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人生:離別的叮嚀

亞行,時間過得真快,轉眼間你們已過了英國一年。當初你們兩夫婦向我辭職,我問你們放棄這份穩定的教學工作,到英國去幹甚麼?你說:「校長,我打算到英國後,沖咖啡謀生。」我說:「哪會有外國人飲你的港式咖啡?太冒險了!」你回了我一句:「校長,你放心吧!我們有的是青春。」對,近來有一大伙年輕老師移民,他們沒有整全的計劃,心口掛著「勇」字便出發了。期望他們在彼邦生活愜意,得蒙主拖帶,走出燦爛的將來。

亞偉,自從你上個月辭職,說要移民到英國,我感到你是不高興的。你打從畢業便回母校當老師,五年了,見你工作投入用心;為學生而喜,為學生而憂,我便知道你是一位好老師。上星期小六畢業禮,你特意穿上一套筆挺的西裝,像是出席一個十分莊重的典禮;因為你知道這是你最後一次參加小六畢業禮。中午,你還約了同是校友的未婚妻回來,拖著不同的老師拍照,在學校不同的角落留影;我便知道你捨不得這份工作,捨不得母校,捨不得學校的同事和學生。你說,你到英國後可能做地產經紀。我只可以說,世上少了一位好老師,但願你盡快找到自己的方向。

外母,你在二月染上新型冠狀病毒病,雖然你最後康復了,但是身體已大不如前。你卒之在五月離開了我們!我們不知你會去到哪裡?只能不住禱告,祈求天父保守你、看顧你。這幾個月來,家中依然是愁雲慘霧。尤其是我的太太和小姨,哀傷之情,才下眉頭,卻上心頭……。專家說,親人逝世,要一年才能復原。只是這次第五波疫情,便差不多有一萬人病歿,傷心欲絕者又何止十萬!只有祈求天父撫平各人的心,讓哀傷者得蒙照顧。

這兩年,香港被疫情和移民潮弄得夠慘,學校充滿著離愁別緒,年輕人帶著不知方向的心情離港,老人家因疫症病逝。牧師在上星期的畢業主日向同學說:「你們要不住禱告,雖然禱告不是每次都應驗,但是天父會聽到,祂自有祂的安排。」甚麼安排?我們根本不用估量,我們只要依靠上主便可以。詩篇第二十三篇指出:「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他使我的靈魂甦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和合本》)我深信主是信實無變的,我們縱有多大難關,祂必保守我們,祂必與我們同在,我們必不致缺乏。

蔡世鴻校長

中華基督教會協和小學(長沙灣)

教學人生:兩位好老師

這晚參與某中學的法團校董會會議,期間略感疲倦,連忙拿起校長派發的學校文集來看;隨手打開,是一篇中四學生的作品,題目是「影響我至深的老師」。我的腦海中立時打了兩個問號:在我的求學時期,哪些老師對我有重大影響?壞影響的不要提了,有沒有好影響的老師?

我曾經看過一篇研究說:人一生中,令人尊敬和難忘的老師不出三位。我仔細想想,確實有兩名老師對我有重大影響,至今難忘!

第一位是小學時期的張主任。我小時候十分頑皮,由三年級開始經常被記缺點、小過和大過,是學校的壞份子。六年級時,張主任教我數學,也不記得她教得好不好,只記得她常常苦口婆心對我說:「蔡世鴻,你很聰明,你應該將聰明用在讀書和服務上。」最後,她選了我做班長,希望我以身作則,改變自己。結果如何?當然是失敗了!我當了幾天班長之後,因為對同學動粗而被免職。雖然我做得不好,但是這是我人生僅有一次當班長,至今難忘!我十分尊敬張主任,她沒有放棄每一位學生。我上到中學二年級,還常常回小學學校探望她;已經過了數十年,想來她應該不在人世了。

