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法、理、情」 之 換肝不成

170802m.jpg

陳老師結婚廿載,育有一名十分乖巧懂事的女兒,一家人關係十分密切,經常結伴外出旅行。但有一天,陳老師突然感覺非常不適,疲倦得很,周身好像發熱,在妻子的勸說和陪伴之下到家庭醫生診所求診。醫生初步目測已發覺陳老師的有異樣,特別是「眼白」嚴重偏黃,隨即檢查小便更證實是肝臟出現問題,懷疑是患上急性肝炎。勉強之下,陳老師進了醫院檢查及治療,可惜病情很快轉趨惡化,肝功能愈來愈差,肝臟科專家認為是「暴發性肝炎」,屬相當罕有的病,有極大的危險性。

短短數天,陳先生病情每況愈下,很快陷入了昏迷狀態且有出血現象,醫生告知家人,病者肝臟衰竭,情況不妙,要作最壞的打算。陳太得悉噩耗後,立即與身在美國擔任教授的哥哥商量,認為即時進行換肝手術是提升生存率的最佳方法,於是找主診醫生商量。

主診醫生在重新再檢視病情後,也認為換肝是最好的方法。就讀中學的女兒抵達醫院時得悉父親的病情,表示願意捐出部分肝臟救父,檢查之下,無論血型及其他基因排列都很合適,可以減少排斥的風險。

陳太知道手術有危險,但為了救夫,也同意女兒的決定。不過,正當醫生深入了解陳小姐的健康情況時,發覺她年滿17歲,未達成人器官捐贈的法律要求。而陳太雖然也同意捐肝,但驗血結果不適合。即使陳先生的情況已屬緊急,但由於時間倉促,一時間未能找到適合的肝臟,在此無奈的情況下,醫院唯有向社會發出緊急呼籲,希望有好心人或生前立願器官捐贈的死者出現…。

冷對

、法、理、情」

「醫、法、理、情」 之 「安樂死?」

170726m.jpg
「安樂死」(Euthanasia) 的中譯反映英語的希臘文字源字根,意乃「安樂(安寧) 地離世」(Dying well, or a good death) ,顧名思義,原意乃死得安樂(而有尊嚴)。若臨終的人自覺或身邊的至親認為病人生不如死,而當事人更覺得生無可戀或想保留自己的尊嚴,希望有安祥生命的終結乃是人正常的願望。當至愛至親離世時,不少人都以離世者能好好善终、安祥離世為安慰、紓解哀傷,故此安樂地 (在減少痛苦之下) 離世之意願可說是人之常情,是能理解的「情」操。

鑽石「王老五」的陳教授,是城中著名的歷史學家,一向活得自由自在,但卻疏於自我護理而患隱藏性的高血壓和糖尿病,最終因腦溢血導致半身不遂…。他在失去先前自主的能力之下而陷入極度的絕望,故此冷靜地以未殘的左手寫信簽名要求「安樂死」,這其實就是「醫生協助的自殺」。女醫生在兩難之間,既有同理心又同情他的困境,但也想到習醫是為了救人,幫助病者和尊重生命,而不是毀滅生命。

從法理的角度看,「安樂死」分類為兩種:第一種是被動安樂死(如不繼續無效的治療);第二種是主動安樂死(如「醫生協助的自殺」)協助病人結束生命。我們接受是第一種的做法,例如停止給垂死病人提供依靠機械的維持生命程序或撤去有關程序。上文已指出「醫生協助的自殺」按香港的法律,乃涉及第三者作出蓄意謀殺、誤殺、或協助、教唆、縱使或促致他人自然或進行自殺企圖,可能觸犯《侵害人身罪條例》(香港法例212章),是違法及不道德的行為。根據香港註冊醫生專業守則(二零一六年一月修訂本) ,安樂死的定義是「直接並有意地使一個人死去,作為提供的醫療護理的一部分」。

問題乃是在醫學昌明的現代,人把生死的主權操縱在自己的手中,無論是不顧一切、不顧生命的素質或當事人的意願,維持「生命」一些功能的「延長生命」,或是不顧生命的神聖或生命的倫理的「隨意輕易結束生命」。《聖經》十誡是如此教導:「不可殺人」〈 出20﹕13 〉,底線在乎兩個重點的平衡,即要愛惜生命和生命在神的手裡,故人是不能蓄意自行用自己的方法結束生命。

李耀全博士

「醫、、理、

「醫、法、理、情」之「安樂死?」

th (3)500x281.jpg

疏於自我護理的陳教授因隱藏的高血壓和糖尿問題,患上腦溢血,導致半身不遂、喪失言語、工作和自我照顧能力。令他極感絕望的是失去了自主、自尊、自由等一生為人應有的尊嚴。

