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健康趣談 之 谷針?無疫苗而遺憾?

近來,每天都有病人問我,他們身為長期病患者和正在服用精神科藥物,究竟是否適合打新冠疫苗針。當我查問清楚病歷後,找不到甚麼不穩定的身體狀況,我必定鼓勵他們接種;再者,在英國有嚴重精神病的市民是優先群組去獲得疫苗接種的。於是我也乘機把握機會,跟他們講講醫學歷史。

別以為天花只是小朋友的輕微傳染病,就算從十八世紀開始已經有天花疫苗(種牛豆),在二十世紀這個傳染病也奪去了三億人的性命。今天人類已經戰勝了天花病毒,因為它已絕跡在地球上,這個成功全賴有在過去一世紀的全球高度疫苗接種率。預防天花之後,我們有各種的疫苗對抗不同的傳染病。所以,我認為疫苗的發明,是醫學史上的十大突破之首。

戴口罩和勤洗手,是作為體外環境的保護方法,始終都會有百密一疏的時候,最近台灣新一波的疫情爆發,便是一個好例子。疫苗接種後所帶來的免疫系統保護,便是24小時的體內防守;群體免疫才可令病毒絕跡,長遠幫助最有效。台灣早期在關口防禦性做得非常好,但卻沒有好好準備疫苗接種。

相比之下,香港人身在福中不知福,明明有充足疫苗供應,接種率仍然偏低。就算有地產商推出打疫苗可抽獎洋樓一層,也不見得即時令到全城市民雀躍。其實,從認知心理學所得,人們的經濟行為,大多數人是被「損失規避」(loss aversion)的想法去推動而做出決定,造成了「認知偏差」。「怕損失」比較起「想得益」的力量大多1.5倍,例如在一個投資中,心理上我們往往對損失一千元的後侮感覺,是賺取多一千元所帶多之喜悅的2.5倍。因為「怕蝕底」而作出的行動,香港在疫情初期也見過:超市的厠紙被搶購一空,而且在家中囤積大量廁紙。

媒體對疫苗副作用的報道,加上「損失規避」的影響,令市民不想「冒險」接種疫苗,不敢接受新事物和極微危機,寧願保持不變。除了我們醫療人員還需努力解釋給市民聽,疫苗所帶來長遠益處,政府單靠「甜頭」去鼓勵市民接種疫苗並不足夠,也需要讓市民知道現有疫苗八月尾到期之後,不但造成浪費要捐贈其他地方,亦可能影響將來訂購疫苗;而且巿民如果不在這段時間接種,很可能有「蘇州過後冇艇搭」的遺憾。在護己護人的大前提下,早日接種新冠疫苗,絕對是明智的決定。

「所以你們要謹守遵行;這就是你們在萬民眼前的智慧、聰明。他們聽見這一切律例,必說:『這大國的人真是有智慧,有聰明!』」〈申命記4﹕6〉

鍾維壽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精神健康趣談 之 瞓覺大過天?

我們常常聽到有些人說﹕「但求有溫飽,已經足夠了。」「知足者常樂!」這些態度是值得嘉許,但是除溫飽外,我們還需要滿足人類其他天性本能,例如睡眠,排洩和性愛等,才可以活得愉快。

今天,我們先談談睡眠,因為作為精神科醫生,超過一半病人,無論病的種類或深淺,都有失眠問題。長期缺乏睡眠所帶來的健康問題,可以參考下表。

焦慮抑鬱情緒與失眠是緊密相連,兩者彼此影響,而且構成一個惡性循環。有醫生以為,患者由於壓力大,會先導致情緒毛病,然後睡眠質素便欠佳,因此將失眠當作情緒病的其中一個病徵,就好像發燒是因為有病菌感染一樣。