第二位是我中三的中文老師,他姓劉。中二時,我的中文成績很差,每次考試都不合格;被劉老師教了一年,竟然大有進步。後來,我在中四選修中國文學,有幸又是他任教,最後我在中學會考竟然拿到A。為甚麼我會有這麼大的進步?很簡單,劉老師除了教學技巧好,他喜歡看書,也指導我們如何看書,感染我喜歡看書。他出身寒微,家裡沒有錢供他上中學,所以他日間工作,晚上到夜校進修,二十多歲才入讀大學。他以一級榮譽成績畢業,完成了碩士學位,更拿了幾屆青年文學獎……。這樣勵志的故事,對我們有莫名的鼓勵,大家在他的薰陶下,懂得珍惜時間,努力讀書。當年我們有十四位同學修讀中國文學,四人在「會考」拿到A,其他人都拿到B或C。後來劉老師轉校了,直到我當上校長,才發現他在教育大學教授中文,我便去探訪他,這十多年來常常有來往。最近,劉老師身體不好,想來都有七十歲了。他怕自己走後只剩下師母一人,我拍拍心口說:「老師,如果我比你長命,我幫你照顧師母。」我內心當然希望他倆長命百歲,共享晚年。

觀乎兩位我尊敬的老師,張主任用愛感染我們,她對學生從不放棄;劉老師也是用愛教學,他言教身教,常常教導我們做人的道理,鼓勵我們做好自己。老師對學生的影響可以是一生的,這份工作絕對不能含糊。其實要成為一位好老師,除了要認真教學,更要用愛去對待學生,你用愛來教導,學生便會用心來學習。作為一位基督徒校長,我常對老師說:「只要你用基督的愛去教導學生,你必定是一位好老師,必讓學生一生銘記。『言教、身教、心教』是千古不變的定律,神揀選了我們去當一位老師,我們便當用心去履行這份使命。」

蔡世鴻校長

中華基督教會協和小學(長沙灣)

教學人生:正向教育

去年學校要訂立「關注事項」,老師說:「推行正向教育吧!」我說:「你們不能只說學校推行正向教育,因為關愛是正向,面對逆境也是正向,推行價值教育,我們要聚焦一點。」得到的回應:「那請校長你想吧!三天後請交功課。」唉!真是拿石頭砸自己的腳。我回家想了又想,究竟小朋友要學會甚麼道理,才能令他一生受用、一生快樂呢?最後我想到了:人只要懂得感恩,便會知足常樂;人只要珍惜所有,便會有積極人生。因此,我最後選了「感恩、珍惜」作為我們學校的「關注事項」。

我還記得教會有一位和藹可親的老人家,他當時九十多歲,身體異常壯健。有一天,他對我說:「我每天睜開眼睛,看到自己仍活在世上,我都會祈禱,感謝天父賜與,讓我可以見到我的家人。」某天,這位充滿智慧的老人想浸熱水浴,殊不知他在浸浴時安詳地離世!當時我認為可能是他年紀老邁,所以才有這種每天謝恩的想法。現在我年長了,才明白健康和生存也不是必然的事。這位老人家懂得每日感恩,更懂得珍惜家人,他教曉我們「感恩、珍惜」的重要。我有一位四十多歲的親人,因為過於肥胖,在醫院深切治療部留醫,一住便住了四個月。我唯一可以做的,便是懇切禱告。感謝主!他最近出院了,但是康復的路途十分漫長。上星期某一個晚上,有一位老師的丈夫致電給我,告知他太太的弟弟在健身時猝死,只是三十來歲。他太太泣不成聲,身體不適,所以代她致電告假。原來生存不是必然的,我們的確要每天感恩,更要珍惜現在,珍惜家人。

去年九月在學校的開學禮上,我勸勉學生要往正面思想。由於學校當時半日制上課,中午又沒有課外活動,學生回校的時間很短,校園生活也大大改變。我請他們不要埋怨只可以在課室小息,也不要投訴小食部沒有開業;往正面想,我們要感恩去年停課大半年後,終於可以回校上課。同學們碰面,嘴裡有說不盡的話題,臉上綻放出燦爛的笑容。我要求他們多禱告、感恩之外,也要珍惜和同學相處的時光。因為在疫情下,每天能回校上課,也不是必然的事。沒想到上學期還未完結,學校便需要轉為網課。

有一次學生對我說:「校長,您叫我們每天禱告,但是有時沒有用。我祈禱明天天氣好,可以去旅行;我祈禱生病的祖母能痊癒,神都沒有理會我。」神有聽禱告,只是祂亦有自己的決定。如果神每事都順應我們的請求,令生命沒有盡頭,令幸福來得理所當然;我們又怎會明白「感恩」和「珍惜」的重要意義呢!

