著兩歲的大兒子和9個月大的二兒子隨行,在英國一邊讀書一邊照顧兒子,最後考獲了家庭醫學專科醫生的資格。我是香港頭一批有此資格的家庭醫生之一。」

家庭醫學的概念是甚麼?「在家庭醫學在香港發展之前,大家對醫生的分類只有普通科和專科,普通科醫治不好,就轉介專科啦。我讀了家庭醫學後,明白生病與心理、工作環境是息息相關,是一個全人的醫治。我們在治療疾病時,還要考慮到病者背後的很多因素。」

「讀了才知道這些的關係,回望自己剛剛畢業,得到的都是頭腦上的專業知識,未必懂處理情緒問題。加上畢業後不久,即時面對結婚生子,辭工照顧家庭等很多人生的轉變,雖身為醫生,但仍會面對情緒起伏的衝擊,幸好丈夫是精神專科醫生(笑),「當我鬧情緒之時,他會以理性和忍耐去面對我…待情緒冷靜下來,大家會一起祈禱和傾談,他給予了很多的幫助。」

「夫婦的相處,最重要的是互相尊重,接納對方的長處和短處,我們育有三個兒子,他們都是基督徒。如何平衡工作和事業?孩子小時候,曾想全職照顧他們,但是丈夫提醒說,一個快樂的母親很重要,擔心我辭工在家,對孩子有過分的要求和壓力,對大家情緒不好,會造成不良的後果。真的,回望這些年來,我很享受自己的工作,也享受放工後和假期帶孩子外出去公園、沙灘玩樂的開心時刻。只要分配好工作時間和家庭生活,兩者是可以好好兼顧的。」「人生是需要有先後次序,有時候要作出犧牲。我會將家庭放在首位,第二位才是事業。」

她認為,現代人的情緒問題,源於生活忙碌、心存貪念引致關係破損。「在大學醫療保健處工作時,看見很多的學生面對讀書和家庭等的壓力,患上情緒抑鬱,能夠幫助他們是一件開心的事。我們也會面對壓力,但相信神在無時無刻給予幫助,只要將重擔卸給神,接受自己限制,只要在事情上盡力而為,後果就由神去掌管。」

精神專科醫生馬燕盈醫生

馬醫生是本港少數執業的女性精神專科醫生之一,她告訴記者,自己選擇精神專科的原因很簡單,就是要幫助精神病患者重新人生。雖然醫科畢業時考獲了外科優異獎(Distinction in Surgery) 和院長榜 (Dean List),但是她並没因此而做名氣大而收入高的外科醫生,反而按着心中對精神病患者的熱情而選擇此專業。

「我讀完大學五年的本科,實習一年,再讀六年的專科,最後通過層層的考核測驗,順利以優異成績考獲精神專科的專業資格。自己執意要成為精神專科醫生,沒想過因此賺錢或者出名,只是很想幫助這群在社會上是被歧視標籤的精神病患者。不知不覺之中,已做了十多年精神科的醫生了,我享受這份工。每次看見病人帶著極度的困擾來求醫,哭著入來,得到治療開解之後,帶著笑容離開,心裡很有滿足感。」

「我從事精神專科這麼多年,幫助他們的心和熱情仍在。事實上,每個病人背後都有一個不一樣的故事,每個病人都有不一樣的生命,我看見了很多的生命。我在他們的身上學習和體會到很多人生的意義,對我來說,『他們豐盛了我的生命!』」除了私人執業外,馬醫生在香港大學精神學系任榮譽臨床助理教授,春風化雨,也參與一些機構的義務工作,提倡精神健康、釋除人們對精神病人的誤解。「過去的工作經驗,豐富了我的人生經驗,病人也成為了我的老師。在接觸他們的時候,特別是基層人士,內心對人多了憐憫、體諒之心。耶穌說﹕『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所作的,只要是作在我一個最小的弟兄身上,就是作在我的身上了。』〈太25﹕40〉」

