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心田」 之 「又有太空人?」— 阿樂與阿儀空巢期迷思的出路

上星期我們談及阿樂與阿儀空巢期的迷思之分析,以下會嘗試為他們尋找出路。

拆解阿儀的「太空人」計劃

在考慮到外國陪伴子女讀書的決定上,阿儀要先問清楚自己,甘願犯險當「太空人」,是否對阿樂已心灰意冷,不想繼續與他一起生活,又或是她不想因所有兒女不在港,而要獨自面對丈夫而有的空巢期。如果是的話,她應與阿樂詳談清楚,不要以探望女兒作藉口,繼續逃避他們婚姻的問題,並看看可怎樣改善。反之,她要評估當「太空人」的代價,包括阿樂因獨自在港會發展婚外情的可能,及與子女在外地同住可能的困難,因她沒有得到兒子認同而強迫他到外國讀書,女兒因她的探望和同住而感到被管束等,這可是導致他們在同住時出現嚴重衝突的導火線。

兒女長大後要學習放心和放手

阿儀應了解女兒在成年早期的需要,如尋找工作方向及人生伴侶,應學習對女兒放心和放手,給予多些空間和自主權,讓她學習選擇並對選擇負上責任,有需要時才給予意見。而兒子正值青少年期,正是尋索自我和重視同輩群體認同的階段,阿儀作決定應得到他的共識,而不是強迫他依從,否則會適得其反。整體來說,阿樂在這方面較能接納子女長大的事實及尊重他們的決定,是阿儀需要學習的。

重新重視夫婦角色的重要性

在面對「空巢」引發的失落感,阿樂與阿儀的重心需由重視「父母與子女」轉變為「夫妻」的角色關係,可惜的是,他們夫妻間潛藏了一些問題未完全解決,這是為甚麼有些夫婦在兒女長大後會考慮離婚,但假如他們選擇繼續一起,視對方為老伴的話,必須重新修補關係。在此,阿儀需對子女放手並面對夫婦關係,阿樂需要放下工作的優先,多抽時間陪伴阿儀。此外,要加強夫妻的交流和溝通,話題可先從生活瑣碎事入手,發掘彼此的優點,立體地認識眼前看來好像有點陌生的配偶。他們可用不同方法緩解孩子離開的寂寞感和失落感,重新調整生活、重拾過去未完的事和培養新興趣等,例如可一起運動、散步、出遊、看電影和養竉物等,以一起獲得新的滿足感。直至他們關係稍為好些的時候,要學習饒恕去化解積怨,如有需要可尋求婚姻輔導的幫助。

重建及擴濶社交圈子

阿樂與阿儀過去比較「重家庭輕朋友」,較像封閉式的家庭,縱使出現了問題也沒有人和外援可幫助他們,及至子女長大離家,便彷彿失去一切。現在他們需要重建朋友關係,擴濶生活圈子,例如可從社交網絡平台尋回舊朋友,又或可尋找一些「同路人」,互訴子女升學後的感受,從而得到精神上的支持。亦有些夫婦會考慮到社區中心當義工,去關心另一些有需要的人,而不將人生所有寄望只放在子女身上,學習放下過去較重視的父母角色,而去尋索人生下半場的方向。

譚日新博士 ︳臨床心理學家
黃曼君女士 ︳個人、婚姻及家庭輔導員

婚姻心田 之 「又有太空人?」– 阿樂與阿儀空巢期的迷思之分析

上期談及阿儀想帶兒子到外國升學,並考慮與在那邊唸書的女兒一同生活,以下我們會嘗試分析他們全家人的處境。

子女長大後的需要

一般而言,18至21歲是成年早期的階段,人會離開父母、尋找工作方向及人生伴侶。女兒到外國唸書,是由阿儀一手「精心策劃」,這也斷了女兒在香港的感情瓜葛,女兒感到好像沒有自主性,無怪乎她到外國後,因不想父母干預,所以很少聯絡,而她亦得到了前所未有的空間和自主權。另外,唸中學的兒子正值青少年期,正是尋索自我和重視同輩群體認同階段,他與父親及同學已建立一定的情誼,不想離開,對於母親強迫到外地升學的安排,事前又沒有諮詢自己的意見,實令他感到非常反感,不想依從。

