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健康趣談 之 淺談「記憶」(五): 我們如何記憶又如何遺忘?

倫敦是國際大都會,初次到訪時我要花一段時間才看懂它的地下鐵道網地圖,在市中心Charing Cross車站方圓十公里的地方,就有二萬五千條街道,和香港一樣,每條街道的名字都是獨特的,所以想「攞牌」在倫敦做的士司機,先要熟記所有道路的名稱和位置,據說只有一半的申請人能通過有關的考試。約十年前,有研究報告指倫敦的士司機大腦內的「海馬體」(hippocampus)比一般人大,後來的跟進研究更發現,新入職的司機在四年後海馬體漲大了,清楚說明海馬體是儲存記憶的重要地方。

可是,儲存記憶的方法(pathway and mechanism)又是另一回事。有學者曾提出,記憶事情的情節和它附帶的情緒可能是以不同的進路完成的,這個學說雖不容易在實驗室內證明,卻能幫助理解一些處境。我有一位護士朋友,她是兩個已成年子女的母親,多年前她向我訴說自己的一個遺憾:她清楚記得生小朋友的過程(自然分娩),但卻想極也想不起當時痛楚的感覺 。我知道她分娩時不太順利,痛了許多小時,吸入了許多麻醉氣體去減少劇痛,所以我懷疑她的「事實」和「感覺」的記憶被打亂了,所以才出現了這個「記得點樣生但不記得點樣痛」的情況。有時,我們對某些事情有很強烈的反感,但又不能即時記起自己為何如此生氣,這會否亦是如此的原理造成?「心理分析」(psychoanalysis)解說一些不幸的遭遇和深層次的內心困擾,可以不自覺地被抑壓到潛意識之下,不能記起,但相關的情緒卻持續影響著我們。我大膽地問:「這些會不會是很相近的現象呢?」

另一方面,我們又是如何「忘記」已有的記憶呢?著名心理學家Elizabeth Loftus提出四個「遺忘」的原理﹕第一是「檢索失敗」(retrieval failure),這個比較容易理解,任何事物經過長時間都會甩色剝落(decay);第二是「干擾」(interference),相似的事一再發生,使本來的記錄模糊起來,甚至是被取代(電腦用語是write-over);第三是「儲存失敗」(failure to store),日常生活中我們只會亦只能記下事情一些突出和重要的部分,這些「部分」記憶,未必能重新組織起來,恢復原貌;最後是「動機性遺忘」(motivated forgetting),不愉快的事情,我們會避免想起來,變成「忘記了」。

我們一向重視「記得起」,「忘記」被看為是較負面的事,但不幸的記憶若忘記了也罷,創傷的慘痛回憶能淡化更是好事。有學者指出「忘記」亦是整個「記憶」的一部分,事情完了,只記下重點,忘掉細節使我們較容易把過去的經驗轉化為「心得」,能更快更好的在類似的處境作出決定。「忘記」讓我們只記下需要記憶的,除去過時及不適用的資料,使我們的腦袋更有彈性及新意來思考新事物。

鄺保強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