「爸爸是生意人,陪伴我們時間不多,但會常常鼓勵我們努力讀書,教導我們五姐妹做人要忠誠、誠實;而母親教我們不要效法別人壞的行為。很感恩,我在充滿愛的家庭長大。父母雖然工作忙碌,但一有空就會帶我們去公園家庭樂。」「我是家中第一個信主的,中六的時候決志。當我在中文大學醫學院畢業後,考專科試時,爸爸證實患上末期肺癌,去世前也在醫院信主。隨後媽媽、姐姐也相繼決志信主。在爸爸患病的這段時間,看見神的同行,弟兄姊妹的支持,救恩的福音也因此臨到我的家中,是感恩的事。」

馬醫生回望自己在中學的階段,遇見良師的正面鼓勵,也有教會團契弟兄姊妹的祈禱支持,順利考入中文大學的醫學院,「當年我和幾個同學一起考入醫學院,我想做醫生去幫助更多人。」在大學,她堅持返醫學院的團契,在團契裡大家互助守望,常有在職的醫生定時回來帶領查經和分享生命,以身作則教導這班醫科生如何做一個好的醫生。

馬醫生說﹕「『謙卑』(Humble)做事,是我常存的心態。」雖然有精神專科醫生的資格,但放工後我只是一名普通人;回到家裡是一個小女人,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一切以丈夫、家庭為重。我很感恩,自己有一個包容溫文的丈夫,與他相處很舒服。」她說,夫婦相處之道在於互相體諒,伴侶加班遲放工回家,不要怪責﹕『為何工作時間那麼長?放工那麼遲?』而要身同感受﹕『上班很累吧?今天辛苦了,多謝你。』男人有時需要空間『山洞』去作調息心情。做太太的要學習忍耐,待他出『山洞』後才與他傾談。作為母親,我覺得最重要的是教導小孩子認識神。」

喜歡彈鋼琴和唱歌的馬醫生,曾想過以音樂為職業。音樂歌曲現在仍是她舒緩壓力情緒的方式之一,「做醫生的也是普通人,沒有神賜予的力量,我們甚麼也做不來,病了也一樣要躺在床上;工作和事奉也一樣會遇到困難。所以我會時常感恩,仰望神的帶領保守。」

臨床心理學家陳穎昭博士

從小隨父母到澳洲生活的陳穎昭博士,中學階段回港,多年的澳洲生活和學習開了她的眼界和思維,懂得以正面和鼓勵性的態度面對人生。「在澳洲那些年,讓我有很大的空間去學習與實踐。」她雖是家中的獨女,但卻有熱鬧溫馨的大家庭生活,「我與媽媽的關係密切,爸媽的無論工作多忙碌,都會抽空帶我去圖書館看書、到大自然郊遊;大家經常一起講心事或者分析問題。同時,我們與親友的關係也很融洽,眾表兄弟姐妹經常一起玩耍,所以我從來不覺得悶或孤單。」

從小喜歡創作的她,沒有想過自己長大後會成為一位臨床心理學家,「我小時候的夢想是做拯救醫治、幫助人的工作,但不知道那條路才適合自己。」直到回港升學,以優良的成績考進大學,「那時『一條心』選讀了心理學科,藉著祈禱交託,更加清楚自己的路向,就是要成為臨床心理學家,『原來說話可為人帶來力量、幫助人面對心理上的問題。』」

為了更加了解心理學是怎樣的學科,在學期間,她自薦去醫院和機構做義工,跟臨床心理學家學習,接觸了不少求醫者;跟老師做「腦神經心理學研究」收集資料,接觸了很多患有精神分裂症、腦創傷的個案。她自言是一個喜歡創作的『問題』少女。碩士畢業後第一份在醫院工作,每天接觸的是生、老、病、死的個案,有胎死腹中的母親、在面前停止呼吸去世的病人、末期癌症的10多歲青少年、剛退休想享福的末期癌症病人…「這些都讓我反思人生,快樂的意義是什麼,苦楚的意義又是什麼?是不是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聖經》羅馬書5章3-5節說﹕『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盼望不至於羞恥,因為所賜給我們的聖靈將神的愛澆灌在我們心裡。』箴言 4章23節﹕『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經文提醒的正是活生生人生的課題。」「我很幸運,無論在讀書、實習和工作不同的階段,都遇上了很好的生命師傅和同行者。我會常常為病人祈禱,祈求神打開他們的心窗看見希望。」