陳教授所要求的「安樂死」,其實就是「醫生協助的自殺」。自古以來,自殺求死的人為數不少,方式也林林總總。探究真正求死的主因,不外是身體及心靈上的苦、痛、和空虛失望,有生無可戀之絕望地步,正如陳教授此刻的心境,認為死才是出路,故才有決心、思路清晰,冷靜地以未殘的左手寫信簽名以求死。

收到病者信件要求「安樂死」的女醫生,一方面固然有同理心,很同情他的困境,明白如此一位有成就的長者想維護自己為人的尊嚴,是需要照顧的;但她也想到,習醫是為了救人,幫助病者,尊重生命,而不是毀滅生命。她記得做醫科學生時所認同的希波克拉底醫師誓詞﹕「要憑良心,不違人道,不行傷害。」「助人自殺,是法律不容的。」不單如此,陳教授比很多人還幸福,如天生無手無腳的胡哲;口手不能言動的霍金;意外後四肢癱瘓,曾多次求死的斌仔…。在每一天,相信有為數不少的人會因病痛、工作學習壓力或情場失意而求死,難道都遂其所願嗎?再者,陳教授失去雖多,但仍能思想、決斷、寫作等,是否因事出突然,情緒久久不服,他更需要的是輔導、啟迪?甚至像尤伯連納般現身說法,勸導大家時刻重視自己的血壓和糖尿問題?她也想到這節經文﹕「因為人若有願作的心、必蒙悅納、乃是照他所有的、並不是照他所無的。」〈林後8﹕12〉陳教授還有不少啊!

她也想到,人終歸會死,但何時、何處、如何死,並不掌握或操縱在人或醫生的手裡;醫生的使命是救人,而不是「協助殺人或協助自殺」。再看斌仔,他最後因人間有愛,放棄了求死,堅強的活下去,至43歲死於失救。「失救和協助自殺,是有天淵之別。」她覺得可以告訴陳教授,人間是有愛、有望、有信的。

雷同德醫生

「醫、

「醫法理情」的求同存異

「我卻必使你康復,醫治你的創傷。」這是耶和華的宣告。《聖經新譯本》〈耶30﹕17下〉

踏入炎炎夏日的7月份,《談天說道》的版面將以嶄新的形象與名位讀者見面,除了整體的生動而清新設計,還加入新的專欄 —「醫、法、理、情」,四位來自精神醫學、醫理學、法律界和心理治療輔導的麥基恩醫生、雷同德醫生、蔡培偉律師和李耀全博士將會相互配搭和合作,以社會和醫學界裡爭議的話題為主線,如「安樂死?」、「器官捐贈」…,期望討論的內容涉獵「醫」之時,可達至合法、合理、合情的境界,為已存的「灰色地帶」道出點點的提醒!

編/寫﹕謝芳

醫、法、理、情需共存

身兼香港心理衛生會副會長的資深精神科專科醫生麥基恩醫生談到「醫、法、理、情」專欄「誕生」的因由時表示﹕「近年社會上發生不少的醫療事故,各界人士喜以明顯對與錯去作判斷,但事實上,部分的議題是難以『一刀切』式的『是非黑白』來區分或說理,同一件事情,不同業界都會從自身的角度和出發點去看和給予意見,沒有結論的爭議就會因此而起!」

麥醫生說,抗生素的使用和濫用定義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病人與醫務人員的看法都各有不同,「求痊癒心切的病人都會要求醫生盡快處方抗生素,以最強的藥物盡快殺死體內的病菌;但是,熟悉醫理的醫務人員明白抗生素是不能濫用,否則會帶來更傷害的後果。『我已經病得很辛苦,為何不處方抗生素?是否拖症?想多賺我的錢?』」

另外,「安樂死」合法化也是一個世界性的爭議問題,全球只有七個國家的法例允許安樂死,包括荷蘭、比利時、瑞士、盧森堡、哥倫比亞、加拿大和美國部分州份。首個通過這法例的荷蘭,甚至討論擴大適用範圍,允許覺得自己「人生已完成」(life is complete)的人,在符合嚴格及慎重準則下結束生命,事件再次掀起安樂死合法化的爭議。但是,根據《香港註冊醫生專業守則》,安樂死指「直接並有意地使一個人死去,作為提供的醫療護理的一部分。」香港法例第212章第33B條列明,任何人協助、教唆、慫使或促致他人自殺,可能觸犯《侵害人身罪條例》下的刑事罪行,故安樂死在香港並不合法。

「事實上,現行醫學上部分的議題仍存有不少的灰色地帶,例如墮胎、人工受孕、商業買賣、選擇性別、代母等,『強迫腦退化症(痴呆症)的病人服藥是否違法?』故此,我們深入瞭解不同國家的條例法案的同時,也要解決人們心靈上的需求。」

