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珠璣集~ 從「碳達峰」和「碳中和亅說基督徒靈命

「碳達峰」和「碳中和亅二詞近日說得沸沸揚揚,在英國格拉斯哥舉行的第二十六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6 ) 上,各國達成了首個明確計劃減少煤炭用量的氣候協議,真是震撼 — 因為很多政客、經濟學者,甚至綠色團體也預先估計不到談判如此「暢順」!煤炭是目前發電和重工業的主要燃料,但其產生溫室氣體的數量亦最糟糕。該協議由中國和美國這世界二大經濟體牽頭,與會各進步國家元首並承諾會向發展中國家提供更多支援資金,幫助全人類適應氣候影響。氣候變化已發展成人類生存的關鍵,大家必須拋開成見,共同協作,若不在本世紀末前把地球氣溫的升幅限制在1.5。C內,子孫的命運堪虞!

話雖如此,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卻不那麼樂觀,他說:「我們脆弱的星球正命懸一線,未來幾年我們仍將面臨不少氣候災難。」激進的環保團體也不滿意,因為協議的初稿是「各國承諾逐步淘汰煤炭的使用」,可惜,因為印度帶頭反對,才弄出了現今這個空泛而沒有清晰指標的妥協性方案。

「碳達峰」是指二氧化碳排放量達到歷史最高值,而在達峰之後將逐步下降。「碳中和亅是指二氧化碳的淨零排放,具體說就是二氧化碳的排放量與二氧化碳的去除量相互抵消。碳達峰是碳中和的前置條件,先要實現碳達峰,才能實現碳中和。實現碳達峰的時間愈早,達致碳中和才有希望。而實現碳達峰和碳中和的手段,當然不是希求停止工商和農業不再增長,反是求諸高科技和高效益的生態管理,當中彼此的利害關係和利益盤算,錯綜複雜,各懷鬼胎!說到底,各國領袖必須有理想、有責任、有共同承擔(不是單邊主義!)和仁濟之心,而確保有效的政府管治(governance),至為關鍵。說到底,還是漫長而令人不感樂觀的國際(inter-national)和國内(intra-national) 政治鬥爭,是「人心比萬物都詭詐」的問題!

可持續的發展,綜合了當代社會、經濟、教育和環保等議程,本質上,就是文明和文化發展如何持續的問題。沒有發展,而且是優質的發展,就不必議論「可持續的發展」了。

對基督徒而言,發展就是生命進深。詩歌:「進深,進深,入主仁愛深淵,每日更進深;登高,登高,學主完全智慧,更知主恩深!」沒有生命的集體更新,氣候變化和可持續的發展,我認為是沒有出路!

何建宗教授
香港極地研究中心創辦人、主任

言教之師~ 疫情之下–特殊學校之突破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近兩年,全港學校長時間縮短或暫停面授課堂,導致學生欠缺運動及社交的機會,對特殊需要學生(SEN)影響尤甚 。然而,本人認識的一所中度智障特殊學校 — 聖道學校的師生能夠「疫」境自強,迅速適應疫情下的「新常態」,用盡機會發揮學生運動潛能,轉危為機。

首先,學校發展適切的電子教學平台,並應用在支援學生運動的需求上。在停止面授課期間,學校每天以網上體育課開展一日的學習。體育老師透過屏幕帶領學生完成輕量的體適能運動,如拉筋、健身操等,提升學生自我覺醒。教師團隊仔細觀察學生的表現,並邀請表演理想的學生擔仼小老師,向其他同學示範做運動,增強學生的投入感。家長非常欣賞,甚至吸引學生的公公婆婆一起參與,拉近親子關係。

除此之外,校方開發校本電子平台HolyApp,記錄學生運動時數,鼓勵學生更進一步,培養學生建立運動習慣。與此同時,教師亦可透過HolyApp了解學生每天運動量及類型,從中發掘學生的運動興趣及潛能。現時,校方因應學生興趣,大力推動花式單車及跳繩,本年度更與中國香港軟式曲棍球總會合作,成為首間特殊學校軟式曲棍球發展基地,令學生的運動層面更多元化。

教育是以生命影響生命的事業,每位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孩子,皆有其獨特的潛質及能力,只要得到適當的啟發及照料,必能發揮所長。十分欣賞不少特殊教育工作者在疫情艱難期間,仍願意多走幾步,耐心引導、細心觀察、大膽嘗試、陪伴激勵、跨越困難,讓學生經歷成功,協助他們發揮更多姿采的人生。

梁錦波博士
香港神託會培敦中學榮休校長

加國輔導在線~焦慮與接種疫苗的困惑

在温哥華生活超過20年的陳淑康太太,兩年前剛剛退休,沒有子女,生活無憂無慮。她素來身體健康但常精神緊張,生活簡樸,除了星期天到教會,她甚少於社交。不過,自從兩年前COVID-19疫情大流行,她便深居簡出,因怕受感染而甚少出外與别人交往,亦有潔癖的症狀。在過去十個月,當超過80%的市民都接種了COVID-19病毒之疫苗,可到外進食購物,但她卻拒絕接種疫苗,天天悶在家裡,無所事事。教友看出她情緒低落,想法在一次户外活動上,安排我與她溝通。

結果發現,陳太已深陷入各樣的焦慮症,包括强迫症 (Obsessive Compulsive Disorder, O.C.D.) 及普及焦慮症 (Generalized Affective Disorder, G.A.D.) 。她覺得只需要保持清潔便可免疫,加上COVID-19變種病毒Delta肆虐令疫情非常嚴峻,她又不肯接種疫苗,故因長期憂慮而已患上各樣的焦慮症而急需精神治療。與不少人一樣,她缺乏疫苗的基本知識,在目前疫情中,一向焦慮的性格令她很快累積成焦慮症,並急速惡化!

其實,疫苗的歷史悠久,早在18世紀天花病毒(smallpox ) 大疫情中,死亡率高達30%,單在歐洲死亡人數以千萬。 簡而言之,在1796年英國醫生詹納(Edward Jenner) 發現用牛痘漿的接種可以令人對天花產生免疫。不可不知的是,在1967年,「世衛」(WHO) 發起全球消滅天花計劃(IEP),經過十多年的努力,終於在1980年5月宣佈天花已在全球被消滅!今日病毒學與疫苗接種的醫學已到了非常高的境界。其普遍的應用,從每年鼓勵市民打流感針提高身體感冒的抗體防病可見,故我們都要對疫苗的功能有更深的認識,免去不必要之焦慮。

至於焦慮,這是人人都必有的情緒,「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各樣的焦慮症的產生乃因長期陷於引發焦慮的處境,基於先天性基因的元素和缺乏内在化解焦慮的能力,又缺乏「見焦拆焦」外在的資源,導致腦神經遞質系統的變化,焦慮便累積成病。看來,陳太的焦慮症已存在多年,而在疫情急轉直下,急需心理治療師專業的診斷與治理,以及精神藥物的治療。她是一位基督徒,可從信仰得著力量,有助面對憂慮和促進康復!

李耀全博士
資深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現任加拿大列治文華人宣道會主任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