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Q家庭接見室 之 從「我想」到「我愛」

曾接見一些90後的年輕人,他們分享時說討厭自己不夠耐力,遭遇不如意事時便會選擇轉工,最遺憾的是不明白自己到底真正尋找或所需要的是甚麼。我看到他們渴求的眼神,就是很想從我這裡得到直接的答案。當我與他們談起童年成長的歷程時,便明白為何有這類作風的人常舉棋不定,不敢為自己拿主意,原來他們有「極端附愛」的父母﹕佔有與冷漠,這都讓年輕的心在渴求被愛的過程中也得不到滿足。在心理自衞轉移之下,他們會因渴求父愛或母愛而不斷尋找影子父母,即將投射對父母的情感轉到老師或老闆身上,聽見對方稱讚別人會產生嫉妒;遇到批評指正會感到很憤怒,這些令人誤會他們情緒不穩而處事不成熟。他們在人生的旅程中,一直尋找爸爸、媽媽、家、愛,可惜在現實環境中往往事與願違,人常活在唏噓之中。

我想起一個個案,就是有一位快人快語、目標型的爸爸,他愛女深切,並因女兒不肯上學而感到很擔心。他也清楚知道女兒選擇不返學原因,是由於被學校的老師誤會她刻意推撞同學而令對方受輕傷。當我與這位爸爸交談時,發現他憂慮女兒日後的人生因此事經不起打擊,關注是否需要加強對女兒在技能上、自信心上的培訓,來裝備她有強健的心靈去打仗。於是,我便了解到,這小女孩與我交談時為何會如此沉默,常用短句子來表達,而在表達中又沒有內心的感受和需要,她認為如此強勢的父親不會明白自己內心的感受,故逃避說出內心的恐懼。有見及此,我嘗試引導這小女孩回想案發時表達內心感受的需要性,並鼓勵她將心聲用文字向那位老師表達。及後,我提醒這位作父親的,人需要在愛中才能建立自己,而非在恐懼之中;而真正愛的表達是能夠去聆聽孩子的感受和需要,例如家長能否﹕有耐性地等待孩子說話完畢後才作反應?因聽到不合心意的內容時不即時流露自己的不滿?不控制或禁止孩子表達感興趣的內容?當聽到孩子的分享後而只重視解決方法,卻忽略了對方的感覺?

其實,被聆聽、被了解是能建立孩子表裡一致的心靈健康之法,孩子不單能勇於做好自己原有的天分及發揮其獨特,日後更能容納批評來擴展自己面對不同際遇的彈性力,以及為所身處的世界和所接觸的一切而感恩。你寧願讓孩子在「全然動態中得享平安」,抑或在「停滯不動中得享安穩」?

「不要為明天自誇,因為你不知道每天會發生何事。」〈箴言27﹕1〉

馬君蕙
家長EQ課程訓練顧問

婚姻親子輔導室 之 如何面對孩子的情緒?

每個人都有情緒,孩子在成長階段,心智未成熟,更容易情緒化,若家長面對孩子的激烈負面情緒時,以「打壓」或「忽視」的方式應對,不單影響關係,更會帶來孩子長遠的傷害!所以必須小心面對孩子的情緒問題。

認識情緒

面對情緒問題,首先要認識情緒,這有助增強自己的接納能力。通常我們遇見的情緒是﹕「喜、怒、哀、驚」,也可進一步表達為「愉快、生氣、悲哀和恐懼」。「愉快」的情緒是正面的,所以不難處理,而且愈多愈好!但當面對「生氣、悲哀、恐懼」時,孩子會感到很辛苦,家長亦會受孩子情緒牽動,深感焦慮。此時若家長能認出這是情緒互動,便能較理智地面對問題。若當時自己情緒高漲,可即時作多次深呼吸,可幫助自己冷靜下來。

先情後理

通常孩子出現激烈負面情緒,除了是抒發感受外,同時亦是表達很想得到父母的關注。孩子的情緒表現,未必合情合理,但家長可先處理孩子的心情,認同孩子的感受,然後才處理事理。家長可善用「同理心」,嘗試以子女的角度看事物,努力接受他們的感受。當孩子感到「被明白」及「被尊重」,他們的關注渴求便會得著滿足,防衛機制亦會減低,有助認清事理,作出合宜的反應。

從察覺作切入點

家長可從察覺作切入點,藉提醒及呈現情緒入手,例如:「我看到您很憤怒喎!可否讓我知發生甚麼事?」這樣能有助孩子察覺情緒,讓他們以理智面對情緒。

立場堅定

遇上不如意事,表達情緒是很合理的,但表達方式卻未必適當,例如孩子想買玩具,當父母不答應時,便大吵大鬧,甚至在地上打滾!此時家長必須立場堅定,不可因孩子的激烈情緒,而跟從他們的不合理要求。家長可建議一些選擇,尋求一個彼此接受的方案,例如:「看到你很不開心,不如我們到先到公園玩玩,然後才回家。又或者我們到超市,買些你喜歡的食物作晚餐。」在過程中,孩子的情緒得到關注,他們的選擇亦得到尊重。或許孩子會作出反建議,只要合情合理,家長可盡量配合。如此不但能處理孩子情緒問題,更能彼此溝通,建立良好親子關係,一舉兩得!