麥醫生強調,很多疾病對心理的影響遠超過身體上的傷痛,仍為醫生和醫務人員,為病人作診斷和醫治之時,也需要考慮患者當時的心理狀況和影響;與此同時,病者的家屬身心靈的關顧和醫治也不容忽視,例如腦退化症(痴呆症),家中有親人患上此症的時候,無論是否有宗教信仰,作為照顧者的家人都在承受著沉重的心理和精神壓力;又如中止懷孕或墮胎等,當事人或會有磨滅不了的「愧疚」等後遺症。「所以,醫治,是需要從『合法、合理和合情』等不同的專業角度去看,並不能單一地提供全面的答案及解決方法。」

法律與信仰的緊扣

「『醫、法、理、情』的『法』是為人而設立的,它本身不能大於人。」蔡培偉律師指出﹕「法律的目的和功用基本上是維持社會秩序,解決紛爭,在保護個人的權利和自由的同時,為社會設立一個最低可接受的行為標準供人們遵守。法律有一定的權力,違法者將根據法律受到懲處。法律與信仰也很有密切的關係,在制定法律的時候,立法者會考慮一些道德標準,這些道德標準往往是從他們所持的信仰而來。可以說,沒有信仰就沒有道德標準,沒有道德標準就沒有法律了。」

「但是,隨著時代的轉變,以及社會的進步和發展,一些人開始對事物有不同的看法,並對固有的思想提出疑問。對某些人來說,現有的法律由於未能趕上社會的轉變,可能變得保守落後。但是,亦有些人認為現有的法律有其可取之處,亦代表社會的核心價值。如要修改的話,必須小心謹慎、從長計議。在這個專欄中,我們希望藉著探討一些頗具爭議性的醫學話題,透過參考不同國家地方對該話題的看法,擴闊我們的思考空間,再從不同的角度重新檢視我們的信仰價值。」

醫法理情之中心乃是人

「醫、法、理、情,都有一個共同的中心,就是人。」雷同德醫生指出﹕「人為萬物之靈,更是照著神的形像造的,本在宇宙中有崇高的地位。但可惜罪進入了世界,侵入人心,就帶來了極大的變化。人失去了喜樂和滿足,卻有了自私,嫉妒,爭奪,以至兇殺;對自己的身體亦放縱,盡情於享受,刺激。於是自身疾病叢生,需要醫藥;人際間產生巧取豪奪,爾虞我詐,需要道理、法律作為準則。」

他說﹕「雖然如今電腦發達,甚至人間最複雜的圍棋,棋王都敗於超級電腦,人工智能之下。但人總是人,有生命、血肉之軀、七情六慾;亦有各種軟弱、缺陷、過錯、失敗,這都是電腦機器所不能及和不能理解的,故「人間有情」之意是機器永不能明白。

人、人事、人情之間的連繫千絲萬縷。盼望本欄能夠稍作分析、導向、整理,就如願已足了。」

合情、合理、合法之醫路

「醫、法、理、情」之「情」是何物?資深教授/心理治療師李耀全博士指出,我們處理任何的「醫」(療/治)之病例時,都務求處理的進路是「合情、合理、合法」。「合理」則合乎醫學的理據和理論;「合法」則附合案例處境的法律和法則;「合情」則合乎人情與人道。而「人情」乃指該被重視的個人感受(情緒)/ 立場 與其背後重要的「人道」價值與信念,包括人寶貴的尊嚴、生命的意義、永恆的價值和社會的關注。當然我們幾位的作者既是嚴謹的專業人士,同時也共同持守基督信仰的精神、道德與倫理,故務求提供一個全人全面治療的理想。

李博士強調,論及「法」有時我們是指「法律」(laws) 則關乎某些問題具體的法例,有時卻是指某些問題普及(世)環宇的「律法」或法則(Law) 。「法律」往往因處境或時代而改變,但「律法」卻是建基於一些更恆久不隨便更改的大原則,故此在守法(法律) 之餘,我們亦要留意「法律」背後的「律法」精神。「情」之「人情」和「人道」更是與後者「律法」息息相關。主耶穌曾指出,人的需要(在主的主權下)有時是先於(但不否定)某些法例的要求﹕「安息日(的『法例』)是為人設立,人並不是為安息日(的『法例』)設立的。人子(耶穌) 也是安息日的主。」(參馬可福音2﹕27,28)

從基督信仰的角度來看,李博士又指出「法」有三重的功能:(一)「法」是一面鏡子,讓我們看見人性的軟弱;(二)「法」有阻嚇邪惡的功能;(三)「法」有顯示公義的功能(討主喜悅的事) 。整合起來「醫」有「生理」(醫學角度) 、「法理」(法律角度) 和「倫理」或「情理」(人倫與信德) 的考慮。我們盼望在小小的專欄裡,能夠如此全面地去探討各樣「醫」的難題。

「醫、法、理、情」專欄的面世,就是希望集合醫學、法律、情理不同的專家的討論意見,帶出點點的提醒。「我們也歡迎讀者們提供意見,集思廣益,共商解難之道。」電郵﹕info@tdww.org.hk

2017July5「醫法理情」的求同存異.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