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親子輔導室 之 遊戲治療室內的風光(一)

大家聽到有關遊戲治療時,未知有甚麼觀感?或許「治療」二字多多少少和醫治連上關係,彷彿是小朋友生了病,出了某種狀況,甚至是不正常的,需要矯正和改善的。遊戲治療是通過關係,藉著透過小朋友自選的遊戲,接觸小朋友內在的情感和渴求,給予安全,滿足的空間。當他們感受到內在的情感受到關注時,重新產生信任;在不被定位在對與錯上,他們會有勇氣展現自己的想法,和別人重新連接,給予溝通的機會。當他們願意開放時,才有轉變的可能性,而這個轉變並非單單指小朋友,而是和小朋友有關係的人。

這位小朋友,在學校三年不說話,在治療室內,卻滔滔不絕。每句說話的開端,都在問:「你知唔知呀?我…」全然感受到她需要被明白、被認同、被欣賞。

她說自己要在沙盤內做個小山,後來又加上小石,IMG_20191209_195011每塊小石都有她的意義。有些堅硬的、看起來粗糙的石頭,是給老人家爬山用的,因為他們需要很穩固的承托;有一些小小的、透明的、精緻的,是給小朋友的小腳板走路用的,因為他們喜歡美麗的東西。或許大家會用創意來形容她的作品,但事實上,這是她的心路歷程。她在擺放的過程中,把心裡所想的,透過小石一塊一塊地呈現出來。

她對其他人的認知,除了觀察外,更有很豐富的情感。從她輕柔、審慎的動作中,看到她和別人的關係並非止於理解,更是有她的行動,甚至比成人更細心、更真情。治療師陪伴在側,專注地聆聽、回饋她的動作和言語,治療師和她就是這樣一步一步地聯繫著。

在她投入在沙盤的過程中,治療師一直在90度旁邊坐著,角度是有一點偏差的,當她完成後,治療師走到和她同一方位,從上面俯瞰時,再一次讓治療師訝異,小山呈現出一個心的圖像。她內在對美善和圓滿的追求是如斯清晰。

這位小朋友為甚麼在學校不願意說話,我們不能妄下判斷;但從她在遊戲中的過程中,她有豐富的語言,她「不說話」是經過自己選擇的;而「可以說話」但選擇「不說話」,我們可以想像那是需要極高的約束力,而她仍然這樣選擇,表示她認為有強烈的理由。若我們要她轉變這個「不說話」的行為,便是進一步否定她。故此,要讓她作出轉變,並非在行為上,而是要讓她接受有轉變的理由,例如我們從她的非言語的行動中發現她,回饋她;我們容許她以言語以外的方式參與;我們把她和其他小朋友同等看待,不因她「不說話」而不邀請。

重視、關心和肯定;真誠的邀請、恆久的等待,往往是轉變的充份理由。

陳小碧
遊戲/家庭治療師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

2020_Jan_1_E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