多用「肯定」語言

若家長平日多用「肯定」語言,例如:「是啊!換作我也會不開心!」少用「否定」語言,例如:「你不應該不開心!」可幫助孩子建立自信和安全感,讓他們能勇於表達,能適當和合宜地處理情緒。

更重要的是,家長亦要注重自己的情緒反應,若自己能穩定地抒發情緒,情理兼備,並能持之以恆地以身作則,深信孩子亦會因此而擁有良好的情緒管理能力。

陸振洲
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

2020_Apr_8_EQ

EQ家庭接見室 之 避免 你高我低 的溝通關係

      當前,香港正面對著前所未有過的嚴峻疫症,我們除了要應付外在那些看不到、摸不到但又會隨時在你左右出現的敵人外,對內更感到頭痛的是如何面對這一場悠長的抗疫假期。有不少家長在WhatsApp 與我分享﹕「在家中待著的時間愈長,就愈容易因看多了對方的缺點而吵架。」「我都明白教練所講要先聽彼此的感受和需要,但不知是否因兩夫妻也是屬性格剛烈,總是事無大小也吵得你死我活,事後又感到內疚因完全忽略了孩子們的感受。」以上冰山一角的分享令我反思兒時已學會的愛與被愛的基本需要。不知從何時開始、發生甚麼事後,我們對人付出愛與收取愛的勇氣好像靜靜地被偷走了。究竟是忘記,抑或是因為怕重拾愛這個沉重的課題呢?最近,我的三歲姨生女來我家暫住數天,愈長時間反而愈讓我多了時間去了解她。我從她身上明白了以上的提問及愛的課題,例如她知道我很久以前講過不喜歡乜乜公主的電影,於是她來到我家時將所有印上公主圖樣的東西也不時用紙、手遮蓋住,然後會提我﹕「唔使驚,你遲啲可能會有喜歡的公主啦。」當我給她選擇看甚麼卡通片時,她選看耶穌釘十字架的故事,但其實她最愛看的是公主故事;當她睡覺前會坐在床等我,因她了解我的習慣是睡前與她一起禱告。可能你聽起來感到沒有甚麼大不了,但我卻欣賞她寧願放棄個人的享受權利及熟悉的方式,而邀請大家用一種兩者也感到舒服的方式來相處。她因為了解而願意作出微調至趨近對方的需要和感受。她正示範了一種平等,而沒有「你高我低」的溝通關係。

      我引用以上的例子是很想說明為何孩子不願意與你合作、為何兩個相愛的人經常吵架的真正原因。每當家長看到孩子做一些在他們眼中不合格的行為而要求立即道歉,又或者當孩子不照家長的意思去做而選擇放棄和指責時,家長便即時展現了一個「我高你低」的姿態,也暗示錯誤的人的行為很糟糕,應該被責備。這種沒有經被了解內在需要及感受而直接要求道歉,或只以自己的要求得到滿足為目的的行為,不論要求者或是被要求者都會對自己的行為最終感到憎恨及有罪疚感。試問一個痛苦的人,又怎能有改過的積極動力呢?

      惟有在乎,才能去愛。但我們如何能作出適量的在乎而令雙方也能享受到愛的美好呢?我認為有一點好重要的原則,就是不要將對與錯的觀念用於判斷任何關係上,否則,你會自動地開動誰對誰錯的執著機制,而忘記大家起初想處理的核心問題。如你要堅持尋找絕對的正確,那你只會因這份自大令你的心靈最終未能得到安慰而活於孤寂痛苦之中。或許,你與摯愛的關係正處於黑夜,但別忘記人只有在最深的黑夜中才能看得見明亮的星星吧!

「惟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上帝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只是罪在哪裡增加,恩典就在哪裡越發豐盛了。」〈羅馬書5﹕8,20〉

馬君蕙
家長
EQ課程訓練顧問

2020_Mar_4_EQ

「EQ家庭接見室」之 放下表面或主觀的判斷

在我接見無數的家長群中,發現當他們解讀孩子的差劣行為時,也將此歸咎和後悔自己在孩子的早期階段,沒有執行家長的管教權力,導致孩子有情緒失控情況。因此,家長認為應執行管教權,要孩子服從嚴厲式的教育,那就可以防止他們有公主病或王子病的行為傾向,但如果你真的認同這想法,那你就易於跌入一種思維謬誤。事實上,我認為釀成家庭撕裂的問題,在於家庭中每個人也應被看為一個獨立的個體,即有自己指定的生活方式,例如家長要管教孩子,因為他們認為孩子「年紀還小」;但與此同時,孩子卻認為「我已長大了」,所以應該有自由選擇自己喜歡的生活方式。於是,一家人在沒有坦承的溝通關係下,選擇活在各自各的世界中,雙方也不打算讓步而只希望對方能接受自己的生活方式。

每當個別與孩子和家長們探討他們各自的心事時,我有很大的感觸,那就是我們常以為自己知道對方的真正感受和需要而一廂情願地付出愛,結果吃力不討好至兩敗俱傷。其實,別以為一家人就應該是彼此了解的,因我們對彼此的認知也不經意地出現偏差,例如當我們談及親友的孩子總會說他們的好,但當我們談及自己的家人總會指出他們的不好。這當中有兩個原因,就是自己不知道別人家庭的不好,或就算知道但不想說起。久而久之,我們就會相信自己所說的是真的,那就選擇去相信自己的家庭比不上別人那麼幸福。

我相信每個孩子也有其應付困難的能力,但他們往往卻迷失於父母如何演繹他們的潛力。因此,當家長能用謙卑的態度去承認自己對對方的處事態度和行為背後的動機,確是有限或了解不足時,一家人才能有機會放下那些只按表面或個人主觀的判斷,來解讀對方的習慣,從而解除彼此誤解的枷鎖。

 「不要自欺,神是不可輕慢的。人種的是甚麼,收的也是甚麼:」〈加拉太書6﹕7〉

馬君蕙
EQ訓練研究主任

2019_June_12_E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