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說道」再婚後想帶子女移民

「一切苛刻、惱怒、暴戾、嚷鬧、毀謗,連同一切惡毒,都應當從你們中間除掉。 要互相友愛,存溫柔的心,彼此饒恕,就像 神在基督裡饒恕了你們一樣。」 《聖經新譯本》〈以弗所書4﹕31-32〉

「移民」成為這兩年的熱搜榜,近日更有多間名校招收插班生,以填補因學生退學移民而騰出的學位。移民是人生一個重大決定,普遍家庭的夫妻之間尚存有不同意見或分歧,更何況是離異夫婦。到底父母離異後再婚,打算帶子女移民時會面對怎麼樣的挑戰?

文﹕傅丹梅女士  明光社副總幹事
編輯﹕謝芳

曾遇過一位男士,與太太離婚後,太太獲孩子照顧及管束權,而他則有每星期的固定探視權。前妻去年再婚,今年打算帶同11歲的兒子離開香港到英國生活,他非常擔心孩子一去不返,從此不能再見兒子,非常不捨,千方百計阻止他們離開,包括考慮採取法律行動,一場孩子爭奪戰即將展開。

再婚後帶子女移民要考慮的因素

子女面對父母離婚和再婚,早已習慣家庭及生活上的不斷轉變,對移民也不一定抗拒,再婚後的家長如果是為了孩子的長遠福祉著想而移民,也是無可厚非的。只是,有些家長帶子女移民只是為了與前一段婚姻完全割斷,防止孩子與非同住家長的聯繫,令孩子完全屬於這個新的再婚家庭。他們的決定並非是以孩子的利益為依歸,而是自私地想獨佔子女,這便是為甚麼只獲探視權的家長會極力阻止,因為他們的擔心並非無中生有,而是確實有機會從此失去孩子。

到底留港抑或移民對孩子較好?要解答這個問題,需要從三方面著手,包括(1)子女的最佳利益;(2)子女的意願;(3)離港後獲探視權家長與子女保持聯繫。

(1)子女的最佳利益﹕

到底法庭以甚麼原則決定是否容許母親帶子女永久離開香港?當家長要帶子女離開香港,必須說服法庭,孩子移民後的生活安排能符合孩子的最佳利益,孩子的另一位原生家長亦滿意未來的探視安排。根據以往一些案例,法庭在處理有關未成年子女的爭議時,首要的考慮是子女的最佳利益。在考慮何謂子女的最佳利益時,需要考慮他們的意願及其他關鍵性的資料,包括社會福利調查報告。在法庭考慮有關子女永久移居的申請時,首要事項就是未成年子女的利益。法庭需要整體地平衡各項因素,每一個案件及每一個兒童的情況都有不同,法庭要客觀地斷定那一個安排最能符合未成年子女的最佳利益,法庭會列出一些「福利清單」(welfare checklist),整體地平衡各項因素,客觀地斷定那一個安排最能符合女兒的最佳利益,這些安排包括獲探視權的家長的探視安排是否切實可行。

(2)子女的意願

對於孩子來說,要適應移民後的新環境並不是太困難,前提是他願意及喜歡這個轉變,假如他抱持負面或抗拒的態度移民,對他的精神健康及適應都會帶來負面影響,因為,移民是將他連根拔起,從一個熟悉的環境遷移到去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生活,文化、氣候、語言、環境的適應尚是其次,最重要是擔心失去一個重大的支援系統,不能再見及獲得非同住原生家長的支援。假如他與繼父母的關係不太好,以往可以於探視時告訴原生父母,尋求幫助,但移民後,他會擔心自己有困難時會孤立無援,成為「孤兒仔」,尤其是那些與繼父母關係不好的孩子,他們的焦慮會更大。因此,父母在決定前,應先詢問孩子的意願,讓他有足夠的資訊知道移民後的安排,亦讓他有機會表達自己的意見,家長在瞭解孩子的想法後,盡量解決他們的憂慮,其中一項可能是擔心沒有朋友。最近一年,因為疫情,學校很多都是上網課,孩子失去見同學朋友的機會,突然要離開,感覺上好像背棄朋友,會有很強的內疚及失落感,心理上過不去。所以,家長最好能安排一些機會,讓孩子在離港前可以和朋友們聚一聚,讓他們可以互相道別,交換日後的聯繫方法,這樣,孩子便感到沒有失去朋友,只是搬了家,不過是搬遠了一些。