其實,當病人初次求診時,他們已經經歷了好一段時間的情緒問題和其他徵狀,所以便說不出問題的演變過程和病徵的來龍去脈,這構成研究病之成因的一個難題。幸好我們可以從健康自願者身上的實驗中,多了解情緒病的演變發展。其中一個實驗,是需要一班自願者先看一些暴力影片,然後隨機分成兩組,一組可以正常睡覺,而另一組卻要他們一晚保持清醒。往後一星期的跟進發現,在缺乏一晚睡眠的一組裡,自願者明顯有較多和持續令人不安的回憶畫面。還在其他的研究中,結果都得出,經過睡眠休息後,第二天所受刺激影像的驚恐反應會減少。所以,幫助有情緒問題的患者先處理失眠問題,並非「治標不治本」的,而是防止病情發展或變差。那麼,「有覺好瞓」與「但求溫飽」一樣重要!

人類的4個天性本能 (4S)﹕

Sleep(睡眠)

Swallow(吃喝)

Shit(排洩)

Sex(性愛)

缺乏睡眠引致 
精神毛病:身體毛病
思考和集中能力下降免疫力下降
記憶力下降糖尿病風險上升
情緒容易不穩血壓上升
性慾下降心臟病風險上升
 肥胖風險上升

鍾維壽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精神健康趣談 之 產後媽媽的挑戰

在過去一個月裡,新聞媒體鋪天蓋地去報道防疫的圍封和强檢,一宗在香港發生的人間慘劇,只輕輕淡淡帶過。那是一名三十多歲的媽媽抱住五個月大的女兒,從家中高處墮下。新聞報導所形容的現場,血肉模糊,甚為恐怖,但在標題側的圖片,卻是一個滿心歡喜的媽媽,抱著剛剛出世的孩子,還對著鏡頭微笑著。據報,這個抱子自殺案很可能與死者媽媽的產後抑鬱病有關。

或許有人會覺得孕婦在辛辛苦苦的十月懷胎後,既能安全地將一個新生命帶來這世上,理應是喜悅和滿載希望,更應該盡自己母性去保護這條小生命才是。但現實有時並不一樣,產後的數天,因為女性荷爾蒙在短時間驟降,又加上傷口痛楚和初生嬰兒要吃夜奶,因而導致失眠,所以有多達四至八成的產後媽媽是情緒不穩定,因而表現煩躁不安和容易哭泣。幸好是,大多數媽媽都會在一星期內自然回覆正常,只有小部分會發展至抑鬱症。

香港的產後抑鬱症病發率與世界其他地方差不多:在100個孕婦中,約有16個會患上這病。至於演變成極其嚴重的精神狀態,例如有妄想和幻覺病徵的,則只會在1000人中才有1至5個的機會。

無論患者病情的輕或重,產後是個重要時刻,可以與初生嬰兒建立緊扣的親愛關係,媽媽的情緒反應有可能會影響BB的成長,所以不單要避免以上罕有悲劇的發生,也要小心其後果可牽連至小朋友的長遠發展,預防是極其重要。

產後抑鬱症與普通成人的抑鬱病相差不遠,成因都包括:遺傳、早期性格、生理變化和臨近環境壓力有關。研究所得,以下圖表列出因素和所增加發病的風險。故此,產前檢查時,孕婦要多點吸收知識和有良好的心理準備,當然丈夫的陪同更為重要;而産後也必定要到母嬰健康院,接受護士的專業幫助。其實,現在的母嬰健康院服務不但為初生BB打針、磅重,十多年前已經實行「兒童身心全面發展計劃」,其中一個重點是預防產後抑鬱。

我曾經遇過一位初為人母的病人,她的產後抑鬱源自聽了老人家「警告」,產後不能濕水和洗頭,否則會周身病…因而引致自己極之恐慌。近期疫情嚴峻持續,孕婦們又多了一份擔心,也是一個壓力源頭,加添了抑鬱症的發病因素。

孕婦個人因素和關係問題增加産後抑鬱症機會
產前階段已經有情緒毛病增加4成
從前已有情緒病增加7成
產前階段感到孤立無援增加4倍
有婆媳關係問題增加5倍
有婚姻關係問題增加6倍

「你要認識神,就得平安;福氣也必臨到你。〈約伯記22﹕21〉

鍾維壽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