過去10多年在前線的工作,讓她看見心理健康的重要性。「我現時接見的求助者當中,有一半是青少年人,他們面對著很多的壓力,如讀書工作、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男女感情、自我形象和成長、自卑…等,從而產生的情緒抑鬱、焦慮。」

她認為,心理健康對每個人來說,都是很重要。透過心理教育和心理治療,可以幫助人把「豐盛滿足」的種子植入心靈上,使人生活得更有意義。「透過心理治療和工作坊,讓人知道自己內心世界的情緒、思想都在影響著日常生活。生活快樂嗎?透過學習面對壓力困擾的過程,令自己更明白自我的情緒需要和限制、軟弱、優點和強項等,有助於人們面對人生的起跌。」喜歡創作畫畫的她,工餘修畢藝術碩士,希望心理教育可以透過藝術、音樂、畫作的渠道去傳播,藉以幫助人們了解內心的世界的重要性。「與丈夫結婚4年,我如何平衡忙碌的家庭生活和忙碌的工作?其中一個方法,就是讓丈夫融入我的工作和藝術生活中,一齊學習一齊成長。」

 

2016March9三個女人三個「醫」.jpg

《全恩心窗》寰宇脈搏事件簿 之 受盡歧視 (三)

d10417103.jpg

陳先生患上精神病,鼓起勇氣尋求醫治已是難能可貴。本來透過逐步的治療,可讓陳先生重過正常的生活,這是每一個人應有的權利。可惜身邊同事的歧視行為,使陳先生再度受到打擊和傷害,失卻繼續求醫的意志,實在可悲,也令人氣憤。

事實上,社會歷來普遍存有對精神病「標籤」化的現象。這些的「標籤」可區分為幾類:

1). 定性區分:將精神病被定性為「暴力」、「不能預測」、「弱者」的行為。認為精神病人必定有暴力傾向,行為難以預測;認為患上精神病之人是弱者,不能處理生活上的問題,把患病的責任歸咎於病者自己。

2). 偏見:除了以上固有的觀念看法之外,對患者還會產生如害怕、厭惡等情緒的反應。

3). 歧視:行為方面的反應:如刻意避開他們、不與他們交往或接觸,避免僱用他們,以批評或取笑迫使他們自動離開…等。

除了公眾對精神病的「標籤」外,還有精神病患者的「自我標籤」。他們的自我形象低落,相信患病是因為自己的無能,於是自我隱蔽,不敢走出家門,更沒有勇氣去尋求幫助。

這兩種的「標籤」效應,會影響精神病患者得到應有的治療,令醫治延誤,加深病情,使患者和家人都陷入延續不斷的痛苦之中。

若要減低這「標籤」和歧視,需要教育大眾了解精神病的正確知識,讓大眾知道大部分精神病是可以治療,精神科藥物可控制及減輕徵狀,藥物的副作用較以前已大大減少。而最有效的方法,是鼓勵大眾親身去接觸康復的精神病人,就可明白他們與常人一樣,擁有自己的思想和感情,值得我們尊重的。

陳先生因為同事們的歧視而自暴自棄,不願尋求治療,他的家人在此刻不能放棄他,需要明白他的苦情,給予接納;勸導他再接受治療,看家庭醫生也是一個好的選擇。我們作為醫生,會明白受歧視者的心情,然後引導他去理解別人的歧視行為是「社會的錯」,沒有人可以控制。更會告訴他,不需要自我歧視,要自我肯定是個有價值的人;欣賞自己的忍耐和勇氣;重新去愛自己,醫治好病情;繼續努力工作,為自己的人生作選擇。

馬燕盈醫生  資深精神專科醫生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歡迎奉獻支持經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