但是,假如孩子極度抗拒移民,而家長自己又極想離開香港,不妨考慮將子女交給仍然留港的家長照顧,始終子女是一個獨立的生命,有自己的思想及意志,不是父母的一件附屬物件,可隨意帶走;同時,家長不要因為面子,不想讓出管養權給原本只獲探視權的家長,而忽略整個決定的原則應是子女的最大福祉,非父母的權利或意願為依歸。

(3)離港後獲探視權家長與子女保持聯繫

父母的愛及關心對孩子的成長非常重要,孩子去到外國,盡可能安排他們與原生父/母保持聯繫,讓孩子不會有被遺棄的感覺。若懂得善用現代科技,透過資訊科技與原生父母及朋友保持聯繫,即使分隔兩地,仍可將原本面對面的探視轉為視像會面。曾經有一位家長很想與移居外國的兒子一起看電影,他們的方法是預先買了一包「爆谷」及汽水,一邊保持電話通話,一邊在Netflix同時間播放同一套影片,大家吃著零食相隔兩地一齊看片,在有趣的地方一起笑,感覺就好像大家正在一起看,看完後在電話內表達感受及看法,兩父子的關係保持得非常好。 除了使用資訊科技保持聯繫,家長最好能安排每年有1至2次親身探望,雖然支出昂貴,但一個實實在在的擁抱,一次面對面的傾談,將成為孩子成長的重要回憶。

「談天說道」兩個離異家庭長大的成年人

「耶和華親自在你前頭行,與你同在;他決不撇下你,也不離棄你;你不要害怕,也不要驚慌。」《聖經新譯本》〈申命記31:8〉

撰寫:馮小珏姑娘
(風雨同路人基督教單親家庭事工創辦人、總幹事)

編輯﹕謝芳

阿榮和阿May的故事

「我在單親家庭長大,對爸爸的形象模糊,也不敢在媽媽面前提起他,否則必然會被狠狠地揍一頓。家裡找不到愛,我很早就輟學,再離家出走,甚至誤入歧途,浪費了我大半輩子人生,若不是後來認識耶穌,我還是一名黑社會「阿頭」,或可能一早死於非命。…」阿榮熟練地分享著他的過去,忽然間,他停頓了下來,雙手緊緊相扣,看得出他內心正在掙扎。隔了良久,他用沙啞而低沉的聲音,一字一字說出自己的心結來﹕「我最遺憾的,是親手為自己的孩子『製造』了一個單親家庭的成長環境,讓她也得承受我年少時的痛苦和傷害。…」

「你有甚麼話想要對你的孩子說?」一把女孩子的聲音好奇地追問。「想向她說聲對不起!」阿榮毫不猶疑地說出一般男性難於啟齒的三個字﹕對不起!

那女孩子叫阿May,我打量她,年輕、清純,外型有點明星味,看著她開始雙眼通紅,然後眼淚肆意地在她的臉上亂爬,感覺很心痛。當刻的氣氛也變得有點凝重,坐在她身旁的朋友,有點不知所措,一面嘗試著安慰她,一面又緊張地看著我們的反應,不知如何是好。

