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人生:疫情下再思教育公平性

踏入2020年,全球都陷入新冠肺炎(COVID-19)的威脅。這個疫情除了損害數以千萬人的健康,奪去百萬人的性命,還有重創經濟,阻隔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逼使人進入新的生活模式(或稱為「新常態」)。在教育上,不管學生喜歡與否,也不理學校準備好了沒有,在「停課不停學」的指導思想下,大學、中學、小學,甚至幼稚園都實行在家網上學習,並且維持了半年以上。學者研究指出,社經鴻溝與數碼鴻溝加重了弱勢家庭學生的負面效應,這是教育界和政府必須正視的。

因著學校停課,學生只能留在家中進行網上學習,如此凸顯了學生社經差距所帶來的教育不公。香港大學於2020年4月發表《香港中小學生數碼公民素養:首階段研究報告》,正值2019冠狀病毒肆虐,學校「停課不停學」的期間發表,引來傳媒廣泛關注。該研究藉一系列問題,調查學生家裡的數碼設備及使用情況,得知除了中學生使用智能手機算為非常普及外,其餘數碼設備在小三、中一、中三這三個級別的普及率只介乎52%至71%,實難言普及。然而,在「停課不停學」的處境下,學習活動極為倚重數碼設備,可想而知缺乏數碼設備的學生所遇到的困難。

筆者在學校工作,時不時接收來自政府(「關愛基金」)、熱心企業和非政府組織的資訊,透過學校識別有經濟困難學生,送贈平板電腦和手提電腦供學習使用。所以,要縮窄社經鴻溝對弱勢家庭學生所做成的學習障礙,實有賴各方努力推動。除了學習設備外,互聯網連接又是另一個社經鴻溝引發的數碼鴻溝。疫情期間本來就希望學生留在家中,避免外出引致感染風險;然而,聽說有學生因為家人都同時上網學習或工作,致使頻寬不足,被逼跑到快餐店和便利店等地方,使用公眾免費寬頻服務。該研究團隊亦發表了互聯網連接充足與否的數字,發現無論中、小學生,只有不足八成認為互聯網連接充足。猶幸社會人士快速回應,送贈上網卡和可攜式無線路由器(俗稱「Wi-Fi蛋」)供經濟困難的學生使用。

面對這些情況,我反思聖經對照顧弱勢社群的教導,但願能明白上帝的心意,從而照顧弱勢社群,邁向教育公平。從舊約到新約,從五經到詩歌智慧書,以致福音書,都不難找到有關照顧弱勢社群的教導和命令。以色列人因曾在埃及寄居,所以聖經多次提醒以色列人善待中間的寄居者。這些經文應用於今天的香港,可以指向善待新移民與少數族裔人士,他們大多數在社會上處於弱勢,聖經教導我們要多加照顧。

教育公平性的議題是一個由來已久,並需要多方協力消弭的社會問題。從政策層面,我們希望能做到消除引致不公的障礙,這有賴政策制定者或政府決策者的努力。在資源分配方面,官方、半官方、非官方組織都有機會分配資源,特別在疫情肆虐下,弱勢社群更需這些資源度過難關;群體必須摒棄均一才是公平的概念,把資源聚焦有需要的一群。至於每一個基督徒個人都要為自己如何善用上主的恩賜,向著弱勢施以援手,甚至簡單的探訪慰問,都是做在主耶穌身上。

鄭建德校長

滙基書院(東九龍)

教學人生:教育公平性

教育公平性從來都是一個很難討論的議題!難處在於兩方面,一則每個人對公平都有不同定義,在教育公平這議題亦然;二則教育公平牽涉的範圍廣泛,包括社經地位鴻溝做成的機會不均,絕不是單純的教育議題。

我是一位中學校長。離開大學之後,就投身教育行業,迄今三十多年。我出身於草根階層,在公共屋邨長大;今天能以獲得工作上的成就,是教育帶給我向上流動的機會。是以保持教育公平性,對像我這樣勤奮力學而獲得機會的人,是十分重要的。

談到教育公平性,網上流傳三幅漫畫圖片,三人在圍牆或圍欄外觀看足球比賽。第一幅漫畫描述三人站在同一高度的木箱上,可是因三人身高不一,相同的幫助未必得到相同的效果;對某人來說,是「錦上添花」;對另一人來說,卻是「搔不著癢處」;這是平均主義的公平性闡述。第二幅漫畫描述的,是按各人所需的支援各人(身材高大的不用站在木箱上,身材矮小的分配得兩個木箱),縱然各人所得的幫助不同,但在有限的資源下能滿足不同特定群體的需要,稱為「優惠性差別待遇」、「積極平權措施」,或簡單稱為「扶持行動」,是另一種公平性的闡述。

今天大多數公共財政資源分配都是以這兩項「公平」原則作分配。以教育為例,2020/21學年開課,政府向每名學生津貼HK$2500應付開學支出,是一項無須資產審查的現金津貼,屬平均主義的公平性例子;另外,政府透過「關愛基金」資助清貧中小學生購買流動電腦裝置以實踐電子學習,這措施由2018/19學年起推行三年,資助適用於部分學校推行學生「自攜裝置」政策,而這等政策會為低收入家庭增加經濟壓力;資助清貧學生購買流動電腦裝置,而非一刀切資助所有人購買,屬優惠性差別待遇的公平性闡述。

然而,第三幅漫畫所呈現的又是另一個概念,不再有圍牆阻礙,換上了圍欄;不再需要借助「木箱」也可觀賞球賽。這裡所討論的已超越公平,而是「公義」的概念,是消除造成不公的政策或因素,達致無論何人都不需要借助其他資源協助而享受生活。我想,基督徒作為上主忠心又有見識的僕人,應該努力追求社會公平,以至伸張社會公義。

聖經中有一段為人熟悉的經文,就是「按才幹授銀子」的比喻。主人把家業交給僕人時,是按著各人的才幹給他們五千、二千和一千銀子,而非人人均等。我可以想像少得銀子的可能會埋怨主人偏心,又或抱怨自己未被賞識、懷才不遇。然而,在這比喻裡焦點落在僕人的態度、工作成果和主人的讚賞。這比喻所帶給教育公平的反思,在於認定每一個人的才幹智慧也不同,教育工作者不應以工業製造的方式去營運教室,套用最老生常談的一句,必須做到「因材施教」。而且,公平不在於每一個學生都有相同的教育產出,老師必須摒棄這樣的期望,而社會亦必須公平地看待接收不同能力組別學生的學校所做到的教育產出。最後,主人的讚賞提醒我們,無論天賦如何(那管是領五千還是二千,也不論性別、種族、社經背景),只要抱持良善忠心的態度,必然得到美好的結果。

鄭建德校長

滙基書院(東九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