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法、理、情」之 白色謊言(white lie)

2018June_12_MED banner

 在現代醫學倫理中有四個基本原則:自主、行善、不傷害及正義。這基本原則彼此互相制衡,並無高低之分。作為病人,他們有洞悉自己病情的知情權,並且有選擇以何種方式接受治療的自主權,甚或拒絕接受治療。如前所述,末期病人可預設醫療指示,拒絕接受任何無效的維生治療。

是否向末期病人透露其病情,這在醫學界是一個極具爭議的話題。在病人精神狀況許可的情況下,醫生基本上需要向病人披露其實際的病情,好使病人能對自己的病況有所瞭解,並作出對其合適的治療決定和安排。如果醫生向病人隱瞞病情,這不單單破壞了醫生與病人的互信關係,亦可能違反了以上所述的基本原則。

但是,當病人家屬得知病人被診斷患有末期病患的時候,他們通常的即時反應是要求醫生將病情向病人隱瞞,擔心萬一病人得知自己無藥可救的時候,會意志消沉、一蹶不振。有時候,特別在以家庭為本的社會文化中,醫護人員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只能向病人說出「白色謊言」(white lie)或披露部分而不是全部的病情。

的確,當病人得知自己的病況後,心情必定受到極大的打擊,這是可以理解的,但這亦要視乎個別病人的心理質素及身邊醫護人員及家人的支援和反應。以陳先生的情況,雖然主診醫生未能與家人達成共識,在決定向陳先生透露其病情的之前,應先知會其家人好使他們作出預備。另外,表達的內容和說話的技巧亦相當重要,並需隨時注意病人心理狀態的變化,在有需要的時候,徵詢其他有經驗的醫生或心理學家的意見,從而作出適切的回應。其實,在這情況下,容許病人自行出院是不適宜的。

要如何處理,則應視乎實際情況,不能一概而論。不過,隱瞞病情有時可能會對病人帶來傷害,因為他們或多或少對自己的病情有所理解,醫護人員及家人不自覺的反應可能令病人產生多疑的心理狀態。萬一被蒙在鼓裡的病人決定積極面對他們所得知的病情,很可能只會接受那些無效的治療,反會增加病人的痛苦。相反,當病人接受現實後,病人與家人在有限的相處時間內用愛坦誠相待、互吐心事,這可能是他們一生中從未有過的經歷,對在生的及即將離世的是一種祝福,亦免得留下任何的遺憾!

「口吐真言,永遠堅立;舌說謊話,只存片時。」箴言 1219

蔡培偉律師
「醫、、理、情」

2018June_12_MED

余德淳「EQ接見室」之停止傳承過去的遺憾事

3.1.2018 A.jpg

「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這是許多苦爸苦媽向我分享在教養孩童的心聲。但最令他們感疲累的是那份後悔的重感覺,就是曾在情緒失控時講了令孩子傷心的話,最常見的有﹕「我真後悔把你生出來,如果可以,我寧願將你送給別人,因我真的承受不住了。」有些母親以為不住地付出愛,就能使一家和諧,但事實往往事與願違,那時內在的憤怒會更為強烈;有的以為不作聲就等於忍耐,於是將自己置身事外,但後來才發現錯過了與孩子一起共舞的經歷,而親子之間成了陌生的關係。

我曾聽過一段好精彩的母子對話﹕「媽媽,我駁咀是我不對,但你打我更不對。我都想打你,但我可以控制,但為何你卻不能。」這個只有6歲的男孩子能有如此具啟發性的反問,實在令我及那位母親感到驚訝和慚愧。這位母親也感到很內疚,她表示為何一個有潛質的孩子落在自己手中,因著自己的無知而奪了兒子可擁有快樂童年的權利,更使他在晚上常發惡夢。她知道兒子的痛苦,因孩子常徘徊在愛與不想愛的情感掙扎之中。她渴望改變,因想及自己當年被父母痛打而在心靈內留下童年陰影,但當她面對這份無力感時,只有與「無奈」共舞。

我從這些令人遺憾的故事中,反省到生命和完美無關,生命是與失望、限制有關,所以我們應學習的不是與生活對抗,而是學會接納自己的過去及現在,即接受不能改變過去遺憾的事,從而選擇從今天起停止將遺憾傳承,讓我們的下一代能無拘無束地嚮往生命的美好。

「看哪!我必使這城的傷口痊愈康復,我必醫治城中的居民,並且使他們享有十分的平安和穩妥。」耶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