「或者我們可以停一停,等一等阿May…」我也試著安頓眾人的心。「如果阿May想,也可以與我們分享一下你此刻的感受。」沒想到她也很願意開放自己:「我聽到阿榮的故事,覺得很感觸…我爸爸永遠不可能回來認我,永遠也不會在我生日時,向我說聲生日快樂,更遑論向我道歉;媽媽也有了她自己的家庭。…」她一邊說,一邊還在為自己抹乾眼淚。「你們做的事很有意義,在我長大過程中,從來沒有人可以讓我傾訴,也不知道去那裡求助,…」聽得出阿May內心那份孤伶伶的傷痛,她渴望父親在自己的生命中出現,承認她的「女兒」身份,甚或簡單地向自己說句生日快樂,但內心又不敢存著這份看似普通不過的願望,因為長久以來累積的失望,讓這些願望變得遙不可及和奢侈。至於媽媽那裡,也找不到屬於她這個女兒的空間和位置。我聽著阿May細訴,看著她的眼淚,心裡很為她難過,我很想上前給她一個擁抱,安慰她或許她的爸爸和媽媽在某一天會忽然覺醒,然後回來向她說聲﹕「對不起」…但我的內心又明白,不是所有的故事都有大團圓結局,我害怕自己給了她一個錯誤的祈盼,讓她再一次受傷失望,心裡很是掙扎。

避免傷痛代傳的循環

阿榮和阿May的故事,其實正正就是「風雨同路人」看見的情境,父母離異,可以為孩子帶來深遠的影響,所以我們在去年開始了「牧養離異家庭長大的成年人」項目,盼望藉此探索如何幫助這些「成年人」,稍稍撫平他們成長中的傷痛,減低他們不自覺,又因缺乏父/母在婚姻和親子關係中的模範,而重複上一代傷痛代傳的循環。

阿榮的父母在他幾歲時離異,小小年紀,向媽媽問及父親的事,其實是件最正常不過的事,可是因為母親未能從離異的陰霾中走出來,於是,當阿榮每次提起爸爸,就狠狠地揍他一頓。有些家長則會在孩子面前不斷指責另一方的不是,讓孩子不知該如何處理與不同住家長的關係,感覺往往是愛也不是、恨也不是,心裡渴求,卻又不敢表達,深怕被責打,又或引起同住家長的傷心難過或是激動暴怒,於是將這份矛盾的心情,深深埋藏在心底深處。

父母離異,也會影響孩子長大後對婚姻和配偶有著過高的憧憬,又或過分理想化,現實中根本沒有人能表達,如有些藝人當年結婚時,都希望自己擁有一個幸福的家庭,不讓他們的孩子重複他們的傷痛,可是事與願違。因為缺乏正面的模範,這些成年人在進入親密關係後,就會遇上相處和溝通上很多的挑戰和艱難,出路是他們必須有很大的自省能力,要比別人花上雙倍的努力,去學習認識自己的過去如何影響今天的自己,也要去學習如何經營自己的婚姻和親子關係,並找合適的生命導師(Mentor),成為自己生命的模範和同行者,當然也可透過專業輔導去尋求幫助。

走出傷痛和苦澀之路

然而,如何從傷痛和苦澀中走出來,甚至轉化成為別人的祝福?相信只有主耶穌才能真正醫治和改變人,阿榮正是個好例子,他認識耶穌後,生命有了很大的改變,與媽媽的關係也得以改善,今天他帶著一份「使命感」,給予「風雨」眾受助孩子一些正面的「父親形象」,給他們擁抱和陪玩,安慰了很多孩子的心。阿榮在風雨事奉後,也覺悟到自己年輕時,對自己女兒所做成的傷害,想和她說聲對不起,當然這復和需要漫長的過程,也需要相當大的勇氣,但阿May當下的反應,也正正是天父提醒阿榮有必要向自己的孩子道歉。而天父也藉阿榮的經歷和對女兒的歉疚,安慰了阿May,讓她得到共鳴,並感覺自己微弱的聲音被聽見,天父同時也像在告訴我:你來餵養我的羊,陪他們走出陰霾,讓她知道,縱然父母離棄她,上帝卻總不撇下她。

