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運動變博彩之危機

甚麼事我都可以作,但不是都有益處。甚麼事我都可以作,但我不要受任何事的轄制。《聖經新譯本》〈林前6﹕12〉

編輯﹕謝芳

「足球原本是年青人其中一項熱愛的健康運動,可惜的是,自2003年沙士問題起,香港經濟下滑,香港政府在眾多反對聲音下仍然通過賭波合法化,這些年來,看見賭波的風氣不斷蔓延至年青一代。青少年為追捧自己喜愛的球隊,加上朋輩間的影響及媒體眾多賭波資訊的湧現之下,『小賭怡情』的心態逐漸成形,令原本健康的足球運動,變化為影響年青人身心靈健康的足球博彩活動。」基督教新希望團契總幹事莫玉蘭為此撰文時導出足球運動變博彩之危機。

她續在文中說﹕「從2004年帶領一個賭徒家人小組開始,筆者一直服侍受賭博捆綁的賭徒及其家人,也見證著香港戒賭求助者在這十年多的轉變,其中包括病態賭徒年輕化,求助者的年齡由過往以45歲以上為主,至近幾年的25歲至35歲的求助者不斷上升;求助者學歷由過去中五以下為主,逐漸趨向中五或大專/大學;而職業也不再局限於基層藍領,增加了不少白領及專業人士。同時,以足球博彩為其賭博種類的求助者也佔大比率。」莫姑娘更以下列兩個實例,進一步指出賭波帶來的傷害﹕

亞俊(33歲)的自白﹕
「我是在2003年賭波合法化後開始第一次賭波,當時才18歲。在之前都有與朋友打麻雀,對我來說,賭波只是像打麻雀玩樂一樣,一開始以 $40注碼作玩樂,期間一直有羸有輸,輸左就愈玩愈大,因為想追返輸掉的金錢,結果由原本幾百蚊注碼漸漸加大至幾千元。跟著開始有借貸,部分錢用作買股票,但蝕左,就把剩下的錢拿去賭波,希望從中可以賺回來,因為我覺得賭波高槓桿,可以過關。終日就諗住「一舖搞掂」,但都失敗,最後還不斷問家人和朋友借錢去追。初時問朋友借錢,朋友一開始都唔會問我要借錢來做甚麼,但借得多時朋友就開始詢問,於是欺騙朋友;當還不到錢,我就避而不見,所以朋友愈來愈少。踢足球.jpg

結婚不久,太太知悉我賭波和欠債,她十分傷心,大家的感情也漸變差了。而父母就整日罵我,他們都唔開心,很擔心我又再去賭。在最後一次賭波欠債,太太找到了新希望(福音戒賭)團契幫我,現在的我停止賭波,也戒賭,每天勤力返工,出糧就把錢交給太太處理,將部分拿去銀行還債務,剩餘的就做家用;另外還做兼職賺洗費。回想由18歲賭到現在,這15年時間原本是我人生的青春黃金期,但卻活在賭及借的人生中,浪費了這麽多的時間,差點連家人也失去。現在我會持守遠離一切賭波及借貸的誘惑,因為機會無兩次!」
亞賢(36歲)的經歷﹕
「我原本的興趣是看波,覺得自己有眼光,很有把握會贏,可以說足球是我的生命。自2003年賭波合法化後,有更多平臺去看波,而我也開始賭波。一開始時,我的下注的錢碼只是$100-120,想以「刀仔鋸大樹」式小本錢贏大錢,羸錢的時候覺得好叻,而輸錢只想是唔好彩,差少少,下次會贏得返。之後的注碼逐漸由$1000增加到$10000,更試過一個星期買了幾萬元,出糧一兩日就輸光。於是,開始在銀行及財務公司借錢再搏殺,但都失望而回。Soccer player 07.jpg

借錢當初,沒有多想後果,結果愈借愈多,借到最後先醒覺,當時心裡好驚,不知怎樣再借來還清舊債。我問朋友借,但借得多,朋友不再信我;我也用朋友的名字做諮詢人去借錢,結果令到大家的關係都受到影響;我也問家人借來賭波,結果害左三個家庭﹕父母要幫我去還債,他們的心靈受損,媽媽終日都提心吊膽,導致同家人關係破裂;太太結了婚才知道我有賭博,她感覺很無辜及無助,影響夫婦之間互相信任;岳父岳母想不到女婿是個好賭徒之人,質疑自己的誠信。同時,因為有人上到公司追數,同事覺得受到滋擾,結果我要成日轉工,影響前途同入息。

