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心田 之 「枯木逢春?」-阿樂晚年喪偶後境況之出路

上期談及阿樂與阿儀的家庭,因著阿儀的離世,家中發生了一些矛盾衝突,以下我們會嘗試為他們尋找出路。           

阿樂與阿美應更深認識才作委身決定

阿樂與阿美相遇時,雙方的親人離世只有一年多,容易把感情投射到對方身上,以對方的關心及陪伴來填補因失去親人而出現的失落感,與及減輕內心的痛苦。一般我們會擔心這樣建立的關係,可能未完全認識真實的對方,而是對逝去親人的感情投射,若太快做出婚姻的承諾,則可能會在日後因真正認識對方而感後悔,假如他們能多一點時間透徹地認識對方,可以減低「因了解而分手」的可能性。另一方面,他們亦的確要考慮清楚,是否真的可以接受年齡的差距,假如婚後不能生育,阿美真的可以接受嗎?阿美亦要考慮,是否能和對方與自己年紀相若的子女相處得來等實際的再婚問題。

子女要明白年長父親的需要

阿樂的女兒,或許是出於仍未能接受母親離世而引致原生家庭的瓦解,現在好像有一位「新母親」將闖進來,這會改變了家庭原有的結構及組合,所以便要捍衛起來。事實上,她仍未真正認識阿美的為人,便揣測她可能欺騙父親的感情或錢財。如可能的話,她應與阿美接觸,加深對她的了解,細察她是否如自己所想像的那種人。同時,她亦應開放一些,接受父親也有親密關係的需要,不應因難於接受而反對,要學懂尊重他的決定。其實,我們看到香港曾有一位知名年老學者,當年以82歲高齡與28歲的女生結婚,婚後的他們能快樂地生活下去,證明年齡差距不一定沒有好結果。另外,女兒也不應罵弟弟與異性建立關係是失敗的,雖然這間接幫了弟弟和爸爸的關係加深。相反,女兒應多關心弟弟在建立親密關係上的困難,看有甚麼可以幫助他。而弟弟亦應在與爸爸良好關係下,適度地提醒他,特別是以上提及爸爸應多用些時間來認識阿美。

年長父母應作出遺產分配

在此也想順帶提及,年長父母應在生前,意識還良好的時候,及早定明遺產分配,以免日後造成子女「因財失義」和「對薄公堂」的情況出現。尤以父母再婚,亦可減低子女與繼父母產生可能的誤會和猜忌。假如處理不當,可引致繼父母與子女日後因爭產而產生的問題,這些例子我們不時在新聞亦可看到。

末了感謝的話

最後,我倆在此必須要感謝讀者這一年來對「婚姻心田」專欄的喜愛。透過阿樂和阿儀所建立的婚姻和家庭,我們希望探索一段婚姻從開始到結束,當中一些可能出現的危機,並嘗試作出分析和可能的出路。雖然這是一個虛構的故事,但當中的情節,絕對有可能發生在我們自己或身邊認識的人當中,希望當中的分享能對大家有一些啟迪,這便達到我們寫這個專欄之目的了。萬事有聚有散,希望在不久將來,「婚姻心田」可以與大家再見面。在此先預祝大家聖誕快樂及新年進步,來年主恩更多!

譚日新博士 ︳臨床心理學家
黃曼君女士 ︳個人、婚姻及家庭輔導員

調解信箱~家人對遺產分配因異議起爭端

問﹕

老爺最近患癌病去世,小姑在喪禮後整理財物時,發現抽屜裡有一張「平安紙」(遺囑),列明將大部分的房產交給自己,其他股票現金等平均配給各人。當她告知大伯和小叔時,他們認為此分配不公平,並聲言要追討。頃刻間,一家人就此遺囑起了指責和爭吵。怎麼辦?

答﹕

死亡並未有終止死者與親人之間獨特而個人化的情感關係,可是,在世的人卻往往直角地以遺產分配多寡來量化他們之間的親疏、地位和關係。金錢利益是衝突的最表層,接下來就是家庭傳統價值觀的量值,排資論輩的背後是身份的象徵,名份和地位是被受尊重的規格;受益人會以為遺產的份量等同死者對自己的愛有多少,甚或是等同死者對自己所付出之認同和肯定,每當期望與現實有落差,受益人會有一種被受傷害的感覺,因此便不服氣地提出異議,要為自己討回公道,肯定自我的價值。

遺產分配就如分餅的定律,餅的大小已經是固定的,至於份額大小應如何分配,表面是金錢利益的衝突,其實每位當事人的背後都有自己所執著的底線和限制。繼承糾紛(爭產)這種情況都屢見不鮮,被稱為爭議性承辦(contentious probate)。爭議的重點包括:(1)應否有繼承權和遺產的分配,例如遺囑的效力、遺產的範圍和數額、受益人的身份及繼承順序;(2)對於遺產執行人或遺產管理人的不法或不當行為也常起爭端,例如侵吞遺產、錯誤分割遺產份額、拒絕接受受益人的資格。

爭產的家族成員,雖然可透過以民事訴訟方式訴諸法庭,不過官司的時間既長而且律師費也不菲,大興訴訟,難免傷和氣、損名聲。當事人何不先考慮透過調解和協商方式處理爭議糾紛,期望達成共同接受的協議。

調解是保密和自主的,沒有特定的法則,故此更能靈活地讓當事人彼此溝通,將遺產分配的份額、時間、妥協讓步的空間和可行性都逐一商討,研究尋求達至共同接受和可行的利益分配方案。也許最終未必是全數解決遺產分配問題,起碼剩餘下的爭議部分已經可以縮窄範圍,減輕訴訟對家族的傷害性和所花費的律師費用。

往者已矣,遺下給親人的餽贈,身後反卻成為他們的爭端,相信這斷不是死者原來的心意。與死者的關係已是定局無法挽回也無法修復,但與在世親人的關係還是可以有選擇,破壞是容易,修復卻是困難,受傷了就不易復元,一輩子都會留下傷痕。權衡利弊,若能以互諒互讓的態度去處理爭議,總比對簿公堂更為上策,這亦算是對死者的一點敬意,同時也讓自己在繃緊的糾纏中可以劃上一個句號。

平和
認可調解員

基督教調解中心
WhatsApp及電話﹕6996 1159
網址﹕http://www.tdwwcm.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