請謹記詩篇二十三篇第一至六節:「耶和華是我的牧人,我必不會缺乏。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到安靜的水邊。他使我的靈魂甦醒;為了自己的名,他引導我走義路。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山谷,也不怕遭受傷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杯滿溢。我一生的日子,必有恩惠慈愛緊隨著我;我也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

蔡世鴻校長

中華基督教會協和小學(長沙灣)

教學人生:人間有情

約在大半年前,我校盧主任對我說:「校長,我有一個個案,想你看看有沒有辦法幫她申請資助?我說起來也心痛……」我校有一位女家長黃媽媽,大兒子讀中二,另外兩個孩子一個讀小四,一個讀小二。黃媽媽患上末期癌症,丈夫在內地有外遇,一整年沒有回家看她。患上了絕症,她從個人保險中支取了幾十萬元醫病。她已一年沒有工作,積蓄也已經用得差不多;而政府說保險已賠給她一筆金錢,她沒有資格領取「綜合社會保障援助」(綜援)。她患病期間,由胞姊幫忙照顧三名子女,但其姊也有一個小女孩須要照顧;其父偶爾幫忙,但年紀已不小了……

「校長,可否幫她申請緊急援助金?」
「可以的,但辦學團體的援助金只有一萬元,有用嗎?」
「總比沒有好!」
「好的,我們做到便做吧!她的丈夫呢?」
「沒有出現過。」
「要告訴她,她丈夫可能等她死後,回香港變賣他們的聯名單位,搶子女的撫養權。因為孩子可以申請『綜援』,每月有萬多元。」

為了子女,黃媽媽的生命力很強;幾次傷口大量滲血,痛楚難當,她都捱過了。大兒子在學校出名頑皮,在家卻是個負責任的孝順大哥,照顧媽媽和弟妹,替媽媽處理傷口……我們除了關心,只有透過不同的機構幫她申請援助,前後也只拿了兩萬元。教會也有經常探訪他們,透過禱告,將他們一家交予上帝。

六月,盧主任對我說:「校長,黃媽媽早前快撐不住,但是子女到醫院探望時,握著她的手,她離奇地好轉了一些,現在回家休養。」
「母愛是最偉大的,可能是迴光反照。」
「對,她也知道,所以透過家庭社工,將一半的單位擁有權轉給外公;大兒子在她死後,去保良局住,兩個年小的孩子去兒童之家。她不想把子女交給外公,因為外公年紀大了,而胞姊有心無力。她說子女沒有媽媽了,要自己學習生存,靠別人也不是辦法。」
「相信她是對世界完全絕望,才會狠下決心。但是這樣安排,對子女來說實在太殘忍了。我們和教會盡量幫助三個小孩吧!」
「校長,她十分感謝學校和教會,覺得在絕望的世界中,有我們給予支持和慰問。」
「人間是有情的,但是她這樣安排,令三兄妹分開,實在太決絕了;其實還有其他辦法。哀莫大於心死,她含著怨恨離開,何苦呢?」

九月開學,盧主任對我說:「校長,黃媽媽在暑假走了。最近家庭社工通知,我才知道。」
「真慘!我一會兒跟小孩談談,看看他們需要甚麼支援。她的丈夫有回香港嗎?」
「不用擔心!黃媽媽死後,社會福利署接管了三個孩子;外公也有照顧他們。她的丈夫有回香港,要求子女的監護權,但是沒有成功。」
「女人最怕嫁錯郎,難怪她含著怨恨離開。」
「也不算,她覺得死前有很多人幫她。」
「唉!她最後也看開了。我們施恩莫望報,只要幫助到人,人家是感受到的。她的經歷可謂人間悲歌,但是我們仍見到人間有情。人是渺小的,我們可以做的事不多,但是上帝安排了我們做老師,我們只有盡力而為,引領孩童走當行的道路。」

我想起詩篇23章1-4節:「耶和華是我的牧人,我必不會缺乏。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到安靜的水邊。他使我的靈魂甦醒;為了自己的名,他引導我走義路。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山谷,也不怕遭受傷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但願天父引領黃媽媽到安歇的水邊,安慰她的心靈。