我相信在世界不同的角落,都有這些在離異家庭中長大的孩子,服侍的需要是那麼的大。我問主:我們又可以拿甚麼去餵養他們?求主記念我們的需要,供應我們一切所需,並感動更多的人,願意一起與這些孩子同行,為他們抹乾眼淚,讓他們感受到天父沒有遺棄他們、很愛他們。

「談天說道」風雨同路人

「『因我自己知道我為你們所定的計劃,是使你們得平安,而不是遭受災禍的計劃;要賜給你們美好的前程和盼望。』這是耶和華的宣告。『你們要呼求我,要來向我禱告,我就必應允你們。你們要尋找我,只要一心尋求,就必尋見。』」《聖經新譯本》〈耶利米書29﹕11-13〉

「創立於五年前的風雨同路人基督教單親家庭事工,源於看見很多家庭在離異過程中的困苦、掙扎和無助;聽見許多孩子因父母離異而被疏忽照顧,流連街頭尋找『愛』時被欺凌;10歲的女孩被強姦、11歲的孩子要親手解下自殺的媽媽 …。實在令人十分難過,我問天父﹕自己可以為這些離異家庭及孩子做些甚麼?」

文﹕謝芳

身兼婚姻及家庭治療師的風雨同路人基督教單親家庭事工總幹事馮小玨 ,是該事工的創辦人。她接受訪問時分享了創辦該事工的因由﹕「我們的事工是本著聖經的教導和耶穌基督的愛,實踐使命:陪伴單親家庭走出陰霾,減低孩子因父母離異帶來的長遠影響;結連教會、機構、社區一同關心受傷的家庭,讓他們感受上帝在患難中的臨在、憐憫和看顧;以及守護婚姻,預防家庭瓦解的核心價值;透過公眾教育,提升社區對單親家庭需要的認識和支援。」

沉重的家庭故事

「由領受異象開始,經過懇切祈禱,上帝凝聚了一群基督徒義工,正式開始了第一次小組聚會。五年之間,由服侍十幾個家庭發展至今超過50多個家庭;而事工服務開展多個支援小組,如風雨組(危機期)、彩虹組(復建期)給醞釀離婚或已離婚的家庭,當中也分了男士和女士組;同時,專業的輔導服務、教會定點的聚會和牧養亦隨之設立;今年更會探索如何牧養離異家庭長大的成年人。盼望透過不同家庭成員的故事,重組導致夫婦離異、家庭瓦解的原因和心路歷程,最終可以達致更有效地牧養離異家庭,讓他們能重新在上帝面前被建立,以及做好守護婚姻、預防家庭瓦解的工作。每一個離異家庭背後的故事都是沉重的。」馮姑娘坦言,同行之時會遇上很多的困難,如個人的情緒健康、個案的複雜性、都市生活的忙碌、大眾對這些家庭的標籤效應、教會的支援等。

她說,在接觸的個案之中,大部分的離婚原因都是伴侶有婚外情,其他是家暴及賭博等問題,當事人包括了未信主的、資深基督徒,甚至是傳道人或其配偶等。「夫婦的婚姻走至離異階段,與不懂溝通、原生家庭的影響,甚至價值觀異同等主要因素分不開。若及早介入,幫助這些醞釀離婚的家庭重建,或能避免走到離異的階段。」她指出,離異家庭最大的受害者是小孩子,不單會影響他們的健康成長,亦會令他們畏懼婚姻,甚至重蹈覆轍父母婚姻失敗之路。「根據調查數字顯示,2018年有五萬多對夫婦結婚,但同年離婚的夫婦高達兩萬多,當中包括一些在離異家庭長大的孩子,他們對婚姻缺乏信心和承諾,很多勉強結婚後最終都會選擇離婚。有些年輕人為逃避對婚姻的承諾而選擇同居。」

