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法、理、情」之 弱能者絕育

25.10.2017B

遲婚的黃太太40多歲才結婚,婚後兩年生下一名患有唐氏綜合症的女兒小燕。智力较弱的小燕現已踏入青春期,還因不當的男女關係懷孕。正當黃先生黃太太焦急於如何處置之時,小燕自然流產了。現在問題變成應否為女兒做絕育手術,以防後患,除去小燕再懷孕的機會,是擔心她能否有能力照顧自己或組織家庭。

從法律的角度,世界衞生組織連同其他國際組織曾於2014年發表文章,呼籲消除任何強迫、強制或其他不自願的節育,當中也提及殘疾人士的權益。但到底怎樣才是保障弱能者的權益呢?她的權益是誰來定?未成年的弱能者是誰來照顧?怎樣照顧才是對小燕帶來身心靈最好的益處?筆者認為在今天的社會,人權高於一切,但我們卻忽略當事人真正切身的需要!反過來我們也可能從我們自己的角度過分去呵護或保護弱能者,令她失去她應有的權益與自主權。在目前性開放的社會來判斷性行為的自由及節育的問題本身已是一個難題,若加上弱能的元素,便難上加難!

從醫學的角度來看,我們今日對『唐氏綜合症』更有認識。自從1886年,英國的唐醫生(Dr John Langdon Down)首先發現症狀,初時稱為『蒙古症』,再由1965年,世界衛生組織改稱為『唐氏綜合症』,其後又以其基因病變,稱為『21染色體三體綜合症』。患者身體長大成人,但心智卻通常留在智商50以下,即八、九歲兒童左右,絕對不能把這些人作成人看待,卻要以小童看待保護。

但上期我們已指出,隨著唐氏患者成長,父母仍然有責任讓他們在適當時候受性教育,讓她們認識貞潔及懂得保護自己,免受性侵犯、感染和受孕。單為她們施行絕育手術,這仍然是治標不治本,並不能防止濫交和感染。

當然性教育不能止於性知識,還要教導有關性倫理道德,基督徒是以聖經教導為本。保羅教導:「你們作父親(母親) 的,不要激怒兒女,卻要照著主的教訓和勸戒,養育他們。」〈弗6:4〉

李耀全博士
「醫、法、理、

「醫、法、理、情」之 弱能者絕育

18.10.2017B

唐氏綜合症患者應否絕育?唐氏綜合症是一種相當常見的先天性疾病,六百個新生嬰兒中就有一個。患者成長後身形矮小,傾向痴肥,亦常有先天性心臟病、眼病等。患者身體漸漸長大至成人,但心智卻通常留在智商50以下,即八、九歲兒童左右。他們是先天性病人中最快樂和溫良的,常常給父母,家人等帶來許多歡笑,雖然無藥可治,但生命質素的改進,還是值得的。

1886年,英國的唐醫生(Dr John Langdon Down)首先發現症狀,初時稱為『蒙古症』,因為西方人覺得像蒙古裔人。至1965年,世界衛生組織改稱為『唐氏綜合症』。其後又以其基因病變,稱為『21染色體三體綜合症』,因為人體細胞核內,正常有二十三對染色體,由第廿三對決定男女性別,而唐氏患者則在廿一對處,多了一個染色體而成三體。

部分患者是與母親年齡有關,母親年齡20-24歲時,嬰兒患病率是1/1250;母齡35時,患病率增至1/400;母齡49時,增至1/11。但因年輕母親較多,所以85%患者仍是母齡35歲以下的。

今天所有懷孕婦女,都在前三個月進行超音波檢查,尤其是高齡產婦,更為重要。香港最近有發明,可以從母體血液中驗出胎兒有否患病。不過,驗出腹中的是唐氏症的胎兒,如何處理?是否有缺陷者就人工流產?有缺陷的嬰兒有沒有生存的權利?社會應當如何幫助父母的決定,保障未出生者,有缺陷者,弱者等等,都是需要思考的倫理問題。二次大戰前曾有所謂的『優生運動』,阻止有缺陷者出生或出生後除去,但經過納綷黨事件後,全世界認識社會對有缺陷者應有尊重和照顧,給予基本人權。

隨著社會醫學進步,唐氏患者壽命轉長,少數更可完成中學。但隨著身體的成長,患者對性方面亦會有感覺,加上渴望得到別人的讚賞、愛護,未成熟的心志就容易受欺騙、被利用。唐氏男性罕有能生育的,故問題較小,但唐氏女性會有正常月經,並有15-30%可以受孕生育,而生下來的嬰兒,50%是唐氏患者。

所以,唐氏患者必須在適當時候受性教育,讓她們認識貞潔及懂得保護自己,免受性侵犯、感染和受孕。有一些父母給她們避孕,甚至施行絕育手術,但這種做法,並不能防止濫交和感染,還是注重貞潔、衛生對她們更為重要。

 雷同德醫生

「醫、法、、情」