三年前,太太陪我來到新希望(福音戒賭)團契,至今的我已停止賭波兩年半,我沒有再看波,因為看看下就令我有衝動去賭。而且我也決心遠離昔日一起賭波的朋友,以免受他們影響。感恩,這兩年半勤力工作,沒有再賭波,曾欠下的八十萬賭債差唔多還清。聖經說,貪財是萬惡之根,追求金錢都係因為貪,知足就不會被引誘。之前那幾年因為貪得無厭,奢望有日贏到100萬,才陷入賭海。現在要重建關係,因為這是金錢都買不回來的。其實,戒賭之路是很好難行,需要有堅持和永不放棄的心。」

年青人賭波風氣問卷調查
世界盃將於今年( 2018年) 六月舉行決賽周。基督教新希望團契、明光社、香港樹仁大學商業、經濟及公共政 策研究中心合作,於世界盃決賽周前進行問卷調查,瞭解《年青人賭波》風氣,為日後賭波政策及防治教育工作,提供數據基礎。若參與調查活動,可填寫網上問卷,並將問卷轉傳給身邊的朋友。

http://www.newhopehk.com/home/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384:18&catid=85:2018-&Itemid=201

2018May_28_TSTR

外展見聞 ~「波」勢不可擋

香港特區政府自2003年7月通過足球博彩規範化條例,容許18歲或以上的人士堂堂正正在馬會投注站賭波後,賭波之風勢不可擋。除了馬會賭波投注額由03年的160億急升至16年的867億外,政府的足球博彩稅收亦水漲船高,由03年的10億急增至16年的57億。可是,如此龐大的足球投注額和稅收背後「培育」了很多的足球賭徒,特別是青年人。

根據明愛展晴中心的求助資料顯示,近五年前來中心尋求戒賭輔導的足球賭徒已超越賭馬、賭場和打麻雀的賭徒,進佔賭博種類的第一位,成為最普遍和受歡迎的賭博方式。中心最近一項足球賭徒的研究,310位25歲以下的足球賭徒幾乎全為男性,他們有93.3%在20歲前便參與賭波,欠債20萬以下佔64.6%。除了賭波,他們有59.7%賭馬,42.6%往賭場。研究一項重要和憂慮的發現是,有一半人在五年內成為問題和病態賭徒(www.gamblercaritas.org.hk)。過往製造問題和病態賭徒是需要約10年的時間,但賭波的盛行和參與的多是年青人,直接縮短了形成的過程,令人憂慮。

年青人賭波的原因除了是朋輩影響、好奇心、行成人禮、喜歡踢波外,賭波的特性亦大大增加他們賭波的意欲。他們普遍認為賭波比其他賭博更易贏錢,因只有兩隊球隊作賽,不是A隊勝,就是B隊勝或打和。因此,他們認為贏錢的機率是一半,不像賭馬,每場13隻馬,勝出的機率相對較低。賭波容易使人沉迷是基於「容易贏」的迷思,此外,賭波有各樣的方式,如主客和、入球、角球大細、首名入球、波膽、讓球等供賭徒選擇。如此多花款的賭博,年青人又怎能抗拒呢﹗事實上,賭波的賠率普遍很低,如墨西哥對洪都拉斯的賠率是1:10對9:75,因此,下注大才能感覺贏錢。中心的賭徒稱一場波,他們會下注最高是五萬元,但正如已故的足球評論員伍晃榮所說﹕「波係圓嘅」,賽果是不能估計的。

面對賭波的來勢洶洶,參與賭波的人數有增無減,問題和病態賭徒極速形成,作為戒賭輔導服務的提供者感到心力交瘁,困難重重。為了預防青年人過早進入賭博世界,中心多年不斷呼籲政府提高合法賭博年齡至21歲,唯訴求至今仍未能成功。願上主垂鑒﹗

鄧耀祖
香港明愛展晴中心高級督導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