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法、理、情」之 防衛性醫療

2018May8近年來,病人對醫療技術及醫護人員的要求和期望漸增,當身體遇上不適的時候,如經濟能力許可的話,病人傾向找比較有名氣的醫生甚至專科醫生來治理,希望在短時間之內,能夠對症下藥並作出最合適的治療。事實上,亦有很多病人都能享受到醫學昌明所帶來的好處。

不過,有些人卻把現今的西方醫學神話化,憧憬著﹕只要能找到最好的醫院和最有名氣的醫生,一切的問題便能迎刃而解,藥到病除。但儘管醫護人員已盡力提供合適的治療,有時候,病人的情況仍會未如理想,或沒有改善的跡象。如發現醫生並沒有考慮某些可能的診斷或治療的時候,病人及家屬可能亦會因此向醫護人員作出投訴或甚至提出專業疏忽索償。

以筆者所理解,對疾病作出診斷的時候,醫護人員特別是醫生,需要整體考慮病人過往的醫療病歴、病人求診時臨床的身體狀況和病徵,並在有需要的時候借助高科技的醫療設備所得出的檢查結果。這有如砌圖一樣,要將相當的砌圖方塊拼合起來才能看到有關的圖案,萬一在過程當中缺少了一些重要的方塊,可能會出現不同的看法和結論。另外,就算醫生能得出正確的診斷,不同的人對相同的治療亦有不同的反應。

由於幾年前英國最高法院曾作出判決,將醫生的謹慎責任提高,為避免收到病人或其家屬的投訴或起訴,可能有醫生會將較嚴重疾病但有相似病徵的可能性向病人指出,並建議病人作出進一步的檢查或向不同的專科醫生作出諮詢。對醫生來說固然是一種保障,但對於那些不了解醫學或只有一知半解醫學知識的普通病人來說,「有可能患上嚴重疾病」的說法會帶來沉重的心理壓力。

案中的陳先生,除花費不少額外的費用外,在未收到有進一步的檢查或諮詢結果之前,日夜不斷擔心自己的病況。而最後的檢查結果卻顯示他的身體狀況未如想像中那般的嚴重,讓他質疑之前所做的一切檢查或諮詢是否有絕對需要。這對病人來說又有何益處呢?

的確,醫生對病人有一定的照顧責任,但所謂 「醫者父母心」,期望醫生都能待他們的病人如同子女,用愛心照顧他們不同的需要,盡量減少病人不必要的憂慮,能夠在自身的保障和病人的利益當中取得平衡。

「你們務要警醒,在真道上站立得穩,要作大丈夫,要剛強。凡你們所做的都要憑愛心而做。」〈哥林多前書16:13-14

 蔡培偉律師
「醫、、理、情」
2018May8

「醫、法、理、情」之 防衛性醫療

2018may1.jpg

陳先生近日工作很忙,經常加班至深夜,飲食無定時,睡眠不足,常常感到頭痛、疲倦、脹胃不適,他認為自己是「作感冒」,於是約見相熟的家庭醫生。醫生詳細檢查後並沒有發現大問題,認為他可能是近日太操勞,染上早期感冒,處方了一星期感冒藥給他。陳先生服了一星期藥,病情並沒有好轉,仍是有頭痛,於是再求診那家庭醫生。醫生見他持續頭痛,提議轉約見腦專科醫生作進一步診治,陳先生一直很信任這位有醫德及關心病人的醫生,所以立刻同意約見他介紹的腦科醫生。但陳先生反而有點擔心這家庭醫生,因他看起來比陳先生還像病人,故臨走時溫馨提示這家庭醫生多些休息!事後,陳先生得知這家庭醫生近日因為收到一位病人的投訴,指他沒有為病人進行一項驗血檢查,導致病情的延誤,故為此承受很大的壓力。

 陳先生如期約見了城中有名的腦科醫生,他先向陳先生解釋了很多會患上腦疾病的可能性,隨即安排接受最先進的「照腦」檢查及抽血化驗。陳先生初聽見那麼多的醫學名詞,瞬間未能一下子理解和消化,「腦瘤」二字已把他嚇得半死。不過,為了健康著想,陳先生只好聽從這專科醫生的意見,接受一系列的檢查。雖然報告結果顯示身體沒有大問題,沒有腦瘤,但發現有輕微貧血及血沉降速度(ESR)少許上升,加上陳先生有些脹胃不適,故此,為了安全起見,醫生再轉介他見腸胃專科醫生,以排除腸癌等可能性。腸胃科醫生接見了陳先生後,立刻安排入醫院照胃鏡及腸鏡,結果全是正常,但因著貧血及ESR 較高,又再將安排免疫系統專科醫生到醫院為他跟進。經過多番的檢查、化驗,都沒有新發現,但專科醫生卻向他表示,雖然現時找不出甚麼明顯病症,但因著他有兩項不正常的指數,不能說身體健康是完全沒有問題,亦即不能完全排除他可能有些隱而未被發現的疾病,仍有潛在的危機!現在陳先生兩個選擇﹕一是轉介到大學醫學院見一位國際權威的免疫學教授,作深入檢查;二是每三個月定期檢查身體,密切監察那兩項不正常的指數。陳先生呆望著醫生已無言以對,他已在這一連串的醫療檢驗上花了超過十萬元!

 「…願平安康泰歸與遠處的人,也歸與近處的人;並且我要醫治他。這是 耶和華說的。」〈以賽亞書5719

小驢
、法、理、情」

2018May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