蔡世鴻校長
中華基督教會協和小學(長沙灣)

教學人生:兩隻蝸牛

這陣子常下雨,有時早上灑一陣雨,中午又陽光普照;有時又會連下幾天雨,好不容易才看見天晴。陰晴不定的日子,最易令人思前想後……

我的校長室外有一個小花園,每次下雨後,總有一、兩隻蝸牛在走廊上蠕動,不知想往哪兒去?這時我會慢慢走過去,把蝸牛從地上拾起來,然後放回草地。日復一日,一年下來救了不少蝸牛,頗感自豪。有一次,一名老師看見了,忍不住對我說:「校長,人家很辛苦在草地上爬到走廊,你為什麼又把牠放回草地?」我笑著回答說:「我是為了救牠們,我不知牠們想往哪兒去,但走得這麼慢,我怕牠們被不小心的路人踏碎;又怕太陽一出,把牠們曬乾。我把牠們放回草地,就像老師看見學生走錯了路,會用心地糾正他們,引領他們學好,免他們受傷害和學壞。」老師:「明白了,校長。我們真偉大!」

我聽後沾沾自喜,沒錯,把蝸牛放到安全地,跟教養孩童沒兩樣。聖經說:「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詩篇23篇1-2節)作為一位基督徒校長,上帝安排我們教導孩童,如有走歪路的、不知方向的學生,我們都有責任幫他們重回正路,讓他們在安全的環境下長大,免受傷害。我原來把走歪路的蝸牛當作學生,把牠們放回青草地,便會安心起來。

這天早上下著大雨,我看見一隻蝸牛爬到牆上,高度到我的頭頂。我便順手把牠撿起,放回草地去;卻發現牆上原來有另一隻蝸牛,牠已爬到二樓高,觸手難及。我心想:「你爬到那麼高,我也救不了你,這道牆有五樓高,太陽一出來,準把你曬死,又或是摔下來摔死。」沒辦法,就如有些學生長大後在社會中學壞,我們要幫他也幫不了。作為教師,有時我們會告訴自己,有些學生救不了,那是很無奈的;我們只可安慰自己,盡了力便算。我內心希望那蝸牛爬快些,快點爬上天台的花園,便不致乾死。

如我估計,中午便開始停雨,明天準會陽光普照。晚上六時許,我正準備回家時,卻發現那隻蝸牛爬回地上,差不多走回草地了。原來牠感覺到空氣沒那麼濕潤,知道會曬乾,趕快從高處爬回地上。這次我沒有把牠放回草地,反而讓牠慢慢走回家,我喃喃說道:「感謝主,原來一切自有主的安排,走歪了路的,上主會引領他們重回正道。」我相信一些無助的學生,上帝也必幫助他們,讓他們躺臥在青草地上。

晚風徐來,我內心感到萬分舒暢;走出校園時,蹣跚的腳步變得輕快起來。原來在教育的道路上,我們是絕不孤單,除了有一班熱心教育的同工外,更有上主的看顧和帶領。祂已為我們準備好一切,我們必不致缺乏。

蔡世鴻校長

中華基督教會協和小學(長沙灣)

教學人生:愛的教育

上月因嚴重體罰致死小女孩「臨臨」的父親和繼母被判終身監禁。如你問我有否喜悅?我會說:「沒有!」因為他們獲判甚麼刑罰,也救不回「臨臨」,也抵消不了她這幾年來誠惶誠恐、捱餓抵冷的悲慘生活。相信每一個看到有關報導的人,內心一定是揪心之痛,我們可能不禁問:「為甚麼世上有這樣歹毒的父母?為甚麼小女孩這樣不幸?為甚麼學校沒有一早報警?」

