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法、理、情」之 拒絕輸血

27.12.2017 B

何太太遇到交通意外受重傷,醫生認為需要接受輸血,但她卻處於模糊不清的狀態,而丈夫何先生因宗教信仰的原因極力反對輸血。如何是好?我們試從醫、法、理、情的角度來作一些回應。

首先從法理的角度看,問題要從「人權」的法定入手。在上期我們已指出在香港病人的權益角度,醫生在病人身上進行任何醫療程序前,必須取得病人的知情同意。按「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香港人權法案條例」(香港法例第383章)病人有賦予的自決權拒絕接受治療。

但另按「精神健康條例」(香港法例第136章),在緊急情况,醫生有權在符合病人最佳利益的考慮之下作出合適的治療(這也該包括输血在内)。不過醫生亦要先考慮病人身上有否表明反對接受輸血的證件。

從現代醫學的角度來看,已證明按科學實行的輸血實有百利而無一害。何太太在進行緊急手術,以止血救命,故輸血也是必須的!任何宗教也該珍惜生命,故此救命之原則該高於宗教生活的規條。其實,這些規條至终的目的乃透過更健康和聖潔的方法來提高生活與生命的素質。

有些宗教組職(例如耶和華見證人) 從他們對某些聖經的經文之「理解」(曲解?) 反對輸血,這些包括創世記9章4節(挪亞時代),利未記17章10節(祭司規條),和使徒行傳15章28-29節。簡單來說,他們把昔日舊約以色列人的宗教習俗直接應用在今天不同文化背景與文明的社會中,主要的理念乃血代表生命,是神給每一個人,故人不可隨意把別人的血輸入自己的身體(包括吃血),這是不聖潔的而又違背了神創造的計劃與心意。

但真正在新約聖經使徒行傳15章29節提及:「…禁戒血(abstain from blood)…」,是怎樣的解釋和應用呢?當時在耶路撒冷的會議中,面對的問題是如何處理非猶太人背景的基督徒信仰與生活,是否要按猶太人的宗教習俗,包括割禮等。當時雅各說:「…我們不可難為這些歸服神的外族人,只要寫信叫他們禁戒…血。」〈徒17:20, 29〉 其目的乃不要他們回到似是拜偶像的習俗。故此這並不是為「禁血」而「禁血」(和類同的事物) ,乃是提防走拜偶像的回頭路。

李耀全博士
「醫、法、理、

 

「醫、法、理、情」之 拒絕輸血

12.13.2017 B

在未向病人進行醫療程序時,醫生必須取得病人的知情同意,這源於病人可根據「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香港人權法案條例」(香港法例第383章)所賦予的自決權拒絕接受治療。

上文提到何太太遇到交通意外受到重傷,經搶救後情況穩定,但醫生發現何太太有嚴重貧血,建議她接受輸血。雖然她稍為清醒,但思緒仍然模糊,無法向醫生給予知情同意。何先生亦因為宗教信仰的原因,反對輸血,在這種情況下,醫生可以如何處理呢?

根據「精神健康條例」(香港法例第136章),如醫生認為由於情況緊急,以致該項治療是必須和符合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人的最佳利益的,他可無需有關條例所指的同意而對該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人進行該項治療(但法例所指明的治療包括絶育及切除器官以供移植則例外)。符合最佳利益是指(1)為挽救該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人的生命;(2) 為防止該人的身體或精神健康及福利受損害或變壞; 或(3)為達致個人的身體或精神健康及福利的改善,以符合個人的最佳利益。

在這情況下,醫生通常會向另一名醫生尋求意見,才決定進行治療。但由於何太太的情況已穩定,建議醫生待何太太清醒後,才向她解釋輸血的需要。

值得一提的是文中並沒有提及何太太有否加入該宗教。如果何太太並沒有加入該宗教,她在清醒的情況下可能會表示她不會反對接受輸血。

為了表示拒絕任何輸血程序,有些宗教例如耶和華見證人的信徒,身上會攜帶有一件表示「無血」的物件,可能是一張卡或一個鎖匙扣。故此,醫生務必檢查清楚病身上是否攜有有關的物件,及向家人查詢及索取有關的證據。如醫生發現有關的證據表示病人不願意接受輸血,醫生必須尊重病人的意願,停止向病人輸血,並嘗試採取無血的替代方式進行醫治。

另外,醫生有責任保護病人生命,如因為其個人的宗教信仰而未能向病人提供適切的治療,建議他向病人解釋及提議另一名合適的醫生繼續為病人提供治療。

蔡培偉律師
、理、情」

「醫、法、理、情」之 拒絕輸血

Blood bag

何太太因車禍受了重傷,陷入昏迷,被緊急送進醫院。經過搶救之後,病情開始穩定,便被轉往病房繼續治療。剛甦醒的她,思想仍然迷糊,方向感失調,甚至認不出趕來醫院陪伴她的丈夫,更遑論與其他人對答溝通。

經醫生檢查後,發現她因失血過多而有嚴重貧血情況,急需輸血。但當醫生向何先生解釋病情和提議輸血時,何先生即時斷言拒絕﹕「一定不能輸血!」但對於其他治療的方法則完全同意。

原來,在定居香港之前,何先生本人曾經在美國加入一個神秘宗教,他對於其教導的相當篤信,其中有包括不能接受輸血,就算是用來挽救生命的也不行。當中的理據是基於聖經之中提及不能「吃喝」血的幾段經文,但主流的基督教派都認為這些經文是指飲食戒血而矣!

由於何先生是病人的至親家屬,而病人又精神迷糊可自作決定,故醫生唯有暫以其他方法維持何太的生命,期望她早日清醒作個人決定。

究竟醫生有無權力推翻家人的決定,為患病者進行必須的輸血(例如做大型手術)呢?特別是在危急救命之時,能否不理會或者不詢問家人同意,就自行決定為病人輸血的呢?

另外,假若病人因失血過多而死亡或變成廢人,醫生能否因此免責?在外國,曾有兒童因不能輸血引致死亡,父母隨後被起訴謀殺及定罪,這例證能否應用在香港?一個醫生如果信奉這特別宗教,是否不適宜作臨床的醫生呢?在新約聖經使徒行傳15章29節提及的:「…禁戒血(abstain from blood)…」,是怎樣的解釋和應用呢?

麥基恩醫生
、法、理、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