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牧語~追求錯誤,生命不保

默想經文:耶穌又對大家說:「如果有人想跟隨我,就必須捨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隨我。」《環球聖經譯本,路加福音9:23》

耶穌要求我們捨己,背起十字架來跟從祂。看來這是極度的犧牲和付出。然而,人必須先要自我否定(self-denial),才能換來有主同在的生命。有了主的生命,我們便是新的創造,心意更新變化。這便是作為屬靈人所應該具備的,一個嶄新、基督徒的生命。

出生於十九世紀初的清朝名臣曾國藩,本乃農家子弟。他28歲中進士,30歲升為翰林院檢察,37歲那年他連升四級;短短9年從一個鄉野之輩封侯拜相,屢立軍功,權傾天下。

有一次,他坐上四人抬的上朝。

在一狹隘的巷子裡,遇上一八人抬的大轎。那些轎夫看到攔路者只是四人抬的轎子時,心想內坐的官員一定是低級的。於是便以對方不讓路,對高官無禮為理由,把曾國藩從轎內揪出來,給他一記耳光。

喧嚷一番後,八人轎的官從轎內探出頭來看過究竟,見到眼前的竟然是曾相國。他知道闖下大禍,慌忙下轎,跪在地上,連連叩首,聲聲死罪。

曾國藩極有胸襟,並沒有大發雷霆,只說了幾句客套的話,便放他離去。

深度反省:這是一個因為只看表面,結果差點兒烏紗丟了,甚至性命不保的個案。

這個案映現了人類一向以來所潛藏著的問題:活得表面,追求的大都是眼前看來風光的東西。例如:樣貌出眾、富可敵國、有權有位等。至於,其內在的品德如何,由於難於知悉及評估,大都被擱置一旁,不聞不問。

我國不是強調先修身,後齊家、治國和平天下嗎?

小時候,我們的老師豈不是要求我們品學兼優、才德並濟嗎?

我們不是強調要作屬靈人嗎?

但是,為何今天我們只是忙於六天工作,第七天仍然在教會中工作,以生活繁忙,甚至事奉繁忙為秤錘,卻沒有花時間開闢我們內心的天地呢?難道我們沒有發現,我們花在群眾中的時間和精力,是遠遠超過我們默想神的話和與主培育親愛的關係的空間嗎?

不少信徒,其屬靈的戶口其實已到了負資產的臨界點。

說到底,這社會,甚至教會要求我們有美好的公眾形象,我們心靈園地的凌亂誰又會知曉?然而,所衍生的是一個一個粗淺和原始的生命。若是這樣,我們如何能在這紛亂不堪的世道中立身安命?如何在末世的重重考驗中成為中流砥柱?

在此,讓我們聆聽主的呼喚:「如果有人想跟隨我,就必須捨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隨我

換言之,祂的意思是「我兒,自我否定,放下你不堪的生命吧」。

禱告:主啊,如今我鳥倦知還,求祢擁抱著我,好叫我如斷了奶的嬰孩,安息在祢的懷裡,感悟祢的柔和謙卑;好叫我能重新振作,活一個優美的人生。

張永信牧師

註:獲准刊載靈修小品,未經許可,請勿隨意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