這讓我想起兩則報導:2015年,教宗方濟各在馬尼拉講道。一名十二歲女童帕洛馬爾哭問教宗:「許多孩子因被父母遺棄而走上吸毒及賣淫之路,為何神允許這種事發生在無辜兒童的身上?為何這麼少人幫助我們?」教宗聽後為之心酸,上前把她摟進懷裡,承認無法解答這問題。更早之前,2011年教宗本篤十六世在日本海嘯後探訪,一名7歲女童松木惠麗奈經歷了311的九級大地震和海嘯災難後,她問教宗:「為何兒童要這樣難過?我希望能夠與神對話的教宗向我解釋。」84歲的教宗也沒答案。他說:「我也有同樣的疑問:『為何會這樣?為何你要承受這種苦楚,而其他人可以活得很好。』我們也沒有答案,但我們知道耶穌也如你們一樣無辜受苦……。總有一天,我們會明白一切苦難不是無意義的,而是天主背後的慈愛安排。須知我們與你和所有受苦的日本兒童同在,我們會為你祈禱,你可確信神會幫助你。」

「臨臨」的不幸,我們都很難過,但為甚麼會有這樣的事?我們也沒法解答!作為校長,我除了為兒童祈禱外,也希望大家從不幸中學習。我把「臨臨」的事轉發到教師群組,叮囑老師留意有沒有學生被虐待和疏忽照顧?另一方面,有議員提議立法,規定學校一定要呈報所有虐兒個案。這建議可行嗎?個人覺得通過這條法例容易,如何執行則有待商榷。

我見過一位用心教導子女的單親媽媽,有一次因一時氣憤,用間尺打了頑皮的兒子一下,令他手臂上留下傷痕。她內心也很內疚,如我們看到了這道傷痕,是否一定要報警?拘捕了媽媽,又由誰來照顧兒子?

數年前的一個寒冷冬天,有一位小學校長看見一名學生衣衫單薄,報警舉報獨力照顧孩子的婆婆疏忽照顧……拘捕了婆婆,又能解決他倆生活上的難題嗎?教育是愛的工作,不是一條冷冰冰的法例便可解決所有問題。立法雖然可減少虐兒情況發生,但是最重要是「愛的教育」。只要我們以愛心來照顧孩童,多關心他們,多了解他們的生活狀況,多聆聽他們的喜怒哀樂,多與家長溝通;不管有沒有這條法例,我們也會及早發現學生的問題。我深信教育是愛的工作,我們要以基督的愛來行事,兒童才會獲得幸福快樂。

十多年前,有一位校長致電給我,說他學校縮班,很希望我接收他的學校一位好老師。我們面見過這位老師後,覺得她很適合。當時有一位同工跟我說:「校長,你知不知道這位老師的丈夫被另一名警察謀殺了?這幾年常有報章訪問她,我怕聘請了她,學校會經常見報,可能……」我說:「我知道她的事,但如我們連老師都不關愛,又怎叫他們關愛學生?只要是好老師,我們也要用愛來互相包容,教育界是應該充滿愛的。」最後我聘請了她,她也深受學生的愛戴。

聖經說:「因此,你們既然是蒙愛的兒女,就要效法神。行事要憑著愛,好像基督愛我們,為我們捨己,當作馨香的供物和祭品獻給神。」(以弗所書5:1-2)但願天下的父母和老師都能以愛心來教養孩童,讓他們健康成長,讓他們沉浸在愛的教育。

蔡世鴻校長

中華基督教會協和小學(長沙灣)

教學人生:被偷走的時光

十多歲時,爸爸曾跟我說:「你到四十歲回望,就會發覺二十五歲後的時間過得特別快。」他這番說話,我在三十歲時已深信不疑。每年的小一新生日,我都會提醒家長珍惜時光:「看看你們的小朋友,才六歲,進來小一時天真爛漫,但有一天,你們會驟然發覺他們已變成有自己的想法、懂得關愛別人、懂得為未來打算的小六學生,所以家長要珍惜子女的小學生活,要一同學習、一同玩耍;因為子女上了中學便開始獨立,學業也較忙,大家便會少了相處的時光。」

說起小一的爛漫,在此分享幾則有趣的事:一天,我剛與學校工友傾談完,有一個小一學生走過來說:「校長,你做得不對。」我問他我做錯了甚麼事,他說:「你竟然跟工友叔叔交談,媽媽說不可以這樣做的。」我說工友叔叔並不是陌生人,他幫我們清潔校園,有時也會照顧小朋友,然後他便離開了。這種「質問」以往也試過,有一次小息時,一個小一生走到我跟前說:「哦!校長你講粗口!」我問她我說了甚麼?她大聲說:「你講『黐線』啊!」我心想我快要「黐線」,只好微笑著請她離開。年前也發生了一件有趣事,有一位女老師跟我說:「校長,你知不知剛才那男孩很開心,你猜猜他跟同學說了甚麼話?」我當然說不知道。她說:「他說他剛才偷偷摸到校長的手,很高興,今天不洗手了!」我說那有甚麼大不了,你以為我是劉德華嗎?

