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際脈搏事件簿 之 人情冷暖 (四)

曾於年少時患上思覺失調的陳先生,最近因壓力又陷入生活的內憂外患,更出現精神緊張和對人敏感等舊病復發的徵兆,但卻不願求醫。直至一天,他在大厦大堂情緒失控造成破壞,胡亂大叫…。

上文已指出「思覺失調」有陽性病徵(Positive symptoms)、陰性病徵(Negative symptoms) 和認知病徵(Cognitive symptoms)。陽性病徵包括妄想、幻覺、言行錯亂等;陰性病徵包括情感遲鈍、缺乏積極性、思想異常貧乏等;認知病徵包括專注力、判斷力及記憶力衰退等。「思覺失調」的原因有先天及後天元素。

「思覺失調」主要有藥物、心理和復康訓練的治療方法。藥物主要功能乃平衡腦分泌,有效減少或消除陽性病徵;而心理治療,如認知行為治療能幫助他們處理負面認知、情緒與行為,以排除誘發病徵的心理因素,以及減少藥物的依賴性;復康訓練最好有專業復康治療師的幫助。患者一般經這三方面的治療該可以完全康復,正常健康的生活亦可大大減少舊病復發的機會。若有舊病復發的跡象時,便要克服種種的標籤,如公眾標籤或自我標籤,及早求醫,因預防勝於治療。一般治療可由家庭醫生開始,減少標籤效應;有需要再轉看精神專科醫生。

事實上,每名「思覺失調」患者的復康進程不一,舊病復發的機會也有高低,主要原因涉及「自助能力」、「朋友、家庭與社會的支援」、「自强的意志」及「信仰的幫助」等復元資源的多寡。若復康者能好好的調節生活,減少生活壓力;並得到家人友好的同情、諒解、接納與支持;加上自强不息的志氣,患者康復的能力便大大增加。從筆者臨床經驗來看,不少有宗教信仰的康復者往往能更持久地維持精神健康;不少基督徒的復康者常以禱告得到力量,又有教會群體的支援,大大減少舊病復發的機會。好牧人主耶穌曾說:「我來了,是要人(羊) 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約10:10下〉

李耀全博士  資深心理、婚姻與家庭治療師

人際脈搏事件簿 之 政教陰謀 (四)

回望事情的來龍去脈,當事人陳先生先在網上討論區上發表言論,引來别人的注意,甚至部分網民的恐嚇,結果因害怕家人受牽連而顯得精神緊張,「疑神疑鬼」。及後,堂會牧師以「禍從口出」為主題的講道,他也對號入座,認為牧師針對他,公報私仇;甚至警告太太要遠離這位牧師。最後,更鬧上警署,報案指自己的太太和牧師串謀迫害他!陳先生可能患上了「妄想症」 (Delusional Disorder) 似屬「被害型的妄想症」。

「妄想症」患者分不清想像或真實,有妄想徵狀,即在没有證據,或與事實不符的情況下,仍然堅信某樣東西的真實性。「妄想症」的治療包括藥物治療和心理治療。藥物治療方面,抗精神病藥物 (Antipsychotics) 是「妄想症」主要的治療。

而心理治療方面主要是用認知行為治療法,而其應用乃在乎病起源的實際因素,旨在改變負面的核心思維及其引發負面的情緒與行為。若起因來自童年或青少年時的負面經驗而產生懷疑,治療便將焦點放在駁斥這些經驗不良失效的結論而除掉它負面的影響,這可能要多運用深切創傷治療或內在醫治的方法。若起因出自自我形象的低落而產生的恐懼,治療要加上當事人中心深度的同理心治療的方法或聚焦情緒治療法(Emotional Focused Therapy) ,處理其深層的情緒困惑。若問題出自錯誤思想模式,方法便要從培養正面思想與心理,包括應用正向心理學的應用。

在陳先生的個案來看,他對真理的執著可能令他難以接受他人的意見與評斷;再者,在多元社會不同意見的討論之下,異議成為他心靈的壓力,令他以為持異見的人都是攻擊者,家人也不例外;又或自我形象偏低,故無法抗逆,形成負面能量掌控一切。當然我們也要探討是否有負面成長的影響。

「妄想症」的患者是不能或未能分辨真實與想像。而心理健康的人卻能分辨是非、黑白、真偽、與好歹,這是一種屬靈的智慧,正如使徒保羅為信徒的禱告﹕「…使你們可以辨別是非,成為真誠無可指摘的人,直到基督的日子…。」〈腓1:10)

李耀全博士  資深心理、婚姻與家庭治療師

人際脈搏事件簿 之 戀戀醫護 (四)

紅紅幼年喪父,她母親在憂傷中沒有好好顧她;兩歲時被發現患上腦癇症,經常進出醫院接受治療,期間深得醫生護士們的疼愛。住院期間,紅紅首先與一位護士姐姐產生互相依附的關係,之後對一位年輕男醫生產生了好感。當護士姐姐要結婚移居外地,年輕醫生要與她劃清界線時,紅紅的腦癎症發作變得更頻密和嚴重。

若紅紅沒有患上腦癎症,經常出現感情依附的傾向,失去「情人」時病情又變本加厲,她患上的可能屬於「情愛妄想」(De Clérambault’s Syndrome)。「情愛妄想」的患者可以是一個單身女人對有權有勢的人產生情愛的妄想。病徵必須持續有一個月的時間,並且排除了精神分裂症和雙相情緒障礙、藥物和軀體疾病,才能確診為「情愛妄想」。它常與其他精神病併發,亦有混合其他相關的妄想。

治療「情愛妄想」可分為藥物及心理治療;有些抗精神藥物有利於改善症狀。心理治療由感情缺失的角度入手,了解其妄想的出處,嘗試彌補患者的渴求。紅紅需要接受的治療是當事人的治療法或情緒為焦點的治療法,處理多年缺乏父母的愛之依附創傷。她需感受到別人給她無條件的接納,包括「腦癎症」的症狀,不要質疑是否裝扮,先爭取她的信任;她需要先透過被肯定與受到鼓勵重建自信,向內支取力量。

紅紅必須進一步接受認知行為治療法,改變自我負面的評價,除去內裡對失去愛(愛人)的恐懼而依戀或依附別人,特別是減少抓住「强者」的需要。人最基本的需要乃是愛(別人) 與被愛,但真愛何物?何在?何來?這正正是紅紅需要學習的。當然,人與人之間合適的界線(boundary) 是一個從來未經歷過真愛的紅紅極之需要掌握的理念。

愛是何物?《聖經》如此教導:「愛裡沒有懼怕,完全的愛可以把懼怕驅除。」(約壹4:18)

李耀全博士  資深心理、婚姻與家庭治療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