空巢期引致的問題

阿儀的焦點一向放在子女身上,只當遇到難關,才找阿樂聯手去解決問題,但隨後又再聚焦在子女身上,可見阿樂與阿儀著重在「父母」多於「夫妻」的角色之上。從阿儀只顧子女而忽略阿樂,阿樂放工回家只顧打機,對阿儀預備帶著兒子到外國升學和探望女兒等態度也很淡然,可看到他們的溝通和感情早已存在問題。阿儀礙於不想影響孩子更沒有拿出來坦誠傾談,只選擇「忍」。直至女兒離家到外地升學,阿儀被需要的感覺退減了,隨之而來的是寂寞和失落,雖有兒子在身旁,但當只剩下兩夫妻時,一直存在的問題便浮現出來,磨擦也增加了。她想到既然夫婦關係不理想,相互間沒有被需要和滿足的感覺,一旦連兒子也到外國讀書,只單獨面對阿樂,這是她最不願意見到的情況,所以她想帶兒子到女兒那裡,陪伴在側,重拾做母親被需要和滿足的感覺,也可避免面對空巢的處境。反觀阿樂,他覺得兒女已長大,應給予他們較大的自主空間,相比能接受兒女遲早要離開,去建立自己的事業和家庭的事實。加上他的個人價值是建基於工作上,所以沒有如阿儀那份因兒女要離開的不安。

「太空人」的婚姻問題

當夫妻分隔異地,缺乏關愛與支持,容易經不起試探誘惑,最終可以導致婚姻破裂和家庭瓦解,悲劇收場,像香港以往不少移民家庭的問題一樣。事實上,阿樂與阿儀夫妻間的感情早已出現問題,而阿樂也有「前科」,在父親過世後曾對女秘書有好感。如阿儀真的走了,阿樂的「高職厚薪」或許會吸引一些異性「投懷送抱」,在缺乏妻子和家人的關懷下,容易受不住誘惑,那麼這頭家就真的會散了。而遺憾的是,相信阿儀也想到這個可能,只是內心不想再管阿樂了,可見她對這段婚姻的未來或許沒有太大「奢望」了。

下星期我們會嘗試為他們的處境尋找出路。

譚日新博士 ︳臨床心理學家
黃曼君女士 ︳個人、婚姻及家庭輔導員

婚姻心田 之 「又有太空人?」一 阿樂與阿儀空巢期的迷思

「阿女在那邊讀書唔知讀成點?我下學期想帶阿仔去那邊揾學校、辦手續,順便探下阿女!可能要去幾個月,或會留久些。」阿儀一邊按電話,一邊通知阿樂。「隨便你。」 阿樂淡然地回應,手中正拿著遊戲機與兒子對打。「你自己去探姊姊吧,我不想去!」兒子放下手上的遊戲機,氣沖沖地回房,砰的一聲關上房門。

       阿儀的女兒是一年前中學文憑試的考生,可惜考不上心儀的本地大學。為了女兒的前途著想,便把她送到外國一所排名較好的大學唸工商管理,希望她畢業後能進入一流的公司工作。但自從女兒入讀當地的大學後,常推說自己讀書很忙,甚少與父母通訊,令阿儀很擔心她再次拍拖而荒廢學業。另外,以前凡事照顧周到的阿儀,現在突然覺得女兒不再需要自己,兩人的連線好像斷掉了,感到不安和失落。回望過去一年,是阿儀重拾專業的第6年,似已到「樽頸位」,像沒有再可發揮的機會,令她萌生提早退休的念頭,更想到外國陪伴子女讀書。加上雙親去年已相繼去世,她覺得已無後顧之憂。對於阿樂,她認為他是個工作狂,不工作便找不到人生意義,放工回家只顧上網打機,覺得他可以一個人生活,而且他仍需留港工作賺錢供子女讀書。

       至於兒子方面,自從阿樂主動與他一起打機後,他們的共同話題也多了,兒子覺得父親十分民主和給自己很大的自由空間,但母親則有點專橫,所以他喜歡父親多於母親。這次母親沒有作事前徵詢,只通知他在今年中五下學期將到外國讀書,這些令他非常不滿。作兒子的一方面捨不得離開父親和好友,另一方面覺得以自己的成績,應能考上心儀的本地大學,所以他不想離開,覺得媽媽此舉是強人所難。

