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恩心窗》寰宇脈搏事件簿 之 受盡歧視 (一)

白人黑人.jpg
陳先生年幼喪父,母親含辛茹苦養育他。從小至大,雖然他的學業成績不錯,可惜因為家窮,中五畢業後便需要工作賺錢養家。他在職場打拼了10多年,做過很多不同行業,但因沒有高學歷,又不懂拉攏利益關係來奉承上司,只顧埋頭苦幹努力地工作,到頭來都只是在較低的職位上。

陳先生在一年前因工作及經濟壓力太大而導致情緒低落,求診家庭醫生之後,被診斷患上抑鬱症,並轉介到醫院管理局精神科門診作跟進。但候診期需時約一年時間,期間他感到十分沮喪及無助,而經濟上又不能負擔私家醫生的診治費用,最後他只好放棄及早醫治的念頭,希望在等候的期間依靠多做運動來改善情緒。

但他的情緒很快就每況愈下,腦海裡經常萌生自殺念頭。有一天,情緒極低落的他,趁家人都外出時,打開藥瓶,吞服了20-30粒止痛藥,希望了結痛苦的一生。幸好妹妹較往日早了回家,立刻召救護車將他送進了醫院治理。當身體狀況穩定下來,醫生便轉介他入住精神科病房處理情緒問題。經過了四星期的精神病院之治療,他的情緒穩定了很多,並可以出院和上班回復正常工作。

在復工之頭一天,陳先生曾入住精神病院的消息,已散播在公司,差不多所有同事都在傳他有情緒問題和自殺傾向,他們遠遠看見陳先生走過來已刻意避開,沒有人主動與他談話…短短的半天時間,已令陳先生深感難受。上班過了好一段日子,他所受到的歧視也愈趨明顯,同事在日常的交談中,常常有意無意之間語帶諷刺﹕「你都傻嘅」、「你都痴痴地」、「我有傻仔免抄金牌」、「你今日食藥未?」陳先生很害怕與同事交往被傷害,只好專注自己份內的工作,扮作無事。但上司對他的工作能力全沒信心,不㑹委以重任,還安排下屬重複檢核和跟進他的所有工作。最令陳先生困擾的是上司對於他請假覆診諸多阻擋。他忍無可忍,又不想再被歧視,毅然停止服食所有精神科藥物,更拒絕再到醫院覆診。

如此過了數星期,陳先生的情緒出現了問題,不單嚴重失眠、食慾不振,做事提不起勁,失卻過往的興趣,思想非常負面,再有自殺念頭。媽媽曾苦口婆心地相勸和鼓勵他再接受治療,但陳先生含著涙嘆息道:「我曾努力尋求醫治,但社會卻不容許!我受盡歧視,又有誰明白呢?」

陳玉麟醫生  資深精神專科醫生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全恩心窗》寰宇脈搏事件簿 之 恐怖襲擊 (二)

炸彈.jpg
當看到聽見法國巴黎所發生的連串恐怖襲擊事件,一般人都會產生震驚和不安的情緒,但陳先生的情況,卻已經超過了一般的擔心,他可能患上了「急性與短暫性精神障礙」 (Acute and Transient Psychotic Disorder)

「急性與短暫性精神障礙」是屬於短暫性的精神障礙。到目前為止,在醫學研究上仍未確定導致的原因,學者一般都相信這是與遺傳和缺乏有效面對壓力的方法有關,大部分患者(如陳先生般)是由突如其來的打擊和壓力誘發此病,但這也絕非一定。病徵通常不會超過一個月,在此之後,絕大部分的患者能完全康復。

「急性與短暫性精神障礙」的徵狀因人而異,常見的徵狀包﹕突然出現妄想、幻覺、思想紊亂、言語紊亂、行為紊亂、情緒波動、困惑感、極度焦慮、暴躁、定向障礙或混亂、飲食和睡眠習慣改變、無法作出決定等。這種精神障礙不但會影響日常生活、工作、人際關係等,而且嚴重時還會增加自殺或傷人的風險。所以陳先生及其家人不能掉以輕心, 應該盡快尋求專業人士的協助。

治療「急性與短暫性精神障礙」可分兩個階段進行。在急性病發期間,靈活運用抗精神病藥 (antipsychotics) 和苯二氮類鎮靜劑 (anxiolytics) 能有效舒緩徵狀。但值得留意的一點是,倘若患者在急性病發中,有自殺或傷人的傾向,就要考慮接受短暫性住院治療,以保障患者自己及他人的人身安全。當患者已順利渡過急性病發期,可考慮接受個人、家庭和集體心理治療,以幫助患者應付壓力,化解矛盾,提升自我價值觀和重建自信心。家人朋友的體諒和包容也是很重要的,這樣有助陳先生走上康復之路。

馬燕盈醫生  資深精神專科醫生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歡迎奉獻支持經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