小一學生總是那麼可愛,那麼天真,但因疫情關係,學校前年十二月便停課,他們回校時已是去年六月,我平白錯過了跟他們相處的半年光景。記得復課時,有個小一學生跟訓導主任說:「叔叔,請問1B班房在哪裡?」唉!他們連訓導主任都忘了,遑論記得誰是校長!我才不會問他們我是誰。這班小一生糊裡糊塗地便升上了小二,誰不知踏入十一月,低年級又要停課,他們又要在家中學習,他們被偷走了一年多在校學習時光,我也快忘記他們那喜悅的笑容。

聖經說:「教養孩童走他當行的路,就是到老,他也不會偏離。」(箴言22:6)我常常感恩,感謝天父安排我成為一名教師,讓我教養孩童,使他們明白真理,和他們一同成長,見證基督的大愛。縱然現在因疫情而停課,我們也要學會珍惜,珍惜時光,珍惜與身邊人相處的機會。

又停課了,偌大的校園變得冷清清,沒有了同學的玩耍聲,我也感到無比落寞,老師常埋怨網教工作量大增,效果又不好!沒辦法,大家在疫情下都不好過。聖經說:「所以不要為明天憂慮,讓明天為自己憂慮吧,今天的難處已經夠多了!」(馬太福音6:34)我們還是抖擻精神,縱然是網教,也要做到最好 ,因為教學是神聖的工作,教養孩童是我們一生的責任。

蔡世鴻校長

中華基督教會協和小學(長沙灣)

為師生營造關愛校園

我指教你走智慧的道,引導你行正直的路。你行走的時候,腳步必不會受阻礙;你奔跑的時候,也不會跌倒。《聖經新譯本》〈箴4﹕11-12〉

在採訪前後,新聞相繼報導中小學生輕生或「母抱著10歲兒子從28樓一躍而下」的倫常慘劇。在處處高壓力的社會、生活當中,家長、師生都不能倖免,身負作育英才之責的學校如何培育豐盛生命,讓下一代健康成長的同時,也為教師鋪設正面「減壓」的工作環境?藉著中華基督教會協和小學(長沙灣)分享「感愛、敢動」關愛校園計劃的推行經驗,期望可以帶來生命教育的點滴啟發。

文/圖﹕謝芳
部分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這天,初見中華基督教會協和小學(長沙灣)蔡世鴻校長,他開門見山地談師生的情緒壓力問題。他說,教師工作壓力甚大,長期辛勞工作,身體毛病也漸多,學校管理層是不能坐視不理。但如何透過學校管理來減少教師的工作壓力呢?「本港心理學家梁天明博士指出,教師的壓力來源分為外在環境、工作環境和個人因素三大類別;更有研究證實,這個工作壓力模式與本地教師工作壓力因素吻合。」蔡校長在早前在「教評心事」專欄撰文也曾探討這些問題。

教師的壓力三大來源

「這些外在環境包括經濟氣候,例如經濟低迷時期,入職的老師薪酬偏低;教育政策,如教改、縮班殺校政策、學校編制教席數量減少、合約制度、教育局對學校/學生的評估方法、學生的考試及評核制度更改等因素,都會影響老師的工作需求和入行的競爭,繼而增加工作壓力。而校內因素包括學校對老師的需求,包括工作量、角色分工、團隊合作,如課外活動、家長活動等各樣課堂教學以外工作、學校對老師的期望等。此外,學校架構(如人手分配和管理層的支援)和內部溝通(如訊息傳遞的媒介、系統和指引),都會影響老師的工作氣氛和引發壓力。個人因素來自老師自己的家庭因素、財政狀況、他們的性格特徵等。」