       至於阿樂方面,他覺得兒女已長大,應按自己的意願去行,更應過獨立的生活,或許仔女離開自己會感到孤單,但相信這是遲早的事。而工作方面,他已是公司的副總裁,正所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每天非常忙碌,故難以分身去探望在外地的女兒。所以,當阿儀提出想帶兒子到外國讀書和探望女兒時,他沒有異議,只是近年與兒子多了打機,感情深厚了,有些捨不得他。對於阿儀自把自為、沒商量餘地的態度,他早已習慣,對這次決定也不感到奇怪。「阿仔未必肯跟你過去,阿女親你才怪呢!到時一定『死死氣』不情願地回來!」他心想道。

       以上呈現了阿樂和阿儀的溝通問題及送子女留學所面對的困境。下期我們會嘗試分析他們的處境。

譚日新博士 ︳臨床心理學家
黃曼君女士 ︳個人、婚姻及家庭輔導員

婚姻心田 之 「荷爾蒙惹的禍?」一 阿樂與阿儀青少年兒女暗湧之出路

上星期我們談及阿樂與阿儀家庭暗湧之分析,以下會嘗試為他們尋找出路。

阿儀重定生活優先序

阿儀因作全職家庭主婦而放下了專業的發展十多年,現既想重尋自我,又要照顧年老患病的父母,因此忽略了青少年子女的需要。她有很多事情需要同時間處理,如不能排好優先序,會顧此失彼。兒女現已出現了明顯的問題,不可能不介入了,故阿儀首要放輕工作上的比重,照顧父母方面可能需與哥哥彼此分擔。另外,阿樂亦必須多投入家中事務,因阿儀不再是全職家庭主婦,他們已變為雙職家庭,各方面事情最好能達致共識,彼此扶持和合作,而這牽涉到我們過去曾談及夫婦感情必須要夠好的基本因素。

管教方法要有共識

至於管教方法方面,阿樂與阿儀是「寬」「嚴」各持。雖然在兒女還小的時候,他們曾用「雙劍合璧」的方法幫助兒女共渡難關,但隨著兒女逐漸長大,他們好像已放下管教一致的重要性。現在,他們必須再次重視這重點,共同面對子女的問題。事實上,阿儀不離不棄的態度,再揉合阿樂明白子女「壓力愈大,反抗力愈大 」的同理心,一定可以在管教上互補的同時,也不致過鬆或過嚴。

理解子女成長需要

阿樂與阿儀要明白,子女的成長是需要被關注、聆聽和了解。他們的兒子之所以不眠不休地打機;女兒拍拖至很晚才回家,可能是因為在家中得不到足夠關愛,而需要及困難又沒有被聆聽。須知道,在青少年階段他們可能會重視朋友過於家人,但不代表不需要父母的同行,給予指引和支持。

至於兒子打機方面,如他願意的話,阿樂可與兒子打一些共同的遊戲,增進了解和感情。但阿樂必須以身作則,不過分沉迷,與兒子共同訂立清楚規則,並一起遵守,方能讓兒子學習節制。女兒方面,或許她在家得不到感情的滿足,需向外尋求,甚至可能會跟男友以性關係來換取關心,所以阿樂和阿儀要多關愛女兒,以父母的愛作為基礎,讓女兒感受到愛。特別的是,她正面對新高中文憑試的讀書壓力,亦要多鼓勵及幫助她。整體來說,一家人可多建立共同興趣及活動,例如在週末參與義工服務或進行户外活動等,不但能增進感情,亦可培養關心社區的精神。

以開放態度談論感情關係

兒子在青春期對性有渴求和女兒想拍拖,都是正常的發展。阿樂與阿儀可主動向子女灌輸正確的性知識,但語氣不應太說教,可用輕鬆的方式入手。另外,他們亦可幫助子女建立正面的戀愛態度,例如男女雙方在心理和性方面的不同,要承擔性行為所帶來的後果等,好讓他們知道要謹慎行事,特別是「裙底偷拍」是刑事罪行,一旦有案底可帶來日後嚴重的後果。

譚日新博士 ︳臨床心理學家
黃曼君女士 ︳個人、婚姻及家庭輔導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