離異家庭的幫助

她指出,婚姻出現問題或配偶出軌,女性求助和接受輔導的比例較男性高。「很多人普遍認為婚外情的原因都是男人衰,男人即使求助找輔導,也是會面數次後停止。」她承認,現時的輔導界經驗有參差,部分處理家暴離婚的個案時,只按章跟進8-10次就終止,這樣未能真正幫助當事人或小朋友過渡。「家暴離婚帶來的影響性是嚴重和持久的,而且有很多的後遺症,十次的短期輔導療程,是否能真正幫助案主仍然存疑,個人經驗認為這類個案需要較長期的同行,並加上信仰、小組、其它支援網絡、甚至藥物幫助等等。」

馮姑娘坦言,分居初期的半年時間,是挽救婚姻的黃金期,若有個別機構安排每個月、甚至更長的時間才安排見一次輔導,其實果效不大,因為家庭之間存在著千絲萬縷的關係,輔導員介入時需要時間幫助當事人逐層去解構、處理,然後才可作分流。「有時,看見本來可以挽救的婚姻最後以離婚收場,實在令人惋惜。我們的事工的輔導員都本著救到一對就一對之心態。」

她說,教會開展婚前輔導計劃的同時,亦需加強經營漫長婚姻關係的跟進。「眼見很多教會源於對離異家庭輔導的認識有限,牧養時出現不少困難。一般離異家庭要4年才走出陰霾,有時甚至需要婚齡的一半時間,即結婚20年的夫婦,離異後要10年才真正走出陰霾。我們機構會運用社會資源、多元介入,並與教會一同合作,為這些離婚家庭提供牧養和同行,陪伴他們面對和過渡困境。」

改變生命的同行路

馮姑娘在「哭泣的家庭、哭泣的孩子」一文如此分享道﹕「改變生命陪伴離異家庭走過流淚谷和走出陰霾,一點都不容易。我們的受助者經歷婚姻離異的重創和家庭巨變後,那種傷痛猶如身體被撕裂,掰成兩半,像整個世界都崩毀了。每一個走進我們小組的受助者,開初的眼淚都像決堤般傾倒出來;然而,當他們在小組中感受到被聆聽、被理解,並得到共鳴時,情緒便慢慢穩定下來,甚至重新展現笑容。加上介入信仰、心理教育、輔導、活動、牧養等不同的元素,以及同路人的支持,深深感受到他們走在復原、成長和蛻變的軌跡上,不單增添了他們能更多心力去陪伴孩子過渡傷痛和重建關係,還減少了孩子因父母離異而帶來的負面影響。部分組員已開始探索如何讓自己活得更精彩,例如有的參加馬拉松跑賽、潛水、露營,也有嘗試 創作處境棋遊戲給離異家庭分享時用,又或走進神學院修讀課程。

我們也與一些因家庭離異,被父母疏忽照顧的孩子們同行。記得其中一位少年人,因父親有精神健康問題,經常報警誣蔑自己的兒子用暴力虐待他,孩子因而被關進精神病院。我們心痛孩子棄學,隱蔽多年,他想要得到父親的愛,所以一直糾纏在那幾乎絕望的關係中。我們陪伴孩子跨過幽谷,走過漫長的傷心路,最終他能走出困惑,找到一份在西餐廳做學廚的工作時,他興奮地來電與我們分享他的成就,那份感動和喜悅,真的非三言兩語可以形容。原來不經不覺,我們已成了他成長中的一個重要角色。受助者生命的改變,無疑成了事工繼續向前的動力,當他們願意實踐我們所賦予的使命,成為其他同路人的祝福,同樣也激勵了我們。部分受助者如今已加入我們的義工團隊,按恩賜發揮所長;也有些勇敢地接受媒體訪問,分享他們走過流淚谷的歷程,為其他同路人帶來安慰和曙光,提升社區對離異家庭的關注和支援。然而,最感動的莫過於他們因著我們的同行,而進入教會認識信仰,願上帝成為他們一生的良伴。」

網頁:風雨同路人(基督教單親家庭事工)www.familyblessing.org.hk
Facebook專頁:風雨同路人https://www.facebook.com/Godblessesfytl/
聯絡電話/wts: 67467133

2020_Mar_2風雨同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