他坦言從梁博士指出的三大教師工作壓力來源,都與學校的管理有關。如何做?「面對外在環境,縱然外面橫風橫雨,我們也應該為教師抵擋衝擊,將學校變成一個安心教學的地方,如中學面對縮班潮,中學校長會便極力爭取,為教師提供更多實缺職位,減少學校的震盪。校內因素方面,學校領導更是責無旁貸,廣開溝通之路,優化學校管理,老師壓力便可減少,學校管理亦更具效益。至於個人因素方面,研究證實個人性格特質、工作經驗、同事的支持及相信自己的能力和自主權(Belief in Locus of Control),都是減少壓力形成的關鍵。因此每一個人都可以改變自己與環境之間的協調,增加可承受壓力的程度,所以遇到老師面對個人壓力,如家庭狀況出了問題、性格緊張而感到工作壓力,我們都應該關心、支援和鼓勵他們,始終學校是人與人相處的地方,如何處理教師的情緒和壓力,也是管理層的工作。」

為學生建立關愛校園

對於學生的教育,他指出﹕「現代學生在抗逆力、堅忍精神、磨練方面等比較薄弱,有強烈『以我為主』的自我中心,互聯網互相欺凌攻擊的情況也是自我中心的表現。故此,學校的成長課是幫助他們建立正向的人生觀、感受愛和將愛付諸行動。」他認為「感受愛」,不是紙上談兵,而必須讓學生身體力行,敢於行動才會成功。學校推行的「感愛、敢動」關愛校園計劃,包涵了「學習」、「實踐」、「反思」三方面。「這套關愛校園的教材套,是透過個人(個人自理、培養好習慣)、家庭(做家務、向家人表達愛)、學校(與同學相處、守規有禮)、社會(認識社區、關愛他人)、團體(中華美德—孝義禮、做個好公民)、地球(環保由我做起、關心世界和身旁的事)等六方面,由小一至小六層層遞進,讓學生在不同年級學習實踐關愛和反思;教曉他們先愛自己,然後愛家庭、愛學校、愛社區、愛香港、愛地球,以及關愛身邊的人。」

至於學生的學習支援成長規劃,蔡校長說,學校會『拔尖補底』、反思功課量和照顧學生的學習多樣性等。「我們一切站在小朋友角度去想,學校設立家課政策小組,檢視各級的家課情況,組員有家長、牧師、社工、科主任和校長。現代教育孩子不能硬碰,需要談心鼓勵和給予空間。我們希望從學生六歲多入讀至升中學的這六年時間,教曉他們懂得如何面對和處理問題。

父母的支持不容忽視

他說,為了幫助家長關懷孩子和增加家庭支援,學校也加強家長教育,以幫助學生的成長規劃。「事實上,父母的角色的重要性是不容忽視。有聽過一個小六的學生,父母離婚,他們對於孩子的照顧和教育是互相推卸責任,父親每天只放下飯錢給孩子生活。這孩子年紀小小,不懂抒發和處理情緒,故沉迷打手機遊戲,甚麼也不做,打機等於他的全部人生。當有一天,手機突被父親奪走時,他憤而打開窗門,就向外一躍而下。」至於學校如何讓學生有表達或宣洩情緒的方法?蔡校長表示,學校將由明年開始推行「聽聽孩子心計劃」,於校園內設置四個「寫信給校長、老師、牧師和社工」的信箱,學生可將「開心」和「不開心」的情緒寫下感言,投進不同的信箱,負責的老師和社工收信後會跟進。「希望可以達至直接了解學生情緒反應的實用渠道。」

學校多元的發展

多年來,協和小學(長沙灣)陸續推行多項發展計劃,除了英文課程加強閱讀、寫作和會話;更於數年前獲教育局投入100萬元添置平板電腦,學校最近的發展是熱門的STEM(科學Science、科技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及數學Mathematics)教育計劃。蔡校長告訴記者,學校編制了「校本STEM課程」的同時,也成立了一個科學小組。「在STEM中,我們選擇了『科學Science』作重點發展,主要因素是小學的科學教育與中學完全脫軌,學校可善用這筆撥款,推動自身的科學發展,加強中、小課程銜接;同時也希望發掘一些『滿腦子奇妙想法』的男孩或女孩,為香港培育一些科學小尖兵。」他期望將來的科學文化活動課程能夠化「零碎」為「整全」,發展成一個主線的課程。

2017July14為師生營造關愛校園.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