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健康趣談 之 限制相聚的日子

全球抗疫,一切日常運作都被迫煞停,實行一套全新的社會操作,名叫「同心抗疫」。保持1.5米社交距離是世界衞生組織訂定的抗疫指南,各地政府紛紛立法全面或局步地執行社交隔離。在香港,除了多項防疫檢疫措施,限制公眾地方禁止多於8人聚集的「限聚令」更是一度實行。這些突如其來的改變,進一步切割人與人之間的聯繫,加劇了許多人的孤獨感和疏離感。社會上存在著包括種族膚色,信仰信念,男女長幼,疾病健康等等的鴻溝,在限制相聚的日子,都更形象化地在社會不同的角落呈現出來。所以在疫情下,修補人與人之間被推向割裂邊缘的關係,彌補個人內心的孤獨感,更是刻不容緩。

剛剛閲讀無家者慈善服務團體ImpactHK創辦人Jeff Rotmeyer的專訪。在過去三年,他曾協助170名無家者上樓,而高達九成人沒有再重返街頭;在疫情時間,也給不少「麥難民」和無家者一個家。此外,思覺失調是嚴重的精神病患,患者在康復過程中都要面對許多人與人聯繫、社會壓力和持續治療的困難,就在疫情期間,相關支援服務暫時減少甚或關閉,加劇患者與社會切割,長遠而言更是影響復元進度。所以,若要修補這些因著疫情而引發的疏離,必須先從個人的層面著手,以實際行動作出發點,送遞關懷。

雖然保持一定的社交距離是防止疫病蔓延的有效方法,由此而來的個人孤獨感卻早已靜悄悄地走進社會每一個角落。孤獨感,一般泛指在孤立無援時的不快情緒。短暫的孤獨感可能是因遵守防疫措施,又或經歷身體疾病、個人生活環境轉變而出現;而持久的個人孤獨感往往與不同生理、心理和社會精神健康因素有關。香港最近完成的精神疾患流行病學硏究發現,超過一成香港人口有情緖病的困擾,而疫症在全球蔓延帶來的資訊,也正不斷地激活原有包括強迫症在內的情緒病症狀,同時也誘發不少情緖反應,以焦慮和抑鬱為主,也伴隨個人孤獨感。其實,持久孤獨感大多與長期情緒病、個人暴力行為、自殺傾向,甚至包括網癮和藥癮等的成癮問題有關。鼓勵大家多與其他人接觸和連繫是處理孤獨感的一個好的開始。香港心理衛生會剛開始一個「『疫』有需要」的情緒支援熱線,以配合「輔負得正」手機應用程式,為大家提供線上、電話和面見等心理輔導,以幫助人們在疫情期間疏理情緖、建立聯繫和減免孤獨感。

在疫情危機災難之時,相信也是轉危為機的時刻。疫病雖使人分隔甚至分離,但我們要把握機會去修補人與人之間疏離的關係;在關鍵的時候,多了解受影響社群的「痛點」,並以實際行動去關心、支援不同的個體;在最壞的時間,與最弱勢社群同行;在非常時期,正好讓決策者、學者、服務提供者並肩發掘解決方案,締造關愛社會的新常態。

「我們靠著主深深相信,你們現在以及將來都會遵行我們所吩咐的,願主引導你們的心,使你們有 神的愛和基督的堅忍。」〈帖撒羅尼迦後書3﹕4-5〉    

盧德臨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