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健康趣談 之 「估你唔到!」

多年來,曾見過許多不同年齡丶背景和脾性的病人,大部分時間都能掌握和預計到病人的想法,但也有幾次,病人的反應是完全「估你唔到」的。

「愈坐愈遠的病人」: 曾有一位三十多歲的女病人,我花了許多力氣和她建立正面的醫生與病人關係,但都不太成功,每次她都很小心地回應我的簡單問題,常常欲言又止,後來,發現她會微微地搬動診症室內她坐的椅子,更愈坐愈遠,我只能和顏悅色地提示,說這樣我們便要提高聲量才能交談,過了一段時間就再不見這病人回來覆診了。過了一段時間,有同事告知這位病人已改為向她求診。我向同事描述之前診治這病人遇到的困難,然後同事說這病人透露,在第一次見我的時候,我有一個表情和小動作,使她肯定推斷我會有一天突然襲擊她,所以為保護自己,在覆診時愈坐愈遠,後來更刻意趁我不在門診部的日子才出現,向職員說自己情況不好,要求其他醫生即日代我見她。我知道後真是啼笑皆非,不過提醒自己見病人時要小心儀容丶表情丶身體語言和說話語氣,減少病人過敏反應。這事亦使我記起初入行時,在一間有禁閉病房的精神科醫院工作,因為我時常拿著一大抽鎖匙,所以有一個病人懷疑我是紀律部隊人員,假裝成醫生向他套取資料!

「跑來救我的病人」:一位患思覺失調的男士,雖然已接受高劑量藥物治療,仍時有幻覺使他有激烈的情緒反應,所以我安排他每天都來門診部隔壁的日間醫院參加復康活動,減低對家人的壓力。 有一天,當我應診期間,突然聽到這病人大叫又跑來我的房間,護士們嘗試阻止他,因不知他衝來找我的原因,終於病人在進入診症室時被擮停了,但他仍大聲叫:「鄺醫生你快D走,我聽到有人嚟斬你!」我才明白病人是盡了他最大的努力來救我的,在大家解釋和安撫下他慢慢安靜下來。我驚覺原來這病人對我這非常關心,緊張我的安危,我很感激他的用心。但這真是「估不到」的,因為往常見這病人時,他多數都不多說話,有時亦只會「答非所問」。

「投訴我的病人」:在公立專科診所每天都要見很多病人,平均每位只能用幾分鐘時間,沒有空間和每一位覆診者詳細交談。其中一個中年男病人,只記得他表情木訥,說話來來去去都是同樣的幾句,但他每次都是穿著同一件白恤衫和打着一條已經很陳舊發霉的校呔,完全是一個超齡中學生的模樣。有一次,我好奇問他是在那間中學讀書,他即時自豪地表示自己曾經是一間很有名中學的學生。不久後,醫院有突發的人事調動,我被調派到另外一間醫院工作,我只能和小部分病人解釋快有新醫生接替我的工作,希望他們安好。轉職不久,剛接替我崗位的醫生告訴我,他一連接了這病人對我的幾個投訴,原因是我「不辭而別」。撫心自問,自己是從來都感覺不到這個病人對自己有這麼強烈的情緒投入。

「神為了成全自己的美意,就在你們裡面動工,使你們可以立志和行事。」〈腓立比書 2﹕13〉

鄺保強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